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疯批美人竟是我自己[无限] > 第82章 月亮湖(终)

第82章 月亮湖(终)


村长李良从残破的房子里走出来。他对着房子痛心疾首半天, 终于看见房子外的四个人:“这是不是干的?是不是你们?”

丁雅雯连忙护住丁宁。

孟渔阳看着李良气急败坏的样子,忽然问:“任务是寻找奠基人?”

李良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嗯了一声。

“奠基人这还用找吗?”孟渔阳挑眉, “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李良愣了:“哪里?奠基人在哪里?”

“不就是你吗?”孟渔阳说。

这个副本,是由无数幻境组成的,而这些幻境之间,只有活人能过穿梭。换句话说, 村长出现在这个建筑里,就意味着这个建筑,是已经死去的村长的幻境。

之前, 孟渔阳一直受到尸体出现在建筑下方的误导, 认为奠基人可能是消失的村民、可能是李兰或者李柏。现在想想, 建筑本身都存在于幻境内,那么, 创造了这个幻境的村长李良,才是建筑的奠基人。

听完孟渔阳的分析, 李良直直站立许久,最终颓然跪在地上。

他摸着地面,轻轻叹口气:“小柏是我的儿子, 是我跟兰儿抚养长大的孩子, 我不想让小柏去冒险, 我怕他冲不过红雾,所以我违背他的意愿,建了这栋建筑。我想用建筑捆住他, 却害得兰儿为我们丢了性命。”

眼泪一滴滴砸在地面,溅起层层水雾。

雾气之中,闪烁点点光斑, 村长身体消失后,熟悉的绿色漩涡出现。丁雅雯拉着丁宁先行离开。孟渔阳和楚云西对视一眼,朝漩涡走过去。

走进漩涡前,孟渔阳突然顿住。

“你的伤”孟渔阳皱眉,看着楚云西胸口大红花般的血渍,他咬了咬嘴唇,“副本里伤情会被压制,哪怕这样你的伤口都还在渗血。出去后”

楚云西并不在意:“会更严重一点,但不会死。”

楚云西说的一点,和孟渔阳想的一点,差别的可不是一点半点。等楚云西伤势见起色,已经大半个月过去了。

这大半个月里,孟渔阳推掉了实验和学术活动,一心一意宅在别墅。等楚云西伤口终于愈合到能做剧烈运动,他又被迫宅在床上躺了两天。

第三天傍晚。孟渔阳摸摸屁股,强制推开楚云西:“医生说需要静养。”

楚云西爪子还是不老实:“我已经好了。”

孟渔阳叹口气:“医生说需要静养的是我,不是你。”

沉默片刻,楚云西用水汪汪的眼睛注视着孟渔阳:“你可以不动。”

孟渔阳:

再次做完激烈运动,楚云西亲亲孟渔阳鼻尖。孟渔阳抬头亲回去,楚云西再亲回来。两人互啄了一小会儿,孟渔阳笑着瘫回床上。他想了想,开始掰指头:“云西啊,我们已经20几天没进副本了。”

楚云西嗯一声,手机嘟嘟想起来。他在床头柜下摸出个粉色手机,接通后,又嗯了两声。

“是谁啊?”等楚云西挂断电话,孟渔阳撇嘴,“送你的手机,我都还没打过呢,倒便宜别人了。”

“林坚。”楚云西说。

孟渔阳:“他?他又要干嘛?婚也结了,孩子一时半会也生不出来啊?”

楚云西:“他说李雪要结婚了。”

孟渔阳眨巴眨巴眼睛:“不是吧?李雪结婚?她结婚也要请我们去?我们又不熟。对了,她跟谁结婚啊?”

“程明辉。”楚云西放下手机,对着孟渔阳舔舔嘴角,“时间还早,我们不如再”

“不!”孟渔阳斩钉截铁拒绝。

虽然嘴上说着不愿意,但本着睦邻友好、与人为善的原则,李雪婚礼当天,孟渔阳和楚云西依旧盛装前往。

看着腼腆大男孩般的程明辉,孟渔阳忍不住打趣:“行啊,终于抱得美人归了?不过,你不是还在上大学吗?”

“是在上大学,但满22了。”程明辉傻笑。

孟渔阳哦了一声,扭头看李雪。

李雪撇嘴:“见笑了见笑了,他非要办婚礼,我也没办法。”

林坚和黄佳玲作为同事与同事家属,自然也来了婚礼现场。趁着程明辉去接待其他客人,黄佳玲把李雪拉到一边:“之前还说什么不愿意,怎么进个副本就想开了?”

孟渔阳悄悄竖起耳朵。

李雪耳根泛红,摆摆手明显不愿多说。在黄佳玲不依不饶攻击下,李雪最终开口:“还不是因为他差点死里头?”

