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夫君亲吻上瘾 > 不简单的南宫夫人

不简单的南宫夫人


  想着各自的事情,两人就这样相拥而眠。
  几天过后,早上梦馨醒来,屋外就一直吵吵闹闹的,她摸了摸身边,南宫羽已经离开了,梦馨坐起身来。
  “春梅!”
  春梅听见了声音,是梦馨醒了,赶忙进屋里伺候着。
  “外面怎么回事,这么早谁在那里吵?”
  梦馨起身坐在梳妆台边,开口说着。
  “小姐,是四小姐身边的翠儿,前两日宫里来了一位公公,带着好些东西来,说是太后赏赐给小姐的,可是那夫人居然见你没在,就将东西收了去,那四小姐还霸占了不少好东西,昨个儿,居然还带着那些好物件在府里显摆。今天早上就更加过分,冬香去厨房为小姐拿早点,没想到,四小姐的丫鬟翠儿见只有冬香去,就吵了两句,还打了她一巴掌,迎夏她们几人见了冬香被打,心里不舒服,一直吵着要去打回来,我刚劝了她们,就吵醒了小姐,还请小姐恕罪。”春梅说完,便跪在地上。
  “嗯…太后赏了东西,我怎么不知道?”
  “小姐你忘了,那天你和莫小姐出门买字画去了,因为高兴,所以很晚才回来!”春梅说着,看了看梦馨。
  梦馨听她这样说,想了想,是有这么一件事,便起身扶起春梅。
  “行了!起来吧!我不是说过了,不要在我面前跪来跪去吗?怎么总是记不住?”梦馨有些不高兴的开口。
  春梅见梦馨如此说,赶紧一下的站起来。
  “小姐,奴婢…对不起!奴婢忘记了,奴婢怕小姐生气,才…”
  “我是挺生气的,不是生你的气,而是冬香,她这性子,还真是让人担心啊!走吧!去看看!”
  “唉!小姐漫点儿!”春梅扶着梦馨出了房间,来到院子里
  其她几人看着梦馨出来,都赶紧行礼。
  梦馨看了一眼冬香的脸,有些肿,眼神也冷了几分。
  “说吧!怎么回事?”
  冬香见梦馨问她,眼神有些发红,开口说着:“回小姐,今早上,奴婢一个人去拿早点,刚到厨房,就看见翠儿也来了。桌上还有一份食盒,奴婢便去提,可是翠儿却拦住奴婢,说那份是她的,奴婢跟她争执,因为早上奴婢就看见四小姐的丫鬟柳红,提了一份回去了,这翠儿却说没有,她就是故意的,奴婢气不过就和她争吵了起来,没想到,她仗着是四小姐的丫鬟,抬手就打了奴婢一巴掌,提着食盒就走了,奴婢这才回来和春梅姐姐说,小姐,奴婢…”说完,她的眼泪就流了出来。
  梦馨看着她,又听她说了今天的事,心里真是无语到了极点,这都什么事儿啊!这些宅府里的小丫鬟是闲的没事干,就是要找些鸡毛蒜皮的事来作,真是没事儿找事儿。
  “行了,哭什么?傻啊你!我说了多少次了,别人欺负了,先动手打回去,你倒好,被别人给打了,真是的,丢我的人!出去以后,别说是我的丫鬟。”梦馨没好气的说到。
  “小姐!”
  冬香见梦馨如此说,不敢在哭了。
  “走吧!”梦馨开口看着她。
  冬香见梦馨往外走,不明白她的意思。
  “去哪里?”
  “笨!当然是去报仇了,打了我的人,简直就是找死!春梅和冬香陪我,迎夏和秋杏留下。”梦馨一句话说完,抬脚就朝着外面走去。
  几人听了,对视一眼,冬香和春梅赶紧跟着。
  他们一路跟着梦馨来到了老夫人院子,时间刚好,老夫人正在吃着早点,梦馨见了,笑着开口:“赶的早不如巧,看看,还是祖母福气好,馨儿赶上了,居然跑来这里蹭一顿饭吃,呵呵!”
