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夫君亲吻上瘾 > 危险的面具男

危险的面具男


  皇后涵柔,放下手里的酒杯,笑着对慕容修开口。
  “皇上,今儿个高兴,也热闹,不如让各家小姐们也表演几个才艺,让大家高兴高兴。”
  慕容修看着下面,也笑着点头。
  “嗯!不错,好!朕准了!”
  慕容修一说完,下面的女人就开始议论起来,个个都兴奋不已。
  旁边的白贵妃也在这时开口:“皇上,臣妾有个主意,也许更有趣!”
  慕容修见旁边的女人开口,又见她如此动人,便笑着问:“哦?爱妃有何主意?说来听听!”
  “呵呵!皇上,不如用抽签的方法让她们表演,这样不是更有趣吗?”白贵妃轻声笑着,时不时的还撒着娇,惹的慕容修心里痒痒的。
  “嗯!不错,爱妃好主意,来啊!就依着爱妃的意思办!”幕容修一边笑着看白贵妃,一边轻轻拍着她的手。
  旁边的皇后看着这一幕,心里别提有多恨了,自从这贱人生了十公主后,皇上就一直宠着她,今日更是如此,完全不把自己放在眼里,可是作为皇后,她必须大气,所以只能忍受着。
  太监们准备了一个箱子,将小姐们的名字都写在纸上,扔进箱子里,然后,随意搅拌一下,再从里面拿出一张,将名字念出来,依次表演。
  “第一位表演的是秦家之女七小姐秦香岚,第二位是莫家之女莫天香!”一句话激起千波浪。
  谁都没想到第一个是秦香岚,虽然议论纷纷,不过,秦香岚可没有一点怕,她站起身来,有些得意洋洋的走上舞台,她的节目是跳舞。
  梦馨看着舞台上翩翩起舞的秦香岚实在没什么兴趣,也许是因为自己不喜欢她,所以连着她的节目也不想看,而且她的舞姿真不怎么样!
  一曲舞结束后,台下响起了掌声,接着便是莫天香,她表演的是剑舞,沐浴着早春的阳光,伴着曼妙的琴声,她是那么的美。慢慢的,她抓起剑,舞了起来。只见她把手挥向前方,用她的手腕转动剑柄,剑也慢慢转了起来。渐渐地,剑越转越快,动作时而迅速敏捷,静止时姿态沉稳利爽,富有雕塑感;时而动作连绵不断,如长虹游龙,首尾相继,又如行云流水,均匀而有韧性。她的舞姿潇洒英武,形式绚丽多彩,看得梦馨都有些痴迷起来。
  一曲舞过后,大家都还沉浸在她的舞姿里,梦馨看着,没想到莫天香还有这么美丽的一面,不过很符合她的性格。
  第三个是白家之女白依灵,第四个就是南宫梦雪。对于南宫梦雪的节目,梦馨不感兴趣,只是这个白依灵,她有点在意。
  南宫夫人是白家人,贵妃也有白家人,这个白家似乎也不简单啊?她有些好奇的看了过去,只见那女子长她秀雅绝俗,自有一股轻灵之气,肌肤娇嫩、神态悠闲、美目流盼、桃腮带笑、含辞未吐、气若幽兰,说不尽的温柔可人。此时她在台上静坐,面前是一把琵琶,她手指纤细,在琵琶上不停的拨动着,听着,这悦耳的声音梦馨想到了那首王翰的古诗: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
  这个女人确实美,难怪白家会如此厉害。
  一曲过后,白依灵慢慢走下了台,但是梦馨注意到了她的眼神,她一直看着凌落希,凌落希就坐在秦子洛旁边,他正在喝酒,样子俊美,比以前更加招人喜欢,他比以前也要稳重了许多,但是脸依然是臭臭的,根本不在乎别的人的眼光,唉!可叹!落花有意随流水,流水无情啊!
