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疯批美人竟是我自己[无限] > 第54章 山顶疗养院(五、六、七)

第54章 山顶疗养院(五、六、七)


再三强调自己患有高度近视, 晚上就是个睁眼瞎,并且摸着墙表演了一路看不清,孟渔阳终于取得赵奶奶信任, 得以安全返回201。

关上门的同时,孟渔阳揉揉鼻子,暗道俗话说人吓人吓死人可真没错。前几个副本都没太大感觉,这个副本突然冒出来个午夜惊魂老奶奶, 还怪惊悚的。

就是不知道这个惊悚老奶奶到底有什么来头,带着这个疑问,孟渔阳忽然看见原本应该熟睡的楚云西, 正睁着眼睛。

“你去哪儿了?”楚云西声音不带任何睡意。

“去了个厕所。”孟渔阳回答完, 记起自己之前的困惑。他舔舔嘴唇, 凑到楚云西床边小声问:“云西啊,你要去卫生间吗?”

楚云西莫名其妙看着他。

“你半夜醒了, 是不是也想去上个厕所,放个水什么的?我陪你去呗。”孟渔阳试探着拉他起来, 被楚云西拒绝了。

“真不用吗?跟我不用不好意思吧。”孟渔阳劝。

楚云西望着他,蔚蓝的眼眸里清晰映出孟渔阳倒影:“不用,我习惯了。”

“这还有习惯的?”小声嘟囔完, 孟渔阳反应过来。楚云西说的习惯, 并不是指不去厕所, 而是为了不去厕所要尽可能少喝水。

类似的情况,常跑医院的那两年里,孟渔阳听说过不少, 之前他倒是没太大感觉,只是现在当事人换成楚云西,孟渔阳心里忽然有点不是滋味。

孟渔阳抬手, 摸了摸楚云西嘴唇。不知道是心理作用还是什么原因,孟渔阳觉得这淡粉色的双唇,都没有在副本外柔软了。

“这样下去可不行。”孟渔阳舔舔嘴角。

楚云西:“什么?”

“嗯?啊,我是说,副本光有线索也不行,我们连任务是什么都不知道呢。”孟渔阳揉揉鼻子,大概讲述了卫生间的遭遇。说完话,他提议:“我们”

“我们明天去找赵安雅。”楚云西比他语速还快。

孟渔阳点头,又舔舔嘴角:“云西啊,你”

“什么?”楚云西又问。

孟渔阳迟疑几秒钟,笑着说:“没什么,你早点睡。”

楚云西嗯了一声,闭上眼睛。

盯着楚云西紧闭的双眼,孟渔阳在心里轻轻叹口气。云西太主动了,在这个副本里,他太主动了,无论是开口询问还是查找线索。

之前那几个副本,孟渔阳从没见过这么主动又积极的楚云西。当然,并不是说积极主动不好,只是…余光瞟向楚云西被子下的双腿,孟渔阳抿抿嘴唇,确定楚云西呼吸绵长起来后,孟渔阳挤到楚云西床上。

其实,在孟渔阳护工身份确定后,201房间里就多了张空床。不过,对于不知怎么来的床,孟渔阳不太想睡。

打个哈欠,孟渔阳在背后搂住楚云西。确认对方已经睡熟后,孟渔阳轻轻亲了亲楚云西银白色发梢:“希望能快点离开副本。”

第二天清晨,孟渔阳早早起来,按照原定计划,他先去一楼食堂打了饭。等他打饭回来,打算继续按照计划推楚云西去洗漱时,却发现楚云西已经收拾妥当了。

看着端端正正坐在轮椅上的人,孟渔阳迟疑了一下,最终笑笑:“你这速度够快啊,都不给伦家一点点表现的机会?那我们先吃饭吧?吃饱了去隔壁看看?”

