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夫君亲吻上瘾 > 又穿南宫梦馨

又穿南宫梦馨


  三年后,南宫府
  一女子正坐在书桌旁,她十指纤纤手里拿着一本医书,双眸似水,却带着谈谈的冰冷,似乎能看透一切,肤如凝脂,雪白中透着粉红,似乎能拧出水来,一头乌黑的头发,垂于腰间,微风吹过,青丝随风舞动,发出清香,面上不施粉黛,却仍然掩不住绝色容颜,手腕上“白玉魂”镯衬出如雪肌肤,美目流转,神情淡漠,恍若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一般,她就是南宫府六小姐南宫梦馨,没错梦馨,同样的名字,也是同一个人。
  小叶醒过来是在一个月前,她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再次穿越,而且还是这个世界,只是时间不同,因为和她死的时候已经相差三年了,这三年发生了太多事。
  南鳯国和北蜀国签订了和平条约,莫天璃两年前班师回朝,一年后发动战变,攻打西楚。北蜀摄政王百幕卿三年前突然宣布告老还乡,不再过问朝堂之事,后来便消失不见了,如今诸葛昊天撑起了北蜀国,但是他是个很厉害的皇帝,在他的治理之下,这几年北蜀已经更加繁荣了。
  东星国和西楚,因为有了莫天璃的加入,西楚一年前宣布投降,成为东星和南鳯的俘虏国,必须每年都进贡两国,若是不然,便是死路一条。东星国在一年前,皇帝欧阳启因病去世,五皇子欧阳云瑞登上了皇位,成了东星国的新皇帝。
  看似一切都平静了下来,可是小叶却有一种感觉,这风平浪静的下面,似乎有什么在转动着,看不清,理不明。
  她自己醒来以后才知道,这南宫家的六小姐并不受人待见,毕竟只是个庶女。一个月前不知道什么原因,这个庶女不小心从凉亭的楼梯上摔下来,昏迷了整整三天,才醒过来,而那时刚好就是小叶穿越过来的时候,至此小叶便成了梦馨。
  梦馨放下手里的书,看着窗台的盆栽,心里想着曾经发生的一切,就仿佛是昨天的事,如今却已经过了三年之久,一切就像做梦一样。
  可是她也清楚,就算她再次回到这里,她也不可能再和他们扯上关系,要远离他们,她再也不想看到他们为了自己而受到伤害,因为她也承受不起失去他们的痛苦,就让一切随风而去吧!再见也是陌生人了,这才是对他们最好的保护。
  “小姐,莫小姐来了!”
  丫鬟春梅走了进来,看着梦馨开口说道。
  自从上次那件事过后,她家的小姐就像变了一个人,做起事来不再像以前一样那么莽撞,如今的她,聪明伶俐,对人也温柔亲和,虽然不爱笑,可是这样的小姐更加惹人喜欢。
  听着她的话,梦馨回过头看着她,点了点头。
  “嗯!去准备一些茶水过来。”
  “是!奴婢早就叫人准备了,小姐放心。”春梅笑着回答。
  梦馨看了一眼,不再说话。
  这时,门口走进来一个少女,那少女生的纤巧削细,面凝鹅脂,唇若点樱,眉如墨画,神若秋水,说不出的柔媚细腻,一身翠绿的裙子,更是显得她的皮肤格外的白皙,空灵轻逸的身形慢慢走过来,嘴里那轻柔的笑声传来,更叫人添了一种说不出的愉悦,这人就是南宫梦馨的好朋友,莫天香,她也是莫天璃的妹妹。
  对于这个大大咧咧的朋友,梦馨现在有些头痛,这丫头太能折腾了,这才没两天又来了。
  “馨儿,你说好的要陪我出去玩的,这都几天了,你还不来找我,害的我急着来找你了,呵呵!”莫天香笑嘻嘻的看着梦馨,顺手就拿起桌上的糕点往嘴里塞。
  这个小妮子不知道是不是上次把脑袋摔坏了,太安静了,这都一个月了,还是这样,让她都急了。
  “嗯,有吗?我不记得了!”
