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疯批美人竟是我自己[无限] > 第29章 求救信(九)

第29章 求救信(九)


孟渔阳看看楚云西, 黑宝石般的眼睛里闪出问号。

楚云西盯着门,脸色沉下去。

“会是怪物吗?还是npc?”孟渔阳小声猜测。

楚云西没说话,只是眼神越发阴冷。

敲门声还在继续, 有人趴在门上小声说:“是我,周卓。”

孟渔阳把门拉开条缝:“你来干什么?”

周卓:“于阳,你跟我出来一下。”

孟渔阳把头摇成拨浪鼓。

周卓压低声音:“我有正事和你说。”

“那你在这儿说呗。”孟渔阳指指脚下,“我就站着, 能听见。”

周卓目光落在楚云西身上,他皱着眉头迟疑片刻,没说话。

楚云西起身, 从孟渔阳和周卓中间挤出门外。

“云西?你去哪儿?”孟渔阳问。

楚云西头也不回:“卫生间。”

孟渔阳哦了一声, 摸摸鼻子:“哪你走反了啊, 云西,卫生间在这边, 那边是楼梯。”

楚云西没理他。

目送楚云西背影消失在楼梯口,孟渔阳转头看周卓:“说吧, 你要说什么?”

“你了解他吗?”周卓问。

孟渔阳微微眯起眼睛:“你到底想说什么?”

“我本来以为你是想抢功劳,误会你了,抱歉。”周卓说。

孟渔阳:“抢功劳?打开传送口的功劳?我抢那个干什么?”

周卓:“你不知道?”

“我知道什么?”孟渔阳莫名其妙。

“打开传送门的人会奖励线索。”周卓再次打量孟渔阳, “这是副本里公开的秘密, 你竟然不知道?”

孟渔阳:“啊, 是吗?我第二次进来,还没get到所谓的公开秘密。”

“看来他没告诉你。”周卓意味深长,这个他是指谁不言而喻。

孟渔阳打个哈欠:“所以你大晚上来找我, 就是想给我讲个公开的秘密?行了,秘密我也知道了,谢谢您嘞。您要是没别的事, 就哪凉快去哪儿玩吧?”

周卓沉默几秒钟,换上郑重神色:“当然不是。于阳,大家都是聪明人,咱们打开天窗说亮话”

孟渔阳做个暂停手势:“等等啊。我聪明我是承认的,但你聪不聪明这个事情吧,它还有待商榷。”

周卓皱眉,脸色不太好看。

“毕竟吧,你连任务对象都还没搞清呢,就能擅自行动,从而害得接下来的任务走向更加扑朔迷离。”孟渔阳耸肩,谈兴缺缺,“行了,我困了,要睡觉了。您能请回吗?”

“你都不好奇我来做什么?”周卓问。

孟渔阳:“我只好奇你什么时候回去。”

直接被怼,周卓脸色变了几变。又盯了孟渔阳看了一会儿,周卓换上笑脸:“你的性格和身手我都很欣赏。”

孟渔阳:“你不欣赏也没关系。”

“你了解楚云西吗?”周卓话锋一转。

孟渔阳没接话。

“怎么?你有兴趣听听?”周卓也不再卖关子,“他进副本时间不短,名气也不小。”

孟渔阳:“我家云西嘛,有名气是正常的。”

周卓冷笑:“这个名气,可不是好名气。”

“是,他实力是很强,强到我进出副本这么多次,都没见过几个人能跟他抗衡的。”停顿片刻,周卓继续,“但合作前,你总要搞清楚对方是人是鬼。”

孟渔阳眨巴眨巴眼睛:“你什么意思?”

“怎么?怕了?”周卓不答反问。

孟渔阳:“有什么可怕的?人有人的方法,鬼有鬼的路。”

周卓眼底露出点意外神色。他颇有深意地打量孟渔阳几眼,笑容真诚了一些:“你远比我想的还要有趣。”

孟渔阳:“你也比我预计的还要脑残。”

周卓没说话。

“我态度都这么明显了,你还在这喋喋不休?这不是脑残是什么?”孟渔阳眼底暖意尽散,“我既然和云西组了队,就会信任自己队友。至于你吗?就这么点智商,你还来挑拨离间?奉劝你去卫生间多照照镜子,要身手没身手,要长相没长相,你凭什么来搬弄是非?”

周卓:“长相和身手?我身手也不差。”

孟渔阳:“主要是长相。”

周卓一愣。

孟渔阳直视周卓,砸了咂舌:“没人告诉过你,男人都是视觉动物吗?就你这个长相,别说组队了,就是白送我当小弟我也不收。”

孟渔阳的语气漫不经心,神色却不像是说笑。特别是对上孟渔阳黑不见底的眼眸后,周卓心里咯噔一声。

这个人的心思比预期中要难以捉摸,也难怪他会选择楚云西。不过越是这样,才越懂得趋利避害,想到自己的目的,周卓决定再试一次:“楚云西进过很多次副本,而那些副本,常常只有他一个人能离开。”

孟渔阳:“嗯?团灭?”