楚云西嗯了一声,随手抓个馒头。安安静静吃完馒头,他不再动手。

“这就吃饱了?”孟渔阳诧异。

楚云西没说话。

“再吃点嘛?包子也挺好吃的,粥也香喷喷。”孟渔阳把小米粥递到楚云西面前。

黄灿灿的小米粥冒着热气,可能是因为时间处于九十年代,连粥的味道都更加香醇,端着早餐上楼时,孟渔阳一度被香香的味道勾出馋虫。

楚云西没接。

“云西?”孟渔阳把粥往前递,“喝一口嘛,真的很香。”

“我不饿。”楚云西拒绝了。

看着被楚云西推回来的粥碗,孟渔阳顿时觉得,黄灿灿的小米粥也没那么香了。随口喝几口粥,孟渔阳把剩下的包子塞进嘴里:“我也饱了,走走走,咱们去会会那个赵安雅。”

202房间里,依旧是两张床,两个人。

李志国看见孟渔阳他们,抬起大手招呼:“来来来,小楚没吃饭呢吧?这有新熬的绿豆汤,喝点?”

楚云西摇头。

“小楚,你啊。”李志国叹口气,“之前怕去厕所麻烦,现在不是有护工了吗?怎么还不肯喝?我瞧着这个新护工还不错。”

楚云西还是没说话。

孟渔阳看看楚云西绷直的脊背,有心想拍拍他。可是迟疑片刻,他最终只是换了话题:“李爷爷,您这大早上的,就已经熬好绿豆粥送来了?家住的离疗养院很近吧?”

“家啊,家…”李志国不知道想到什么,整个人陷入沉思。

不至于一击中的吧?孟渔阳眨巴眨巴眼睛。

“家啊,家…”李志国声音越来越小。他烦躁地抓着脑袋,眼底浮现出疑惑:“家,家到底在哪里?”

随着他动作幅度加大,赵奶奶好像被吓到了。喊了几声李志国,都没得到回应,赵奶奶只能一个劲儿拉着他的手安抚:“别想了别想了,过去的就过去吧。”

这两句对话包含的信息量可不少,孟渔阳想了想,试探着问:“过去的?什么是过去的?”

听见他的问题,赵奶奶眼神顿时犀利起来。她把孟渔阳从头看到脚,仿佛在打量什么可怕的东西:“你、你到底是谁?你是谁派来的?是不是杨局长?”

杨局长?呦,出现新人物了,就是不知道这个杨局长是什么局的局长。孟渔阳矜持地抿着嘴唇,没说是也没说不是。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姓杨的靠不住。”赵安雅眼神越来越犀利,配上花白的头发和满脸褶皱,颇有些惊悚感,但和昨晚卫生间惊魂时刻的气场,却还是不能相比。

听见杨局长几个字,李志国仿佛被吓得不轻。他干裂的嘴唇张开又合上,试着发出几次“杨”这个音,终于吐出个“冠”字。

“杨冠?”孟渔阳马上get到精髓,“杨局长原来叫杨冠啊,我都不知道呢。”

“你到底是不是他派来的?他想做什么?他到底想做什么?”赵安雅眼神越发凌厉,但细听之下,她的声音隐隐发抖。

李志国又怕又惊,脸色仿佛都白了几分。只是即使怕成这样,他依旧死死放在赵安雅面前,努力用自己的身躯遮挡住孟渔阳视线。

孟渔阳收回打量赵安雅的目光,眨巴眨巴眼睛。

“杨冠?谁在提杨局长?”有个声音从门口传过来。

这个声音昨天刚刚听过,孟渔阳回头,笑眯眯喊声:“张院长。”

张院长推了推眼镜,厚重玻璃镜片敛去眼底精光。他清清嗓子,慢条斯理走进来:“小于啊,都说了别院长院长的,就叫我张医生。”

“张院长说笑了,您就是院长啊。那个,张院长啊,您刚说的杨冠是谁啊?”孟渔阳心说这要是叫了张医生,就别想打听事情了。

可能是被院长这个称呼取悦,张文贤看看孟渔阳:“杨冠是山顶警察局的局长,也是我同学。”