  后面接着又表演了不少的节目,不过不外乎唱歌跳舞的,都是差不多的,梦馨没什么兴趣了,所以想着出去走走。
  喝了几杯酒,自己似乎也有些头晕,看来是有些醉了,她见后面还没有到自己去表演,便站起身,对着旁边伺候的宫女说自己要去如厕,若是叫她表演,就帮忙支会一声,宫女笑着答应。
  她一个人走了出去,她的记性很好,以前来过一次。还记得,那次为了能在遇到危险的时候,可以很快的逃跑,她还特意认真的去记了一下这里的地形。
  她记得这边有个池塘,梦馨慢慢走了过去,站在池塘边,感受着这里的安静,心里有些愉悦。
  天就快要黑了,宫女们已经张起了灯。微风吹过,梦馨一头乌黑长发,披于腰间,微风吹过发丝轻轻飞舞,一身清冷,深邃的眼眸里泛着幽幽光华,长长卷卷的睫毛冷凝寒霜,秀挺的琼鼻,因为喝了酒的缘故,粉腮微微泛红,滴水樱桃般的红唇,如花般的瓜子脸晶莹如玉,如雪玉般晶莹的雪肌如冰似雪,身材曼妙纤细,清丽绝俗。
  慕容拓来到这里就是看到这一幕,让他有些如痴如醉,还以为自己是因为喝了酒,眼花了。他本来是不愿参加这个宴会的,谁知道,皇祖母非要他来,来了以后才知道,皇祖母这是要给他选妃,他多喝了几杯,借口跑了出来,没想到会看到这样的情景,可是见她此时有些惊讶的看着自己,慕容拓才察觉自己的不妥。
  “抱歉!我无心打扰你,只是刚好走到此处,所以…”慕容拓收了收心神,开口说着。
  梦馨见是二皇子慕容拓,有些惊讶,不过又见他如此说,自己忙行礼!
  “小女子南宫梦馨见过二皇子!”虽然,难得的清净被人打破了,但是该有的礼仪还是要有的!
  “嗯!起来吧!”
  慕容拓见梦馨如此平静回答,倒是自己像个毛头小子有些不知所措,怎么觉得自己比较尴尬!他什么女人没见过,今天居然会在一个小丫头面前失了分寸。
  梦馨见慕容拓没有继续开口说什么?这样一直站着,反而有些不自在,便抬脚准备离开。
  可是因为她本就有些醉了,又长时间的站在一个地方不动,如今脚有些麻,刚一抬脚就软了下去,还好慕容拓及时出手抱住,不然梦馨肯定摔下去,前面又是石头,有可能会破相也说不定。
  慕容拓没有再开口,却见梦馨抬脚要离开,只是刚抬脚走出去,不知什么原因?她差一点就摔下去了,自己见了,居然还伸手去接住了她,接着不要紧,关键是慕容拓的唇此时刚好贴在梦馨的额头,这下两个人都尴尬了。
  此时女子身上独有的味道扑鼻而来,不是浓烈的胭脂水粉,而是一种淡淡的花香,这样的味道,慕容拓从来没有闻过,不免有些贪念起来。
  梦馨看着眼前的变故,而自己的额头被他的唇贴着,简直吓得不轻,他可是皇子,我的天啊!他会不会以为自己是故意的?于是赶忙推开他,往后倒退了好几步,赶紧跪下,生怕自己要被他一个不高兴给杀了。
  而抱着梦馨的慕容拓,突然感觉怀里空了,又见她如此害怕自己的往边上靠,心里居然第一次有了失落的感觉。
  “对…对不起!请二皇子恕罪,民女不是故意的!”梦馨慌忙的说着。
  慕容拓见她如此,有些心烦的叹了口气!
  “起来吧!我没有怪你!能陪我说说话吗?”
  梦馨见他如此说,又是很认真的样子,也不再害怕了,慢慢站了起来。
  “是!谢二皇子!”
