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夫君亲吻上瘾 > 两人的求婚

两人的求婚


  南宫羽看着台上的梦馨,手里紧握拳头,又看着台下的男人们,那些让人疯狂的目光,他恨不得立刻杀了他们,再冲到台上把她藏起来,让所有人都看不见她的好。
  秦子洛看着她,听着她的歌,眼睛就移不开了,这个女人太熟悉了。
  凌落希也同样看着她,他也感觉到了,这个女人他好像认识,可是她不是她,所以他撇开脸没再看。
  面具男和慕容拓眼睛就一直盯着她,心里都想着,这个女人还有什么?是他们不知道的,她太过耀眼了。
  莫天璃本来是在喝酒,可是酒杯抬起来,梦馨刚好就在唱歌,这声音,这曲子,为什么都那么像她的风格?
  酒杯在他手里紧握,他一眨不眨的盯着她,突然,她注意到了她手里的镯子,那个镯子,好眼熟。他闭眼,抬手将杯里的酒送入口中,片刻,他又睁开了眼,再次盯着台上的人,又盯着她手上玉镯,嘴上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除了这些人的目光,梦馨都不去注意,只是站在这舞台上,她看到了一个人,一个她永远都不想见到的人,她眼里带着恨意,哪怕是在再过一世,她依然记得,那个人就是白齐铭。
  白齐铭此时也是在台下,听着如此动人的曲子,他也抬头看了她一眼,只是她的眼神很奇怪,他能感觉到了这个女人对他的恨意,他不认识这个女人,她为什么这样看自己?他和自己有什么过节吗?为什么他不记得?白齐铭又再次抬头去看,只是那女子已经走下台去,只能看见她的背影。
  梦馨演奏完后,她下了台,心里却心思百转。她今日太过出彩,更本没注意到台下女人们嫉妒的目光。
  此刻她根本不在乎别人怎么想,她现在一心只想到那个人,白齐铭。没想到兜兜转转,他们再次相遇了,这是不是天意呢?她明明打算接受南宫羽了,可是白齐铭的突然出现,让她有些不知所措,她的仇要不要报?
  而一旁的南宫梦清早就看梦馨不顺眼了,她嫉妒的发疯。
  “六姐姐真是厉害,连我这个做妹妹的,都佩服姐姐的能力,真是深藏不露啊!没想到姐姐还有这样的本事!”
  南宫梦清一边说,一边看着台上的四皇子慕容宇,他此时也在看着梦馨。
  要知道,南宫梦清是一直都爱慕着他,可是自己身份低微,更本配不上他,而且他又和南宫梦雪有了婚约,自己和他就更不可能了,可是她不想放弃,所以她一直讨好着南宫梦雪,想着以后哪怕只是做个妾,她也心甘情愿。可是现在,这个南宫梦馨明明和她一样,只是个庶女,凭什么她就能得到那么多人的喜欢,不公平,让她如何不嫉妒?
  梦馨想着自己的事,不想搭理这个女人,也不开口。
  南宫梦盈在一旁瞧着,见南宫梦清如此模样,心里好笑,嘴角微微上扬。
  台上继续着表演,因为刚才梦馨的曲子太过动听,后面别人的表演,似乎都不能让人提取兴趣来。
  等到所有的表演结束以后,皇上的圣旨也随之而来。
  有不少人都有了合适的婚约,而最为引人注目的就有三对。
  第一个是二皇子慕容拓和韩家之女韩晴,第二个是白依灵和秦子洛,第三个是莫天香和三皇子慕容名。
  梦馨听着大家的议论,前面两个,梦馨一点都不在乎,只是这莫天香和三皇子的婚约,让她有些担心。
  莫天香是个很单纯的女孩子,她要是嫁进皇家,不知是好还是坏?如今慕容修年纪也大了,几位皇子也不小了,个个都不一般,一旦皇帝驾崩,皇位之争在所难免。以莫天香的性子,她能什么都不管吗?那个三皇子又会是真心待她吗?还是,只是会利用她来拉拢莫天璃,如若不然,她将来会不会落成阶下囚的局面?
  这是她最担心的,想着,梦馨抬头看着莫天香,她此时,脸色微微发红,眼里有些爱慕的看着三皇子,这样的表情,梦馨再熟悉不过了。她叹了口气,但愿一切都不会如她所想才好啊!
  梦馨想着自己的事,而这边,莫天璃已经起身,他来到皇帝跟前,低头拜见,又起身开口说:“皇上,今日,臣也想求皇上为我赐一门婚事。”
  慕容修本也开心,如今见这莫天璃突然开口,倒是有些稀奇,自从战争结束以后,他也曾在莫天璃面前提过几次,可是都被他以各种理由给推掉了,他还一直想着他是不是有什么隐疾,或者他喜欢男人,今天他居然主动提出要成亲,真是难得。
  慕容珊珊一直坐在上首,她如今已经嫁人,和莫天璃再无可能,当初不管她如何要死要活,最后还是不能如她所愿,母后就那样不管她的感受,将她嫁给了白家二子白齐飞,她好恨啊!可是莫天璃打仗回来以后,一直都没有娶亲,她想着,他是不是为了自己才会如此?她心里一直都是自作多情这样想着,就这样过了好几年。如今却听到他突然开口求婚,她有些高兴,不知道他会不会是因为自己?可是她错了,而且错的离谱。
  只见莫天香抬起头,转头看着下面的女人,从她们的身上依依扫过,最后视线落在了梦馨身上。
  梦馨见莫天璃看着自己,她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
  莫天璃看着她,又开口回话:“回皇上,臣想娶,南宫家六小姐南宫梦馨为妻,请皇上赐婚!”