孟渔阳啊了一声,暗道看来这个副本至少也是双副本,而副本的范围除了山顶疗养院、山下入口以外,还有个山顶警察局——而一直没看见的胡欣,也有可能在这个山顶警察局里。

“说起来,我和老杨也很久没见面啦,真怀念以前的时光啊。”张文贤摸摸下巴,在赵安雅、李志国惊恐不安的目光下,呵呵笑了几声。

然后,他带着耐人寻味的笑容,拎起赵安雅的病历,看都没看便随手撕掉一页。

随着这一页纸的撕掉,赵安雅和李志国脸色都莫名白了一分。

孟渔阳眨巴眨巴眼睛,目光落在病历上。

在赵安雅和李志国恶狠狠目光下,张院长把撕掉的纸团成团扔进垃圾桶,又把病历挂回原处。看看赵安雅和李志国,张院长随□□代两句好好休息,转身出了门。

孟渔阳连忙推着楚云西跟上。

离开202后,张院长又来到203,他看看两张床,在孙毅杰和梁铭之间先选中了孙毅杰。

撕完孙毅杰病历,张院长拎着梁铭空白病历看了一会儿,颇为惋惜地叹口气,把病历放回原位。

“张院,小梁他病的很重吗?”孟渔阳试探着问。

张文贤摇头:“他没病。”

“那他为什么要住院呢?”孟渔阳问。

张院长推推厚重的眼镜,没说话。

看来这还是不能说的秘密?孟渔阳揉揉鼻子,又改问别的:“对了,张院,您今天查小楚的房了吗?我们出来太早了,是不是没赶上?”

“查过。”张院长看了楚云西一眼,嘴角微微上扬,眼睛被遮挡在镜片之后,让人看不清神色。

送走张院长后,孟渔阳和梁铭两人互换信息。听说隔壁赵奶奶晚上的离奇举动,梁铭道:“难怪线索提示晚上不要外出。”

“我们昨晚就只得到了这些信息,你们呢?”孟渔阳问。

听见这话,梁铭没说什么,孙毅杰表情倒是有点奇怪。

孟渔阳:“?”

“也没什么,就是…”孙毅杰挠挠头,有些尴尬。

“就是什么?”孟渔阳追问。

孙毅杰没吭声,只是表情更加尴尬。

“他有粉丝。”梁铭说。

孟渔阳一愣。

梁铭还想说什么,听见门口动静,他稍稍偏头,用目光示意孟渔阳朝外看。

随着声小孙,门被用力推开。孟渔阳眨巴眨巴眼睛,看见门外站着个穿保洁服的大妈。

大妈揉揉脸颊上的赘肉,又扯扯保洁服。打量了几眼孟渔阳,她奇怪道:“你谁啊?我咋没见过你?”

没等孟渔阳开口,她又把目光定格在孙毅杰身上:“算了,管他是谁呢。小孙啊,我把东西取来了,咱开始吧?”

“行,开、开始吧。”苏毅杰满脸写着抗拒,但为了得到更多信息,他硬是咬牙从床底下摸出两根毛衣针,针上还挂着已经织成型的毛衣。

看见毛衣,大妈瞬间笑颜如花。她连忙从袋子里也掏出件半成品毛衣:“就这、这个花,我怎么也勾不好,小孙你给我瞧瞧。”

“这里,先这样,再这样,最后这么一挑。”孙毅杰语气里透着生无可恋,但为大局着想,他硬是咬牙接过大妈的针,一下下织起来。

看着孙毅杰黑着脸打毛衣,孟渔阳有点想笑。他说声加油啊,咬紧牙,在自己彻底笑场前推着楚云西溜了。

回答房间,孟渔阳收敛笑容,第一件事先拎起病历本。

看着本子上参差不齐的撕痕,孟渔阳皱眉一页页朝下翻,1、2、3、4,再往后翻,病历见了底。摸着光秃秃的病历夹底板,孟渔阳目光晦暗。

张院长撕孙毅杰病历后,孟渔阳悄悄数过,孙毅杰病历本上还剩下6页。换句话说,孙毅杰的线索是7,昨天进入副本后,他剩余的病历页数是7。

而云西的线索是5,昨天这个病历上还剩了5页纸。

过去一天,病历被撕掉一页。

联系赵安雅和李志国的神情,孟渔阳猜测这个病历也许是某种倒计时,只是不知道倒计时结束后,到底会发生什么。

无论怎么想,倒计时结束都不会发生好事啊,不过好在赵安雅的病历仿佛更薄?孟渔阳打定主意:“云西,我们等会儿去数数赵奶奶病例。”

