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被白切黑的死对头盯上了 > 第1章 第 1 章

第1章 第 1 章


“我跟你们说这事情没完!这到底是什么学生?!看看把我家孩子打成什么样了1

一个美艳的女人站在办公室的最中央,左手挎包,右手频频拍桌,说的话一句比一句咄咄逼人。

七班班主任王出山安抚道:“赵俊妈妈你冷静一下,据我所知这件事也不完全是许星重的错,你家孩子也有过失。”

一直沉默着的五班班主任吴德插话道:“老王,我明白你的心情,但是你看看,情节已经恶劣到这种程度,你现在要是再包庇他,那就叫助纣为虐。”

他一面说,手一面指着半坐在办公桌上的许星重。

“就是1有人帮腔,美艳女人更有气势了,她双手捧着赵俊的脸送到大家面前,赵俊的表情不受控制地扭曲了下,让人怀疑他是不是被他妈造成了二次伤害。

“看看,看看,眼睛打得跟熊猫似的,牙都松了,还有身上那些……”

“妈1赵俊终于受不了,连忙躲开女人打算掀他衣服的手,“跟他们说这么多干什么?直说吧,给他什么处分?”

谈及到此,一直沉默的少年眼帘终于动了动。

赵俊察觉到许星重的变化,十分得意,出来充英雄就得付出相应的代价,在他出手的那一刻,就得提前准备好这一天的到来。

一说到处分,王出山的脸色顿时变了,他是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的,如果见义勇为的人被惩罚,作恶的人却逍遥法外,他作为老师,还有什么颜面站在三尺讲台上教书育人。

吴德眉毛一扬,心里畅快极了,表面上却仍然拍着王出山的肩膀安慰:“老王,你现在纵容许星重才是害了他,这种学生,不值得你心痛。”

王出山甩开他的手:“你别在这儿装好人!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打什么主意?吴德你摸着良心说说,你知不知道你学生是什么德性?1

王出山是本省师范大学毕业的,在校成绩年年第一,吴德和他同校同届,成绩却远不如他,可毕业的时候他只去了条件一般的江城三中,吴德却凭着家里的关系直接进了江城一中。

但金子在哪里都能发光,王出山前年被调到一中上课,碰到老同学本来是件值得高兴的事情,但时间越长王出山越琢磨出来不对劲。

吴德凭借他在一中根基深厚,时不时就踩他一脚,每周开会的时候更是常常贬低他带的七班。

出来工作这么多年,王出山很快回过味来,估计是大学的时候他压着吴德太久,一朝他落了下风,吴德就忍不住朝他丢石头了。

赵俊妈妈听了王出山的话,不乐意了:“你什么老师啊?明明是你班上学生的错,怎么还质问起我儿子来了?1

他们掰扯半天没掰出个所以然,最后还是许星重忍不住打了个哈切:“这位阿姨,我先跟你说几句话,你再决定要不要追我责。”

女人斜他一眼:“你要说什么?”

许星重笑笑:“你出来就知道了。”

办公室安静片刻,女人把包丢到赵俊怀里,高跟鞋蹬得嗒嗒响:“我倒要看看你能搞什么花样1

办公室不远处就是个角落,许星重走过去倚靠在栏杆上,女人看他那副懒散的样子就来气。

“要说什么快点说,你知道我一分钟能赚多少钱吗?”

许星重笑笑:“杨阿姨,你说错了,你家的钱应该都是赵俊他爸赚的吧?”

女人姓杨,她被怼了一句,梗着脖子说:“你这种人知道什么……”

“我这种人知道得还不少,”许星重紧盯着她的眼睛,“你还有个小儿子吧?叫赵朗,在江城外国语读二年级。”

女人的身形一下子被定住了:“你什么意思?”

许星重抹了把瓷砖上的灰,轻轻吹了下:“没什么特别的意思,我就想问问,你知道你儿子不无辜吧?”

女人没说话,许星重说:“看来是知道。”

说完,他朝女人走了几步:“我呢,没什么特别的愿望,就希望能把这个高中读完,这期间有谁让我不痛快,我也让他不痛快。”

“要是我受了处分被退学,我搞不掉赵俊,那我就去报复他弟弟。”

“小朗才八岁1女人惊呼出声,“欺负那么小的孩子,你都没有羞耻心的吗?”

眼前的少年清瘦,眉眼没有一丝戾气,笑起来还有两颗虎牙,可说出来的话却让人打心底发寒。

“没有埃你大可以多请几个保镖保护你儿子,但我不信他们没有纰漏的时候。”

许星重压低声音,看似很善解人意地给她解释道:“你知道的,穷人嘛,穷凶极恶,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尤其我还有个那么出名的爹。”

许星重见女人脸上的血色慢慢褪去,知道目的已达到:“我先进去了,你慢慢考虑吧。”

他走以后,小角落就剩女人一人,她手有些发抖,自己拿不定主意,拿出手机打电话。

等待接听的时间里,女人还有些后怕,威胁人这么熟练,这些犄角旮旯里长大的孩子,根本不能当普通学生看待。

电话很快接通,那头传来一个男人疲惫的声音:“喂。”

“老公……”女人把所有事一股脑地说了,“你说我们该怎么办?”

