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纾春 > 414.第408章 【纪夫人秦文焘芰臣 之二】

414.第408章 【纪夫人秦文焘芰臣 之二】


第408章 【纪夫人·秦文焘·芰臣 之二】

【三】

纪夫人生了一个儿子替秦家传宗接代,是秦家的大功臣。方氏自己无所出,对这个孩子也不错。

先后进门的八个小妾,原本都带着斗天斗地斗垮主母的心思进府,最后却能坐在一起打马吊。有人包她们吃穿,又没有性命之虞,谁还去斗?天天吃饭喝酒逛铺子不香吗?

秦家洋溢着一片欢乐祥和的气氛。可见秦文焘才是秦家的定海神“针”。

这一年冬日,京城突然下起了大雪。

元阳约了纪夫人和苏玉一同上蝶山,说是有一家梅园里面有些别致。

纪夫人跟着一进园子,见到崔礼礼,这才知道这园子是九春楼的东家的私产。

那一日,纪夫人是开了眼的。

满园各色的梅花,沁人心脾的香。

一进园子,鲜衣的俊俏小生们三三两两地站在花枝下,花映人脸,衣比花鲜,都笑盈盈地冲着自己她们几人行礼:“女贵人安好。”

不谄媚,也不疏远,笑意暖得能融化枝头皑皑白雪。

伺候她们喝酒、吃饭、舞剑、奏琴,还有替她们酿梅花酿的,都是清一色的九春楼小生。

那高家的小娘子喝多了酒,疯癫着说崔礼礼是她的活菩萨。

高小娘子一直痴迷陆铮,倒被崔礼礼给治好了疯病。

也是,这样活色生香的日子就在眼前,谁还惦记陆二那家伙呢?

经历多年的磋磨,纪夫人对秦文焘也已没了眷恋。如今得了这样的机会,当年一起趴墙头的情景,历历在目。扛了几个月米袋子的小倌们,在纪夫人心中惹出一层又一层的涟漪。

她倚在身边的小倌肩头,喝着小倌递过来的“半酣”。

“当真是你亲手酿的?”

小倌眉目如画,唇畔含笑,对她说:“是,是奴亲手酿的。”

酒喝半酣时,园子里采梅的小倌们聚在一起,雪地里,嫣红一片,白皙修长的手指,捏着娇嫩的花瓣,一点点穿针引线,说是“悬花熏酒”。

梅香酒香混在一起,酒不醉人,人自醉。

后来秦文焘得知她常陪着元阳到九春楼喝酒,甚是不满。

纪夫人辩解说九春楼的酒好。

秦文焘说不出别的来,只能反反复复强调:“九春楼的小倌说的话不可信!什么自己酿的,多半就是买的酒来兑的梅花汁子!”

纪夫人只是嘁了一声。

其实谁又在意这句话是不是真的呢?

一个小倌,长得如此俊美,小小年纪,又是苦出身,为了能坐在她身边替她奉酒,说些无伤大雅的谎话,又怎么了?

他们男人去桃花渡,花娘说的话也要分辨真假吗?

那次在梅园,纪夫人是喝醉了。被一群小倌簇拥着进了屋。

小倌们柔声唤她“女贵人”,伺候她喝醒酒汤,又服侍她躺下。即便她睡着了,还有小倌懂事地跪在榻边替她揉着额头的穴位。

她当时差点就拉过一小倌做那等事,可终究没有轻易跨出那一步。

【四】

没过多久,秦文焘将纪夫人惹急了。

许是梅园喝酒的事,刺激了秦文焘。他有一阵魔怔了般,天天来她屋里“一展雄风”。甚至不满足于她木头似地躺着,要听她哼哼唧唧,事后还想听她发自肺腑的赞叹。

方氏说“这事正在风头浪尖上”,让她忍一忍,兴许过了这个劲儿就好了。

这下她真急了。

方氏这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凭什么要忍?忍了多少年了,一月一次也就罢了,如今日日都来。那事儿不过须臾之间,也累不着她。哼哼唧唧几声,也没问题。

可是事后的赞叹她是真说不出口!还要发自肺腑,她的肺腑里没有赞叹!

纪夫人憋了一肚子的火,直至到了赏花宴那日,崔礼礼安排了几个小倌在二楼的厢房里伺候。

服侍纪夫人的小倌一身素色单衣,发髻上簪着一朵黄山茶,微微勾着脖子,低眉顺目地跪在一旁。他的身子并不单薄,衣裳底下的肌肉顶着布料,高低起伏的线条一览无余。

纪夫人眼眸眯了眯,朝他勾了勾手,示意他上前来坐在她的贵妃榻边说话。

“叫什么名字?”

“奴名芰臣。”

“哪两个字?”

芰臣伸出手,蘸着殷红的酒,拉着纪夫人的手,在她掌心写下“芰臣”二字。

炽热的指尖,蘸着冰冷的酒液。

麻酥酥的,冰火交融的触感,勾得纪夫人心中痒极了。

“芰臣.”她没有想到是这两个字。

芰臣继续说道:“《采莲》诗中有说:‘莫言春度芳菲尽,别有中流采芰荷。’”

芰,莲花。臣,奴仆。

像是在说他生来就是她的奴仆一般。

“奴僭越了。”

芰臣执着丝帕将她掌心的酒尽数擦去,纪夫人覆手抚上他的后背,指尖懒懒地从那些沟壑之间掠过,有意无意地画着圈:“你可是练过?”

芰臣只觉得后背的酥麻甚是抓心挠肺,最后化作一股热气从小腹腾起。他赶紧弓着身子垂下头:“东家每日都让奴等练功。”

不但读书识字,还通晓诗文,举手投足都透着书卷气。面容俊朗,又非阴柔孱弱之流。

崔礼礼的小倌深得她心。

纪夫人本就是耿直的性子,有如斯好友与美男陪伴左右,她喝得尽兴。很快就偏偏倒倒地靠在芰臣肩头。

元阳和苏玉知她心忧之事,示意芰臣寻一个干净清静的厢房,扶着她去休息休息。

纪夫人跟着芰臣进了一处偏僻的厢房。她一看见床榻就倒下去,芰臣生怕摔着她,用手去勾她的肩,却被她反手拉拽着,一起滚到床榻上。

芰臣没有伺候过女贵人。那柔软的触感就在身子底下,让他的呼吸顿时急促起来。

滚烫的呼吸与狂热的心跳纠缠在了一起。

纪夫人眼眸含水,轻轻抬起脖子,在他耳畔呼着气:“你可知我的闺名是什么.”

芰臣耳根发麻,喉结上下一滚,说道:“奴奴不知。”

“雪莲。”

芰臣一怔。如此有缘吗?

他喃喃地咀嚼着这个名字:“雪莲.”

纪雪莲听得他柔声念出这两个字,唇角上扬,笑得美艳惑心。她抬起手勾着他的脖子,轻轻印下一吻:“从今日起,你就是我的奴了。”

芰臣心尖儿一颤,嘴唇麻麻的,脑子木木的。

身体起了变化。

纪雪莲察觉了。是与秦文焘天壤之别的变化。

这才是元阳说的“长大”。

芰臣脑子嗡嗡作响,忽地想起吴掌柜说过的规矩,他心慌意乱地爬起来,却又只得弓着身子遮挡:“女贵人喝醉了,好好休息,奴这就去替您打碗醒酒汤来。”

纪雪莲原本还犹豫着,见他逃避,心中一酸,将他抓住,拽回床榻。

软绵绵的身子,滑糯糯的衾被,香淋淋的气息。

桃粉粉的床幔,晃悠悠,晃悠悠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