楚云西点头,一个好字还没说出口,楼下传来声惨叫。

—————————————————

门卫大爷死了。

死在了门卫室里。

听见尖叫声,孟渔阳拍了拍楚云西,示意自己先下去察看。等他用百米冲刺的速度下到一楼,第一眼看见的,是瘫坐在地上的赵护士。

“赵护士?你怎么样?”孟渔阳把人扶起来,顺着她的目光,孟渔阳看见了黑漆漆的门。

极淡的烧焦味从门里飘出来,门卫室大门晃了几下,咚一声砸在地上。

因为门的突然倒下,地面溅起阵阵灰浪,孟渔阳下意识眯起眼睛。正想伸手挥去灰尘,他诧异地发觉,灰尘并没从门卫室飘荡出来。

换句话说,门卫室和大厅之间,仿佛立着堵透明的墙。

孟渔阳试探着朝前伸手,果然摸到了某种阻碍。

他拍了拍那道看不见的墙,努力朝门卫室里看,只看见具烧成焦炭的尸体:“门卫大爷死了?”

“怎么会?怎么会这样?”赵护士甩开孟渔阳,跌跌撞撞跑开了。

“哎?你先别走啊,我还有话要问你呢。”孟渔阳回身想去拉人。

余光扫到楼梯口,孟渔阳手上动作顿住,继而,他蓦地瞪大眼睛——楼梯口站着个人。

楚云西不知何时下了楼,此刻,他正安安静静站在楼梯口,腋下拄了双拐。

孟渔阳再顾不上赵护士。

他小跑到楚云西身边,试探着伸出手,却没找到能扶哪里。最终,他搓搓双手,虚虚护在楚云西腰侧。

“我自己可以。”楚云西说。

孟渔阳愣了愣,不着痕迹地缩回手。

他盯着锈迹斑斑的双拐看了几秒钟,后知后句意识到什么。不管是从常识出发,还是从工程力学角度考虑,双腿瘫痪的人都没办法拄拐走路。

看出孟渔阳的疑惑,楚云西用眼神示意右腿:“这条腿,可以动。”

不是双腿瘫痪?回忆病历上内容,孟渔阳惊讶地意识到,病历上还真是没写双下肢。

所以,自己是看见楚云西的动作,下意识认定了他双侧下肢失去功能。而看楚云西当时的表现,也不像是故意隐瞒。

孟渔阳抿抿嘴唇,试探着问:“云西啊,右腿是好的这件事,你是才发现的吗?”

楚云西嗯一声,目光越过孟渔阳,落在门卫室里。

在他们说话的功夫,二楼的人陆陆续续跑了下来。看见门卫室惨状,张院长脸色迅速灰败下来,不过他并没说什么,只是默默叹口气,扭头朝楼上走。

“张院长,这怎么办啊?”孟渔阳冲着他背影喊。

“我去给杨局长打电话。”张院长的声音很颓败,仿佛不能相信疗养院会发生这种事。

其他人也聚在一起小声嘀咕:“怎么会呢?”“是啊,怎么就烧死了?”“再说我们也没人听见声、闻见味啊,这跟当时…”

说着说着,这个声音突兀停下。

前两个声音属于赵安雅奶奶、李志国爷爷,第三那个声音不算特别耳熟,孟渔阳通过保洁服认出来,这位npc是孙毅杰的粉丝。

“大妈?”孟渔阳想了想,“大妈,您贵姓啊?”

“姓毛,俺叫毛美君。”大妈说。

“啊,毛大妈。”孟渔阳笑眯眯问,“您这之前说的当时,是指什么啊?以前咱疗养院里,也发生过什么事情吗?”

