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疯批美人竟是我自己[无限] > 第65章 海边渔村(五)

第65章 海边渔村(五)


孟渔阳一愣。

其他人听见这话, 表情也不怎么好看。

“期限呢?任务总会有期限吧?”孟渔阳追问。

“星期吧,星期吧。”npc说。

“星期吧?这算什么期限?”有人嘀咕。

npc没给解答,他抬头看着缓缓升起的月亮, 留下句找到那家,朝最高建筑走去。

npc离开后,玩家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他那句话什么意思?什么叫一直都在?”周胜最先出声。进入副本后, 周胜再没带过套袖。这会儿刚打渔回来,他袖子上湿了大半,两个手肘处的布料明显和其他处不同。

“一直都在?怎么叫一直都在?”潘泉腆着啤酒肚, 把这两句话重复几遍, “你们说, 他的意思会不会是那家一直在我们中间?”

这话一出,原本就足够安静的广场、更是静到反常。

四周风声隐去, 月亮躲在云后不再出来,就只有海浪一下下拍打海岸, 留下机械声响。

没人说话,大家都用猜疑的目光打量彼此。

几分钟后,孟渔阳清清嗓子:“这只是个猜测, 没有确切证据前, 我建议玩家内部还是要团结。”

楚云西嗯了一声, 其他人并没表态。

“既然这样的话,为增加互信,不如大家自爆家门?”孟渔阳揉揉鼻子, 做了个表率,“我,全日制在读研究生, c大的。这位是我男友,自由职业者。”

楚·自由职业者·云西点了点头,对前半句表示了充分认可:“对,我是他男朋友。”

众人:

李雪迟疑着站出来:“我是医生。”

孟渔阳翻了个白眼。

“我”程明辉沉默片刻,咬牙,“我也是学生。”

“什么?”李雪诧异。

“我真是学生,我之前骗了你。”程明辉面无表情,只是微红的耳根出卖了他的心虚。李雪没说什么。

孟渔阳朝周胜和潘泉分别做了个请的手势。

“木匠。”周胜指了指自己。

潘泉:“我的话,我自己做买卖的,也是算是自由职业者。”

“好,现在的结果是:两个学生,一个医生,一个木匠,和两个自由职业者?”孟渔阳目光扫过众人。在看到李雪时,孟渔阳又翻个白眼。

李雪偏开头,没跟孟渔阳对视。

孟渔阳:“既然大家自爆完家门,下一步就开始自证吧?”

看没人反对,孟渔阳率先道:“我植物学研究生,你们随便说植物,我大概能说出科属种,描述出特征。”

潘泉随便说了个植物。听孟渔阳描述完,他拍拍肚子:“就算你说了,我们也不知道对不对啊。”

“也是。”孟渔阳耸肩,拉过楚云西,“不过,我和云西是恋人,单凭这一点,我们两个身上就没有疑点。”

潘泉没理解。

“npc提到那家时,用的是他代替。当然,我们不知道这个ta,是he、she还是it,不过不管怎么说,至少是单数。换句话说,假设那家是人,也只是一个人,而我和云西两个人,怎么想都不可能是那家。”孟渔阳说。

回忆npc的话,大家接受孟渔阳的分析。

“既然这样的话,你们继续?”孟渔阳退开两步,把场地让出来一块,“哦对了,这个李雪,她在副本外和我家云西认识,也应该是可靠的。”

李雪愣了愣,明显没想都孟渔阳会帮忙。

孟渔阳:“至于那个程明辉,看情况他和李雪认识。”

程明辉偷看李雪:“我们、我们在网上认识的,不过现实里,也碰过两、三次面。”

“见过面而已,算不上什么。”潘泉赶紧说。

程明辉没再开口。

“但至少能说明,现实生活中真的有这个人存在。”孟渔阳帮着程明辉接了句。

程明辉扭头看孟渔阳,目光露出感激。

“我也不是帮你,你看我干什么?”孟渔阳揉揉鼻子,“我只是实话实说,想尽快把情况分析明白。”

周胜的身份很好确认。他戴好套袖,从随身挎包翻出各式各样工具,甚至还掏出个做到一半的木制品,就地打算开工。

“信了,我们信了周哥。”孟渔阳赶紧制止,“这月黑风高的,咱就别大半夜抹黑干活了吧。”

最后剩下潘泉。

潘泉看看这个,看看那个:“我这怎么证明?我总不可能随身带着营业执照啊。”

“你做的什么生意?这种能说吧?”孟渔阳说。

潘泉:“也不是什么大生意,我就开了家贸易公司,做做玩具进出口的。”

李雪插话:“公司名称呢?”

潘泉说了个名字,一听就是做玩具的,但,一听也绝对不是什么有名的大公司,至少在场的几个人都没听过。

这样一来,潘泉的可疑性最大,而孟渔阳和楚云西因为互为证人,则彻底洗清了嫌疑。不过嫌疑最大,也不代表就是疑犯,大家商议完,决定第二天再跟npc套套话。

第二天,大家照常来广场集合,等到太阳快升到顶端,npc依旧没有出现。

“看来啊,这个寻找那家的任务,只能靠我们自己完成了。”孟渔阳耸肩,目光落在潘泉身上,“思考了一夜,你想到什么自证的办法了吗?”

