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被白切黑的死对头盯上了 > 第12章 第 12 章

第12章 第 12 章


另一边的明木枝看到这条消息,于黑暗中发出一声轻笑。

许星重看着张扬,但感情却十分内敛,他几乎能够想象出手机另一端的人是如何抓耳挠腮坐立不安地打出这句话的。

他回复道: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许星重收到信息后默念完,对这个人高冷御姐的印象愈发深刻。

瞧瞧这话说得,没一个字是多余的。

他给人改完备注,然后回道:我知道。

你喜欢的人可不就是我吗?

高冷御姐:那你为什么还要加我?

星光:看样子你喜欢的人还没答应你对吧,为什么不考虑一下其他人呢?

高冷御姐:他无可替代。

许星重呼吸一窒,脸登时就红了。

好家伙,是不是他太没见识了?要不是这件事是他主导,他都快怀疑对面是不是知道小号背后是他,人家搁这儿故意装傻撩人。

他把手机盖在桌子上,深呼吸了几下,继续忍着脸上的热意发消息。

与许星重相反,明木枝靠在床头一派轻松,他好整以暇地敲敲手机屏幕,周身泛着愉悦的气息。

房间门被敲响,明木枝打开灯:“请进。”

沈思佳推开门,神色先是小心翼翼,瞥见明木枝还没完全收起的笑容时暗暗惊奇。

她很快整理好自己的表情:“阿木,星期一的家长会我可以去吗?”

明木枝望着她:“这是你的自由,为什么要来问我?”

沈思佳局促地握紧门把手:“我怕你不高兴。”

“我不会不高兴。”

“哦……”明木枝明显不打算继续接话,即使没表现出来,沈思佳也能感觉到他的驱逐之意。

“那好,你好好休息,我不打扰你了。”沈思佳轻轻地为他合上门,一面下楼一面思考开家长会她穿什么才得体。

她和明诚工作都很忙,什么典礼什么剪彩没出席过,如今倒为一个小小的家长会头疼了。

沈思佳摇摇头,体会着酸酸甜甜的责任感。

明家这一晚风平浪静,可远在江城另一边的赵家却是一团乱麻,上上下下都笼罩着一股恐慌感。

赵父一晚上接到十几个电话,没一个好消息,不是撤资就是谈好的项目莫名其妙黄了。

赵俊盘腿坐在沙发上,缩着肩膀问道:“妈,爸……没事儿吧?”

“没事,没事。”赵母一连说了两个没事,可她脸上分明写满焦急,频频向书房看去。

自从他们家搬到江城来,还从来没见过这么大的阵仗。

“哦……”赵俊把头埋下去,学校的处罚还没下来,他自然没把对许星重做的事告诉他爸妈。

不仅是不想,也是不敢。

“咚”的一声,关闭已久的书房门终于被打开,赵父脚下生风朝他们走来,他在赵俊面前停下,不由分说地给了他两巴掌。

赵母扑上去拦他:“好好的!为什么打孩子?1

“为什么打他?”赵父胸口剧烈起伏,几乎要被气笑了,“你让他自己说,他对明木枝做了什么?”

赵俊不敢看他的眼睛,躲躲闪闪地说:“没……我什么都没做。”

“是吗?”赵父捏着手机咬牙切齿道,“那为什么有人跟我说,我们家沦落到现在这副样子是因为得罪了明家?”

赵母把赵俊护在身后:“他们目中无人惯了,为什么不能是他们的错?你怎么尽帮着外人数落自己人?1

“你啊你……”赵父头疼地按住额角,简直对妻子感到不可理喻,忽然之间,他想起了之前妻子和儿子口中那个“阴沟里钻出来的”少年。

他说:“我问你,你是不是去找你隔壁班那个学生的麻烦了?”

赵俊心里一咯噔,心说他爸怎么猜这么准。

赵父一看他表情就知道自己说对了:“我不是跟你说过不要去招惹那些人?!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是不是和明木枝混到一块儿去了?我不是一直在叫你抓紧?怎么反而被一个穷小子抢了先?”

“小俊他不想1赵母尖叫道,“他明木枝又不是钱人人都喜欢,你一直叫孩子做不喜欢的事,他有点儿逆反心理不是很正常的事吗?”

“闭嘴1赵父终于忍无可忍,“都是你一直惯着他,才叫他现在不知道天高地厚,什么祸都敢闯1

“我惯着他?”赵母冷冷笑道,“我就算再惯他,我好歹也管了他,你呢?上次小朗做手术的时候你是在出差,实际上是陪外面那个狐狸精去了吧?”

赵父脸上的表情凝固了一瞬,而后拔高声音:“你胡说些什么?”

赵母鲜红的指甲嵌进手心,一向打理精致的头发落下几撮:“是不是胡说你心里清楚。”

一场家庭战争猝不及防地爆发,两人口不择言,专挑对方的痛处踩,赵俊则是六神无主地回到房间里。

明木枝要搞他们家?

开什么玩笑,一个许星重而已,值得他这么大费周章?

