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疯批美人竟是我自己[无限] > 第27章 求救信(七)

第27章 求救信(七)


第二天早餐时光结束, npc只带走了许如惠和黄莉两位女性。

“我们怎么办啊?这是没人管了?”孟渔阳冲着npc背影喊。

npc:“宴会厅失火装修,你们自便。”

在许如惠和黄莉羡慕的目光下,孟渔阳摸摸鼻子, 转头看楚云西:“云西啊,我们今天干什么?”

“doi?”楚云西问。

孟渔阳一愣。

楚云西低头摆弄毛球。

孟渔阳眨巴眨巴眼睛,试探着开口:“云西?不是吧,你这玩笑开的也太大了, 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真”

“你想也可以。”楚云西收起匕首。

孟渔阳连连摆手,在大家震惊和探究的目光下, 他拉着楚云西朝外走。

出了餐厅没走几步, 他们碰上队npc, 直发npc中间依旧是个高大男性。孟渔阳碰碰楚云西胳膊,没等孟渔阳开口, 楚云西点了头。

“真一样?”孟渔阳有点诧异,他舔舔嘴唇, 目送这队npc消失在楼梯转弯。又竖着耳朵听了一会儿,孟渔阳小声说:“五楼,他们应该是去了五楼。”

“你想上去?”楚云西问。

孟渔阳摇头, 用手指指楼梯下方:“我想下去。”

可能是因为有人被带出来, 一楼通往地下室的大门并没落锁。孟渔阳跟在楚云西身后, 蹑手蹑脚朝地下室溜。

旋转楼梯下到底,是跟二楼、三楼极其类似的走廊。孟渔阳诧异:“这怎么也全是房间?”

说完,他意识到有哪里不对。又认真观察了一会儿, 孟渔阳张开手掌比划几下:“云西,你看这些房间是不是要更大一些?”

楚云西嗯了一声,目光落在走廊尽头。

孟渔阳也跟着看过去。走廊最末端有两间开着门的房间, 其中一间还挂了门帘,微风起,门帘轻轻卷起边。

“那是人皮?”孟渔阳呼吸一滞。

楚云西又嗯了一声,用眼神示意楼梯方向。

孟渔阳迅速反应过来:“有npc来了?”

“五楼。”几秒钟后,楚云西再次开口,“四楼半。”

“那还等什么?赶紧回去啊。”孟渔阳拉着楚云西就跑。两人冲到一楼,站在楼梯旁边等了几秒钟,看见直发npc架着的那个男人下来了。

“这是怎么了?”孟渔阳凑过去问。

“滚。”直发npc说。

孟渔阳摸摸鼻子,讪讪回到楚云西身边:“云西啊,她们脾气可真差。”

“嗯。”楚云西说。

“你都不安慰安慰我啊?伦家好可怜的。”孟渔阳皱眉,眨巴着水汪汪的大眼睛。

楚云西想了想,抬手,拍拍孟渔阳脑袋:“good dog。”

孟渔阳:

孟渔阳:“云西,你到底会不会英文啊?”

楚云西:“你猜?”

快中午的时候,周卓找到孟渔阳他们,说是已经商议好接下来的安排。

“你要所有人都去找女王的房间?”孟渔阳问。

周卓:“不只是找女王房间,还有熟悉地形和环境。搞清副本地图对我们而言有利无害。”

孟渔阳和楚云西分到的是四楼。

宴会厅因为失火,需要重新装修。看着宴会厅里忙忙碌碌的npc们,孟渔阳朝着楚云西裂开嘴:“这周卓还真会分配,把最难的留给咱俩了。等会儿要是被发现了,咱俩可得口径一致啊。”

话音刚落,就有npc发现了他们:“你们干什么?”

孟渔阳:“散步。”

楚云西:“doi。”

孟渔阳:…这梗过不去了是吗…

npc挥手赶人:“下去下去,这里不能随便乱逛。”

孟渔阳给楚云西打个眼色,扭头迎上npc:“哇,姐姐,我发现你今天好美啊。”

npc愣了愣,迟疑道:“美吗?”

孟渔阳笃定点头:“美美美,特别美,艳若桃李、闭月羞花、冰肌玉骨、明眸皓齿、貌若天”

楚云西:“他脸盲。”

npc翘起的嘴角迅速拉平,她投向孟渔阳的目光要多冰冷有多冰冷:“敢骗我?我知道了,你是想吸引我注意力给同伴打掩护!”

孟渔阳连连摆手:“没没没,我不是,我有感而发,姐姐真的很美很”

楚云西:“他是。”

孟渔阳:

孟渔阳:“不是,云西啊,这种时候配合我一下好不好?姐姐,你听我说啊!”

npc脸黑成锅底,根本不再给孟渔阳辩解机会。她不知道从哪摸出把细长匕首,朝着孟渔阳就刺。

孟渔阳边叫,边躲到楚云西身后。楚云西食指中指夹住匕首,稍稍用力,啪的一声,匕首拦腰断成两截。

npc震惊。

楚云西指尖轻转,断掉的匕首尖绕着他中指转了半圈,锋刃对准npc左眼:“让我们在散步,既往不咎。”

npc抖了抖:“不”

楚云西也没再开口,他状似随意般甩开匕首尖。寒光过后,锋刃呼啸着划开空气,噗呲一声戳进了npc喉咙。

浅琥珀色液体顺着脖颈汩汩流下,连尖叫都没来得及发出,npc仰头,缓缓向后栽倒。

孟渔阳瞪圆眼睛:“云西?!”

