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疯批美人竟是我自己[无限] > 第39章 动物收容所(三)

第39章 动物收容所(三)


第一次嘛, 总归是缺少经验的,所以才容易胡思乱想,孟渔阳做完心理分析, 仰头睡到天亮。

第二天一早,太阳刚升起来,大厅里就开始陆陆续续有人抵达。孟渔阳他们的房间里大厅最近,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 俩人才推门出来。

看见他们,五个大学生迅速凑过来:“于哥,你们晚上听没听见什么声音?”

“什么声音?”孟渔阳诧异。

五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推举谢仁出来:“就是动物叫, 特别特别惨的嚎叫?”其他人也跟着附和, 都在强调特别瘆人、凄惨。

“没有啊。”孟渔阳看看楚云西,还没等再说什么, 门口传来个阴森森的声音。

“想听动物叫?那容易。”瞪着金色的圆眼睛,圆脸npc从大门走进来, “不过要等几天。你们先吃饭,头三天先熟悉工作环境,第四天开始淘汰机制。”

“淘汰机制?什么淘汰机制?为什么要有淘汰机制?”有人问。

npc冷冷咧嘴:“我们这里是招员工, 你们该不会以为是搞福利吧?想的可真美!现在都讲究竞争上岗, 别看我们这收容所小, 岗位可是很多人竞争。”

难道竞争上岗是第一个任务?孟渔阳迅速举手:“那咱们这里要招几个人?”

“两个。”npc看他一眼。

孟渔阳看看在场的所有人,再次确认:“我们这么多人来应聘,就录取两个?”

npc点头:“头三天熟悉完环境, 第一周是试用期,两个两个淘汰,留到最后的两个就能上岗。”

这话一出来, 在场的好几个人脸色都变了。

孟渔阳揉揉鼻子,算上他和楚云西,进入副本的玩家一共14个人。按照npc的意思,只有其中两个人能留到上岗。至于没能上岗的那些人,又会面临什么?

还没等孟渔阳开口,已经有人把这个问题问出来。

npc金黄色的圆眼睛转了转,盯住吴茂破烂的红背心:“不能上岗就去死。这是规则。”

————————————

吃完早餐,孟渔阳拉着楚云西走出建筑。他们顺着窗边小路走上一会儿,前面隐隐约约传来动物叫声。

“这次副本比以往的都要严厉啊。”孟渔阳小声嘀咕,“规则定死了,就意味着从第四天开始,每天会死两个人。”

楚云西嗯路一声,表情不太在意。

“类似的副本云西经历过吗?”孟渔阳问。

楚云西点头,目光微垂好似在思索,几秒钟后,他开口:“有一次,规则是整个副本只能活下来一个人。”

孟渔阳一愣。

“我把其他人关进了怪物巢穴。”楚云西偏头看着路边灌木。

孟渔阳啊了一声。

他也跟着偏头,看了看茂密的树丛。大片大片树叶间,四瓣蓝色小花组成大大小小的花球,花球之下,隐隐传来窸窣声。

看了一会儿,孟渔阳小声问:“规则,不能打破吗?”

楚云西想了想,摇头:“不知道。”

沿着栽满花草的小路又走了一会儿,孟渔阳迎面碰上只小鹿。他眼睁睁看着小鹿受惊跃起,忽闪着毛茸茸的大眼睛迅速跑远。

“这动物收容所里的动物还是散养?”孟渔阳有点惊讶。

楚云西指指前方。

孟渔阳顺着他指的方向看过去,前面不远处,坐落着大小不一的铁笼子,有些封了顶,有些敞着。笼子里关了各式各样的动物。

粗略看了几座笼子,孟渔阳有个猜测:“这恐怕还是野生动物收容所吧?”

“你说对了。”阴测测的声音从旁边传出来,圆脸npc手里提着个硕大的铁通。他提着桶绕过笼子,慢吞吞来到孟渔阳面前:“快没了、快没了。”

“什么快没了?”孟渔阳问。

npc没理孟渔阳。他嘴里念叨着快没了,慢吞吞绕过孟渔阳,渐渐走远。

擦肩而过时,孟渔阳朝铁桶里看了看,那是半桶巴掌大的红色肉块,肉块血肉模糊的,看不出出自什么动物——估计是npc装肉时动作太粗鲁,桶壁上溅了不少血珠。随着npc的动作,血珠流动、汇聚,又沿着桶壁滑落回肉上。

“血液没有凝固,这肉还挺新鲜。”孟渔阳说。

目送npc离开,孟渔阳又绕着笼子走了几圈,并没发现什么特别的。

返回的路上,他们遇到了几波来熟悉环境的人,孟渔阳仔细看了看,没在里面看见林坚。

“那个林坚,你认识他吗?”孟渔阳问。

楚云西摇头。沉默一会儿,楚云西突然开口:“他杀过人。”

孟渔阳一愣。

楚云西可能以为他不信:“我说不好,就是直觉。”

就像别人能看出你杀过人一样吗?孟渔阳有心想问,话到嘴边,却没说得出口。他迟疑片刻,笑着岔开话题:“你说这些绣球里面住的是谁?”

