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疯批美人竟是我自己[无限] > 第7章 森林(六)

第7章 森林(六)


“等等等等等…云、云西!?”孟渔阳连跑带叫冲过去,还好打火机脱手后,按键回弹,火焰自动熄灭,并没将松叶点燃。

孟渔阳松口气,把打火机捡起来。起身时孟渔阳余光扫到抹棕色,他眨巴眨巴眼睛,定睛再看,树叶间隐约露出对棕褐色耳朵,耳朵尖上的绒毛还在随风摆动。

孟渔阳:“哎?”

楚云西看他一眼,摊开掌心。

孟渔阳赶紧把打火机藏在身后:“云西,你该不会想烧森林吧?”

话音刚落,棕褐色耳朵忽然定住,紧接着,耳朵剧烈颤抖起来,松针簌簌声里,一只小动物探出头来。

楚云西耳尖动了动,手伸到孟渔阳眼皮底下。

孟渔阳迟疑地看着他。见楚云西有抬腿意图,孟渔阳期期艾艾交出打火机。

楚云西接过打火机,按燃。

孟渔阳拽紧楚云西胳膊:“别别别,千万别,云西你这么烧绝对不行1

棕褐色的耳朵尖停止颤抖。

楚云西目光落在孟渔阳手上,另一只手去摸匕首。

孟渔阳赶紧放手。看楚云西没有下一步动作,孟渔阳小心翼翼:“云西啊,这么烧虽然能把怪物逼出来,但是会引起山火埃山火很危险的,我们作为二十一世纪大好青年,要有环保意识和安全意识,所以千万千万不能随便放火烧山。”

边说,孟渔阳边试探着拿回打火机。

楚云西没反抗。

见打火机又回到孟渔阳手里,棕褐色的小动物慢慢缩回枝叶深处。

还没等那对耳朵尖彻底缩回去,孟渔阳继续道:“不过啊,云西我不是不让你烧,咱们烧之前需要先做点准备。”

孟渔阳左看看右看看,从郑星身边捡起把小刀。掂量掂量小刀,孟渔阳撇撇嘴:“郑星你也太小了,不中用埃”

郑星:…?

楚云西看孟渔阳。

孟渔阳瞬间变回如花笑靥:“云西你放心,厨房里有砍刀。郑星这就回去取,一会儿等他砍出来条隔离带,你就可以随便烧了。”

郑星:“…凭什么是我?”

宋合、老何、林芳:“…这是是谁的问题吗?这是要放火烧山啊1

说话间,树叶突兀晃动起来,有颗干瘪松塔钻出缝隙,正正好好落在楚云西脚边。

楚云西视若无睹。

几秒钟后,又有颗松塔落下来,体型比上一颗大了整整一圈。

楚云西屈尊降贵看松塔一眼,再次按下打火键。

林芳轻轻颤抖起来,郑星暗自戒备,老何和宋合无声对视。

孟渔阳:“咦?天上是不是掉东西了?”

他抬头揉揉眼睛:“啊?没有东西啊?看来只能烧山呢。”

树枝晃动得更厉害了,树叶沙沙声里仿佛夹杂着粗口。

孟渔阳掏掏耳朵:“云西啊,我好像听见有人骂你眼瞎?”

树枝晃动瞬间停止,风声和树叶声也消失了,在万籁俱寂之中,有颗更大更饱满的松塔从树枝间缓缓落下,最终悬在楚云西眼前。

孟渔阳眨巴眨巴眼睛,发现松塔后面还粘着根蜘蛛丝。

“它可能是想让我们碰松塔?”孟渔阳看了两眼松塔,目光溜到楚云西身上,“云西你说呢?”

楚云西偏头,蔚蓝色眼眸映出孟渔阳身影。

孟渔阳:“好帅啊,我家云西怎么可以这么帅1

松塔可疑地抖动起来。

老何忍无可忍:“松塔,现在先关注松塔。”

孟渔阳哦了一声:“对对对,松塔,既然松塔出现了,那我们…”

扫视一周,孟渔阳继续道:“那我们还是继续烧山吧?反正一颗松塔也不够。”

“不够什么?”老何没理解。

孟渔阳咽口口水:“不够炒啊,炒松子很好吃的,你们不想吃吗?”

“吃?这都什么时候,还想着吃?你是不是…”郑星诡异顿住,硬是把“有脖两个字咽回肚子。

老何:“想出去必须按照流程来,现在松塔出现了,那我们…”

“那我们就要摸松塔?好啊,谁来摸?你?你?还是你?”孟渔阳目光从老何、宋合、郑星几个人身上一一扫过。

宋合几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没说话。

孟渔阳黑亮的瞳孔闪烁幽光:“你们是不是傻?这摆明了是陷阱,摸了就要被攻击哟。要我说啊,那还是我家云西机智,这一把火放下去,管它什么都得现身。”

伸出三根手指,孟渔阳信誓旦旦:“我数到三,不出来就放火了。”

“一。”孟渔阳说。

树枝大幅度晃动起来,有不少松针擦着孟渔阳脸颊落下。

孟渔阳揉揉脸:“二。”

树枝抖动得更厉害了,好像有什么东西正从里面冲出来,可是几秒钟后,怪物并没出现。

“这都不出来啊?”孟渔阳眯起眼睛,第三根手指半弯。

还没等三字出口,楚云西弯腰,对着枯叶就点。

“等等!等等!说好的三个数呢1终于有个胖嘟嘟的东西从树枝间挣扎出来,看见火苗,它惊得全身毛都竖了起来。

“松鼠?”孟渔阳好奇。

松鼠不耐烦地嗯一声。

“会说话的”孟渔阳停顿几秒钟,“松鼠?”

