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疯批美人竟是我自己[无限] > 第45章 动物收容所(九)(捉虫)

第45章 动物收容所(九)(捉虫)


“我…”黄佳玲还是有点迟疑。

“实话实说。”孟渔阳冷冷看着她。

黄佳玲叹口气, 脸颊微微红了:“我前半夜,在林坚房间里。”

孟渔阳心理疑惑感更甚。

“但我和林坚真没什么关系,我们也没做什么, 我只是、我只是…”黄佳玲声音有透着不自在,“我只是有点害怕,之前跟他又算认识,就去他房间里聊了会儿天。”

“聊到什么时候?”孟渔阳问。

黄佳玲想了想:“可能, 可能1点多吧?”

“你在林坚房间里聊个天,就聊到1点多?”孟渔阳重复了一遍这句话,不知道是信了还是没信。

“真的、真的, 我们只是聊天!”黄佳玲渐渐焦急起来, 她皱着眉解释了几句, 突然想到什么,“对了!吴茂也在啊, 他可以作证!”

“按你说的,你和林坚、吴茂三个人一起待到1点多, 才回了房间?”孟渔阳琢磨着这句话,渐渐眯起眼睛,“那朱琪呢?她一个人在房间里整晚?她不怕?”

“她也不是一个人。我出门的时候她叫了陈亚信来房间, 我回去陈亚信才离开。”说着说着, 黄佳玲声音低下去, “明明一点多还好好的,谁能想到几个小时以后,他就…”

“也就是说, 王崇以自己在房间,待到了1点多?”孟渔阳摸摸下巴,“陈亚信回房间的时候, 你看见王崇以了吗?”

黄佳玲摇头。

那天晚上,聊完天后,林坚在门口目送黄佳玲回房。在黄佳玲记忆里,她返回房间时,朱琪和陈亚信在各自发呆。

“看见我回来,陈亚信就离开了,我送他到门口,关门的时候,看见他用钥匙打开的房间门。”黄佳玲说。

“所以,你当时并没看见王崇以,甚至也没听见王崇以的声音。”孟渔阳觉得,自己应该是发现了某种规律。

出事的那天晚上,黄佳玲先是和林坚、吴茂三个人待在一起,后半夜回房间,又和朱琪待在一起,哪怕在走廊里这段时间,都有林坚目送,从来没有落单过。

而朱琪,上半夜有陈亚信陪,下半夜和黄佳玲在一起,也没曾落单。

反倒是死去的王崇以,凌晨一点之前,一直是一个人。而陈亚信返回房间时,王崇以并不一定还在房间里,甚至,那个时间段里,王崇以都不一定还活着——所以,陈亚信有很大可能,也曾处于独处状态。

如果这个假设成立,那是不是意味着,落单是死亡的前提条件?孟渔阳愣了愣,猛地踹上林坚房门:“吴茂!你在不在?在的话赶紧开门!”

“你?你干什么?”黄佳玲惊讶。

孟渔阳一边踹门,一边指着走廊尽头的门:“你,去看朱琪情况,快!”

被他的厉声吓到,黄佳玲甚至没弄清楚原委,蒙头就超走廊尽头跑。

孟渔阳踹了几下门,门纹丝不动,门里也毫无反应。他偏头看看楚云西,让出位置。

楚云西歪着脑袋看他。

孟渔阳指指门:“男朋友,该你上场了。”

楚云西嗯了一声,走到门前,直直站定。

等了几秒钟,孟渔阳没等到楚云西抬腿,他不得不开口:“云西?”

“没人。”楚云西说。

孟渔阳一愣。

“房间里没人。”楚云西看看孟渔阳,学着他之前做过几次的样子,耸肩摊手。

孟渔阳眨巴眨巴眼睛。

“真没人,你敲门前我就听出来了。”楚云西说。

孟渔阳:…

孟渔阳:“那你还看我又敲门又踹门的?”

楚云西:“因为很好看。”

孟渔阳:…

“你着急的样子,很可爱。”楚云西笑笑,蔚蓝的的眼睛像两汪湖水,清澈又明亮。

孟渔阳愣了愣。

“朱琪,朱琪在的。”黄佳玲在走廊尽头喊。

孟渔阳回神,拉着楚云西走过去。看见房间里除了朱琪还有吴茂,孟渔阳微微皱眉:“林坚呢?”

吴茂看间孟渔阳和楚云西,下意识抖了抖。听见被问话,他紧了紧红背心:“出、出去了。”

“去哪儿了?”孟渔阳问。

“不知道去哪了。”吴茂嘴唇动了动,又加了句,“不是你叫出去的吗?”

孟渔阳一愣,迅速皱起眉:“我?”

黄佳玲也想起来了:“对!我刚刚回来碰见林坚,他还说你写了纸条约他去见面。所以看见你,我还惊讶来着。”

“去哪儿见面?”孟渔阳心理泛起不好的预感,等黄佳玲说出见面地点,他拉着楚云西转身就跑。

“怎么了?”“怎么回事?”黄佳玲和吴茂大眼瞪小眼。

动物饲养区和住宿区间,只有一条小路相连。

孟渔阳边跑边祈祷林坚能走慢点,可是眼见着小路已经过半,前方依旧没有林坚身影。

“你这么急着去找他?”楚云西幽幽问。

“人命关天,不能不急啊。”孟渔阳随口回答,眼睛还紧紧盯着前方。

楚云西翻了个白眼,没再说什么。

眼看着小路要跑到尽头,不远处的笼舍已经能隐约看见,孟渔阳拽着楚云西胳膊问:“有血腥味吗?”