  老夫人看着梦馨来了,对一旁的田嬷嬷招了招手,让她准备了餐具,又笑着说到:“呵呵!得了,你这丫头,今儿个怎么这样早,倒是难得今日不偷懒了?”
  “嗯…吧唧吧唧!那可不是,今早我的吃食被厨房给忘了,我这不,想着要来给祖母请安吗?怕误了时辰,饿一顿也没什么?可是这会儿,到了这里,祖母的东西实在是太香了,经不住我这鼻子也灵敏,可不就馋嘴了,来祖母这里蹭上一顿,呵呵!”梦馨一边吃着小笼包,一边随口一说。
  老夫人听了,脸色有些不高兴,这厨房怎么做事的?居然会把主子的饭菜都给忘了,太不像话了。
  “还有这样的事,田嬷嬷,去把总管叫来,今日是怎么回事?做事太不上心了,这样的事情也能忘记?”
  “是!奴婢现在就去。”田嬷嬷得了吩咐,立刻叫了外面的人去。
  过了一会儿,梦馨和老夫人也吃的差不多了,便起身来到了客厅,两人悠闲的喝着茶。
  “祖母!也不是什么大事儿,只是偶尔忘记了,不用太过在意,以后这厨房的人怕是不能用了,毕竟小事儿都能忘记,要是以后家里有个宴会什么的,难免出岔子,那就不好了。”梦馨无害的说着。
  “嗯!你坐着就是,我自有分寸。”老夫人看了看梦馨,拍着她的手说到。
  半个时辰过后,田嬷嬷带着一个老男人进来了,梦馨见过几次,这人应该和南宫夫人白霜霜关系很好,他就是南宫家的总管刘海。
  刘海进来看见老夫人赶紧行了礼,但是对于梦馨却是一个字没提,梦馨看着她,也不怪他,只是淡淡的笑,等一下有你好看的。
  刘海刚才还在府里交代事情,田嬷嬷就来了,他知道这田嬷嬷可是老夫人的贴身嬷嬷,他来找自己什么事?田嬷嬷也不说什么?就只说老夫人要见他,让他过去。他只好放了手里的事物赶紧过来,如今又看到了梦馨在此处,心里有些感觉,今天要发生什么不好的事?
  “不知老夫人叫奴才来有什么事?”刘海开口问。
  “刘管家,你在我南宫府也算是老人了,如今做事怎么如此不周到?府里的老人是不是都腿脚不利索了,既然如此,那就该告老还乡,回家颐养天年了!”
  刘海一听,这老夫人是动怒了,赶紧跪了下来。
  “老夫人恕罪,奴才在南宫府已经这么多年了,都把这里当做自己的家了,可是,这让奴才就这么离开,奴才怎么舍得,奴才今日还不知犯了什么错?若是要罚,还请老夫人明示,奴才也承受的住啊!”
  “嗯!既然如此,我来问你,这府里厨房之事可是你在管着?”
  “是!是奴才在管着!”
  “好!厨房那些狗奴才居然故意将主子的吃食给忘了,该当何罪?”
  “这…还有这样的事?”
  “怎么?你觉得是我冤枉了他们?”
  “不,不是,老夫人,奴才这就查,如果真有这事,一定要严惩他们。”
  “哼!不用了,现在就叫来问,我倒要看看,谁有这么大的胆子?敢骑到主子头上了?”
  说完,又吩咐了人去把厨房的人抓了来。
  这边,雪风阁的南宫梦雪正要去老夫人那边请安,她的母亲白霜霜就来了。
  南宫梦雪出了门,看见白霜霜,她有些怕这个母亲。开口说道:“这么早,母亲怎么来了?”
  白霜霜看了南宫梦雪一眼,心里有些忐忑。
  “嗯!我和你一起过去,刚才田嬷嬷把刘管家叫了去,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我去看看。”
  “是吗?那母亲就和我一起吧!”
  “好!”