“当时、当时…”毛大妈看了赵奶奶和李爷爷两眼,声音越来越低,“没什么,你听错了。”

“那不能啊,您说那么大声呢。”孟渔阳不为所动。

毛美君没说话。

“毛大妈,你就给咱们讲讲呗。”孙毅杰也跟着劝。

“你要是讲了,我就、我就…”孙毅杰迟疑了几秒钟,“我就教你织更好看的花纹。”

大妈表情微微松动。

孙毅杰一狠心:“教你最好看的、最流行的、小姑娘最喜欢的花纹。”

毛美君又打量两眼老爷爷老奶奶,对着孟渔阳他们招招手:“成!说好了,必须是小姑娘最喜欢的。那件事啊,是很多年前…”

看她有原地开讲的意思,孟渔阳连忙摆手,指指楼上:“上去,咱先回房间再说。”

上到二楼,楚云西先回房间换了轮椅,孟渔阳看见他胳膊上的红痕,想说什么,最终只是咬了咬嘴唇。

等孟渔阳他们来到203,毛美君马上开讲:“那件事,要从几十年前说起。”

事情发生的时候,毛美君还是个不到二十的小姑娘。

跟所有小姑娘一样,毛美君爱美,可因为出身不好,她只能做着很卑微的工作——在疗养院打扫卫生。

在毛美君来到疗养院的第二年,院里来了个年轻护士:“她是护士,我就是个保洁员,平时也碰不上面,但我知道她手很巧。”

“她织出来的毛衣,是我见过最好看的。”毛美君陷在回忆里,满眼都是对漂亮毛衣的憧憬。

“可惜啊。”毛美君想了想,“大概是第三年还是第四年吧,仓库莫名起了火,她因为去仓库取东西,被关在里头烧伤了。”

边说,毛美君边指指两侧脸颊:“这里,还有这里,都烧伤了好大一片。哪怕后来治了、养了那些年,右边看不大出来,但左边依旧留了很大的疤。”

看着她指的位置,孟渔阳瞬间想到了隔壁赵奶奶。

“可惜了、可惜了。那么巧的一双手,就因为脸被烧伤,她再也没织过毛衣。”毛美君颇为惋惜。

“这跟今天的事,有什么关系啊?”孙毅杰不解。

“怎么没有?”毛美君叹口气,“当年那场火,也是悄无声息,没人知道什么时候着起来的,也没人听见声、闻见味,要不是有个搬运工意外经过仓库,那个护士都救不回来。不过话说回来,也就是因为这场火,两个人才定了亲。”

“没听见声闻见味?那是挺像的啊。”孙毅杰说。

孟渔阳嗯了一声,摸摸下巴:“大妈啊,那个护士,是不是刚好叫赵安雅?而那个搬运工,姓李名志国?”

孙毅杰愣了愣。

梁铭也是恍然大悟的表情。

“而且更巧的是,他们俩如今,就住在我们隔壁?”孟渔阳在他们错愕目光下,坚强地把话说完。

当年的事情,算是打探出来了。但这个故事对于如今的情况,帮助并不大。

送走毛美君大妈,孟渔阳默默把事情梳理一遍。

现在已知:

1、当年火灾事件

2、门卫大爷莫名烧死事件

这两件事情,虽然有点类似,但并不能归于一类,至少在第一件事情里,没有死者。

而且不单单是没有死者,作为受害者的赵安雅奶奶,虽然受了伤毁了容,但反而还因火结缘,跟自己救命恩人结婚,过上了恩爱到白头的生活。

不过,既然npc提到了当年的火灾,这场火灾和门卫的死,怎么说也该有点关系。到底是什么关系呢?孟渔阳偏头看向楚云西。

楚云西双眸微垂,不知道在想什么。

进入副本已经一天了,楚云西5页病历只剩下4页,可不论是任务、还是出副本的方法,孟渔阳都是毫无头绪。甚至,连副本的玩家和npc都还没有见齐,孟渔阳叹口气,暗中祈祷张院长说的那个杨局,可千万千万快点出现。