  “嗯…吧嗒吧嗒!你个好家伙,这会儿给我装失忆啊!你在装,看我不挠你。”
  说完,莫天香便走了过来,对着梦馨上下其手的挠着,梦馨经不住她如此这般,终于投降。
  “哈哈哈!别…哈哈哈…别挠,哈哈哈…行了,我去,哈哈哈…我去,我现在就去,别挠了,哈哈哈!”
  莫天香见她松口,终于放了手,笑着说着。
  “呵呵!看你还不老实!走吧!”
  说完,拉着她就往屋外走去。
  几个丫鬟在一旁看着,也忍不住笑出声,她们家的小姐,也只有莫小姐才能治的住了。
  两人拉着手,坐着马车,不用片刻,就来到了集市。这里真是热闹,让梦馨想起了第一次穿越到这里时,找工作的情景。
  那时的自己只是想要做个小丫鬟,能有个温饱的生活,后来却发生了那么多的事,也许从一开始自己就不该去惹事,安安静静的,也许结局会不会有所不同呢?如今自己再次穿越,自己的想法依然如旧,只想做个普普通通的小姐,平凡的过一生,可是她能吗?她不知道?
  “馨儿,看!那里的东西可好吃了,走,我带你去!”说完,莫天香不等梦馨反应,又拉着她就朝着前面走去。
  她们来到酒楼门口,梦馨抬头看去,天香酒楼,居然来到了这里,这是蓝亦辰开的酒楼,她还记得自己在这里被简云强迫收做徒弟,没想到自己还有机会再次踏入这里。
  莫天香和梦馨进了酒楼,就有小伙计走过来招呼,莫天香要了一间雅间,在楼上。
  梦馨跟着上了楼,刚走到第二个房间,莫天香就停住了。
  “香岚!你们也在这里啊?”莫天香看着房间的人,笑着开口。
  “呀!天香姐姐,真是好巧啊!你们也来了,快进来!”说着秦天岚走了过来,拉住莫天香就进了房间。
  梦馨听着她们的交谈,也抬头看去,那是一个年纪和莫天香差不多大的少女,一张圆圆的鹅蛋脸,眼珠子黑漆漆的,两颊晕红,周身透着一股青春活泼的气息,肤光胜雪,眉目如画,是一个难得的美人儿!
  梦馨也跟着她们进了屋里,这才发现里面已经坐着两个男子,他们见有人进来,也站了起来。
  梦馨这抬头看去,居然是五公子秦子洛和三公子南宫羽。
  梦馨有些懵,这什么情况?没想到这么快就遇到了,她赶忙低下头,不能让他们发现自己,可是她现在不是小叶,她是南宫梦馨,对了,她已经不是她了,说过了,再见就是陌生人,现在的她,他们也不可能认得出。梦馨稳了稳心神,让自己平静下来,再抬头已经是淡然的样子了。
  南宫羽和秦子洛看着门口的女子,这两个人他们都认识,一个是莫天璃的妹妹莫天香,这丫头平时就大大咧咧的没什么不同,她旁边站着的是南宫羽的妹妹南宫梦馨,她今天看上去有些奇怪,以前见他们都是花痴样,今天有些太过安静了。
  “哈哈!我就说今天出门一定好玩,没想到遇到你们,这样大家就可以一起玩了,馨儿你说呢?”莫天香说完,回过头看着梦馨。
  梦馨没有说什么!只是淡淡的笑着,点了点头。
  “嗯!”
  秦天岚看着莫天香,又转头看着梦馨,走过去拉住梦馨的手。
  “梦馨妹妹也来了,看我都把你给忘了,身子可有好些了?前些日子听说你受了风寒,本想着去看看你,奈何家里最近事多,实在不得空,今日见你气色好了不少,想必也无大碍了吧?”
  秦天岚说的一本正经,眼神却不时的朝着旁边的南宫羽看,脸色微红,娇羞可人啊!
