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疯批美人竟是我自己[无限] > 第32章 求救信(十二)

第32章 求救信(十二)


连01秒的犹豫都没有, 孟渔阳又把匕首塞回楚云西手里。楚云西接过去,并没拔开匕首,反而捏了捏匕首上挂着的毛球。

忽明忽暗灯光下, 那东西双爪泛出寒光,风一般扑到楚云西面前。

楚云西冷冷看它一眼。

眼看着要接近楚云西,被这么一看,那东西突兀停下。黑色长发随着它的动作飘荡, 它用爪子小心拔开脸上缠绕成团的头发,沉默几秒钟,扑通一声跪在楚云西面前。

孟渔阳诧异:“这?这是要闹哪样?”

那东西收起爪子尖, 寒光敛去, 变成鲜红的指甲。用大红指甲把头发拢到脑后, 她露出和老女王一模一样的面孔,随后, 她用同样鲜红的嘴唇,颤抖着吐出同样尖锐的声音。

她说:“救我。”

随着嘴唇一张一合, 甜蜜香气再次传来,孟渔阳抽抽鼻子,肚子咕噜噜叫了起来。低头揉揉肚子, 孟渔阳有点馋巧克力。他碰碰楚云西, 小声问句还有巧克力嘛, 并没得到楚云西回应。

孟渔阳疑惑地抬起头,楚发现云西目光一直停留在女人身上。

“喂,你是不是有分辨任务对象的能力?”孟渔阳扭头看周卓:“那你看看她是不是任务对象?”

周卓:“我凭什么告”

“别废话。”孟渔阳声音冷下去。

周卓沉默几秒钟, 点头。

果然是?孟渔阳舔舔嘴唇,目光再次落到新女王身上。

同样卷曲的长发,精致的眉眼, 因为刚洗过澡,新女王发梢还在滴滴答答淌着水。这会儿她敛眉垂眸,裹着浴袍跪拜在楚云西脚畔,浴袍系带上的两个毛球缀在腰间,颇有种楚楚可怜的味道。

莫名的,孟渔阳想起来进副本那天,楚云西也是只裹着浴袍。

“把衣服穿好。”孟渔阳说。

女王紧了紧浴袍,稍稍仰头。她用水汪汪的眼睛凝视孟渔阳,看了一会儿,她把目光重新落在楚云西身上:“求求您,救我。”

孟渔阳:“凭什么你只求他?”

女王无视了孟渔阳。

她从浴袍袖子里悄悄伸出手,随着她的动作,浴袍袖口褪去,半截雪白的胳膊明晃晃裸露出来。看楚云西没开口,她用泛着柔粉的手指轻轻攀住楚云西鞋尖,几秒后,女王偏头,把脸贴在楚云西鞋面上。

女王:“您很强,比另外那队人强得多。”

“另外一队?哪来的另外一队?他们人呢?”孟渔阳抓住重点。

“不见了,不久前他们突然就不见了。”女王不再理会孟渔阳,她用脸颊轻触楚云西脚面,“救我,只要您愿意救我,我就是您的了。”

“还我就是您的了,你当演岛国动作片呢?”孟渔阳捏嗓子学女王的声音,“云西,只要您愿意,伦家就是您的了。”

楚云西忽然回头,锐利目光盯紧孟渔阳:“真的?”

孟渔阳一愣。

见楚云西注意力被吸走,女王恶狠狠瞪向孟渔阳。如果目光能化作利刃,孟渔阳怀疑自己早被戳了几个对穿。

瞪了一会儿,女王再次柔声细语呼唤楚云西:“求您救我,您只要愿意出手,我必定”

“结草衔环还是饮水思源?”孟渔阳嗤笑,“哦,对了,你可能说不出来这种成语,那当牛做马报答恩情?还是以身相许?自荐枕席?不对,自荐枕席你肯定也不会,你”

楚云西忽然出声:“也行。”

孟渔阳愣了愣,提高音量:“也行?什么叫也行啊?云西,你不会真缺个暖床的吧?”

“不缺。”楚云西说,“但缺个doi的。”

孟渔阳一怔。

楚云西瞟孟渔阳一眼,扭头再次打量女王。片刻后,他抬脚把女王甩下鞋面。

女王惊呼着伏倒在地,系带半散,浴袍紧贴腰间勾勒出曼妙线条:“求您,求求您”

盯着女王腰部看了几眼,楚云西弯腰,朝女王缓缓伸出只手。

孟渔阳连忙拉他:“云西!就算沉迷美色也要分场合!你看看现在这什么情况?你有点理智行不行?”

楚云西偏头看看他,没收手,也没下一步动作。

对上那双海蓝色的瞳孔,孟渔阳心底一惊,那对瞳孔里竟然真的起了波澜——向来波澜不惊的海面泛起波涛,平静之下,涌动着暗潮。

不会是被女王蛊惑了吧?还是这些甜蜜香气里有什么特别成分?孟渔阳一瞬间想了几种可能,可又总觉得不对劲儿:楚云西这种级别,会这么容易中招?