万一这杨局是个慢性子,拖到4页病历见了底才来孟渔阳又悄悄看眼楚云西。

看见轮椅,楚云西第一反应是双下肢瘫痪,人通常在遇见曾经经历过的事情时,才会下意识套入——所以,楚云西曾经经历过双腿失去功能。

双腿失去功能的人,是无法使用拐杖的。梁铭刚刚也说了,他们听见一楼尖叫后,又听见巨响,急忙朝一楼跑。跑到201门口,他们看见楚云西架着拐冲了出来。

按时间推断,楚云西多半也听见了巨响。他急着想知道发生什么,又苦于轮椅无法下楼,焦急之中,他看见床头的拐杖,才意识到自己只有单侧下肢行动受限。

想到这里,孟渔阳俯身抱住楚云西,趴在他耳边小声说:“对不起,让你担心啦。”

楚云西没说话。

孟渔阳也没再多说什么。他用毛茸茸的头顶,蹭了蹭楚云西脸颊,眯眼看向窗外:“今天的太阳好好啊。”

两个人依偎在一起晒了会儿太阳,楼下传来嘈杂声。好像有人把疗养院大门一脚踹开,紧接着,孟渔阳听见个熟悉的女声:“警察。”

孟渔阳小声问:“你姐?”

楚云西点头,目光暗下去。

“警察,是谁报的案?”胡欣的声音再次传过来。

“你是?”张院长的声音透着疑惑,“我们是报案了,但杨局长没来吗?”

“胡欣。”胡欣边说边做了什么动作,孟渔阳竖着耳朵,只听见啪的一声。可能是在量警牌?孟渔阳暗中猜测。

胡欣能来,孟渔阳是大概猜测到了的,至于那个杨冠没有来,倒是出乎孟渔阳意料。揣摩了一会儿楚云西神色,孟渔阳试着提议:“要不我下去看看,你在房间里等我?”

楚云西摇头,说了句:“一…”

“起”字还没说出口,楚云西忽然顿住。

与此同时,孟渔阳听见了高跟鞋踩踏楼梯的声音,咚咚咚,一下接着一下,最终停在201门外。

胡欣推开门。看见坐在轮椅里的楚云西,她眼里露出讥讽:“废物。”

楚云西没说话,孟渔阳微微皱眉。

“哪怕能站起来,又能如何?进到副本里你依旧是废物。”胡欣嘴角撇出弧度,“你这种废物,怎么还没死?”

楚云西海蓝色的瞳孔里露出冷意,他静静看着胡欣,一句话也没说。

“预言很快就会成真。你这种废物,没资格活在世上。”胡欣金色的瞳孔透着冷漠与快意。

孟渔阳一愣。

嘲讽完楚云西,胡欣把目光落在孟渔阳身上。她用染了金色的指甲,轻轻缠绕鬓角发丝:“渔阳,好久不见。”

孟渔阳没说话。

“我希望你”胡欣话没说完,余光看到紧跟在身后的张院长。她收住话头,对着孟渔阳伸出手指点了点:“你,在这儿等着,办完案子我来找你。你想要的,我都可以给你。”

胡欣离开后,孟渔阳马上问:“什么预言?”

“二选一的预言。”楚云西双手撑着身体,把自己挪回床上。

“什么二选一?”孟渔阳追问。

楚云西没回答。沉默几分钟后,楚云西再次开口:“等会儿我去孙毅杰那里。”

孟渔阳:“啊?”

“胡欣看上你了。”楚云西说。

孟渔阳没跟上楚云西思路:“什、什么?”

“她很美,而且,跟着她更安全。”楚云西再次开口。说完,他从床头摸出双拐,安安静静擦拭起来。

孟渔从他手里拿走双拐:“你什么意思?”

