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被白切黑的死对头盯上了 > 第8章 第 8 章

第8章 第 8 章


还真转了?

许星重眉毛拧成一团,几乎要把那个5200盯穿。

这个数字他越看越别扭,可又说不出来哪里不对劲。

最终他没收钱,也没给明木枝回消息。

第二天早上,许星重把书包放在桌上,俯视着明木枝问道:“你吃早饭没有?”

明木枝扶了下眼镜:“还没有。”

“那完蛋了,我没给你带煎饼,你又要被饿晕了。”许星重绷着脸,不带一丝感情地说。

明木枝没说话,就那样静静地看着许星重,许星重接着说:“我昨天也没说给你带吧?我都没收钱……”

明木枝还是那样盯着他,没有抱怨也没有控诉,许星重理由越编越离谱,底气也越来越虚。

两方对峙,最后许星重先败下阵来:“……行了行了就当是我欠你的。”

他从书包里拿出系紧的煎饼和豆浆,放到明木枝桌上:“煎饼七块钱,但是我妈给你放了两个蛋所以是八块,豆浆两块,你一共给十块钱就够了,我跟你说五十块钱一个你就转五十?赚你钱真容易。”

“你收吧,再帮我带四天的早饭。”

“那也不对,还多了两块钱……”许星重忽然反应过来,“所以我五天的跑腿费就值两块?”

明木枝没肯定,但也没否定,只是咬煎饼的唇角泛着浅浅的笑。

许星重感觉自己受了愚弄,咬牙指着明木枝说:“操……饿死你算了1

他当着明木枝的面把那五十二块钱收了,收起手机嘲讽说:“难得啊,大少爷也来体验我们平民的生活了,你家阿姨没给你做健康营养符合你身份的早饭?”

“阿姨请了一星期假。”

明木枝这番解释让许星重好像一拳打在棉花上,没劲极了。

他从鼻子里哼了声,瞪了明木枝一眼,趴在桌上,后脑勺对着明木枝睡觉。

明木枝侧头看着许星重有些凌乱的黑发,左手往旁边探了探,仿佛想摸上去揉一揉,但当他的手快要跨过两张桌子之间的缝隙时,却克制地停下了。

今天在下小雨,大课间没跑操,许星重被越来越闹的教室吵醒,他慢慢睁开眼睛,听见外面恭维和捧场的声音。

许星重伸了个懒腰,打着哈切问:“他们六班的在吵什么?”

汪小灿抖着二郎腿说:“暴发户在炫耀他的表呗。”

刚好有六班的人路过,阴阳怪气地说:“好大的酸味,有本事你也拿块六十万的表出来啊1

许星重“咚”地撑到桌上,似笑非笑地看着那个人:“多尽职尽忠的一条狗,主人没牵着都跑别人家门口来吠了。”

那个人脸一阵红一阵白,如果是别人这么说,他早就上前争论个面红耳赤,可讽刺他的人是许星重。

上次他打赵俊的事情不了了之,他们全班都在为赵俊鸣不平,但没一个人敢在许星重面前说一句讨回公道的话。

因为据说,他连自己亲爸都敢砍。

许星重扫了他一眼,将目光从他身上收回去,无聊地转着桌上的笔。

那个人站在原地,见许星重没有搭理他的意思,灰溜溜地离开了。

下一节课是王出山的课,许星重拍了拍脸打起精神,他余光瞥到明木枝,好奇心驱使他问道:“你也戴六十万的表?”

明木枝翻着整理得整整齐齐的试卷:“我不喜欢那些累赘的东西。”

“哦。”许星重虽然很不爽明木枝,但不得不说,和赵俊相比,明木枝真是顺眼太多了。

上课铃打响的同时,王出山就进教室了,他手里拿着期中考试的时间,宣布道:“下周一开家长会,大家回去通知一下家长,不能来的微信和我沟通一下。”

这句话一出来,班上掀起一阵小小的欢呼,家长会这种事对他们来讲不痛不痒,但这意味着半天的假期,在繁忙的学习生活下,已是十分难得。

“行了行了,安静,看第二道大题……”