“救我,求您救我。”女王缠绵的声音持续不绝。

孟渔阳硬是拽起楚云西,侧身挡在他和女王之间:“凭什么救?为什么救?怎么救?把任务讲出来。”

被问到要点,女王满脸不愿却不得不开口:“我是这里的王,但我不想过这种生活,我想要自由,不愿意日复一日的交尾和生产,我想”

话说到一半,屋外传来脚步声。

女王迅速爬起来。她拉开衣柜大门,对着楚云西他们招手:“来了,她们要来了!没时间了,你们快躲进去。”

这也许是任务流程?孟渔阳看看满是红裙子的衣橱,拉着楚云西率先钻进去。周卓迟疑片刻,跟在他们身后也进了衣柜。

柜门刚被关紧,门口便传来npc的声音。孟渔阳竖着耳朵听了几句,发现是npc跟女王说该选人了。

透过衣橱门缝,孟渔阳看见几个直发npc中间。直发npc中间围着几个男性npc,女王随手一指,被她选中的男性面若死灰,其他人则被陆陆续续带了出去。

“看来这是要选交尾对象?”孟渔阳仗着衣柜隔音足够好,趴在楚云西耳边嘀咕。

“交尾?”楚云西微微勾起嘴角,“就是doi吗?”

这话问的自然又流畅,孟渔阳一时间甚至分不清他是装傻,还是真不清楚。

他瞪着楚云西看了好半天,最终无奈扶额:“云西你还笑呢,刚才你差点都成交尾对象了。”

话音刚落,屋里传来几声喘息。

楚云西修长的睫毛抖了抖。他目光从孟渔阳身上移开,慢悠悠飘向衣柜门缝隙。

孟渔阳连忙用衣服挡住门缝。看着被挡得严严实实的门缝,孟渔阳想了想,还不放心:“非礼勿视,云西你可不能偷看哦。”

“为什么?”楚云西蓝色的眼睛亮晶晶的,好像夜空中最璀璨的星,“我对交尾很好奇。”

能不能不要用这么懵懂的表情,说出这么无辜的话啊喂?孟渔阳下意识咽口口水。盯着楚云西蔚蓝的双眸看了好一会儿,他并没在那双眼睛里看出什么。

到底是真的懵懂,还是故意的呢?孟渔阳迟疑几秒钟,更加偏向前者。

楚云西这个家伙果然好可爱啊,孟渔阳摸摸鼻子:“这种事情是很隐秘的,按理说不能有第三个人在场。我们迫不得已躲在这里,再偷看可就真不应该了,当事人也肯定不愿意。”

“交尾只能有两个人在场?”楚云西问。

孟渔阳笃定点头。

不知道楚云西是否认同了这个说法,反正孟渔阳点完头,他便没再开口,但也没继续朝衣柜外看。

孟渔阳小小松口气。衣柜外喘息声断断续续,孟渔阳舔舔嘴角忍不住想,律动的都没命了,还律动呢。不过如果管交尾叫生命的律动,那倒也合适。

只是看现在这情况,这个副本和正常蜂巢还是有点差别。

通常来说,蜂王婚飞时会离巢、和很多雄蜂交尾,然后储存足够多的精子在身体里,这些精子足够蜂王使用一辈子,最多最多,蜂王会婚飞两次,可没听说过哪种蜂王要每天交尾啊。

而且,蜂王通常不会和本巢雄蜂交尾,除非有特殊情况。

联系之前总总,孟渔阳反应过来:“我明白了,难怪林士伦做了那个任务,我们却没得到过关提醒。”

周卓凑近孟渔阳:“为”

孟渔阳等了一会儿,没等到周卓把话说全,却等到周卓莫名其妙退后几步。他隔着层叠衣服看向周卓,只能看见周卓半张脸不过就凭这半张脸,孟渔阳已经发现问题,周卓满脸通红,两只眼睛已经翻白。

“云西,周卓他怎么了?”孟渔阳惊讶。

“吓的。”楚云西面无表情。借着衣服遮挡,他一只手捏紧周卓脖子,另一只手压制住周卓挣扎的双手。

“吓的?幽闭恐惧恐惧症?”孟渔阳看看周围,幽暗的衣柜里衣服和影子重重叠叠,要说是幽闭空间恐惧症发作,倒也是有可能?

不过现在外面女王干着正事,再恐惧也不能出去,他对着周卓摸把同情的泪,继续上一话题:“虽然林士伦看起来好像完成了任务,但生命律动这个任务顾名思义,除了律动还包含生命。”

楚云西嗯了一声,示意其继续。

“所以不只要doi,还要生下健康的孩子。”孟渔阳摸摸下巴,“可那个女王老了,就算有了鲜活的精子,也没法产下健康孩子。所以我们的任务完不成。”

楚云西点头,手上力度加大。

周卓呃呃几声,白眼一翻彻底失去知觉。

楚云西顺手把他推进衣柜深处。嫌弃的蹭了蹭手指,楚云西看向孟渔阳的目光里多了点东西:“周卓晕了,现在衣柜里只有我们两个。”

孟渔阳:“?”

“我想交尾。”楚云西说。

孟渔阳一愣。

楚云西缓缓道:“我已经成年,可以交尾了。女王刚刚说要和我交尾,被你拦住了,所以”

孟渔阳眨巴眨巴眼睛,觉得这个所以后面跟的,绝不是什么好话。

“所以,你必须赔偿我一个交尾对象。”楚云西挑眉,攥住孟渔阳下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