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疯批美人竟是我自己[无限] > 第9章 森林(八)

第9章 森林(八)


冷风吹的孟渔阳直搓胳膊,月光下的墓地,比白日里还要阴森。他站在离墓地几米远的地方,回头望着身后黑漆漆的树林。

这片树林白天的时候还没有。

孟渔阳摸摸下巴,有心走过去揪片叶子认真看看,腿还没等迈出开,冷不防脚边冒出团黑色。

他“氨了一声,错愕地看着那团黑色。

蜘蛛伸展开八只爪子,勾住孟渔阳裤脚,一眨眼的功夫,就把人拽进了树林。

宋合和老何一前一后从藏身地方走出来。

“就这么挂了?我呸,还以为这小子多能耐呢。”宋合满脸不屑。

朝树林里看了几眼,老何问:“救不救?”

宋合:“救什么救?我们又不傻。”

老何语气有些犹豫:“怎么说也是一队的,何况还在做任务,他死了,任务又要重新来。”

宋合不耐烦道:“重来就重来,明天逼着林芳上。再不行,还有赖柏、张信元那两个。”

停顿一小会儿,他继续道:“再不济,咱俩联手制服郑星。算上这次的于阳,就是五个探路炮灰,怎么着都能把任务搞定。”

老何看着静悄悄的树林,没说话。

“少啰嗦,副本里你死我活才是常态。”宋合推他一把,回头看向小楼方向。

四周渐渐飘起白雾,宋合皱眉压低声音:“那个东西…”

“你是说那个叫云西的?”老何问。

宋合嗯了一声:“那东西满身煞气,你也感觉到了吧?”

老何点头:“那身煞气,不知道杀过多杀人。在副本里死人是常事,但主动杀人的真不算多,身上带这么重煞气的,我还是第一次见。”

宋合下意识抖了抖:“暂时别搭理他,我们先回去吧。”

“也行。”老何又看了眼树林,把手搭在宋合腰上,“回去吧,趁着还不算晚,我们不如?”

宋合拍掉他的手:“说正事呢,你脑子里都想的什么1

两人拉拉扯扯远去,直到脚步声彻底消失,孟渔阳才从树林里慢悠悠晃出来。

他把手里东西扔到地上,蜘蛛八条腿无力瘫软着,脑袋的位置插着根树枝。

“男男朋友?原来他们是这种关系啊?”看着两人离开的方向,孟渔阳玩味挑眉。

雾气渐渐浓稠起来,雾霭之下,墓地已经看不清轮廓。

不过任务还是要继续做滴,孟渔阳估摸着大致方向,走了四五步,前方依旧是迷雾茫茫。他低头看了看,地上没出现任何白骨。

“不应该啊?”孟渔阳又走了几步,还是没能踏入墓地。

他摸摸下巴,把起雾前的情形又过一遍,确认方位没选错。一般来说,步幅是身高的037倍,换算出来,自己一步应该有67cm左右,这会儿走了少说有7步,那就是47m左右,怎么说都应该已经站在墓地里了才对。

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孟渔阳舔舔嘴角,看向四周越发浓稠的白雾。

第一天来的时候,这么浓的雾就出现过。现在又出现?问题多半出在雾上。既然雾出现的,那当时听到过的脚步声呢?孟渔阳微微皱眉。

嗒嗒嗒。

有脚步声从迷雾中传出来。

只是这个声音,和当时听见的有些差别。孟渔阳猛地回头,眼前依旧是厚重黏稠的雾气。雾气之中,脚步声不重不轻,仿佛每一步都遵循着特定节奏。

这个节奏?好像不是普通走路,而是在进行某种运动?是什么来着?孟渔阳试探着跟着节奏迈腿,还没等他完全掌握节奏,面前雾气突然散去。

孟渔阳一愣。他眼前是堵悬崖,峭壁上那棵栗子树,还维持着之前张牙舞爪的模样。

这是越野车掉下去的悬崖!