他双手颤抖地打开微信,点进一个微信群。

这是原来他在江城外国语的班群,转学后也一直没退,里面有不少二代三代,此时这个群正热闹。

梁梁:听说最近赵家的情况不太好啊,我妈今天专门嘱咐我不要再和赵俊来往。

栗子:好像是,我爸临时叫停了一个和他家合作的项目。

一条混吃等死的咸鱼:我听别人说了一点,好像资金链都快断了吧?

这些都是正常讨论,还有好些看不惯他往日作风,落井下石的。

逐月月:哈哈哈哈哈哈哈早就看他不顺眼了,是去巴结明木枝翻车了吗哈哈哈哈!

lill:感谢明木枝为民除害,隔老远都帮我们收拾人[抱拳]

赵俊气得发抖,但是他没有勇气骂回去,家里的情况,真的已经糟糕成这样了吗?

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反正他现在在一中读书,破船还有三斤铁,他在一中仍然算是顶层的那批人。

然而现实并不如他想象中乐观,他刚刚点开在一中的班群,就看到有人转发了一个帖子。

“高二六班的赵俊又作妖了?还敢找人家许星重对峙,你自己做过什么心里没点ac数?”

标题起得很有噱头,赵俊心惊胆战地点进去,看清陈述的内容后,两眼一黑差点晕过去。

这里面讲的第一件事就是他被打的真相,发帖的人就好像全程围观似的把事情的细节交代得清清楚楚,包括他怎么给章小恬发骚扰信息,如何在小巷里逼章小恬“识趣”,连证据都分门别类地摆了出来。

发帖人十分巧妙地抹去了章小恬的身份,留给大家的印象只有一个:赵俊是个人渣。

有了这件事做打底,接下来的揭露就顺理成章,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几乎快把赵俊的底裤都扒掉了。

赵俊马上在群里发了条消息:你们发这个什么意思?

赵俊:有好处的时候可劲儿扒着我,现在我出事了就想把我甩开?好啊,我走可以,先把钱算清楚再说,之前的好几次活动都是我先花钱垫着的,场地费还有食物饮料都不便宜,等明天我把□□拿来大家平摊。

群里没有人回他的消息,赵俊把手机一扔,后槽牙磨得咔咔响,心里唾骂着这群喂不熟的白眼狼。

忽然,赵母慌慌张张地打开赵俊的房间门:“小俊不好了!警察到我们家来了1

赵俊一个翻身:“警察来我们家干什么?”

赵母嘴唇颤抖着:“他们说你爸公司涉嫌偷税漏税,现在要把你爸带走调查。”

一星期一天的休息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就到了周一。

虽然今天赵俊没来上学,但这并不妨碍大家恶心六班的人。

每个班的窗台上都放了些书和杯子,这些东西总是不可避免地掉在外面的走廊上。

每次七班的学生路过六班教室发现有东西掉出来时,他们就故意高声道:“诶诶诶你们的东西掉出来了,我给你们捡进来放好了啊,大家几十双眼睛看着,别等会儿说我偷你们东西1

一遍一遍不厌其烦,六班的人都快被他们折磨疯了,可偏偏他们有前科,只能打掉牙往肚里吞,有苦说不出。

上午最后一节课上完,教室里的同学三三两两结伴而去,下午家长会,很多人约好了一起出去玩。

周静平时又忙又累,与其让她来参加这种没意义的会,还不如多休息一会儿。

许星重给她发了马上回去帮忙的消息后,背起书包准备离开。

“请问明木枝在你们班吗?”

许星重朝门口看去,一个长相和衣着都令人舒服的女人站在那里,脸上带笑地向他询问。

许星重想这大概就是明木枝的妈妈,明木枝的眉眼都和她有些挂相。

他指了指旁边的位置:“他坐这里。”

“啊,谢谢。”沈思佳好奇地走进来,把包放在明木枝桌上,“小同学,你是他同桌吗?”

“嗯,”许星重点点头,“他被老王……王老师叫走了,马上就回来。”

沈思佳“哦”了声,抿嘴笑道:“你们关系真好。”

许星重不知道沈思佳从哪儿得出的这个结论,十分勉强地笑道:“还好吧,哈哈。”

沈思佳继续说:“哎呀,不要谦虚嘛,我们家阿木脾气很难捉摸的,最近他这么开心,一定有你的功劳吧?”

许星重倒是没觉得明木枝最近有什么变化,那人情绪一直很淡,除了上次有女生送零食和赵俊找麻烦,他还真没出现过特别明显的情绪波动。

“妈。”

明木枝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他们后面,沈思佳朝前走了一小步:“你回来啦?我正跟你同桌说话,他真是个好孩子。”

许星重对她的称赞受之有愧,他余光瞥了眼明木枝的脸,发现明木枝也正看着他。

两人视线交汇,他明显感觉明木枝周身紧绷的气息有所松动。

“他还没吃饭,我们先走了。”明木枝抓着许星重的胳膊往外拖,沈思佳诶了两声,见他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只好作罢。

许星重被明木枝拖下了楼,二人在楼梯口停下,明木枝开口说:“觉得应付她太麻烦就直接走掉,不用一直傻傻待在那儿。”

许星重把半挂在胳膊上的书包背好:“那也太不礼貌了,给人留的印象不好。”

明木枝沉默了会儿,垂下眼帘问:“你为什么这么在意我家人对你的印象?”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