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微醺玫瑰 > 番外5 迟念念

番外5 迟念念


婚后第八年,盛于淮也上了小学,以前爱粘盛藤薇的性格也变了不少,多数时候反而爱过来找迟淮野玩,让迟淮野教他玩小机车,小赛车。

迟淮野起初是不愿意教的,后来想想,放手去让他玩未必不是一件不好的事,他觉得这样可以锻炼盛于淮的胆识。

盛藤薇的旗袍工作室虽开在老洋房里,不过这些年网络积累的粉丝越来越多,t.y的名气也越来越好。

不过盛藤薇还是保持初心,接单量不多,一年接的不会超过三十件,原先没有那两个小帮手时,一年接的也不过十几件。

本身就有足够的经济,在设计上面,盛藤薇只会追求自己的完美,因此,t.y的一件手工旗袍的价钱并不低。

去年冬天,盛佩迦走了,走得很安静,盛藤薇听梅姨说,夜里盛佩迦有喝过一次水,后来清晨的时候还和她说了些话,再后来她端盆上来时,盛佩迦就走了。

盛藤薇那日没哭,不过一整天都没讲话,迟淮野知道她心里肯定难过,也不去打扰她,就安静的陪在她身边,让她自己消化。

盛藤薇给盛佩迦选择的是树葬,觉得这样的方式也算是盛佩迦换另一种方式继续延续生命。

树即是她,她即是树。

往后可以给她浇水,亦或是烧香都可以,人的一生,也不一定终将归于尘土。

黎笙后来问盛藤薇,有没有原谅了盛佩迦,盛藤薇不语,只是抬头望了眼天。

原谅这事,她也不知道,只是提及盛佩迦时,内心会有些复杂。

或许在盛佩迦离开后,她已经选择原谅了,又或许没有,总之,提起盛佩迦,她道不明心绪。

-

又一年冬天,盛藤薇靠在迟淮野身前,站在窗边望着北方,她说,“淮野,我突然就很想去长白山。”

迟淮野下巴搁在她肩头,笑问她,“为什么?”

盛藤薇说,“我听说长白山有个寓意。”

“长相守,到白头。”

冬天总要去一次长白山吧,和爱人一起,赴一场传闻中的长白山之约,去看看这在《山海经》里记载的“不咸山”。

迟淮野由来惯着盛藤薇,她说想去,他便立马收拾行李,把盛于淮托付给周青帮忙照看,接送。

周青在迟淮野与盛藤薇结婚的第三个年头,也收心谈了个女朋友,谈了半年多,俩人觉得合适,也就领证办婚礼了。

婚后的第二年,俩人迎来了第一个孩子,是个女儿。

可把迟淮野羡慕坏了,嘴上也硬着说不眼红。

-

隔天俩人才抵达了长白山。

当眼帘里映入绝美的日落与雪凇交织在一起,盛藤薇真觉得这冷得值了。

原来童话般的美景真的存在,她梦里的雪景和眼前的毫无差别,像极了被冰封的世界,美得不太真实。

她拉着迟淮野在雪地里留下了深深浅浅的脚印,当树上的雪落下来掉在她头顶时,笑得特别开心。

后来,盛藤薇又提出想要去坐雪橇,没有麋鹿,却有三只阿拉斯加拉着滑,下雪橇后,迟淮野还开玩笑来了句,“狗遛的感觉。”

盛藤薇温柔的给他翻了个白眼,笑开了。

雪橇坐完,第二天俩人又去雾凇漂流,漂流时间差不多近一个小时,很冷,迟淮野担心盛藤薇受寒着凉,还给她贴了脚贴,让她多穿两套保暖内衣打底。

在飘着好似仙气的河面上漂流,是真的冷,盛藤薇由心的夸了迟淮野,说他的选择是正确的,要不然真的可能她坚持漂不完。

漂流结束出来,他们身上都结冰了。

一回酒店,迟淮野就赶紧把盛藤薇的外套脱下来,给她披上别的外套。

缓过来之后,俩人晚上去户外泡雪地温泉,盛藤薇说,有种北海道的感觉。

迟淮野宠她无下限,听她这么一说,毫不犹豫的说那下次就去北海道吧。

不过这是后话了,再去的时候已经是他们婚后的第十八年。

离开长白山时,迟淮野紧握着盛藤薇的手,与她共同眺望远方。

登机时,他说,“薇薇,可我不想只到白头,想和你到盖棺定论。”

盛藤薇问他为什么这样说,难道他们的爱情现在不算吗。

迟淮野说,“因为人生太漫长,不确定的因素太多,没人可以提前知道未来在身边的人是谁,但在我这儿,必须要与你走到人生最后尽头,我们的爱才算是盖棺定论。”

他坚定的要与她一辈子,永远不会背叛她。

他还说,“如果可以,我希望我们尽头那天是一起走,我不想你一个人,我害怕我会想你睡不着,或者是你想我睡不着。”

盛藤薇听言,有些泪目,“现在才结婚不到十个年头,你就说这种话,怪让人难受的。”

而后她半开玩笑说,“要真的是这样,我也真希望我们一起走,你先走了我会很难过,我先走的话,我也不甘心,要不以后交代于淮把我们葬一起好了。”

要盖的话,那就这样盖吧。

谁先离开都会害怕。

这辈子,遇到他,如此爱她,她真的很知足,真的贪心的想要下辈子,还是他。

如果,有下辈子的话。

-

从长白山回来烟城后,盛藤薇还是因为受寒生病了,咳嗽得厉害,可把迟淮野给心疼坏了。

后面盛藤薇实在拗不过迟淮野,只能是去医院看看,结果这一看,还看出了肚子里又有一个。

这下迟淮野可乐疯了,高兴了一阵子,天天想着这一回可得要是一个女儿。

害怕不能如愿,他迷信的去庙里求了好几回,希望菩萨保佑这一胎一定要是个女儿。

盛藤薇那阵子笑得不行,说他真的是想女儿想疯了,没见过他这样的,一个月去庙里好几回。

迟淮野说她不懂,他这叫虔诚,菩萨看到了,自然会给他如愿。

第十年,盛藤薇又顺利的生下了一个。

是个女儿,迟淮野得偿所愿。

起名迟念念。

寓意盛藤薇哪里不懂。

喜得女儿,迟淮野高兴得在酒吧群里狂下红包雨,大家抢红包时也都不忘来句恭喜。

周青更是直接在群里@迟淮野,调侃他往后不仅是个老婆奴,还会是个女儿奴,就是可怜了盛于淮这个儿子。

迟淮野叫他滚,说他浪子回头现在不也是个老婆奴,至于女儿,他就不羡慕周青了,他现在也有。

不仅是发红包雨,就连租客们他也直接群里通知免租金一个季度。

儿女双全,后来,迟淮野便去结了扎。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