“绣球?”楚云西目光落在蓝色花球上。

“对,绣球。”孟渔阳随手掐了一朵。抖去花瓣上的上露珠,孟渔阳把绣球放进楚云西手里:“这种花叫绣球,虎耳草科绣球属的植物,颜色有有粉的、白的、蓝的,根据土壤酸碱度不同能变色。”

“有粉的?”楚云西捧着大团绣球花,眼睛闪出光亮,“是樱花粉吗?”

“你还知道樱花粉啊?”孟渔阳有点想笑,转念想到楚云西昨天从头到脚的粉色着装,又有点笑不出来了。

“是樱花粉吗?”楚云西很执着。

“酸碱度调好了,应该能调出樱花粉。”孟渔阳点点头。看着楚云西精致的侧脸,孟渔阳勾起嘴角:“如果云西喜欢,出去以后我帮你种。”

楚云西眼睛亮晶晶的,他看看绣球花,又把目光投射到孟渔阳脖子上:“你又要送我东西,我们…”

“停!停!”孟渔阳连忙把话题岔回正题,“云西啊,你说藏在绣球底下的,一直跟着我们的到底是什么?”

楚云西没说话,伸手扯断路旁树枝。花瓣如雨,几声尖锐角色在花瓣雨中传出来。

孟渔阳揉揉眼睛,看着一大两小三道黑影蹿出树丛。

“那是狗吗?”孟渔阳不太确定地问。

楚云西拔出匕首扔过去。粉色宝石在空中划出绚丽光彩,咚地一声,匕首直直戳到三只小动物面前。最大的那只动物猛地收脚,却还是没能停住。它一头撞到匕首上,甩甩头栽到地上。

两只小的冲出去几米远,看见这情况,又小心翼翼挪回来。

“咦,看来它们三个是一家啊?这两只跟妈妈感情还挺好。”孟渔阳走过去戳戳大狗。大狗翻了个面,爬了几次勉强站起来。

它站起来后,把其中一只小狗护在身后。另一只哼唧着也想凑过去,被大狗狠狠咬了一口。

小狗啊呜一声。

大狗尤嫌不够,又狠狠咬了两口。被护住的小狗迈动小腿挤过来,也跟着一起咬。咬到后来,被咬的小狗连叫都不再叫唤,只是用可怜巴巴的大眼睛盯着大狗瞧。

“这、这恐怕不是亲生的吧?”孟渔阳震惊。

“是。”楚云西踢开大狗。捡起匕首后,他头也不回的走了。

午饭时,所有人都聚集到大厅圆桌边,孟渔阳默默点了人数,发现缺了林坚和黄佳玲。

“你没和黄佳玲一起?”孟渔阳问朱琪。

朱琪摇头:“吃完早饭她就走了。”

有经验的老手想自己行动,也不是不能理解。孟渔阳又等了一会儿,看见林坚和黄佳玲一前一后走进来。

人都到齐后,圆脸npc出现在门口。发放食物时他还没忘念叨:“快没了、快没了。”

快没了?到底什么快没了?结合前两个副本的德行,孟渔阳不得不做出猜测:“食物快没了?”

npc嘿嘿笑起来,金黄色的眼睛闪烁着恶毒光芒:“快没了、快没了,不过,没关系、没关系,很快就有了。”

直到晚上临睡前,孟渔阳耳边还是npc阴测测的笑声,他揉揉耳朵,百无聊赖看向楚云西。

楚云西睁开眼,把目光凝在孟渔阳嘴唇上。看着看着,他舔舔嘴唇,翻身坐了起来。

孟渔阳赶紧裹好被子:“你别动,你就躺那,我有话跟你说。”

“说什么?”楚云西问。

孟渔阳想了想,努力找了个切入点:“你以前有没有doi对象?”

“没有。”楚云西斩钉截铁。

孟渔阳眨巴眨巴眼睛,嘴角翘起来:“所以我是第一个?”

楚云西:“以前没成年。”

孟渔阳一愣。

“没成年对交尾没兴趣。”楚云西说完,盯着孟渔阳的目光渐渐灼热起来,“你如果睡不着,不如…”

“停停停!”孟渔阳连忙往后缩了缩。看楚云西没有更进一步的意思,他试探着问:“那交尾、不是,doi对象,你是怎么选择的?”

楚云西大大的蓝眼睛里冒出点迷茫,他沉思了好一会儿,迟疑开口:“想交尾,刚好你在旁边。”

孟渔阳:“…就是说,只是刚好碰巧遇上我?那要是我不在旁边呢?”

“你要去哪儿?”楚云西指尖勾住孟渔阳衣领,“还是说你想跟被人交尾?”

“不不不、我不想,我也不去哪儿,我就是打个比方。”孟渔阳努力把衣服扯出魔爪。

看孟渔阳没有配合来一场的意思,楚云西躺回床上,轻轻闭上眼睛。

静静躺了一会儿,孟渔阳忍不住又打量起楚云西。怎么有人长得这么好看呢?睁开眼睛冷酷又凶猛,闭上眼睛,却像只温顺地小动物,虽说doi的时候不够温柔吧,但看在没有经验的份上,也可以原谅。

doi啊,交尾对象吗?要是刚好那时候身边不是自己,楚云西是不是就会找其他人当较为对象?孟渔阳揉揉鼻子,对交尾对象这个身份产生了不满情绪。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