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夫君亲吻上瘾 > 诸葛昊天的妻子

诸葛昊天的妻子


  听到苏文的话,刚才还高兴的诸葛昊天脸色一下就变了,他最讨厌的就是这件事。
  看着突然变脸的诸葛昊天,苏文也咽了咽口水,他怕眼前的男人一个不高兴,自己的脑袋就没了,哎!他真不是自己要来的啊!
  “我不是说过,不要拿这件事来烦我吗?是不是找死?”诸葛昊天冷冷的开口。
  “主子!饶命!属下也是没办法,太后她开了口,属下也…”苏文一边害怕的开口,一边低着头祈祷着。
  “太后!…哼!她还真是管的够宽的,行啊!她们不是要见我吗?那我就去见见她们。”说完,诸葛昊天邪魅的笑了笑,抬脚便朝着后宫寝宫走去。
  皇后寝宫
  太后坐在上首,她已经年过半百,一身华贵锦服,脸上有些沧桑,但是却保养的很好,皮肤有些粉白,看起来很是富态,说起话来,嘴角微微一笑,一副慈祥的模样,更是让人觉得她是一位好相处的老人。
  “你呀!就会哄哀家高兴,哈哈!”
  太后一边笑着说,一边拍着身边的年青女子的手。
  此女约莫十六七岁年纪,笑靥如花、相貌娇美,肤色白腻,别说北地罕有如此佳丽,即令江南也极为少有,她身穿一身鳯袍,尽显她高贵的身份,颜色甚是鲜艳,但在她容光映照之下,再灿烂的锦缎也已显得黯然无色,她就是北蜀国的皇后,宁香。
  诸葛昊天进来的时候,看到的便是皇后和太后一副亲切无间的样子,他微微露出了一副嘲笑的意味。
  “还真是感情好啊!既然没事,何必装神弄鬼?”诸葛昊天看着她们,没有任何礼仪的开口,如同对待陌生人般。
  太后看到诸葛昊天进来,又听见他如此说话,脸上的笑容微微收了收,似乎是习以为常了。
  “昊天来了,哎!哀家也累了,就不聊了,你们年青人说去。”太后说完,又拍了拍宁香的手,起身准备离开。
  在经过诸葛昊天旁边时,诸葛昊天又再次开口:“太后!如果你想安度晚年,最好不要多管闲事,不然,我可不能保证自己会做出什么事来?”
  诸葛昊天说完,便不再看她,径直的走开。太后听到诸葛昊天的话,停顿了一下,又叹了口气便离开了,没人知道,此时的这位老人心里是什么感觉?
  “恭送太后!”众人送走了太后,闲人都离开了,屋里只剩下诸葛昊天和宁香。
  宁香端来了热乎乎的茶水,慢慢的靠近诸葛昊天。
  将茶放好,她抬起头看着眼前俊美的男子,心跳加速,脸色微红。她知道自己是喜欢他的,能成为他的妻子,她真的觉得很幸运,只是他的冷漠让她有些害怕。
  诸葛昊天看着这个女人端来的茶,又抬头看了看她,她此时一脸花痴的模样,让人觉得恶心。
  “啪!”
  茶杯被诸葛昊天一手就掀翻在地,他一下站了起来。一只手拉着宁香的一只手臂,另一只手,使劲的捏着她的下巴,让她看着自己。
  “别以为你住进了皇宫,你就真的以为你是皇后,是朕的女人。你不过是她手里的一颗棋子,想做朕的女人,你不配。你真的以为有她帮你,你就可以为所欲为吗?朕就不敢动你,别说是你,就是她!朕一样不会放在眼里,只是朕不屑和女人动手。”
  诸葛昊天说完,便推开了她!
  “我!…臣妾没有,皇上,臣妾…”
  宁香被他推着跌坐在地上,一边摇头,却又哭的说不出话。
  她早就知道,自己当初那般答应,会换来怎样的结果,只是她不想放手这唾手可得的荣耀。从第一次进宫见到诸葛昊天的那一眼,她便也爱上了这个男人,尽管父亲百般阻止,她也不愿意去听,就乖乖的答应了太后。她以为自己够美,只要她足够有耐心,她一定可以得到她想要的,可是现在,一年了,她除了无尽的等待,便什么也没留下,她到底为何会落到如此不堪?
