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被白切黑的死对头盯上了 > 第9章 第 9 章

第9章 第 9 章


所有人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明木枝什么时候用过这种语气说话?

有人不禁提醒道:“学霸你怎么和他做同桌了?叫你们班主任赶紧把你调开吧,不然哪天许星重神不知鬼不觉把你东西顺走都不知道1

“闭嘴1许星重瞪了说话的人一眼,眼里带着狠劲儿。

说话的那人鹌鹑般缩了缩脖子,到底不敢说什么,只嘴里小声嘟嘟囔囔地表达着不满。

许星重捏紧拳头,指甲深深嵌进手心里。

别人说他混账混蛋烂泥扶不上墙都可以,但偷窃和赌博这两个骂名,他不想背。

他目光转向明木枝,那个人正站在人群前静静看着他。

许星重的呼吸颤抖起来,这里所有人,他最在乎的就是明木枝对他的看法,一旦偷东西这个罪名落实,他永远都会在这个昔日死敌的面前抬不起头!

他本能地想要解释:“明木枝我……”

许星重眼睛蓦地睁大,明木枝居然转过了身,径直远离了他,他的指尖甚至没来得及触上一片衣角。

他的心瞬间跌落谷底。

“班长你……你在找什么?”

明木枝走到章小恬位置上,翻找着他整齐摞在左上角那堆书,大家不约而同屏住呼吸,看他要做什么。

不一会儿,明木枝从厚厚的书页中取出一个卡在里面的零件似的东西,他直起身,用食指和拇指捏着它展示在大家面前。

“摄像头,”明木枝淡淡地说,“要看看吗?”

许星重突然回神,像是停跳已久的心脏重新搏动,明木枝这时看向他,递给他一个安心的眼神。

与他的反应截然相反,赵俊后背冷汗直冒。

明木枝为什么会有针孔摄像头?他把摄像头朝着许星重的桌子干什么?

明明一切都很顺利,明明马上他就可以成功了……

七班的人终于找到反击的机会,一个涨红了脸激动道:“看啊!为什么不看!来来来一个都别走,把我们许星重的‘作案过程’了解清楚1

其他班的人跃跃欲试,有热闹谁不想看啊!就是不知道正主同不同意。

六班的人普遍脸色难看,他们总觉得自己突然落了下风。

不过很快就有人反应过来,不对啊!赵俊那块表就在许星重书包里,这事还能有假?

看就看!没道理被偷东西的还要怕偷东西的!

一时间,除了赵俊本人,大家都想明木枝把今天下午的情况还原出来。

就连吴德也劝说道:“赵俊你快同意啊!人家明木枝手上可是有现成的证据,就冲这咱们都可以报警了1

“不……算了,”赵俊脸都白了,强壮镇定挤出一句话,“这是我私人的事,我觉得私下解决比较好……”

突然,他的胳膊一左一右被许星重和汪小灿制住,两人合伙把他拖到教室最中间的位置坐下,死死按住他的肩膀,让他连一点动弹的余地都没有。

“可我不想让你私下解决,”许星重语气里带着怒意,熟悉他的人就知道他这是动了真格,“睁开你两只眼睛,好好给我看清楚。”

明木枝把手机连在电脑上,用投影仪放着监控记录,视频开了倍速,到下午第二节课时,七班的人陆陆续续离开教室,那节是他们的体育课,许星重也离开了,他的位置空了很久,忽然出现一个人影。

那个人不是许星重,而是六班一个熟面孔,李冬。

他先是四周看了看,然后拖出许星重的书包,把一块表藏进了书包最深处。

明木枝按下暂停,把那块表放大,大家发现李冬藏的那块表就是赵俊丢的那块。

众人不约而同地看向李冬,刚刚讨伐许星重的人里,就他吼得最大声。

六班的人个个面带惊愕,同时齐齐往旁边退了一步,他们可不想跟嫌疑人沾上什么关系,李冬一下子被孤立起来。

不知是谁说了句:“我去,贼喊捉贼埃”

赵俊原本脱力地趴在桌上,闻言挣扎起来:“居然是你!你偷东西不说,还陷害人1

李冬不知所措地说:“俊哥,不是你叫我……”

“住口!我马上就报警……”

他的手机被人抽走,汪小灿噗嗤笑道:“得了吧你,谁不知道李冬是你狗腿子?你俩蛇鼠一窝,这事儿还有得闹呢1

听了刚刚那半遮半掩的对话,来看热闹的人立刻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搞了半天他俩就是为了陷害人,想到这里他们脸上有一丝羞愧,刚才他们还为赵俊声讨,结果到头来受害者从始至终就是人家许星重!