  梦馨看着她,她是第一次接触这个女人,不过却能感觉到她的做作,她可比莫天香要有心机的多,现在这表情一看就知道怎么回事,不过梦馨也觉得无所谓,只要不惹她,她才不管你唱什么大戏呢!
  “嗯!多谢姐姐挂念了,馨儿一向体弱,现在已经不碍事了!”说完,梦馨从她手里抽回自己的手,淡笑着,她不喜欢这个女人的亲近,让人讨厌。
  秦天岚见她如此,有些尴尬的点点头,也不再开口与她说什么,又拉起旁边的莫天香开始说着。
  秦子洛在一旁看着梦馨,明明不是第一次见面,今天他总觉得这个女人的眼神有一种熟悉的感觉,和平时的感觉有所不同,但是却又想不起来是为什么?
  南宫羽看着他们,心里对于这个妹妹不是怎么喜欢,南宫家族子女众多,南宫梦馨又是庶女,在南宫家便是一个可有可无的存在,虽然以前也见过几次,但是她是个不动脑子的女人,而且还花痴,所以他也不在意,可是今天,她的这个妹妹有些奇怪,府里前几天,就传言说这女人一个月前撞了头,性子变了不少,而且现在很讨老夫人喜欢,今天看来的确如此。
  “唉!香岚,你快别说了,今天我们可是来吃东西的,快点让人上菜,我都饿死了!”
  莫天香一边说着,一边憋着嘴,手还摸了摸肚子,表示她的不满。
  “呵呵!看看你,好!”秦香岚看着莫天香,轻笑出声,假装宠溺的样子。
  片刻过后,桌上已经摆满了不少好东西,五个人都是吃的津津有味的,四人优雅的吃,一人狼吐虎咽,这不用说也知道是莫天香。
  桌上,秦香岚一边和莫天香聊着天,一边帮她填着菜,一副大小姐贵族的样子。秦子洛和南宫羽是看着,偶尔会答一两句话,不过视线会不自觉的看向梦馨。而梦馨从始至终都没有开口说话,只是吃着自己的东西,她也不管那么多,反正她知道今天这顿不用自己掏腰包,不吃白不吃,不过因为想到自己是小姐,所以对于吃像来说,她早就改了,毕竟要做一个真正的南宫小姐,还是得斯文点比较好。
  一顿饭结束以后,几人又相约去街上走了走。这一行人,到了街上就吸引了不少人的眼,毕竟都是俊男美女,梦馨不太喜欢这样的做派,于是,只是随便走了走,就说自己累了,要回去。
  秦香岚心里有些不高兴,但是嘴上却还是笑着说:“梦馨妹妹想必真的是累了,既然如此,不如妹妹就先回去吧!等到身体大好了,我们在一起出来玩吧!”
  梦馨看着她一脸做作,这什么意思?是让她赶紧走,不要妨碍他们吗?不过也无所谓,她才不喜欢和这个女人在这里演什么姐妹情深,真是鸡皮疙瘩都掉了一地了。
  “好!”
  “馨儿,你不舒服吗?那我也回去了,我不放心你。”莫天香站在一旁,有些担心的看着梦馨。
  “我没事,只是身体刚好,实在有些体力不支,所以有些累,你不是难得出来玩,就和他们一起去吧!我一个人回去也没事,还有春梅在,不用担心。”梦馨看着莫天香,抓过她的手拍了拍。
  “可是…”莫天香还想说什么?
  这时,旁边的南宫羽突然开口:“我和她一起走吧!家里还有些军务要处理,正好现在回去还早。”
  秦子洛听了,看着南宫羽点了点头,又瞧了瞧梦馨。
  “既然如此!那好吧!”
  “南宫哥哥也要回去了吗?我还以为你…”
  秦香岚刚想说什么?却看见秦子洛警告的眼神,想说的话又咽了回去。
  “那好吧!改天南宫哥哥再一起出来玩吧!呵呵!”秦香岚对着南宫羽勉强的笑了笑,又不开心的看了一眼梦馨,都怪她。
  “嗯!走吧!”南宫羽点了点头,又转头对着梦馨说到。
  “馨儿,那你回去好好休息,我改天再来看你!”莫天香拉着梦馨的手说着。
  “嗯!我知道,你们玩的开心点儿,我和三哥就先回去了!”