  诸葛昊天从怀里掏出一张手帕,将双手擦了擦,像是手碰到了什么脏东西,随后,又将手帕随意扔在了地上。
  宁香看着诸葛昊天的动作,心里所有的不满在此刻终于忍不住了。
  “为什么?你为什么这样对我?我哪里不好,美貌,温柔,才能,我样样都有,我对你都是真心实意的,为什么你还要如此对我这般无情?”
  宁香说完,愤怒的看着诸葛昊天,她今天不想再忍了,她要问清楚。
  “哈哈哈!”诸葛昊天听着宁香的话,如同在听一个大笑话。
  “你笑什么?”
  诸葛昊天低下头,眼神冷冷的看着这个,自认为喜欢他的女人。
  “真心实意?何来什么真心实意?如果不是因为朕的身份,你会喜欢吗?当你贪慕虚荣的答应她,你对朕的喜欢便不再是情爱,而是你们要上位的借口罢了,你口口声声说喜欢朕,那现在让你去为了朕做个选择,去杀了她,你敢吗?”
  诸葛昊天说完,看着女人的眼神,眼里都是不屑与嘲笑。
  听着诸葛昊天的话,宁香害怕了,她不敢。她怎么可能杀得了她,只怕自己还没有靠近太后,她就死了,还会牵连父亲,不管她怎么办?她都必死无疑,她做不到。
  “我…这怎么可能?…这世界上不可能有人做的到,不可能!你根本是故意而为之。”
  “是吗?呵呵!故意?是又如何?但是你看!你不是怕死的不敢动吗?你刚才可是义正言辞的说喜欢朕,转眼间,却为了自己,还是放弃你所谓的喜欢,看来你的爱还真是一文不值,以后别在朕面前提感情,因为你真让人感到恶心。”
  说完,诸葛昊天抬脚就准备离开。
  此刻,宁香是真的害怕了,从未如此怕过。她害怕眼前的男人,他如同黑夜中的老虎,可以吃人不吐骨肉。但是她却不想就这样放弃,不能让他离开,否则她这一辈子就真的完了。
  “皇上!皇上!对不起,是臣妾无礼,臣妾的错,请你不要生气,臣妾错了,你要如何惩罚臣妾都可以,请你不要不理臣妾,求求你,皇上…”
  宁香一边哭诉着,一边爬过去抱着诸葛昊天的腿,不愿放手。
  看着脚下的女人,诸葛昊天微微皱眉,他最讨厌除了梦馨以外的女人碰他。
  “看来!你是没听懂朕的话,你还真是不长记性啊!来人!”
  诸葛昊天随即看了一眼,用内力轻轻就将宁香踢开,宁香被这样一脚踢飞,刚好后背撞到了旁边的椅子脚,痛得她脸色都白了,连哭的力气都没有了,如同死尸般。
  片刻,苏文带着一群人走了进来,他们看着地上的宁香,一个都不敢开口。
  “皇后病了,看来得好好的养养了,传朕旨意,皇后得了失心疯,需要静养,没有朕的旨意,任何人不得来打扰,抗旨者,杀无赦!”
  说完,诸葛昊天头也不回的朝着门口走去。
  “皇…皇…”
  宁香在听到诸葛昊天的几句话,还想要再挣扎起来,奈何!她再也没有这个机会了。
  “是!”
  众人看着诸葛昊天离开,又看了看地上的女人,哎!都在惋惜,这么漂亮的女人有权无实,就要这样孤独终老了!