潘泉苦着张脸,啤酒肚挺得也不直了。

“没有?那关于王和七个妻子的传说呢?有没有人想到类似的?”孟渔阳又问。

还是没人开口。

“既然如此,干等也不是办法,不然大家今天先在村子里找找线索?”孟渔阳提议。

李雪马上复议:“行,我跟你们俩一组。”

程明辉看着她,欲言又止。

“我不同意。”孟渔阳斜她一眼,“你少来当电灯泡,是不是,云西?”

被点到名字,楚云西回头说了声对,语速比平时慢了零点几秒。

等各自组好队后,孟渔阳小声问:“云西啊,你刚刚听没听我在说什么?”

楚云西目光里透着心虚。

“果然没听?”孟渔阳好笑地看着他,“那你就说对?”

“男朋友说的都是对的。”楚云西偏头,用比天空和大海还要纯净的眼睛望孟渔阳。

在那双蔚蓝色瞳孔里,孟渔阳甚至能看清自己的影子。孟渔阳下意识笑起来:“真是的,还会恃美而骄了。”

他还想在说什么,远处隐约传来争吵声。孟渔阳噤声,看向楚云西。

楚云西偏头听了几句:“李雪。”

“李雪在吵架?和谁?”孟渔阳问。

楚云西又听了一会儿:“周胜。李雪擅自动周胜螺丝刀,被发现,吵起来。”

“螺丝刀啊。”孟渔阳揉揉鼻子,想到之前采贝时,李雪管螺丝刀叫起子,“乱动别人妻子,她活该被骂。”

楚云西嗯了一声,再次表示认同。

孟渔阳乐了:“我说云西啊,怎么我说什么你都嗯啊,太可爱了吧?”

“你永远是对的。”说着说着,楚云西声音停顿。

“我刚刚就想问了,你到底在看什么?”孟渔阳顺着他的目光,只隐约能看见点红色和绿色。

“花。”楚云西说。

孟渔阳:“什么花?”

“绣球花,大团大团圆圆的粉红色绣球。”楚云西眼里露出渴望。

孟渔阳一愣。

按照楚云西的性格,想要马上就回去采。而现在,他明明很想要,却只是远远地看着?明明按照他的身手,去采个花用不了几分钟,孟渔阳笑着把提议说出来,楚云西迅速摇头。

“为什么不去?”孟渔阳问。

楚云西:“不能离开男朋友。”

孟渔阳眨巴眨巴眼睛。

楚云西舔舔嘴角,从远处花丛收回目光:“我只想在你身边,一秒钟也不分开。”

突然起这么句表白,饶是孟渔阳自认防线很高,心也跟着抖了抖。他傻笑了几秒钟,揉揉脸颊:“不用分开,走,我们一起去采花。”

走在采花路上,孟渔阳看天也美、水也美,甚至路边的野草野花都透着灵性与异域之美。等终于快走到了,楚云西忽然捂住他眼睛。

孟渔阳:“嗯?”

楚云西:“不许看,我摘下来送给你。”

闭着眼睛,孟渔阳任由楚云西牵住自己,一步步向前。因为看不见,其他的感官反而变得更加清晰,孟渔阳听见海浪拍击沙滩的轻响,听见鸟儿婉转啼鸣,也闻到幽幽花香。

风轻云淡、鸟语花香,传说中的岁月静好也不过如此吧?

在副本里,在做着任务的同时,孟渔阳莫名胜出点幸福情绪——有爱人在身旁,副本或者现实,又有什么关系?带着这种感悟,孟渔阳紧了紧握着楚云西的那只手,得到了楚云西更用力的回握。

“很快就到了,不许偷看。”楚云西声音清亮明媚,如同初春时节刚刚融化的溪水,虽然还带着丝丝凉意,但的的确确是春天了。

“不偷看。”孟渔阳抿着嘴角。他静静等了一小会儿,感觉到有东西被捧到面前。

楚云西拉起他的手,往里面塞了个东西。

握着手上的东西,孟渔阳心底升起愉悦情绪的同时,多多少少也有些诧异,这枝花是不是有点大?手感不像是捏着一朵花,倒像是紧紧攥了根拖把棍。而且这朵绣球的重量,也过分重了吧?

“睁开眼吧。”楚云西说。

缓缓睁开眼睛,孟渔阳看着被连根拔起的灌木,嘴角抽了抽。

“喜欢吗?”楚云西眼里满是期盼。

盯着灌木带土的根系,孟渔阳僵硬地点头。顺着根系朝上,孟渔阳看见直径比瓶盖还粗几圈的树干,树干上方是浓密的叶子,叶子缝隙里,透着星星点点的粉红色——可惜这会儿树被举得太高,完全看不见树冠情形。

把树放回地上,孟渔阳终于看清了那些粉红色。那是由无数小花组成的大团花簇,粉红色艳丽娇美,一簇挨着一簇,让人移不开眼。

看着看着,孟渔阳脸色变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