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疯批美人竟是我自己[无限] > 第41章 动物收容所(五)

第41章 动物收容所(五)


阳光透过玻璃窗斜斜照在脸上, 孟渔阳揉揉脸,不情不愿睁开眼睛。

另一边床上已经空了。

孟渔阳连忙翻身起来。看见窗边的楚云西,他下意识舔舔嘴角, 愉悦地打招呼:“早,男朋友。”

楚云西收回目光,对着孟渔阳也叫声男朋友。

“看什么呢?”孟渔阳凑过去,顺着楚云西的目光, 他看见了绣球丛下铺满花瓣的小狗…尸体。

“死、死了?”孟渔阳一怔。他不敢置信般回头:“云西,你不是说它死不了?”

“没死。”楚云西见孟渔阳不信,抬手指了指小狗, “肚子。你看, 还在动。”

眯着眼睛看了好一会儿, 孟渔阳不得不承认,小狗的确还有一丝气。不过, 照这个情形发展下去,过不了半天, 这丝气就要彻底断了。

“我们救救它吧?”孟渔阳提议。

楚云西不解。

不过,看出孟渔阳眼里的坚持,楚云西也没再说什么。他翻身跳出窗外, 拎起小狗, 又跳回来。眨眼间, 他把奄奄一息的小狗放到孟渔阳手上:“只有强者才配活着,它太弱了。”

小狗:

按照npc说的,将会有三天安全期。第一天孟渔阳拉着楚云西考察过环境, 并没什么收获,第二天和第三天,孟渔阳上午拉着楚云西继续考察, 下午则拉着楚云西回房间养狗。

小狗虽然看着弱小,但生命力极强,经过两天调理,皮毛再次油光水滑起来。看见孟渔阳,它摇着尾巴,伸出粉粉嫩嫩的小舌头。

楚云西用脚尖把狗推开,指指孟渔阳:“男朋友,我的。”

小狗也不知道听没听懂,被楚云西推开后,它没敢再凑过来,只是瞪着水汪汪大眼睛开始追尾巴游戏。

“不但弱,还傻。”楚云西说。

孟渔阳笑笑,拉着楚云西去窗边晒太阳。

微风拂过花丛,孟渔阳偏头看看楚云西,又看看小狗:“云西啊,今天是第三天了。”

楚云西嗯了一声,在阳光下舒服的眯起眼睛。

第三天过后,就要开启淘汰机制。孟渔阳搞不清楚到底怎么淘汰,是像之前那样npc每晚来杀人吗?如果是那样的话,孟渔阳到不太担心,毕竟有楚云西这么个武力值爆表的男朋友在,生命安全是可以得到保证的。

风渐渐大起来,蓝紫色的花瓣随风飞舞几圈,有些飘向远方,有些则被吹进窗子里。

“这个花养护的不行啊,花瓣都掉了。”孟渔阳撇嘴,摸摸楚云西发梢,“等出去了我给你养棵绣球,保证调成樱花粉。”

“怎么能调成粉色?”楚云西问。

“调整土壤酸碱度,碱性土壤种出来的就是粉色。”孟渔阳随手捡起楚云西身上粘着的花瓣,认真看了看颜色,“像这种偏蓝的紫色,就表明土壤呈酸性,而且应该还富含铝离子。”

傍晚,躺在床上时,孟渔阳忽然有点感慨:“阳光、花丛和喜欢的人,这三天好像度假啊。”

“喜欢的人。”楚云西重复他的话。

孟渔阳亲亲楚云西脸颊。在楚云西有动作前,他又连忙抽身:“云西,你说明天开始会是什么情形?”

楚云西回应他的,是悠长的呼吸声。

半夜,孟渔阳是被小狗呜咽声吵醒的。他动了动脚踝,感觉上面压了坨颤抖的东西。

“大半夜,为什么叫啊?”孟渔阳坐起来。见小狗抖得厉害,他伸手想把小狗抱起来,“你害怕?”

楚云西翻身抬腿,小狗被踢回地面。

孟渔阳看了看抓空的手,又看看闭着眼睛的楚云西,下意识勾起嘴角。

清晨,没在预期尖叫声里清醒,孟渔阳有点惊讶,又有点疑惑。他洗漱完,拉着楚云西去圆桌汇合。

桌子旁边已经做了几个人。看见他们,5个大学生陆续凑过来,谢仁伸手抓孟渔阳胳膊:“于哥,今天就是第四天了,我们有点怕。”

孟渔阳:“怕是正常的,这里毕竟…”

“越怕死的越快。”楚云西说。

孟渔阳眨眨眼睛看向楚云西。

楚云西把谢仁的手挥开,指指孟渔阳:“男朋友,我的。”

谢仁愣了愣,其他人也跟着露出各式各样的表情。

孟渔阳:“哎哎哎?你们那都是什么表情?都什么年代了,还搞歧视?”