  太后知道这个消息以后,本就心里说不出的气。可诸葛昊天却没给她喘气的机会,不久就找了个理由,把她也给困在了自己的宫里吃斋念佛,也因此一病不起。从此,整个皇宫都安静了,而诸葛昊天也将此事告诉了司徒阡他们。
  南鳯国
  梦馨在听到这件事以后,却很是同情那两个女人。虽然知道太后曾经害过诸葛昊天的母亲,但是还是觉得,曾经也是一个风光无限的女人,如今落得如此下场,还是有些凄凉。至于那个宁香,她也算是诸葛昊天明面上的妻子,如果她一开始不为自己的贪欲做了这样的选择,也许应该会有个好的归属吧!只可惜啊!世事无常,自己做的选择就要承担后果。
  “怎么了?不舒服吗?”司徒阡端着一些水果走了过来。
  听到司徒阡的话,梦馨坐在书桌旁,也回过了神。看了看手里的画着东西,便放下了笔,她微微皱眉的摸了摸肚子,似乎自己最近总是走神。
  如今已经快三个月了,她的肚子看上去有些大,司徒阡说过,这是一个三胞胎,所以会大很多。当时梦馨听了,都把她吓一跳,这真是不可思议啊!
  “没,没什么!就是感觉有些累。”梦馨轻声开口,也许她是太过劳累了。
  人如果有太多的牵挂就会变得很沉重,她觉得自己如今便是如此,有了他们,很快将要迎来新的生命,这是一份期待,也是她未来的希望,真希望以后都能好好的。
  “是吗?这身子越来越重了,你还是要好好休息,那些画,可以晚一点再弄,也没关系,他们也不急。”
  司徒阡走过来,看了看桌上的东西,便扶着梦馨来到床边,为她脱去鞋袜,让她躺了下去。这段时间一直都是他在身边陪伴着梦馨,他也喜欢这样待在她身边的感觉。
  “我知道!只是本就闲来无事,想多帮帮忙,他们如果能早点结束,也可以早一点回来,不是吗?”
  梦馨说完,又想起了最近的事。
  沢田在璇莲国被抓住,本来要将他押回南鳯国,但是没想到半路却被人救走,没过几天,就在南鳯国都城外发现了他的尸体,没人知道他是被谁杀的,不过司徒阡验过他的伤口,是他们自己人做的。以沢田的武功,会有谁比他的能力还要强?结果可想而知,沢田到死或许都不明白,自己会惨死在自己人手里。
  当然,这个功劳还要多亏了慕容拓他们,如果不是他们那么快收了西楚,又转身攻打了千娑国,让他们措手不及,逼他们交出沢田,他们也不会如此不管不顾吧!如今千娑国已经投降,应该很快就会派人送来投降书吧!
  而另一边,金瓦国也是蠢蠢欲动,不过佛洛阿库,可不像沢田那般愚蠢,他的能力可是和慕容拓不相上下的,所以为了能够赢的这场仗,梦馨也想到用自己曾经学到的东西,帮助他们。
  “虽说如此,但是比起这些,他们更加担心你,你也别对自己太过苛刻,就算那个阿库能力很强,只要莫天璃他们在,便不会有什么事。你现在还是好好照顾自己才是。”司徒阡为梦馨拉了拉被子,温柔的开口。
  梦馨在此回过神,便又听司徒阡说到。
  “嗯,我知道了!我会注意的,师兄!谢谢你一直陪着我。”梦馨躺在床上,拉着司徒阡的手。
  “傻瓜!这是我应该做的,睡吧!等你睡着了,我再离开。”司徒阡笑了笑,摸了摸梦馨的脸庞。
  “嗯!”梦馨答应了一声,便闭上了眼睛。
  片刻,梦馨的呼吸变得均匀,司徒阡在此为她拉了拉被子,起身在她额头流下一吻,才转身离开了房间。
  屋外,几个丫鬟都在门口守着。
  司徒阡看了看她们,对着一旁春梅开口道:“凌落希呢?今日他怎么没来?”