  一句话打碎了所有少女的美梦,也如轰雷般,打醒了一直存着幻想的慕容珊珊,她狠狠地盯着梦馨,一双手在衣袖里掐出了血痕。
  对于这句话的震撼,还有刚才坐在莫天璃身边的凌落希和秦子洛,他们同样有些吃惊。
  三年前,那个女人消失以后,他就一直用打仗来麻醉自己,战争停止了,他又用酒精麻醉自己,整日里活的浑浑噩噩的,他说过,他这一辈子都不会再爱上任何人,更不会娶任何人。可是现在他却主动求婚,让他们如何不惊讶。
  “偶?南宫六小姐?”皇帝似乎在想,他说的人。
  坐在一旁的太后这时笑着开口说:“皇上,呵呵!就是刚才唱歌很好听的一个小丫头,那孩子确实长的不错,哀家也挺喜欢的!”
  “哦?是吗?谁是南宫梦馨?站上前来,朕也瞧瞧!”皇帝见太后开口,像是想起什么?
  梦馨听着他们的谈话,如今又见慕容修叫自己,虽然自己一点都不愿意,不过还是硬着头皮慢慢起身,往前走去。
  来到皇帝跟前,赶紧跪下行礼。
  “民女南宫梦馨参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嗯!平身吧!”
  说完,慕容修看着梦馨,见她样子确实如太后所说,美丽可人,但是相比之下,她家的姐姐似乎更出色一些,如果要说这孩子有什么特别的地方,那便是她的眼睛了,那两汪清水似的凤眼,虽然总是淡淡的看人,却有说不出的明澈,让她整个人的气质都与众不同。
  “嗯!不错,这丫头长得确实动人,难怪连天璃都对你动心了,哈哈哈!好!那朕…”
  “启禀皇上,在下对这位小姐也是一见钟情,还请皇上赐婚与我!”
  皇上刚要开口赐婚,这时一直都不曾开口的面具男,走了下来,拱着手说到。
  他的话一说完,下面的人就炸开了锅。
  “洛弦公子也要娶南宫梦馨?这是在开玩笑吗?”
  “可不是,他说一见钟情!”
  “这太不可思议了!”
  “怎么可以?她凭什么可以得到洛弦公子的喜欢?”
  “就是?”
  “就是?”
  “……”
  下面的还在议论着,上面的人都听着,皇帝的脸色也有些变了,他看着洛弦,不明白他为什么会为了个女人开口?
  “洛公子眼光真是独到啊!居然会对她一见钟情?”莫天璃站在一旁,终于忍不住开口!
  “呵呵!有何不可,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莫将军可以喜欢她,我为什么就不可以?”洛弦笑着对视。
  梦馨站在中间,都能感觉到他们已经火光四溅了,可是,大哥们,你们能不能顾及一下当事人的感受啊?放过她啊?她就是个无辜的,要打要杀,别拉上她啊?她真的承受不住,不要说现在皇帝的眼神就可以杀了她,光是下面那些爱慕他们的女人,一人一口唾沫都能淹死她,谁来救救她啊?
  看着这样的情景,太后又开口了,“呵呵!嗯!这丫头确实招人喜欢,这下两个人都要娶,如今皇上也不好做决断了,不如问问这丫头的意思吧!”
  慕容修听了太后的话,也点了点头。
  “嗯!母后说的对,既然如此,南宫梦馨,你有什么要说的吗?”慕容修看着她。
  梦馨听慕容修叫自己,又看了看身边的两人,此时他们也再看自己。
  梦馨就一阵无语,心里把这几个该死的男人骂了好几遍。干什么都找她,都有毛病。
  “回皇上,民女都不愿嫁!民女只是南宫府的一个庶女,怎么配的上两位?两位身份尊贵,气度不凡,而民女自认为自己没有那个能力,还请皇上收回成命。”
  梦馨只能这样说,不然怎么办?
  两人看着梦馨不愿意,心里都有些失落,不过他们怎么可能轻易放过她呢?
  “皇上,六小姐胆子小,又不太了解我,怕是不好回答,在下倒是有个主意,即可以顺利的让她选择自己喜欢的,又可以不伤害我和莫将军。”洛弦开口看着梦馨说。
  “哦?是什么主意,说来听听?”
  “三个月为期限,我和莫将军会在这三个月和六小姐相处一段时间,当然,不过就是聊聊天,出去踏踏青什么的!彼此了解一下,三个月后,我们再说出自己的决定,当然,到时候六小姐也必须在我们当中选择一个,这样既公平,也不会伤害大家,不知道莫将军觉得如何?”洛弦看着莫天璃问到。
  莫天璃看着他,又看了看梦馨,见她一脸愁容,很不高兴,是自己为难她了!