  “嗯!”莫天香也点了点头。
  说完,梦馨朝着她看了一眼,转身就和南宫羽离开了。
  马车上,梦馨有些坐立不安,不是因为累的,而是如今单独和南宫羽在一起,她还是有些怕,因为这个男人是个很厉害的人,她怕自己露出什么马脚,让他发现就惨了!
  南宫羽上车后就闭目养神,也许是因为马车的空间很小,女子身上的花香,在此刻显得更加浓烈,还莫名有种熟悉感。
  感觉有人在看他,南宫羽睁开了眼,是她的那个妹妹。只见她身着白色长裙,裙裾上绣着淡蓝色的点点红梅,用一条白色织锦腰带将那不堪一握的纤纤楚腰束住,一头青丝随意扎起一束,仅插了一支白玉簪,简洁,却显得清新优雅,她秀美的娥眉淡淡的蹙着,在她细致的脸蛋上扫出浅浅的忧虑,让她原本美得出奇的容貌更添了一份我见犹怜的心动。见自己瞧她,忙撇过脸去,她在怕他吗?
  南宫羽轻笑,“六妹病了一场,胆子也小了不少。”
  梦馨本来只是想看看南宫羽,怕他察觉出什么?可是看着看着就入神了,这男人比三年前还要好看,真是不公平啊!只见他一下睁开了眼,吓了自己一跳,梦馨赶忙移开视线,又听见南宫羽突然开口,她赶紧让自己镇定下来,这才抬头看去。
  “嗯,是吗?三哥说的对,可能是,馨儿胆子本来就小,上次的事,现在还心有余悸,自然是如此!”
  “是吗?你带的是什么香囊,味道有些奇怪?”
  “香囊?没有啊!三哥,我不带香囊,有什么奇怪的?”
  梦馨说完,看着南宫羽摇了摇头,又抬手闻了闻自己的身上,没有啊!自己明明才洗过澡,难道就有汗臭味了,可是她怎么没有闻到?
  没有用吗?那就是自然的,为何会如此熟悉,是谁的味道?南宫羽看着她的动作心里想着,也不再开口,只是心里却对这件事上了心。
  回到府里,梦馨赶紧吩咐人来打水,她要洗澡。她就不知道了,南宫羽是不是有什么洁癖啊?鼻子也太灵了,自己都没有闻到什么味道,他居然闻到了,他是在嫌弃自己邋遢吗?梦馨郁闷了,一个该死的腹黑男,以后遇到他,一定躲得远远的。
  梦馨哪里知道,南宫羽其实很喜欢她身上的味道,因为这是梦馨一直以来身上的独有的,别人不可能有,那就是体香。每个人身上都有独特的味道,而梦馨的却有不同,那是因为她手里的玉镯,因为它是个非常灵性的东西,在吸收梦馨身上的感情之时,也会让梦馨身上发出一种独特的味道,但是,只有喜欢她的人才能闻到,是一种让人着迷的香味,不会伤害人,还有静心的作用,不过梦馨并不了解,也因为这样,隔三差五的,梦馨就要洗澡,以至于以后,她都没有改变这个爱好。
  晚上,梦馨洗了个澡,舒服的躺在床上睡不着。她想着今天见到南宫羽和秦子洛的场景,自己做的还不错,没有自乱阵脚,以后就算再见,自己也要保持好心态才行。
  不过,三年了,他们也许都忘了自己吧!如今看到他们生活的还不错,自己该放心了。可是,为什么心里有些酸酸的?看南宫羽的样子,他是不是喜欢秦香岚?那女人真不怎么样?她应该祝福他的,但是…唉!算了,不想了,那块腹黑的冰块又不是她能左右的,自己还是不要去操那份心了,想着,梦馨就睡着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