  慕容拓站在梦馨的一旁,瞧着池塘的水,有些烦闷。
  “如果我不是皇子就好了,也许我现在会自由的多,不像这这水里的鱼,困在这里。”慕容开口说着。
  梦馨见慕容拓有些忧伤,作为一个皇子,有时候有很多的事是不能自己的,这里是皇宫,自古以来,这地方就是最无情的地方。兄弟反目,手足相残,不在乎都是为了权利,为了那高高在上的宝座,可是,那个位置真的有那么重要吗?
  “佛经有三不得:过去心不可得、现在心不可得、未来心不可得。
  人的这一生,太短暂,我们要经历太多,要为自己好好活,毕竟人生是自己的,活给别人看,终究不快乐。人生,有太多身不由己,好好做自己,也不枉费来这人世走一遭。每个人都在做选择,你的心里已经有了选择,那么你的人生就会很自然的跟着它走,可是当你想要后悔的时候,也许你已经错过了你所在乎的。”梦馨也看着池中鱼儿,它们游的正欢。
  慕容拓听着梦馨的话,他震撼了。转头看着她,就仿佛看到了一切,这个女人到底怎么回事?
  梦馨见慕容拓看着她,一脸疑惑!她又继续说:“二皇子,人在高处不胜寒,何不放下执着,跟着心走,也不失为一件美事,民女出来已经有些时辰了,先回去了,民女告退!”
  说完,梦馨向慕容拓福了福身子,起身离开了。其实她心里清楚,她自己劝着慕容拓,也是在劝着自己,也许她也不该如此执着!
  慕容拓看着她离去的背影,若有所思,如果,一定要有选择,或许,她不失为一个。
  梦馨一路漫步往回走,她穿过一条小路,前面是假山,她刚要从此处穿过去,这时里面传来了一阵声响。
  “柔儿,我好想你!”一个男人的声音。
  “讨厌,你会想我,你不是有娇妻了吗?哪里还会想我?”一个女人的声音,这声音好像在哪听过。
  “柔儿,我这一辈子最爱的就是你,其他的人更本没得比!”
  “真的吗?”
  “真的!我可以对天发誓!”
  “好!不要!我相信你,白郎,我也好想你!”
  一段对话过后,里面传来了奇怪了声音,不用想也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事?
  梦馨觉得自己怎么总是这么倒霉,每次都能遇到这么狗血的剧情,又赶上别人偷情的事,此刻她赶紧躲在一旁,根本不敢出声,生怕人家发现了什么,杀她灭口。
  半个时辰过后,他们终于完事,两人偷偷的看了看外面,发现没有人,整理好衣物,这才离开。
  梦馨听见了离开的脚步,悄悄的走了出来,开口就说:“该死的!”
  “呵呵呵!”
  梦馨身后突然传来笑声,吓了她一跳。
  “谁?出来!”
  这时从上面跳下来一个人,梦馨看着他,这人不是别人,正是在宴会上看见的那个面具男,这人怎么在这里?
  “你笑什么?”梦馨看着他,往后退了一步,有些警惕,这个男人很危险。
  “呵呵!觉得有意思就笑,怎么?六小姐要阻止吗?”面具男看了她一样,开口说。
  梦馨看着他,又听到他的声音,那种熟悉感再次袭来,她微微皱眉,不说话。
  “……”
  “六小姐在看什么?”面具男见她瞧自己,有些疑惑。
  “在想你是不是太丑了,没脸见人?”梦馨回答。
  “呵呵呵!”面具男听了,笑出声来。
  可是梦馨才不想搭理他,见他一个傻笑样,转身就走。
  面具男笑着,见她要离开,没忍住,一把拉住她,“六小姐这样着急离开,是讨厌我吗?”
  “是!”梦馨再次实话实说。
  面具男没想到她如此直接,有些无语,不过还是继续说:“六小姐不想知道刚才那两人是谁吗?”
  梦馨看着他拉着自己的手,没放的意思,又听如此说。心里有些奇怪。
  面具男见她不说话,放开了她,“皇后涵柔,白家大公子白齐斌。”
  梦馨听他说了两人的名字都吓了一跳,皇后和白家大公子偷情,开什么玩笑!难怪她觉得刚才那女人的声音很熟悉,原来是她。只是这个面具男为什么告诉她,不会是要害她吧?