  说完,两人慢慢走了过去。
  她们刚到玉墨堂,厨房的人也被一个个抓了上来,被打了不少,如今因为客厅小了些,都趴在了院子里。
  白霜霜看了一眼,赶紧走了进去,心里的不安更加明显了。
  白霜霜和南宫梦雪进到客厅,她们便看见南宫梦馨,南宫梦清,南宫梦雪和三位姨娘,还有地上跪着的刘管家,此时他们都在。
  白霜霜走上前,看了一眼刘管家,见他求助的眼神,知道一定是有麻烦了。
  “娘!这是怎么回事?”白霜霜开口问到。
  “哼!怎么回事?还不都是你干的好事?这些个狗奴才,不知天高地厚,不仅克扣主人的食物,还私下偷拿主子的东西,该当何罪?白霜霜,这就是我让你管的家!啊?你就是这样纵容下人的吗?”
  老夫人气的不行,开口骂到,坐在一旁的梦馨,为老夫人顺着气,也开了口。
  “母亲,其实这件事是这样的,今天早上我的丫鬟冬香本来是去厨房为我拿早点的,可是那里就只有一份了,刚好四姐姐的丫鬟翠儿也来拿,这不,冬香在去的路上看着柳红提了一盒离开了,就与翠儿说了,可是翠儿不信,硬是说没有这回事?两人就争执了几句,这翠儿想必是个急性子,怕四姐怪罪,便动手打了我的丫鬟,提着盒子就离开了。这本来也没多大一点儿事,祖母又不放心,怕母亲忙着,所以便找了厨房的人来问,没想到还问出了不少事,这外面挨打的几个奴才都是些中饱私囊的,所以便教训了,至于刘总管,前几日不是太后赏了不少东西给我吗?我瞧了,发现少了不少东西,就问他,这狗奴才,却说是四姐姐拿去了,我就觉得他是胡说八道,想着,四姐姐怎么会做这样的事呢?那可是太后赏赐给我的,就算要送给四姐姐这样的御赐之物,我都还没有戴过,没经过太后她老人家的允许就贸然送了人,这不是打她的脸,摆明了不尊重她老人家的心意,这没戴就转手送人了,那不是嫌弃她吗?这样的事情馨儿可担待不起。母亲,你说呢?”
  梦馨说的一脸淡然,可是白霜霜听着,心里却恨的牙痒痒,她没想到,多日不见,这丫头如此厉害,牙尖嘴利了。还有翠儿和柳红,这两个蠢货,做了坏事,还不擦屁股的东西,居然让人家抓住了把柄。
  “还有这样的事?母亲看来是我的疏忽了,翠儿那丫头就是毛毛躁躁的,柳红也是,毕竟年纪还小,不懂事,今日发生了这样的事,八成是这两个丫鬟没有交涉好,待我回去一定好好教训她们。”
  “哼!你说的轻巧,雪儿如今也是有婚约的人,而且还是皇家人,这婚期将近,你这个做母亲的怎么也不为她打算打算,这样不知天高地厚的丫鬟,要是带过去,冲撞了贵人们,整个南宫家陪上都不够。既然你这做母亲的不管,那就我这个老婆子来管,来人,给我把这两个丫鬟拖下去,发卖了。”
  老夫人一说完,就招来了两个老婆子,要把翠儿和柳红带走。
  南宫梦雪看着,一下就慌了,忙跪着开口,“祖母,不要,翠儿和柳红都是我的贴身丫鬟,不要赶她们走,她们走了,我怎么办?不要,祖母!”
  “看看,这就是你教的女儿,啊?愚蠢,你见哪个主子会为丫鬟求情的?她是这样身份的人吗?啊?不像话,太不像话了!”
  老夫人说完,生气的抬手就把身边桌上的杯子打翻在地,这次比梦馨那次,看起来更加明显了。
  “母亲!请息怒啊!雪儿她还小,不懂事,才会如此口无遮拦,回去我一定好好教导她!”说完,白霜霜也赶紧跪了下来,替南宫梦雪求情。
  这时旁边的二姨娘将蜿突然开口说:“夫人,这四小姐就快成亲了,已经不小了,在南宫府她还可以任性一下,因为她是南宫家的小姐,可是这嫁了人啊!可就不同了,那可是在夫家,可不是什么事都能任性的。”
  梦馨看着这个将蜿,她是二公子南宫凌的母亲,这个女人长得比白霜霜要妖艳一些,皮肤也保养的很好,此时说起话来,却很是得意,她就是来添油加醋的,看来她和大夫人关系很不好啊!