孟渔阳目光黏在悬崖下方,怎么也收不回来。悬崖之下,原本光秃秃的地面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波光粼粼的湖面。

“这颜色…”孟渔阳皱眉,太像了,这颜色跟记忆中的太像了。

嗒嗒嗒。

脚步声再次传来,孟渔阳回头,身后雾气弥漫什么都看不见。

他眯着眼睛观察一会儿,又扭回头朝悬崖看。就在他回头的这几秒里,四周雾气再次凝聚,不管是闪着蓝光的湖面、还是张牙舞爪的栗子树,都隐藏进迷雾之中。

孟渔阳揉揉眼睛,雾气彻底散去。他眼前出现的是原本的墓地。

笼罩在月光下的白骨阴森诡异,白骨旁边,星星点点散布着一顶顶小桑

“蘑菇?哦,对了,我是来采蘑菇的。”孟渔阳甩甩头,从口袋里摸出个塑料袋。

108种蘑菇图鉴里,记下其中四种,并且找到对应实物,这倒不算难。孟渔阳看着墓地,幽幽叹口气:“早知道要边打蜘蛛边采蘑菇,我真应该从厨房带把砍刀出来。”

小心翼翼踢踢脚边白骨,孟渔阳选中其中一根捡起。

他双手合十,说句抱歉:“对不住了,但俗话说人死如灯灭,灭都灭了,骨头就借我用用吧。”

骨头拎在手里,孟渔阳打个哈欠。

也不知道楚云西那个家伙在干什么?是不是已经睡着了?他揉揉眼睛,自言自语:“我动作可得快点,免得赶不上早饭。”

第一种蘑菇,菌盖直径4-8cm,近锥体,顶端土黄色…

第二种蘑菇,直径7-10cm,扁半球形,菌肉污白色…

第三种蘑菇,菌盖宽6-20cm,边缘有短棱,鲜红色或者橘色…

一边回忆蘑菇图鉴上的内容,孟渔阳一边在白骨堆里寻觅,遇上蜘蛛,就顺手来个死亡钉钉钉,没一会儿,塑料袋里就放了三种形态各异的蘑菇。

又在墓地里寻觅快半个小时,图鉴上的第四种蘑菇依旧没有现身。

孟渔阳避开地上左一团右一团蜘蛛尸体,小声念叨:“白色,菌盖直径4-7cm,中部奶油色,菌柄长7-9cm,菌环生于菌柄顶部或近顶部…”

逐条对照着,孟渔阳又把墓地地毯式搜寻一遍:“白色的有,菌盖直径4-7的有,菌柄7-9的有,菌环生于菌柄顶部或近顶部的也有,可是,就偏偏没有把这些特征集于一身的。”

“小白白啊小白白,你到底在哪里?”孟渔阳叹着气再次迈腿,走着走着,他隐约听见水声。

四周雾气再起,孟渔阳猛地回头,悬崖又一次出现。

孟渔阳来到悬崖边。

悬崖下方依旧是那片湖水,深深浅浅的蓝色凝聚在一起,漂亮得如梦似幻。

欣赏了一会儿月下湖泊,孟渔阳缓缓掏出怀表。

玫瑰金表盖在夜色下散发着柔和光泽,攥着怀表站了一小会儿,孟渔阳正想返回墓地,忽然听见声“阳阳”。

孟渔阳脑子嗡的一声。

等他回神再听,那声“阳阳”早已经混入空气之中,无影无踪。

孟渔阳深吸口气,一遍遍告诫自己这是幻听。

副本之中,很多东西不能用常理判断,当务之急是把蘑菇采到,孟渔阳再次转身,还没等迈腿,那声“阳阳”再次出现。

“阳阳”两个字后面,还跟了一句话,孟渔阳隐约听出爸爸妈妈和下面几个字。

爸爸妈妈在下面?!

猛地扭回头,孟渔阳盯住悬崖,脑子飞速旋转。这个高度跳下去会不会摔死?世界纪录是多少来着?59m,对了,官方最高跳水记录是59m。

普通人的话30m是极限。那这个高度有没有30m?没有参照物无法计算。孟渔阳连忙四下寻觅,所幸悬崖边上刚好有块石头。

把石头踢下去,根据石头落水时间,就能大致判断距离,孟渔阳满意地踢了石头一脚。

咕噜噜,石头朝崖地坠去。

石头滚下去的同时,孟渔阳喊了声糟糕。他眼睁睁看着脚下地面泛起裂纹,甚至来不及攀住旁边崖壁,孟渔阳只感觉身体不受控制般朝崖底下坠。

电光火石之间,孟渔阳呼吸一滞,紧接着领子忽然被揪住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