  “是!公子!世子今日不知为何没来?奴婢们也不清楚。”春梅俯了俯身开口回答着。
  “嗯?”司徒阡听着春梅的话,思索着。
  “公子!蓝公子回来了,正在小客厅呢!公子要过去吗?”一旁的秋杏看了看司徒阡也开口道。
  “他回来了?…嗯!我去看看,你好生照顾着,若是馨儿醒了,就来通知我。”司徒阡一边吩咐着,一边朝着小客厅走去。
  “是!”几人看了一眼便回答着。
  自从上次一别,蓝亦辰已经离开了好长一段时间了。如今这个时候回来,是出了什么事吗?
  蓝亦辰坐在椅子上淡定的喝着茶,他知道馨儿在这里,他想去看她,这么多天的思念,每日都像是度日如年一般。只是他如今回来确实有更重要的事要处理,他想要她安全,就要忍耐。梦馨很聪明,她如果看见自己的样子,只怕会担心了。
  司徒阡走了进来,看着蓝亦辰的样子,似乎是有些惊讶。
  他脸色难看,皮肤过白了些,身体也瘦了很多,虽是如此,但是这并不影响俊美,看上去最多像一个营养不良的翩翩公子哥。
  “你怎么回事?中毒了?”司徒阡问着,边走到蓝亦辰的身边,拉过他的手就把起了脉。
  “呵呵!看来还是你懂!我在那边,那些大夫一个个都不知道原因,你一眼就看出来了。”蓝亦辰笑了笑,有些很无奈。
  “你这样的毒,只怕世间除了我和师傅,便没人可解了。”
  司徒阡收回手,又从怀里掏出一个小布袋。里面有些小药瓶和一些银针。他从里面拿出其中一个倒出一颗药丸递给蓝亦辰。
  “吃了,把衣服脱了。”
  蓝亦辰看着司徒阡行云流水的动作,笑了笑。不过也没开口说什么。接过药丸扔进嘴里,又听话的将自己的衣服脱了。
  司徒阡从布袋里拿出了银针,开始在蓝亦辰背上扎起来。
  “你回来,就是为了身上的毒?”司徒阡一边认真扎针,一边开口着。
  “嗯…不完全,金瓦国在东星已经动了,我也不得不防着,他们的密探一次次来东星,打的什么主意?可想而知,你也知道,我的那个五哥,如今不过是苟延残喘罢了!要是金瓦国来攻打,便是不堪一击。我本不想出手,奈何东星国的百姓是无辜的,我不可能坐视不理!”
  蓝亦辰一边说着,额头却开始冒着丝丝汗珠,可见他是一直在忍耐身体带来的疼痛感。
  “慕容拓不是派人过去了吗?你也无需担心!”
  看到蓝亦辰的表情,司徒阡的手速也快了一些。
  片刻过后。
  “嗯…噗!”一口黑血从蓝亦辰嘴里吐了出来,他脸色从白到绿,现在才慢慢变红了一些。
  最后一针从蓝亦辰背上取下,司徒阡也放松了,虽然他早就熟练了,但是作为大夫,他必须对自己的每一个动作都要谨慎,否则救人就会变成杀人。
  “谢谢!现在感觉好多了!”蓝亦辰慢慢穿起了衣服,有司徒阡的帮助,他全身也舒服了许多。
  “你怎么中毒的?”司徒阡一边收拾着东西,一边问。
  蓝亦辰听着司徒阡的话,手微微停顿了一下。
  “是我太仁慈,留下了隐患。”
  司徒阡将东西收好,便坐在了蓝亦辰的对面,看了他一眼。
  “你应该知道,她如今的身体情况,不要拿没必要的事来烦她,如果让她难过,我什么都做的出来!”
  “…我知道!”
  蓝亦辰看着对面的司徒阡,此人眼神冷漠,和慕容拓的能力不相上下。
  “你要见见她吗?”司徒阡又再次开口。
  “…我,还是不要了,如今我去见她,她怕是要担心了,你在她身边,我也放心。我还要去慕容拓那里,有什么事?你们保护她就是。”
  司徒阡见蓝亦辰如此说,心里也是赞同的,便点了点头。
  “好吧!我知道了!”
  两人又随意聊了几句,蓝亦辰便离开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