谢仁马上摇头,其他几个学生也跟着晃脑袋。

孟渔阳满意地点点头,目光扫过其余几个人。看向红背心时,他发现红背心嘴唇动了动,却没说出来什么。看来昨天是云西吓唬住了,孟渔阳笑笑,扭头问:“其他人呢?有人看见他们了吗?”

副本里一共14名玩家,目前大厅里有10个人:黄佳玲和朱琪还没来,另外两个,是从头到尾没怎么说话的男性。好像一个姓王,另一个?孟渔阳摸摸下巴,想了几秒钟记起来了,另一个姓陈。

又等了十几分钟,黄佳玲和朱琪出现。她俩脸色都不太好,黄佳玲看了看林坚:“出事了。”

林坚起身就走。

孟渔阳拉着楚云西跟上去:“出什么事了?你们为什么来这么晚?是看见什么了?”

朱琪摇头,黄佳玲没说话。

带着几个人走到走廊尽头,黄佳玲指着倒数第二扇门,轻轻抽鼻子:“有血腥味。”

孟渔阳也跟着嗅了嗅,并没闻到特殊气味。他偏头,拽拽楚云西胳膊。

楚云西点头:“血腥味,很浓。”

孟渔阳又抽抽鼻子,依旧没闻到什么。他揉揉鼻子,不得不承认在嗅觉灵敏度上,人和人之间有着巨大差别。

“这是谁的房间?”林坚问。

在场的人纷纷摇头。

林坚没再说话。他折头走回自己房间,几分钟后,抱出来个小箱子。打开箱子,林坚拿出根长条形东西塞进门缝里,左扭右拨,几下把门撬开。

随着门被撬开,血腥味猛地飘散出来。孟渔阳一只手捂自己鼻子,另一只手捂住楚云西口鼻。

楚云西没躲,也没说话。等孟渔阳把手捂紧,他伸出舌头,轻轻舔孟渔阳手心。

孟渔阳:我是不是被男朋友调戏了?

门彻底被推开,墙上、地面、门边,房间里布满鲜血。

尖叫声里,孟渔阳小声嘟囔:“好像啊。”

“什么好像?”林坚回头看他。

孟渔阳看了看林坚手里的工具,抬手指指走廊最前方:“这里的情形和上一任管理员房间,很像。”

听见他的提醒,大家纷纷想起第一天的情形。有人愣住,有人继续尖叫,还有人捂着嘴跑了出去。

谢仁看看往外冲的四个小伙伴,下意识闭上嘴。停顿几秒钟,他跟在四个人身后朝外跑。

孟渔阳盯着五个人的背影,欣慰:“团队意识很强嘛,果然是我们c大的。”

收回目光,孟渔阳伸头看林坚的工具箱:“哥们,看不出来,你这工具挺全的?”

林坚并没接话。

“也不知道这屋子里死没死人?”孟渔阳嘀咕。

“死了。”黄佳玲侧身进来,平静地开口,“按照这个出血量看,已经不止5000ml。”

“一个人失血2000~2500ml,就可能出现失血性休克,甚至死亡。”孟渔阳接话,“所以那两个人中,最少已经死了一个。”

黄佳玲诧异:“你?”

孟渔阳摸摸鼻子:“书上这么写的。”

没能从孟渔阳脸上看出什么,黄佳玲把目光再次投向林坚。

“没有王崇以和陈亚信的尸体。”林坚说。

原来,那两个人是叫王崇以和陈亚信啊。

孟渔阳再次打量起林坚。自己没有记住的名字,他反而记得这么牢,要不就是这人记忆力比自己还牛逼,要不就是这人经过特殊训练,长期做需要大量记忆的工作。会是那种情况呢?

在孟渔阳思索的时候,林坚已经查看完情况,并指挥所有人退到距门几米远的地方。随后,他从箱子里拿出个袋子。

打开袋子口,林坚撒了些粉末在门口。等了一小会儿,他又用从箱子里拿出把小刷子,开始一点点刷起地来。

孟渔阳好奇地盯着他。

几分钟后,林坚扫刷工作完成。他收起工具,看着地上的印记皱眉头。

孟渔阳伸长脖子,看见地面上出现了很多脚印,其中最特别的要属那几枚x形印记:“哇,林哥,这是什么粉啊?立竿见影现原形?”

林坚没说话。黄佳玲盯着那些痕迹问:“这是什么东西留下的?”

林坚还是没说话。

“你做了这么长时间也不知道?”黄佳玲有点惊讶。

林坚还是不说话。

“你倒是说句话啊。”黄佳玲无奈。

“第一次见。”林坚说。

“林哥,你这沉默是金的状态,都快要超越我家云西了。”孟渔阳忍不住笑出声。

楚云西看看孟渔阳。

孟渔阳:“快要,只是快要,还没超越呢。”

楚云西又偏头看林坚。

林坚皱眉,身体紧绷做了个防御姿势。

孟渔阳:“林哥这个姿势也很专业啊,帅。”

楚云西指尖搭在腰侧,看林坚的目光更加冰冷了。

孟渔阳:?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