周卓:“也可以这么说。”

孟渔阳叹口气:“团灭的意思是全都死了,云西都离开了还叫什么团灭?”

周卓:

孟渔阳:“行了行了,都说你智商不行了,你还不信。你说这么多废话,不就是想表述我家云西不可靠,让我弃暗投明跟你合作吗?”

周卓僵硬地点头。

“你看你,有话直说多好?就这么点破事,浪费我这么多时间。”孟渔阳忽闪着漂亮的大眼睛。

他伸出根手指,指指楼下:“我家云西很厉害的,就算他在楼下,这些话也都能听清哦。”

周卓一愣:“你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都这么晚了,你也别说个没完了。我这还有正事呢,你能走了吗?”孟渔阳说。

周卓被正事两个字带偏了思路:“什么正事?你有出副本的方法?”

孟渔阳挠挠头:“隐私不能打探懂不懂?”

周卓:“副本还有什么隐私?”

孟渔阳想了想,对周卓招招手。

周卓凑近一些。

孟渔阳再次招手。确认两人已经足够近后,孟渔阳俯身趴在周卓耳边嘀咕:“有啊,例如:doi。”

周卓:

周卓离开没几分钟,楚云西出现在楼梯上。他缓缓走到门前,越过孟渔阳进了房间。

孟渔阳笑眯眯搭话:“云西啊,你刚去哪儿了?”

楚云西:“明知故问。”

孟渔阳摸摸鼻子,换个话题:“云西啊,你刚刚在一楼做什么了?”

“晒月亮。”楚云西说。

“啊?啊。”孟渔阳啊了一小会儿。看楚云西有闭眼睡觉的趋势,他不得不再次开口:“云西,周卓的话你别放在心上啊,我不会不相信你的。”

楚云西冷冷瞟眼孟渔阳。

只是简简单单一眼,孟渔阳胳膊上起了层鸡皮疙瘩。孟渔阳搓搓胳膊,再接再厉:“真的真的,他那就是个脑残,我怎么可能相信他?”

“为什么?”楚云西问。

孟渔阳:“要真像他说的除你以外团灭,这消息他怎么会知道?总不可能你告诉他的吧?”

楚云西没说什么,漂亮的蓝色眼睛再次闭起来。

这是不生气了吗?孟渔阳盯着楚云西看了好一会儿,看到后来,他忍不住想,造物主可真是神奇,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漂亮的人呢?

“看够了吗?”楚云西背后仿佛长了眼睛。

孟渔阳摸摸鼻子:“你要是不介意的话,我其实还能再看一会儿。”

楚云西没理他。

孟渔阳又盯了一小会儿,看时间不早了,他伸手打算关灯。

“是真的。”楚云西突然说。

孟渔阳愣了愣,关灯的手缩回来。

“周卓说的是真的。”楚云西冷冷扔下这七个字,不管孟渔阳怎么问都不再开口。

第二天一早,孟渔阳是被npc的喊声吵醒的。他揉揉眼睛,迷迷糊糊看楚云西:“叫吃饭?我没听错吧?”

“没错。”楚云西越过孟渔阳下了床。

孟渔阳连忙跟着爬起来,穿裤子、洗漱、下楼,直到真正坐在餐桌边,孟渔阳还有点没太清醒。

npc端来早餐餐盘,孟渔阳终于睁圆眼睛:“咦?真有早饭啊?不过为什么都是素菜啊?”

npc:“爱吃不吃。”

匆匆忙忙吃完早餐,npc并没把人按照男女分开,反而带着所有人一起朝地下室走。经过地下室走廊,孟渔阳悄悄往房间里看了看,之前的那些男性还在,只是看起来面黄肌瘦的。

npc带着大家穿过走廊,停在一扇巨大的门前。门推开条缝,孟渔阳先闻到股腥气,他拽拽楚云西。

“有死人。”楚云西说。

门被彻底推开后,孟渔阳一愣。

这个房间很大,里面有很多案台、柜子,甚至还有个巨大的洗碗池,而这些东西上,都堆了小孩子的尸体。在这些尸体中间,孟渔阳发现了几具特别小的,特别小的尸体旁边还躺着具npc的尸体。

“今天的任务是准备食材。”npc说完,拎起把刀做示范。

她熟练的将尸体剖开,先去除其中含油脂丰富的部位,又将剩下的切割成块,放进一旁塑料桶里:“就照着这样做,开始吧。”

操作过程孟渔阳一点也不想回忆,做够规定时间后,npc让每人提两桶跟着她去了三楼。

三楼隔间里之前住着小女孩儿,后来小女孩儿们莫名死掉,隔间就都空了出来。再次走上三楼,孟渔阳惊讶地发现,房间里竟然又出现了新的、更小的女孩儿。

看着咿咿呀呀张开双臂的小女孩儿,孟渔阳提着塑料桶的手抖了抖。

“把食物放进碗里。”npc率先夹出块肉,扔进小女孩儿面前的空碗。

小女孩儿欢笑着扑上去,抱起肉块吸吮。

在场的人脸色都不怎么好看。

“你们要祈祷这些能喂饱她们。”npc冷冷笑起来,“否则,就轮到你们当食物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