楚云西头都没抬:“你跟她交尾吧。”

孟渔阳愣了愣,狠狠盯住楚云西。瞪了几分钟后,孟渔阳叹口气,咬牙切齿说了句:“有病。”

二楼病房一共就三间,胡欣去了没两分钟,再次折回201。打着单独问话的旗号,她支开张院,对孟渔阳开门见山:“杨冠被我干掉了。”

孟渔阳哦了一声,没什么反应。

“你不好奇?”胡欣诧异。

“你愿意干掉他就干掉他,愿意干他就干他,跟我有什么关系?”孟渔阳问。

胡欣微微一愣:“你你都不问问杨冠是谁?”

孟渔阳:“山顶警察局局长,有什么好问的?”

这种不屑一顾的态度,反而更激起胡欣兴趣。她指尖绕了两下发丝,饶有兴致道:“那我干掉他的原因呢?”

孟渔阳:“关我屁事?”

胡欣皱眉,目光里多了丝探究。

“你在生气。”片刻后,胡欣肯定地说。

“不劳你费心。”孟渔阳摆摆手,大有赶人的意思。

“你为什么生气?”胡欣追问。

孟渔阳看她一眼,又看看一直背对着自己的楚云西:“我为什么要生气?拜你所赐,我男朋友在跟我闹别扭,我还不能生个气?”

“原来你在生那个废物的气。”胡欣笑起来,金色的眼眸闪亮炫目。

孟渔阳也跟着笑起来,语调却不带着一丝温度:“不,我是在生你的气。”

胡欣没说话。

“当着我的面,一而再再而三的欺负我男朋友?胡大姐,有没有人说过你脑残?”孟渔阳问。

胡欣狠狠眯起眼睛,好像只被冒犯了的猛兽。

“瞪什么瞪?”孟渔阳恶狠狠瞪回去,“别tm给我显摆眼睛大,有能耐你现在就弄死我。”

听见这话,胡欣还没什么反应,楚云西猛地转身,从腰侧拔出了匕首。哪怕只能坐在床上,他看向胡欣的目光里依旧迸射出杀意,大有打算和胡欣同归于尽的气势。

匕首出鞘的清冷声响里,孟渔阳轻轻笑起来:“不过事先声明,弄死了我,你也别想活着走出去。”

感受到楚云西的敌意,胡欣脸上厌恶神色更浓。听见孟渔阳追加的这句话,她看了看自己金色指甲:“哦?我凭什么信你?”

“爱信不信。”孟渔阳耸肩,没有展开说明的意思。

他转身,把整个后背露在胡欣攻击范围之下:“不信你就试试,信了就老老实实谈合作,别再想有的没的。”

谁也别想活着出去这句话,胡欣本来是不信的。但看着孟渔阳毫不防备的样子,她心思流转,最终收回了手:“你最好别骗我。”

——————————————————————————

傍晚时分,孟渔阳推着楚云西进了202。

赵安雅和李志国,都还沉浸在门卫去世的悲痛里。看见孟渔阳他们,李志国叹口气:“这老高,怎么说走就走了呢?”

“人死不能复生,警察局已经派人来调查了,相信很快就能破案。”孟渔阳说。

李志国点点头,又念叨几句。八点整,他依依不舍离开病房。

目睹他一步三回头的样子,孟渔阳看看房间里空着的那张床,疑惑地问:“你为什么不留下陪护呢?”

李志国叹口气:“住不下了。”

