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我在泰国卖佛牌前传 > 第743章:教训她

第743章:教训她


小鬼仔被装在木盒子里,打开一看,陈女士脸色发白:“好可怕,这真是难产死的胎儿制成的?”

“当然是,”方刚说,“要经过很复杂的程序,法师光诵经就要几十天,才能加持成功。小鬼仔念力巨大,什么愿都能成,不过如果你觉得自己有异常,一定要告诉我,免得出事。”

陈女士连连点头。

小鬼仔被方刚卖出去两万的高价,比那块佛牌贵了一万五,利润自然也更高。如果不是陈女士怕泄露而不让方刚说是牌商,半张名片也没派出去,这趟江苏之行可谓圆满。

方刚再次得到陈女士的消息,是从新闻上。那已经过去近两个月,这天,他在唐人街闲逛,看到有《星暹日报》的华文版,就买了份,惊讶地看到副版居然有“国学女德大师”陈女士的新闻,称她现在国内很走红,全国各地开课讲“女德”,而且拥护者众多。而且还成立了“女德堂”并自封堂主,下设副堂主两人,每省分堂主各一人。据称,这位陈大师全都是免费授课,既不收学费,也不收入堂费,只有少量学员自发送给陈大师礼物。但抨击者也不少,说她虽然没敛财,却是在宣传封建糟粕。

“看来是真火了!”方刚嘿嘿笑起来。同时他也有些意外,以为陈女士传授所谓“国学”和“女德”只是幌子,主要为圈钱,但现在看来好像不是,因为全都是免费的。陈女士穿戴的那些宝玉石之类,应该是有钱的学员所赠。

这天,他到江西南昌谈生意,有个客户的儿子几个月就中邪,每晚哭不停,惊恐地看着墙角和天花板。于是方刚先过去看看,用五毒油检测发现,屋里经常有阴气游荡,来回地飘,断定有阴灵存在,问了半天,客户称他弟弟刚死没两年,生前很盼望哥哥快生孩子,好有个侄子。方刚觉得很可能就是他,于是打电话让阿赞久到江西来作法事。

等待的时候,方刚在客户家看报纸,又发现有“陈大师”的新闻,聊起这个事,客户鄙视地说:“那就是个精神病,什么女德啊,又是旧社会那一套。以前我就听过,现在越来越严重,国家也不管管!”

“怎么精神病?”方刚问。客户告诉他,那位“陈大师”所宣扬的全是旧社会的一套,什么三从四德,可很奇怪,最近几个月她突然爆红,听课的人也非常多,很多学员视她为圣人,搞得好像邪教,说明天要来南昌一所著名的大学讲课。方刚连忙问哪所大学,客户就说了,说还是所百年名校呢。

方刚心想,闲着也是闲着,反正阿赞久没这么快来,不如看看。

次日,方刚就到了那所著名学府,果然看到门口有“女德陈大师”的海报,接受社会人士旁听,不收门票。方刚心想真是意外,连门票钱都不要,这陈大师真是打算赔本赚吆喝了。准时入场坐好,陈女士上台来,还是那身衣服,但看上去精神百倍、劲头十足。方刚知道养小鬼的人都这样,是婴灵附身的效果。

“今天我不讲课,而是要实习。要让大家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女德,真正的中国传统文化。”随后,陈女士先说了她要表达的观点,“女人存在的意义是什么?也许你们不懂,母鸡存在的意义是下蛋,然后孵出小鸡,再下蛋再孵鸡。人是高级动物,可有的女人却连最基本的母性动物都比不上,有的不想怀孕生孩子,有的打胎太多,根本就生不出来,母鸡打过胎吗?你连鸡都不如!”

方刚看到,在座的很多都是二十到四十左右的女性,她们多脸上带着羞愧,表情严肃。陈女士继续说:“有的跟丈夫吵架,说你几句,打两下就要出走、闹离婚,怎么想的?女人的本份就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这样的婚姻才能长久。有的女人连饭都不会做,你好意思吗?天天打电话点外卖,去饭店吃,就为了不洗碗,你的妇道呢!”

“还有的女人成天不做家务不顾家,一心上班,想要成功当女强人,你看看哪个女强人有好下场?都没得好死!”陈女士继续说,“坐在前排的所有女同志,现在全给我过来。”说完,她打开会议室的侧门,里面是卫生间,有个蹲便,不知道是没洗干净还是故意为之,这个蹲便很脏,甚至还有没冲掉的粪便和用过的手纸。

大家都涌上前,十几名前排女性围在卫生间门口,陈女士让其中一位中年女人把蹲便弄干净。

中年女人连连点头,看了看卫生间里并无工具,也没水龙头,就有些迟疑。陈女士问:“你找什么呢?”

“没有马桶刷啊……”中年女人回答。

陈女士说:“要什么马桶刷?有马桶刷我还用你收拾?用你的手!”

大家都呆住,陈女士问:“怎么,有什么问题?”这中年女人吓得脸发白,直往后退。

陈女士冷笑道:“嫌脏是吧?你们这些女人啊,平时不爱干活也就算了,还天天化妆,把自己打扮得香喷喷,其实你的心比大便都脏!怎么没见你恶心呢?过来,用手把这个马桶给我擦干净。”

所有人都面面相觑,这中年女人更是害怕,陈女士斥责下也没上前。陈女士很生气:“好,那我就给你们示范一下!”说完她走到蹲便前弯下腰,竟然真开始用手去擦马桶。大家看得傻了眼,方刚跟几位男士都挤在女性当中看着,心里阵阵恶心,有两位女性更是转身就吐,冲出教室。

陈女士擦完,用纸巾把手擦擦,但方刚觉得更恶心了。陈女士走向讲台,大家也都迅速回到座位,好像怕被陈女士的手摸到。陈女士倒是很淡定,似乎手上沾的并不是粪便而是果酱。她扬起双手:“我给你们示范,你们回到家之后,最好自己能突破自己,只有意识到自己思想和行为的肮脏,才会知错而改!看看在座的,有的妆化这么浓,你要勾引谁?想出轨?下面我们来实习,先上来五对夫妻,女方必须要整过容的,割过双眼皮、纹过嘴线也算!”

大家互相看了看,有十人陆续上了台。陈女士让那五位女士跪在地上,她们的丈夫则一一对应站在她们面前。陈女士走过来:“五位男同志,看看,你们的妻子穿得多漂亮,妆化得多美,还整过容。你以为是给你们看的?错了!你们已经结婚,还用这么取悦?她们是想勾引其他男人,给你们戴绿帽子,居然还在这里笑。你希望自己的老婆出轨,跟别的男人睡觉、做那种事吗?”

“不希望。”五位男士不再笑,都回答道。

陈女士点头:“那就好,现在你们就要狠狠地教训她们,让她们知道错,以后要遵守妇道,不能化妆!先每人打一百个耳光。”

十个人都很惊讶,在座的也是,方刚心想这算什么事,闲得没事吗。那五个男人显然下不去手,陈女士对第一个说:“你老婆出过轨吗?”这男人摇头说没有,陈女士冷笑,“是没有,还是你不知道?”

“真没有!”男人回答。

陈女士说道:“就算有你也不知道,看看她,穿这么低胸的衣服,是给你一个人看的?”男人看了看妻子的衣服,咽咽唾沫没说话。陈女士说,“你喜欢她在外面穿这么低胸?”男人摇头,陈女士说,“那就对了,冲她天天穿成这样,就该打五个耳光!”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