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被白切黑的死对头盯上了 > 第7章 第 7 章

第7章 第 7 章


许星重自认为窥见了真相,午休结束后他对明木枝说:“这种事情没什么值得不高兴的,现在大家都比较肤浅,只知道看脸……”

他话语顿了顿,端详了一会儿明木枝的侧脸,忽然发现他长得好像还不错?

他咳嗽两声:“反正你别难过,不就是人家女孩子给的零食嘛,我分你一半。”

许星重说着就抓了几包零食到桌上,往明木枝那边推,明木枝却用一本练习册阻断了他前进的道路。

“不要把别人的东西给我。”

许星重抬眼看他:“不用不好意思,我又不喜欢吃这些,就当帮我分担一下行不行?”

他手臂用力,想突破明木枝设下的关卡,但明木枝显然没被他说服,不仅没把书拿开,压着书的手反而更用力了。

两人同时用力,中间的零食受到挤压,反复发出“擦擦”声。

终于,真空包装的零食袋承受不了两方夹击,“噔”一声从桌上蹦下来,掉到地上滚了几圈。

“诶你——”

许星重拔高声音很是不解,明木枝扫了眼桌上和地上的小零食,“嘭”地把书丢到桌上,脚下生风走了出去。

他们的动静把所有人的注意力吸引过来,汪小灿转过头来:“老大,班长怎么了?”

他本来想问的是你们俩又怎么了,话到嘴边却变了个样。

许星重被甩了脸子,正感到气愤,他冷笑一声:“我怎么知道他怎么了?一天到晚莫名其妙1

他们这样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汪小灿没多问,帮忙把东西捡起来:“对了老大,人家妹子应该在便利贴上写了微信吧,你加没有?”

他摇了摇手里的山药薯片,揶揄地挑了挑眉,坏笑道。

许星重本来都忘了便利贴的存在,经汪小灿提醒,他拿出手机。

“加,马上加。”他说话的声音比往常大了不少,仿佛在刻意说给某个人听。

他打字的力气也大极了,好似在发泄着什么。

按下发送键后,许星重深吸一口气:“我去上个厕所。”

临近上课,厕所里已经没剩多少人,可好巧不巧,赵俊居然在里面。

他见许星重满脸怒容,警惕地缩了缩肩膀。

被打的场景还历历在目,身上好了大半的伤隐隐叫嚣着疼痛。

“哈,今天什么运气?”许星重隔了几个位置,拉下裤子。

他心想正好,刚在明木枝那里受了气,转眼就有沙包撞上来。

赵俊也是才进来不久,他本来想走,但尿意不等人,他犹豫了一下,慢吞吞地拉下牛仔裤拉链。

之前找小混混去网吧闹事的事情败露,他在电话里狠狠骂了那群没用的东西,心里却依旧依旧忐忑,提心吊胆怕许星重来找他算账。

因此,他现在格外注意许星重那边的动静。

许星重朝他那边瞥了眼,莫名哼笑一声,赵俊瞪大眼睛看着他。

许星重和他对视,故作无奈地摇摇头:“真校”

“你——”

“我什么?”许星重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赵俊嘴唇蠕动,半天没吐出一句话。

许星重解决完生理需求往外走,洗手之后又看了赵俊一眼。

赵俊浑身一抖,那条水柱差点歪了,他死死盯着许星重明显比来时愉悦几分的背影,完事之后狠狠捶了下墙。

明木枝就算了,许星重这个穷光蛋,有什么资格看不起他?

一想起中午那句不许再动许星重的警告,他就恨得后牙槽磨得咔咔响。

他早就受够明家那群人了,眼高于顶不可一世,惯于发号施令,偏偏他爸还在明诚面前伏小做低,连带着他也在明木枝面前抬不起头来。

可是一回忆起明木枝那冷漠阴郁的眼神,他依旧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颤。

不过很快他又硬气起来,不过就是个许星重而已,和明木枝非亲非故的,他爸马上就能从明诚手里拿下那个项目了,难道还真能为了一个无关紧要的人反悔?