李志国离开后,孟渔阳沉默着看了会儿空床,忽然想起第一天晚上。愣了愣,他拍拍楚云西肩膀我说句等我,一溜烟跑出门外。

孟渔阳沿着楼梯快速来到一楼,大厅里已经没有了李志国身影,只有入口处两扇玻璃门还在微微晃动,门外不远处,有个拎着保温桶的身影。

李志国拎着保温桶,背对疗养院一动不动。

盯着李志国背影看了几分钟,孟渔阳轻轻推开玻璃门。

小心翼翼走到李志国身边,孟渔阳绕着他转了两圈,喊声李爷爷,又伸手在李志国面前晃了晃。

李志国毫无反应。

“李志国?李爷爷?”孟渔阳又喊了两声,依旧没得到回应。

李志国就好像尊石雕,之前还有说有笑的人,这会儿眼睛微睁着,却没有半分光彩。

孟渔阳揉揉鼻子。

这个副本太真实了,真实到里面的npc都有血有肉,仿佛真人一般。但同时,这个副本也很假,只要出了疗养院,一切都仿佛凝固。

李志国就那么如同石雕般站着,孟渔阳猜测,他会这么站到明天早上。朝阳射下,探病时间一到,李志国又会苏醒过来,提着不知何时重新满起来的绿豆汤,笑眯眯推开疗养院的门。

看来,所有的活动场所,就是疗养院,而能得到答案的地方,也只有疗养院。

孟渔阳慢吞吞走回玻璃门前,刚想推门,他忽然看见个金色身影。

胡欣凭空出现在大厅里,手里还拎着个泛黄的文件袋。

“东西找到了?”孟渔阳推开大门。

胡欣吓了一跳,看着从门口进来的孟渔阳,她表情隐隐有些怪异。

“你看什么?”孟渔阳问,“之前拜托你回警察局找的资料,找到了?”

“你为什么能出去?”胡欣微微眯起眼睛。

直到这个时候,孟渔阳才发现,胡欣和楚云西的确有些相似的地方,例如微眯眼睛的动作。

不过楚云西眼里,是一望到底的蔚蓝,时而宁静时而翻涌,却从不曾迷茫畏缩。

而胡欣眼里,是如阳光般的金色,虽足够闪耀明亮,却不够深邃,透过这双眼睛,孟渔阳曾经不止一次看见犹疑。

哪怕是姐弟,到底还是不一样,孟渔阳好笑的摇摇头。随后想到楚云西轻描淡写那句“你和她交尾”,孟渔阳脸色又黑了下来。

“你到底为什么能出去?”胡欣得不到答复,渐渐焦急起来。她伸手推玻璃门,大门纹丝未动。

孟渔阳没回答她,只是轻轻推开了门,走出去,又走回来。

看着敞开的大门,胡欣试探着朝外走,然而身体仿佛被无形的隔板挡住,任凭她再用力,都没能离开疗养院范围。

把这些尽收眼底,孟渔阳从胡欣手里抽走文件袋。

“你为什么能出去?”胡欣还在纠结。

孟渔阳:“都说过我很重要,我死了你们都别想活。现在信了?”

胡欣愣了愣,看着孟渔阳的目光更加复杂。

孟渔阳倒是没什么搭理她的兴趣,拿到想要的资料,他看看时间,对着胡欣摆手:“回见了您呐。”

“我把你要的东西给你找来,你就不打算共享些信息给我?”胡欣问。

孟渔阳想了想:“你身上有本子之类的吗?随身携带,一人一本的那种。”

胡欣不明所以,却还是在身上翻了翻,最后找出本工作记录手册——虽说是手册,但为了方便携带,手册特别的薄。

看了看手册厚度,孟渔阳叹口气:“你自己数数页数吧。”

————————————————————

孟渔阳返回病房时,楚云西已经躺在了床上。轻轻叫声云西,孟渔阳凑过去推推他:“起来看资料了。”

楚云西睁开眼睛,盯着孟渔阳含笑的嘴角,楚云西迟疑片刻,缓缓张开嘴。

“再说让我去跟胡欣交尾的话,信不信我抽你?”孟渔阳说。

楚云西愣了愣,乖乖闭上嘴。

狠话放完,看着垂眸不语的楚云西,孟渔阳心里也不太好受。他叹口气,摸摸楚云西左腿:“这条腿,会疼吗?”

楚云西摇头,银色发丝扫过眼角。

孟渔阳帮他拨开发丝:“云西啊,你要明白,我是你男朋友。”

楚云西没说话。

“我会疼你、爱你、保护你的。”孟渔阳说。

楚云西终于抬起头,蔚蓝色瞳孔清澈见底。看了看孟渔阳漆黑的眼眸,楚云西轻轻说:“骗子,你明明只是想抱大腿。”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