  “为什么告诉我?”
  “因为这是我们两人的秘密。”说完,面具男神秘的一笑,抬脚离开了。
  梦馨不明白他的意思,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他这样做的理由又是什么?可是看着他的离去的背影,她越发的觉得这个男人的危险性,以后离他远远的。
  梦馨回到宴会上,歌舞还在继续,旁边的宫女见她回来,立刻告诉她,下一个就是她了,还让她准备准备。
  梦馨一脸愁容,怎么才出去一下就到她了,也太快了吧!还想着可以躲呢!没想到还是被叫到了。
  一旁坐着的南宫梦盈见她不开心的样子,笑着开口:“六妹妹还没想到表演什么吗?”
  梦馨转过头看她,脸色有些不好,“嗯,也不是,只是以为不表演了。”
  “六姐姐,你在开玩笑吗?这可是皇后决定的事,怎么可能?还是六姐姐什么都不会?那可就只能你自己去说了。”南宫梦清也在一旁搭话,一脸嘲笑。
  梦馨看着她那样子,有些讨厌,平日在南宫府倒是装的胆小如鼠,这会儿在这里得意洋洋,还真给自己脸面了。
  “七妹,看来是觉得自己能独当一面了,我这个做姐姐的还真是佩服你的勇气,但愿你等一下表演的时候,也能艳压群芳,一展风采。”
  说完,有宫女已经走过来问梦馨需要什么乐器,她想了想便说了古筝。
  她为什么选古筝呢?其实是因为她小的时候弹过,因为在现代的时候,她的妈妈喜欢,所以她就去学过,后来妈妈过世了,她也不愿意再去碰。如今她要再次弹奏,心里却有些难过,她很想她的妈妈。
  上了台,梦馨坐在上面,她轻轻抚摸琴弦,想着以前,就好像过了好久好久。
  有人见她上台半天不动,就开口问,“六小姐,你不会是忘记怎么弹了吧?”
  一句话,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他们都看着台上的梦馨。有议论的,有嘲笑的,更多的是轻蔑。
  梦馨不在意他们,安静了一下,片刻过后,她动了,手指轻抚琴弦,音乐随声响起,歌声也随之唱了起来。
  “落红飘入尘土
  相思成疾成缚
  缘分藏根入骨
  纠缠着脚下的路
  一步步近在远赴
  叹花为你复苏
  过往历历在目
  有情难为眷属
  疑问在心中反复
  究竟情为何物
  一夜的思念挨不到繁花盛开
  你转身坠落凡尘
  云游四海
  千年如尘埃
  换来你一世
  相守的等待
  天地不灭
  痴心不改
  仙凡一念之间
  不过破茧成蝶
  多少生离死别
  究竟是飞升的劫
  还是情深缘浅
  你和我逃不脱
  冥冥中的安排
  又怎么能抵挡
  这春心澎湃
  只愿你不问前尘
  只恋今生拥我入怀
  天地不灭初心不改
  一夜的思念
  挨不到繁花盛开
  你转身坠落凡尘
  云游四海
  千年如尘埃
  换来你一世
  相守的等待
  天地不灭
  痴心不改
  天地不灭
  痴心不改”
  只见那白衣女子盘坐在地上,一头如瀑青丝,银色的冰眸闪着妖异的光芒,美艳动人,她十指在那琴弦上来回拨动,美妙的声音瞬间倾泻而出,是那么的柔婉动人,好像一汪清泉潺潺流淌,而她的歌声宛若浪花击石,江河入海,震动着在座所有人的心弦。不知过了多久,琴声缓缓停止,但那美妙的歌声好像仍旧飘扬在四周,久久不散,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能得几回闻。
  一曲过后,所有人都看着台上的人儿,似乎还沉醉在她的美妙歌声中。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