他咧开嘴角笑了笑,打了个电话:“喂,晚上叫人凑个局……”

“俊哥你怎么回事?才喝这么点儿,小星都比你喝得多。”

单林峰嬉笑着摸了把赵俊身边穿黑色吊带女生的脸,赵俊脑袋半晕,听到“星”这个字猛然清醒起来。

“小星?哪个星?许星重来了?1

他声音放得很大,叫小星的人似乎被吓到,手足无措地看向单林峰。

单林峰被她慌张的眼神盯得心里一热,坐下来把她搂进怀里:“许星重谁啊?人家小星脸皮薄,好不容易陪我们出来玩一趟,你一直提别人,小心人家再也不来了。”

赵俊这时清醒了,他看着小星窈窕的身材,眯起眼睛摸了摸下巴。

“你叫小星?”

小星点点头,赵俊意味不明地说:“名字不错。”

单林峰经常和赵俊这类人混在一起,赵俊稍微翘翘尾巴他就知道这人要干什么。

他一把把小星推到赵俊身边:“快给你赵俊哥倒酒,他出手大方,把他哄高兴了少不了你的好处1

小星虽然话不多,但模样乖巧,做事麻利,随便笑一笑弯一弯腰都能让人被取悦到。

赵俊笑着看着她忙活,时不时支使她陪自己喝酒。

看她喝酒喝得太急,酒水从嘴角流到精致白皙的锁骨,再流进衣服里,赵俊的征服欲被极大地满足。

“行了,别倒酒了,肩膀有点酸,过来帮我按按。”赵俊转过身,背对着小星。

小星说了声好,两手抓着赵俊的肩膀,慢慢给他按了起来。

单林峰看他心情渐好,问:“你刚刚说的许星重是谁?感觉没听过这人埃”

赵俊晦气地啐了口:“一个学校里的穷光蛋,嚣张得很。”

单林峰是个人精,很快就想到赵俊之前被打估计就是这个许星重干的,但他没有明说,转而问:“这种货色有什么在意的?找个理由让学校把他打发走就是。”

赵俊往嘴里塞了个巧克力含糊着说:“用得着你说?要不是有人保他,他早八百年就不在学校了。”

又是贫穷又是有人保,单林峰很容易就联想到另一方面。

这种事情对他来讲不新鲜,身边有钱人玩儿这套的人多的是,他说:“这可不容易?找个机会让他名声扫地,到时候所有人都看不起他,一看到他就窃窃私语,他能承受得了这个压力?”

“再说,名声一烂,原本保他的人,你说还愿不愿意理他?”

赵俊原本皱着的眉头慢慢展开:“那要怎么让他名声扫地?”

单林峰笑笑:“简单,他不是穷吗?那就再给他冠一个‘偷’的名头。”

“又穷又偷,这种穷凶极恶的人,可不止在学校里过不好,就算是辍学打工也会被人戳脊梁骨。”

“嘿你——”赵俊把杯子里的酒喝干净,痛快地叹了口气,“就你鬼点子多1

单林峰和他碰杯:“不敢不敢,那今天这顿酒钱——”

赵俊掏出一张卡递给小星:“这还用你说?当然是我来1

单林峰眼睛笑成一条线:“不愧是赵大少爷,大气1

许星重洗完衣服以后,已经是凌晨三点,他从卫生间里出来,发梢还在往下滴水。

他把白色毛巾搭在头顶,进房间就倒在床上,他疲惫地捏了捏鼻梁,短袖下摆向上翻起,露出一截细瘦的腰肢,在灯光下显得十分苍白。

“好困埃”许星重把脸埋在被子里蹭了几下,紧接着肚子突兀地叫了两声,在这安静的夜里分外响亮。

许星重半眯着眼睛捞过书包,拉开拉链拿出最后两包小零食——

人家女孩子送得挺多,经汪小灿那群土匪瓜分后就剩这么点了。

他撕开包装一边吃一边想,如果不是明木枝奇奇怪怪的在那儿跟他发脾气,这零食还剩不下来,那他现在就要挨饿了。

他动作猛地一顿,“啪啪”拍了两下脸。

呸呸呸,想那倒霉玩意儿干什么。

忽然,静谧的房间内响起微信提示音,许星重摸出手机一看,冷哼一声翻了个白眼。

倒霉玩意儿发来的消息。

明木枝:煎饼很好吃,明天还能帮我带吗?

许星重抬了抬眉毛,白天还冷冷淡淡地说“不要把别人的东西给我”,晚上就来求他帮忙买早饭了?

许星重:行啊,五十块钱一个,爱要不要。

明木枝:[5200元转账给许星重]

明木枝:麻烦再帮我带一袋豆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