转眼就到了中午,许星重醒的时候教室里已经没人了,他搓了搓眼睛准备下去吃饭,路过办公室的时候被人喊住了。

“许星重等一下,”穿着长裙子的生物老师小跑着过来,交给他一小摞作业,“你帮我送到六班一下,谢谢埃”

六班和七班是死对头,但耐不住有老师两个班都教,这种跑腿的情况时常发生。

许星重来到六班,发现他们班上一个人都没有,他把作业放到讲台上便插兜出去了。

等到下午,六班忽然爆发出一阵骚乱,许星重在走廊外面听到有人喊:“谁看到赵俊的表了?六十万的表呢!别捡到自己私藏起来了啊1

丢了?

许星重上完厕所面无表情地回到教室,树大招风,连收敛不露富的道理都不懂的人,有这个结果居然毫不令人意外。

可是他没想到,很快,这件与他完全没有关系的事情就烧到他身上。

快要放学时,赵俊丢表的事情就传遍了学校,一中多是普通家庭,花几十万给孩子买只表戴的情况极少,学校里谈论这件事的人随处可见,就连王出山上课也提醒大家不要带贵重物品来学校。

而且今天六班的监控不知道为什么没开,这使这件事更加增添了几分扑朔迷离的色彩。

“要是偷表的人被抓到的话会坐牢吧?”

“不知道,不过六十万呢,这事闹这么大,要是被查出来,那真的是没脸在学校里待下去了。”

“何止啊,这才过了几节课,连周边卖小吃的阿婆阿爷都知道了,他们八卦的速度可不是一般的快,我看要是被查出来,那人连夜搬家都来不及,直接社死。”

“诶,你们就不知道了吧,人家赵俊说了,这件事低调处理,相信偷表的人只是一时糊涂,会给他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

“这么宽宏大量?以前我还有点看不惯他,觉得他太张扬,没想到他还挺好心的。”

许星重被人吵醒,满脸不快,这份不快自然就算在了话题中心的人头上。

还低调处理,赵俊把事情闹这么大,可没有半分想低调处理的意思。

他靠在椅背上,右手覆着眼睛,想半眯一会儿。

不知道什么时候,教室变得安静,连外面走廊谈论赵俊的人都没了声响。

许星重放下手睁开眼睛,发现窗户外面已经站满了人,六班的占大多数,还有许多脸生的伸长了脖子看他。

他敏锐地转过头去,就看到赵俊站在他身后,一脸小心想询问什么又不敢的样子。

许星重上下打量了他一下,几乎可以确定他是故意装成这副样子,不过他图什么?

赵俊咳嗽两声,似乎在琢磨着用词:“许星重,这个……就是有人告诉我,你中午进过六班,对吗?”

许星重眼里迸射出危险的光,他蓦地起身,椅子在教室地面上剐蹭出刺耳的声音。

“你什么意思?”

吴德突然不知道从哪个犄角旮旯里钻出来,指着许星重说:“诶诶诶,小小年纪火气怎么这么重?人家赵俊就简单问一句,你这幅混社会的样子要给谁看?我可警告你今天可那么多双眼睛看着呢,你想打人也得先掂量掂量1

“吴德这话什么意思?”

“你不知道吧?上次在学校外面,许星重莫名其妙就把赵俊打了一顿,后来因为没有证据不了了之,什么惩罚都没有。”

“不会吧?他这么嚣张?”

上午那个被许星重怼过的人得意洋洋说:“可不是嘛,社会哥,惹不起1

突然那个人膝弯被踹了一下,往前趔趄几步差点没跪在地上,汪小灿逆着光说:“不会说话就管好你的臭嘴。”

那个人不甘地蠕动了下嘴唇,但还是屈服于汪小灿凶神恶煞的表情下,把自己缩进了人群里。

许星重冷眼扫过这对在他面前唱双簧的师生,说:“没有,怎么了?”

“是吗?不好意思打扰了。”

许星重眼里闪过一抹惊讶,赵俊居然还会道歉?