  莫天璃点了点头,“好,我答应,皇上,还请应允!”
  慕容修见两人都如此坚定,也不好再说什么。
  “好,既然如此,那么三个月后,南宫梦馨你都必须选择一个。”
  梦馨看着皇帝眼神也认真,不敢拒绝,只好点头答应,可是心里却对这个面具男恨的要死,要是现在没人,一定跑过去掐死他,哼!该死的混蛋!
  宴会结束后,已经是很晚了,大家都有些疲惫,告了退才陆陆续续离开皇宫。
  南宫府
  梦馨回到房间,洗了个澡准备休息,南宫羽却来了。
  梦馨看见他,又想起了白齐铭,她现在心里有些乱,不知道要怎么跟他说?
  “是不是很累,我帮你揉揉。”南宫羽走了过来,从背后抱着梦馨,又将两只手放在她的肩膀上,轻轻揉捏着,想要为她去除疲惫。
  “嗯,还好,只是今天发生了很多事,心里有些乱。”梦馨闭上眼,感受着肩膀上带来的舒适感,还真是舒服。
  南宫羽见梦馨说到今天的事,他停下了手里的动作,再次将手环住在梦馨的腰间,又将额头搭在她的肩膀上,梦馨能感觉到均匀的呼吸。
  “馨儿,不要推开我,好吗?”
  南宫羽有些难过的开口,他今天在宴会上真的好怕,莫天璃的突然,让他害怕,他可以不怕凌落,秦子洛,可是他害怕莫天璃,因为他知道,在梦馨心里莫天璃和他们不同,他是个特别的存在。梦馨喜欢他,这是他们都知道的事,南宫羽怕莫天璃知道她的身份后,梦馨就不愿意再接受他了,那他要怎么办?他真的不知道?
  梦馨感觉到了南宫羽的语气,她本来想着要不要告诉他白齐铭的事,可是现在看来,真的不合适,他是在难过?他在担心什么?梦馨不明白。
  “为什么这样说?”
  南宫羽抬起头,把梦馨转过来,他看着她,又摸着她的一缕头发,放在鼻尖上闻了闻,每次他心里烦躁的时候,只要闻到她身上的味道,他就能安静下来。
  “如果他知道了,你会离开我吗?”南宫羽认真的说。
  梦馨听着他的问题,他说的是莫天璃吗?
  “你知道他今天的举动代表着什么吗?他一定是发现了什么?否则他不会如此!”南宫羽再次开口。
  梦馨想了想南宫羽的话,如果真的像他说的一样,莫天璃知道了她的身份,那她的事情还能瞒多久?那么今天的婚事就是莫天璃故意的,为什么?
  可是,现在真的不是时候,她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你能帮我调查一件事情吗?”梦馨看着南宫羽认真的开口。
  “什么?”
  “我要知道白家的事,特别是三公子白齐铭的事。”
  “白家?白齐铭?你怎么突然对他们感兴趣?”
  “我…我有我的原因,现在我还不能告诉你,等我确定了再告诉你。”
  “嗯…好,我帮你调查。可是馨儿,我…你还没有告诉我,刚才我问你的事!”南宫羽想了想,答应到。
  “唉!你不要乱想了,我既然答应了你,我又怎么可能反悔呢?除非,有一天你变心了,那我会毫不犹豫的离开。至于你说莫天璃,就算他知道了,也没办法,我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不想考虑,而且我连自己的未来都不知道要怎么样?我如何答应他?反过来,就算他真的再来找我,你在我心里的位置依然不会变,这是我们之间的事,与旁人无关。”
  梦馨叹了口气,认真的看着他,又慢慢的躺在床上,她有些累了。
  梦馨自己也承认她自己有些花心了,可是她从来没有想过要和他们在一起,上一次穿越,遇到那么多的人,又那么在乎她,她却只有一个,要她怎么办呢?她又不是男人,可以三妻四妾,要是个个都要跟她在一起,她还真不知道会怎么样?
  南宫羽见她是认真的,心里终于安心了,也开心的脱了鞋袜,爬到了床上,抱着她。虽然每天都要抱着她睡,不过他们之间却是清清白白的,只是偶尔亲亲小嘴,拉拉小手的,不过对于南宫羽来说,他已经很高兴了,他知道有些事不能急,他可以慢慢等,等她愿意给他的那一天。
  梦馨感觉到了南宫羽抱着她的温度,心里也安心了些,这段时间,似乎已经成了一种习惯。他不管多晚,每晚都会来,抱着她入睡。
  真是难为他了,明明是一个正常的男人,可还是要每天控制着自己的欲望,什么也不做。她不是不想要给他,而是她心里有阴影,她怕。
  还记得那次非人的地狱生活,就是因为那一次,只要她和南宫羽有很深的的接触,她就会全身发抖,害怕的脸色苍白,就是因为这样,南宫羽也一直在等着她,等她慢慢接受,他不会强迫她,所以梦馨真的很感激,很感激南宫羽为她做的一切。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