有人骂道:“妈的,找不到事情干就去帮门卫看大门,老子是来读书的不是看宫斗剧的1

“等等,大家都还是高中生对吧?这波勾心斗角怎么让我体会到了职场的感觉?”

“嗨,袁隆平爷爷让他们吃得太饱呗1

“我就说赵俊怎么突然转性了,原来多讨厌一个人,今天那副可怜巴巴的样子差点把我恶心出一身鸡皮疙瘩,他为了栽赃陷害还真是什么都干得出来哈。”

“话说他们六班真的有点仗势欺人那味儿了,还嘲讽人家七班没钱,大家现在都是用父母的钱对吧?爸妈给他们更好的生活就是为了让他们去鄙视别人?”

赵俊的脸已经变成了青白色,嘴唇止不住地颤抖,六班学生的脸色越来越精彩,吴德一向得意的表情也出现了裂缝。

一句又一句窃窃私语像耳光一样毫不留情打在他们脸上,打得他们头晕眼花天旋地转,连站都站不稳。

“让一让让一让,大家快回自己的教室上课1

王出山满头大汗地钻进教室,教导主任也一起来了,与这件事相关的人都被叫到办公室里谈话。

汪小灿半开玩笑道:“老王你怎么才来啊,黄花菜都凉了1

“不好意思啊,家里有事耽搁了。”老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说。

了解到事情经过后,教导主任严厉地批评了赵俊,连带着吴德也挨了一顿训。

他们在那边商量处分和请家长的事情,许星重和明木枝在角落里勾勾搭搭咬耳朵。

“这次是我大意了,没想到他居然玩儿这么下三滥的手段。”

许星重皱着眉,显然还没消气,他跟明木枝道谢说:“谢谢,又欠你一个人情。”

明木枝掀开眼帘和他对视,他的眼底很深,带着股令人沦陷的力量。

“那你打算怎么还?”

许星重一愣,没料到明木枝顺着问起来,他想了想说:“你想要什么?”

明木枝的眼神骤然变化,随即马上恢复正常,速度快到许星重觉得刚刚那一瞬间感到的危险是错觉。

明木枝转过头看向窗外:“以后再说吧。”

这件事许星重是受害者,他们在办公室里待了没多久就可以离开了,这时刚放学不久,汪小灿和章小恬都在教室里等他们。

章小恬已经知道那通电话是误会,许星重抹去一些跟明木枝有关的信息,把事情经过告诉了她。

“许星重你等会儿有事要忙吗?我想请你吃个饭,上次的事我还没谢谢你呢。”

她看到和许星重并肩站着的明木枝,不好意思地说:“班长也一起来吧。”毕竟误会人家那么久。

汪小灿也跟着凑进来:“为什么不叫上我?以我的颜值加入你们不过分吧。”

章小恬哈哈笑道:“来吧来吧,我们前后桌一起出去联个谊。”

许星重看了下日历,今天轮到他休息:“行,我去。”

明木枝扶了下眼镜:“我也去,不过我要先打个电话。”

章小恬开始收拾书包:“行,我们等你。”

明木枝微微点了下头,去了一个几乎没人路过的走廊拐角。

他拨通了一个电话,单林峰吊儿郎当的声音在那边响起:“喂,谁啊?打扰哥的兴致你负得起责吗?”

“是我。”明木枝冷漠地看着楼下人来人往。

单林峰正想让他别打哑谜直接说名字,结果把声音和人对上号后差点从沙发上滚下来:“明明明……明木枝?”

他心里一阵狂喜,明木枝居然主动联系他,如果他能顺利搭上明木枝这条关系,以后江城外国语那群人还有谁敢看不起他!

他还没来得及拍马屁,明木枝就单刀直入:“把你给赵俊出主意的全过程一字不漏地告诉我。”

单林峰早就高兴得把理智抛到了九霄云外,该说的不该说的一股脑倒出来:“你说的是赵俊要整学校里一穷光蛋的事吧?那穷光蛋叫……好像就许星重?嗨,那天我还以为他怎么了,失魂落魄的,一听到小星的名字差点跳起来……”

明木枝立刻抓住重点:“小星是谁?”

“出来陪大家玩儿的呗,”单林峰漫不经心地说道,“不过赵俊挺喜欢她的,要她倒酒喝酒,还让她给自己按肩捶腰的,看样子享受得很1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