“有。”楚云西说,“这里一直都有。”

“那打斗声呢?”孟渔阳问。

楚云西轻轻点了点头:“也有。”

“那…”孟渔阳想了想,清清嗓子,发声大喊,“喂!我们来了!我们来了!林坚,我看见你了!”

几嗓子喊下去,没人回应,反倒是惹得笼子里动物跟着咆哮。孟渔阳喘口气,还想再说什么,余光瞟到个人。

他拉着楚云西停下。盯着小路尽头的人影看了几眼,孟渔阳拍拍胸口,皮笑肉不笑地招招手:“呦?好巧啊?”

npc转着黄色的圆眼睛,怨恨地盯住孟渔阳。

“你看见林坚了吗?”孟渔阳问,“我有急事找他。”

思考了一小会儿,npc点点头,近似正圆的脸随着他的动作,呈现出诡异表情。

“他在哪?”孟渔阳问。

“他被袭击了。”npc眼神闪了闪,满脸后怕,“刚刚他去饲养区,被动物袭击了。”

“是什么动物?”孟渔阳死死盯住npc双眼,那双黄色的眼睛又圆又大,好像两个铜铃。圆眼配合着浑圆的脸庞,怎么看怎么透出怪异味道。

npc摇晃着脑袋,声音里夹带着一两声奇怪响动:“我看见了我看见了,咕,是只巨大的鸟。”

“什么样的鸟?”孟渔阳继续问。

npc伸手比划个尺寸,绘声绘色描述起来:“又长又威风的翅膀,好看的花纹,长长的尾羽…”

“什么颜色的羽毛?”孟渔阳打断他。

“黑色和白色,最威风的颜色。”npc回答完,又继续称赞起大鸟。

“眼睛呢?什么颜色?”孟渔阳继续打断他。

“黑色和白色,最威风的颜色。”npc不耐烦,但依旧回答了问题。回答完看孟渔阳没再提问,他继续开启称赞模式,“它的翅膀遮天蔽日,它的眼睛可以洞彻万物,它…”

孟渔阳轻轻叹口气:“它是不是还有健壮的双爪,落在地上时,第三根趾头后缩,会呈现x形?”

npc:“是的是的,你怎么知道?那对爪子无坚不摧,可以抓破一切…”

“你就吹吧。”孟渔阳无情将其打断。

npc一愣。

“还无坚不摧,一只猫头鹰而已,真以为自己成boss?”孟渔阳嗤笑。

npc脸色有些奇怪。

“你怎么不吹了啊?”孟渔阳摸摸下巴,“有没有人告诉过你,你的脸真的很圆?”

npc陡然变了脸,他打量了孟渔阳好久,最终突兀笑起来。呵呵呵的笑声里,他侧着身子,踮脚绕过孟渔阳身边。

分开一点点距离,npc又迅速回身,正面孟渔阳他们:“你刚刚说什么?”

“我说你怎么不吹了?”孟渔阳挑眉,似笑非笑看着他,“你描述的那不就是指猫头鹰?还什么无坚不摧,万物之王了?我看你这叫无贱不吹才对吧?”

npc阴毒地盯着他:“你管我叫什么?”

“管理员?”孟渔阳耸肩,“你不就是动物收容所的管理员吗?我还能叫你什么?”

npc没说话。

“林坚到底在哪里?我奉劝你赶紧说出来,不然的话~”孟渔阳拉长声音,扯扯楚云西袖子,“不然我家云西可不是吃素的呦。”

npc听到楚云西三个字,好像才终于意识到楚云西的存在。他歪着头,用黄色圆眼认认真真打量楚云西,脸上虽然有些畏惧,却算不上十分惧怕。

这个情形和预期的,有点不吻合,孟渔阳摸摸下巴。

“你说,我是什么?”npc执着地提问。

“动物饲养员。”孟渔阳咬死这个答案。

不远处,笼舍里的动物咆哮声加剧,除咆哮之外,是隐约夹杂了动物哀嚎。血腥味逐渐加重,已经浓郁到孟渔阳的嗅觉也可以捕捉。

孟渔阳看看楚云西:“是不是林坚…”

“不是。”楚云西笃定摇头,“动物的。”

孟渔阳嗯了一声,继续盯紧npc。

随着动物咆哮声加剧,npc眼见地变得焦躁,他在原地跺脚:“我是什么、我是什么,快说、快说。”

孟渔阳和楚云西对视一眼,谁都没开口。

“我是什么?我是什么?”npc 声音越来越尖,“说了我就告诉你们林坚在哪儿。”

孟渔阳和楚云西还是没说话。

“快说,只要说出来,只要说出来!”npc越来越焦躁,好像得到答案比什么都更加重要,“你们不救林坚了吗?他没时间了,快说快说!”

“林坚?林坚怎么了?”黄佳玲的声音从npc背后传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