那边沉默了一阵,最后说:“那就算了吧,和明家的单子正到关键时刻,要是这个时候孩子出事,连家人都保护不好,人家怎么放心把项目交给我们?”

“那小俊怎么办?他被打成那样,难道就这么咽了这口气?”赵父的声音让女人像找到主心骨一般,她语气中气愤难掩,明显是想让赵父来帮他们两母子出气。

“吃一个教训也好,让他知道,就算家里有钱,有些人也是能不惹就不惹,尤其是那些没有底线的人。”

“可是……”女人还想说些什么,可是那边已经挂断了电话。

许星重打开门,王出山一脸担忧,他朝他点点头,示意没事。

没过多久,女人也进来,吴德三步并两步走过去:“赵俊妈妈,你们商量好了?没有保护好班上的学生我很抱歉,但是我敢保证,绝不会让某些学生……”

“吴老师,”女人打断了他,“这件事情和许同学无关,我们先回去了。”

吴德的表情凝固在脸上,他上前道:“不是,赵俊妈妈,你不用怕,赵俊身上的伤就是铁证碍…”

赵俊也在挣扎,牵拉到伤口的时候疼得呲牙裂嘴:“妈,我们今天不是来算账的吗?1

“闭嘴1女人呵斥着把赵俊拉到门边,门快关上的时候,她悄悄看向许星重,只一眼,她就立刻移开了目光。

少了一个踩低王出山的机会,吴德狠狠地瞪了眼许星重,大步离开了办公室,走之前“咚”一声把门给关了。

“他们就这样算了?”王出山睁大眼睛不敢相信。

对比来时的气势汹汹,他们走得可谓是十分低调了。

“对呀。”许星重弯着眼睛说。

“你还笑1王出山打了他胳膊一下,“你差点就没书读了1

许星重抓了抓头发:“我这个成绩,读不读书也无所谓吧。”

王出山恨铁不成钢地瞪他一眼:“你怎么劝赵俊他妈的?”

许星重:“晓之以理,动之以情?”

王出山知道他又在打胡乱说,摆摆手道:“算了,这次真是委屈你了,让你背了这么大的黑锅。”

“没事,出了这件事还增加我的威望呢。”许星重挠着后脑勺。

“你还得意1王出山作势要打他,许星重敏捷地躲开,直接躲出了办公室。

教室里,章小恬一直伸长了脖子往外看,看到许星重回来后心里一块石头终于落地:“怎么样?赵俊他们没为难你吧?”

“还成,以后他应该不会再来骚扰你了。”许星重坐会椅子上。

章小恬长舒了一口气,顿时更感激许星重了。

她不是什么大美女,长相偏甜没什么攻击性,不知道为什么特别吸渣。

赵俊就是其中一个,也是其中最自信且最大胆的那个,他自以为章小恬爱他爱得死去活来,就是不好意思开口,上周三自作主张给章小恬一个“主动”的机会,堵在人家回家路上动手动脚。

当时许星重恰好路过,狠狠教训了他一番,谁知那家伙第二天就告给了学校说许星重无缘无故打他。

本来章小恬是要出来作证的,但是赵俊说只要她敢出来,他就跟所有人说是章小恬看他有钱才勾引的他,他不仅说,还要微博贴吧到处发,手段极其恶心。

王出山以前在三中教书的时候就有个其他班的女生经历了类似的事情,后来那个女生患上了抑郁症,休学在家,也不肯出门。

许星重和王出山商量过后,决定不让章小恬露面。

“啊,班长你回来啦。”有人招呼说。

明木枝站在门口,逆着光,晨曦为他勾勒出一圈金色的光辉。

许星重眯了眯眼睛,道貌岸然、人面兽心、金玉在外败絮其中等词语在他脑海里来回翻滚。

原来他就看这人不顺眼,经过赵俊这件事,他的拳头更是蠢蠢欲动。

说起来,他和明木枝对立了两年,还从来没有真正意义上干过一架。

章小恬看到明木枝,全身一抖,瞳孔不受控制地放大,手指也蜷缩起来。

毫无疑问,明木枝的外表很出色。

即使是在光线不好的室内,他的皮肤也依旧白皙,眼睛很长,眸色很淡,虽然戴着很多人都戴的金属边框眼睛,但只有他才会有那种独特的温润。

大家都觉得明木枝是一个脾气涵养很好的人,章小恬也不例外。

但是那天许星重把赵俊打得倒在地上痛苦呻吟时,赵俊的电话响起,来电显示是明木枝。

许星重不顾赵俊的阻拦接下并按了扩音,明木枝熟悉的声音从那边传来。

他问:“你结束了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