孟渔阳一愣。

李雪继续道:“上个副本,他陪我进去的,你也知道进别人副本风险会高很多,他差点折在里头。人就是这样,平时想这想那,嫌弃这嫌弃那,但真面对生死了,又觉得平时嫌弃的那些无比值得眷恋。我当时就想着,要是能活着出去,我就嫁了。”

是啊,真的面对生死了,才更能激发出对生命的渴盼、对美好的珍惜,危险越强烈,珍惜感越强烈,这么看来,人类果然是神奇生物呢,孟渔阳笑笑。

随即,孟渔阳又想到上个副本。

在那个副本里,他见到了找寻很久的父母,明白副本是更高等的文明的美食工厂。通过这种类似游戏副本的方式,更高等文明吸取人类情绪波动。而参与副本的人类作为玩家,需要在特定的地点和场合,完成某些特定任务。

这个流程看起来,还真的挺像真人秀节目。

有预设的粗略台本、有结局,至于能不能走到结局,还是玩到一半就退赛,这就要看个人本事了。孟渔阳算算日子,觉得无论怎么说,下一场绝命真人秀也该来了。

又过了两天,不管孟渔阳怎么接触纸制品,那些东西都没能变成合同。

当然,能不进副本肯定是好的,怕就怕时间一到,两个人就被迫传入不同副本。

一个人进副本,孟渔阳倒是不怕,他只是担心楚云西会一个人进副本。这事想想还挺奇怪的,自己这种身手稀松平常的人,反倒需要担心云西那种高手?揉揉鼻子,孟渔阳回忆起上个副本里的情形。

当时情绪太过激动,有些东西没有想清楚。现在平静了一个多月,孟渔阳才彻底想清楚副本的前因后果,也意识到楚云西那句对不起,究竟是什么意思。

首先,那个副本的出现,跟其他副本相比有些突然。

根据爸妈的话,孟渔阳猜测,是他们用了某些手段,特意将自己和云西引入那个副本的——因为那个副本的本质是幻境,一层层的幻境。

而在幻境和真实交错间,最利于他们找到机会和自己相认。事实上,爸爸妈妈的确找到了机会,并且成功出现在自己的幻境里。

至于自己的幻境是什么时候出现的,孟渔阳想了想,推测彻底进入副本时,也就是从三叉路口向下走时,幻境就已经生成了。

而这就可以解释,为什么云西几次欲言又止。云西是看破了幻境的,但他不能说,不是不想,是没办法。身处幻境里,幻境主人没有意识到之前,作为客体,楚云西没办法做出提醒。

后来,在自己意识到幻境后,楚云西终于能将幻境两个字说出口。虽然说出口的时间和地点有些让人无奈,并且说出口的目的孟渔阳咬咬嘴唇,又想到楚云西那句对不起。

楚云西在赌。

楚云西当时说:这里是幻境,受制于你们规则之下。打破幻境有两条方式,主动或被动。想带着渔阳被动离开,只有除掉规则这条路可选。

带着自己离开,属于被动,那主动离开是什么意思?那个幻境,是自己的幻境,父母和云西都只不过是进入了自己的幻境。所以,主动离开的意思,是身为幻境主人的自己有离开意愿。

楚云西不愿意对自己父母出手,所以他选择拿自身当筹码,赌的就是自己对他的感情。只要自己感情波动足够大,情绪足够崩溃,那幻境必然会受影响。往好了说,可能直接打破幻境,往差了说,也会给云西寻到其他机会。

“你的确该道歉。”孟渔阳撇嘴,“算计我,还害我哭了一场。”

楚云西:“?”

孟渔阳继续撇嘴:“还装无辜。”

楚云西歪头:“??”

对上那双清澈见底的眼睛,孟渔阳败下阵来。孟渔阳随手拨弄桌面上的杂志:“也不知道下个副本什么时候到。”

随着他的动作,杂志里掉出来张纸,花花绿绿的好像是广告。

孟渔阳捡起来,发现那不只是广告。纸上面还贴着个长条形纸盒,盒子上写了试用装三个字。

“植物杂志还发试用产品?化肥还是除虫剂啊?”孟渔阳好奇心起。

拆开纸盒,里面只有块普普通通的橡皮,外加一张说明书。看着说明书上熟悉又陌生的字体,孟渔阳微微瞪圆眼睛。

阳阳:

爸爸、妈妈很抱歉,没有经过你同意就擅自做了决定。

这些天我们也在反省,我们的阳阳长大了,自己的事情自己做主。我们不应该替你决定未来,而是应该把选择权交给你。

随信附赠的橡皮看见了吧?这是爸爸、妈妈偷偷弄到的福利,可以用它擦掉合同上的名字。只要擦掉名字,就可以避开副本。这也算是我们送给阳阳的小小选择权啦。

阳阳乖,要幸福,爸妈爱你。

看完信,孟渔阳揉揉鼻子,发现植物杂志变成了合同模样。看着合同签名档的两个名字,孟渔阳弯起眼睛:“云西啊,你说擦还是不擦?”

(正文完)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能一直看到这里的小可爱!鞠躬!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