有些不明真相的六班的人说:“我中午回来看到桌子上多了一堆生物作业,可能是其他班的人送来的,我们还是去问问生物老师吧。”

许星重瞳孔缩了下,刚刚他居然把这件事忘了。

赵俊把他的变化看在眼里:“看来许同学想起来今天进过六班了,那你有没有看到一些……可疑的人?”

章小恬第一个跳起来质问他:“赵俊你这跟明说怀疑许星重偷你的表有什么区别?我告诉你,人家人品可比你好多了,你不要乱诬陷人1

赵俊盯着章小恬磨了磨牙,他还从来没见过敢当众给他下面子的女人,他暗骂了声,心想等收拾好许星重再慢慢找这女的算账。

“什么诬陷?怀疑而已又不是认定,小姑娘家家不要乱说话1

吴德又出来和稀泥,章小恬气得脸通红,但她不善口舌,斗不过吴德这个老油条。

吴德看似公正地实则暗藏私心地说:“要我说这事儿解决起来也简单,许星重你把书包打开给大家看一下,要是没有不就完了吗?”

“凭什么?你说打开就打开啊?那我现在丢了一百块钱怀疑是你偷的打开你包检查一下行不行?”

七班有人不乐意了,还开包检查,这把人家许星重当什么了?还故意在他们班门口闹这么大,这不是明晃晃打他们的脸吗?

六班有人嗤笑一声:“哎哟喂,一百块跟六十万有可比性吗?你们也就拿得出来这么点了。”

七班的人脸色一下变得十分难看,六班的家庭条件普遍比七班好些,再加上有赵俊领头和吴德这个嫌贫爱富的班主任在,攀比之风十分盛行,有什么活动基本上就是大型氪金现场,七班的队伍每次在他们旁边都显得格外寒酸。

和稀泥的人越来越多,六班学生占了一大半。

“书包打开让大家看看而已也没什么吧?又不是太隐私的东西。”

“就是,几本书而已谁没有似的。”

“难道是做贼心虚……”

种种声音围绕在大家耳边,许星重压下不耐烦说:“如果书包里没有怎么办?”

赵俊笑了笑:“那我就当着大家的面给你道歉。”

许星重冷笑一声,当谁稀罕似的。

他把书包从桌肚里拖出来,将里面的东西尽数倒在桌上。

众人屏息凝神,就当所有东西都快倒干净时,一块重物“咔嗒”一声掉了出来,表盘内镶着碎钻,表带泛着冷光,赫然是赵俊丢的那块表。

许星重眼睛陡然睁大,这玩意儿什么时候进的他的书包?

他立刻朝赵俊看去,只见那人露出得逞的笑容,眼内满是算计成功的狂喜。

中计了。

人群马上叽叽喳喳地讨论起来:“这算是实锤了吧?看他刚刚淡定的样子我还以为真误会他了呢。”

“其实想想还真有可能,听说许星重他们家还欠了几十万的赌债,这要是成功了不就能一次性把钱还清了?”

“其实说起来还是赵俊最无辜,之前被许星重打一句道歉都没有,这次东西被偷还想办法帮忙掩盖过去,要不是许星重太嚣张,说不定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

七班的人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许星重熬夜打工的事情他们都知道,这么坚强努力的人怎么会做出偷窃这种事?

但物证就摆在眼前,他们连辩解都没办法。

“明木枝回来了1不知道谁高声喊道。

赵俊闻言,立刻找到明木枝的身影,抓着他的袖子把他拉进来,刚刚委曲求全讲道理的模样全然不见,他得意地说:“明木枝,你可得离许星重远一点,他偷东西!原本我还以为他是个多正直的人哪,没想到他居然是个贼1

他不仅是想把许星重踩进深渊里,他同时还想给明木枝一记耳光——

看看,你想护着的人也不过如此。

赵俊算盘打得很好,祸水东引,到时候明木枝把所有怒火都发泄在许星重身上,而他却可以全身而退,他甚至什么都不用付出,只需要在大家面前演演戏,就能让所有人都站在他这边。

突然,明木枝挣开了他的手。

一向被称赞好脾气好涵养的人轻轻拍了几下赵俊抓过的校服袖子,像在清理着什么肮脏的东西。

然后所有人都听见明木枝无比冷淡的一句话:“滚开。”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