  旁边的坐着的分别是三姨娘秋音,她是南宫梦盈的母亲,她脸上没什么感情,一脸淡然,这个女人看起来也不简单。
  另一边,还有五姨娘罗曼,她是南宫梦清的母亲,她有些坐立不安,似乎是不太喜欢这些事,又像是讨厌参与其中,听说她曾经怀了个儿子,结果不幸去世了,所以导致她有些神志不清。
  这里没有南宫羽的母亲,她是在生了南宫羽就去世了,所以南宫邱才会如此疼爱他吧!
  二姨娘说完以后,白霜霜的脸色变得更难看了,她狠狠地瞪着二姨娘,可是二姨娘才不在乎她的眼神,还继续说着。
  “这六小姐的东西被人给拿了,那可是太后御赐之物,我看这刘管家怕是人老了,记性也不好,胆子倒是挺大的,连是谁拿了都不知道,还真是老眼昏花了!”
  “二姨娘,你不要胡说,奴才怎么不知道?那天就是四小姐身边的翠儿来拿的,她拿了什么?我记得清清楚楚,如何不记得?”
  梦馨有些好笑的看着这个刘管家,真是个奇葩,二姨娘随便一激他,他就什么都说了,这下好了,不用问也招了。
  白霜霜在旁边看着,急在心里,这帮蠢货,没用的东西,随便几下就什么都说了,真是该死的。看来,翠儿和他都保不住了。
  “母亲,这事既然都出了,看来也是没有办法了,母亲今天也累了,身体要紧,不如还是让我来处理吧!你放心,我一定能安排妥当,不再让母亲担心了。”
  白霜霜一脸歉意的关心,说的比唱的还好听,梦馨都要佩服她的表演了。
  老夫人看她态度认真,想着,她毕竟是当家人了,又见她说的诚恳,既然如此,也不好再拒绝,便点头答应。
  “行了,你看着办吧!如若再这般不知轻重,你也不用来了,免得我看着烦心,田嬷嬷,过几日,拿我的牌子,去宫里请几个资深老点儿的嬷嬷回来,教教这几个孩子规矩,行了!我累了,扶我去休息一下!”
  “是!”
  众人看着老夫人离开,又看着白霜霜。
  白霜霜见老夫人走了,但是这里的人还在,只好开口说着:“来人,把翠儿带出去,乱棍打死!”
  说完,招了招手,来了两个老婆子。
  翠儿不停的叫唤着:“不要!不要杀我,不要,小姐,救救我,小姐…”
  话还没说完,就被婆子堵住了嘴,拖了下去。
  接着,白霜霜又看着刘管家。
  刘管家看着翠儿都被带走了,这下他也急了,忙开口说着:“夫人,夫人,你不能赶我走啊!我…”
  “刘管家,你的两个儿子也不小了吧!如今还在南宫家的铺子里帮忙,想必,你也年纪大了,是时候好好的休息一下了,你就回家好好颐养天年吧!”
  没等刘管家说完,白霜霜就插了话题。
  白管家是聪明人,他怎么听不出白霜霜的意思。虽然一脸不可思议,但是看着白霜霜,见她眼神凌厉,似有杀意,他不敢拿自己的家人去赌,再出声,只能点了点头说道:“谢夫人,奴才是该回去享享福了!”
  一句话过后,刘管家也被带走,剩下的柳红,因为她没有做太过分的事,就被罚了三个月的月钱,还继续待在南宫梦雪的身边伺候着。
  一场闹剧终于结束,一切都归于平静,大家纷纷离开了。梦馨看着白霜霜的处理手段,确实厉害,雷厉风行,行事果断,她都有些自愧不如,这样的女人果然不简单,杀起人来也不手软,看来以后要小心一点儿才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