松鼠不耐烦地又嗯一声。

“任务。”楚云西收起打火机。

松鼠颤抖地舔着小爪子,嘴边是染着血渍的毛,毛边上还沾着小片紫布料。

孟渔阳回忆了一下,记起那是刘佳雨发带的颜色。

松鼠抬着小脑袋,悄悄打量楚云西。

孟渔阳拍拍楚云西肩膀:“我家云西最温柔了,你别…”

怕字没说完,寒光闪过,孟渔阳闪电般缩回手:“…怕埃”

松鼠看着寒光凛凛的匕首,抖得更厉害了。

“采蘑菇的小姑娘。”没用楚云西再次发声,松鼠抱着肥肚子连忙开口。

“呦,果然会说话。”孟渔阳愣了愣,饶有兴致地绕着松鼠走上两圈,“让我想想,这声音怎么这么耳熟呢?”

他摸摸下巴:“啊,我知道了,你该不会就是刚刚骂云西…”

“不不不,绝对不是我,我不骂人的,我从来不骂人。”松鼠把摇成拨浪鼓。

见松鼠没有攻击的意思,宋合从老何身后走出来:“采蘑菇的小姑娘?什么意思?”

松鼠没理他。

林芳在松鼠出现时,就开始发抖,听见小姑娘几个字更是抖得厉害。

刚刚被攻击的时候,她就已经发觉怪物主要在针对自己,当时,她以为是自己先捡了松塔引发仇恨,这会儿听到任务名称,林芳忽然明白过来,这个任务是需要女性做的。

难怪昨天明明有两个人,松鼠却先对刘佳雨下手,怪物是希望杀掉所有女性,让这个任务直接失败,佳雨…

林芳深吸口气,用红彤彤的眼睛怒视松鼠:“这个任务,怎么做?”

松鼠圆溜溜的眼睛转到林芳身上,射出凶光。

“瞪什么瞪?显摆你眼睛小吗?”孟渔阳侧身挡住松鼠视线。

他伸出手指,戳戳松鼠浑圆的肚子:“说话啊,怎么做?你该不会只知道个名字吧?那也太没用了。”

被吐槽没用,松鼠恶狠狠搓着小爪子,从牙缝里吐出来几个字:“小姑娘,采四种蘑菇。”

“啊,就是需要小姑娘去采四种蘑菇?”孟渔阳又戳戳松鼠脑袋,“要特定四种?还是随便四种?”

松鼠:“…特定。”

孟渔阳等了一会儿,没听到下文:“你挤牙膏呢?就不能一口气说完?到底哪四种?”

松鼠不说话。

匕首贴着楚云西指尖转了一圈,粉色宝石折射出璀璨流光。

松鼠抖了抖,坚强地捂着嘴巴。

“没用的npc。”楚云西看松鼠一眼,“杀。”

松鼠:“等等1

孟渔阳:“等等1

松鼠尖叫声里,孟渔阳迅速捂住楚云西耳朵。等松鼠尖叫声停止后,孟渔阳才放开手继续:“别急别急,让我先看一看埃”

楚云西放下匕首。

松鼠偷偷松口气。

把松鼠从头顶看到尾巴尖,孟渔阳拍拍手:“行了,杀吧。”

松鼠:“…什么?什么就杀吧?你tm逗我玩呢?”

孟渔阳:“那不能,有逗你的时间,我肯定用来欣赏我家云西绝世美颜。”

松鼠:“…那你还看什么一看?1

孟渔阳为难:“非要我说啊?哎,你可要知道,自古实话最伤人。”

盯着松鼠圆溜溜的小眼睛,孟渔阳叹口气:“你背上五条纹,尾长近于身长,虽然个头大了点,但怎么看都是因为肥,跟巨松鼠半毛钱关系都没有。”

松鼠愣了。

孟渔阳:“换句话说,你又不是保护动物,杀就杀了呗。”

松鼠眼睛瞬间大了几圈,要是目光能当凶器,孟渔阳身上早被戳了无数窟窿。

孟渔阳想到什么,后知后觉啊了一声:“不过不管怎么说,都应该爱护小动物。”

看着楚云西侧颜,孟渔阳小声建议:“所以云西啊,你下手的时候稍微轻点?”

松鼠:……

众人:……

松鼠炸毛,颤抖地说出四种蘑菇名称,并且偷偷交代其他消息可以去问老王。

“老王是谁?”孟渔阳好奇地盯着松鼠瞧,“看不出来啊,你这长相还是只已婚鼠?不过也难怪,这身材、啧啧,难怪会有隔壁老王。”

松鼠抱着肥硕肚子欲哭无泪:“老王啊,古堡管家,每天给你们发饭的那个1

孟渔阳:“啊?你们…竟然管那个二层自建房叫古堡?”

老何:“老王,我们在说老王。”

“哦对,老王、老王。”点点头,孟渔阳攀住楚云西肩膀,蹦蹦跳跳朝森林外走,“走吧,既然知道下一步任务了,不如我们去会会老王?”

寒光闪烁的同时,孟渔阳蹦开两米远:“不愧是我家云西,真是厉害又善良,看看这动作、看看这身手、看看这匕首上的宝石…”

松鼠藏回树枝间小声嘀咕:“…善良?眼瞎了吧你。”

孟渔阳看眼松鼠躲藏的位置,缓缓勾起嘴角:“小肥你懂什么?我家云西如果不善良,我就算是千手观音,也早给砍成了维纳斯。”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