楚云西:“有问题?”

孟渔阳眨巴眨巴眼睛。

宴会厅里npc人头攒动,但没任何一个npc发现门口异样。楚云西绕过尸体,施施然朝走廊深处走去。

孟渔阳跟在他后面小声嘀咕:“云西啊,我怎么觉得她想说的是不要杀我?”

楚云西脚下微顿,很快又恢复成原有频率:“她说得太慢。”

孟渔阳摸摸脖子,心道原来语速快能保命。

四楼走廊,之前两人已经借着上厕所大致查看过。这次又更细致地看了一遍,看着看着,孟渔阳发现问题。他随手打开扇木门,招呼楚云西过来:“云西你看,这里面的小孩儿,好像已经死了?”

楚云西过来看了看,认同了这个说法。

他们连着检查了几间,房间里的小孩儿不是已经死了,就是看起来病怏怏的连叫喊的力气都没有。

和其他人汇合后,孟渔阳惊讶地被告知,其他楼层的小孩儿状况也不太好。

“你们是说,其他楼层的小孩儿也看起来快死了?”孟渔阳再次确认。

周卓点头:“而且很奇怪的是,房间里只有女孩儿。”

“难不成咱们进的是女儿国?”有人问。

“那到不至于。”孟渔阳指指地面,“男性也有,只是他们都住在下面。”

“女王作为首领,女性统治族群,男性住在地下室?这听起来怎么这么像母系氏族?”周卓皱着眉头嘀咕。

“照比母系氏族,这个状态更像是另一种情况。”孟渔阳说。

听见这话,所有人都看向孟渔阳。

孟渔阳摸摸鼻子:“说出猜测前,我想先问一下女王房间的情况。”

邱昆摸着光头看周卓。见周卓点头,他从口袋里摸出手机:“我们去五楼找到了房间,但女王不在里面。”

相册里是几张照片,看镜头摆动程度明显是慌乱之中拍下来的。孟渔阳把照片放大,女王房间比其他房间大了许多,里面大床、衣柜、化妆台应有尽有,甚至化妆台上还堆满了瓶瓶罐罐。

“这女王还挺注重保养?”孟渔阳把手机递给楚云西,“云西,你觉得这个副本,像不像”

“蜂群。”楚云西说。

周卓一愣。

“卷发女王就是蜂王,直发npc们是工蜂,而被关在地下室的男性npc,则是雄蜂。”孟渔阳解释。

他这话说完,大家都沉默下来。几分钟后,周卓点了头:“的确像,如果按照这个来推,我们住的这些小隔间就是蜂巢。”

孟渔阳:“蜂巢是养育幼蜂和储存花蜜的地方。”

周卓并没理解他的意思。

孟渔阳:“采花粉是为了酿蜜,可是这个蜂巢里没有蜂蜜。”

如果说副本真是按照蜂巢来布置,为什么房间里住了许多小孩儿,却没有任何一间有蜂蜜?还有,为什么身为工蜂的2175会有孩子,还是一群身高极矮的小男孩儿?

孟渔阳摸摸下巴,心说如果早知有今日,就应该乖乖辅修昆虫学课程。

“管它有没有蜂蜜,先把女王干掉再说。”邱昆说。

孟渔阳看看他:“你怎么知道是要干掉女王?”

邱昆没说话,只是一个劲儿朝周卓看。

刚进副本的时候,孟渔阳并没觉得周卓和邱昆有什么关系,哪怕分房间,也只是因为刚好剩了他们两个。可几天接触下来,他发觉这个叫邱昆的,对周卓的态度不一般。

并不是像上个副本里老何、宋合那种关系,反而是恭敬,邱昆对周卓十分的恭敬——例如这种时候,邱昆没有得到周卓首肯,是不会说话的。

周卓:“我们当然有我们的方法。”

“是什么方法啊?能教教我吗?”孟渔阳笑眯眯地问。

周卓带着邱昆朝大厅外走:“恕难奉告,不过女王是任务目标,这件事情我敢肯定。”

孟渔阳没接话。

“信与不信随便你。”周卓对着他摆摆手:“你们不想去也没关系,杀个女王而已,我和邱昆去就够了。”

他们离开后,孟渔阳拉拉楚云西胳膊:“云西啊,我总觉得有哪里不对。”

楚云西手里还攥着邱昆的手机,他皱眉,把画面调到最大,屏幕里只剩下个黑色瓶子。

“这是什么?”孟渔阳左看右看,没看出这个黑色瓶子有哪里特别。

硬要说的话,它只是比别的瓶子高上一些,顶端不是扭盖,反而是个压嘴。

“染发剂。”楚云西指尖指着瓶子,“黑色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