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被白切黑的死对头盯上了 > 第22章 第 22 章

第22章 第 22 章


“去你家?”想起李老师说的话,许星重咬紧牙关,没说好也没说不好。

见他摇摆不定,明木枝继续加码:“周末我家里人都不在,你不用担心遇到他们。”

许星重犹豫一会儿,答应了:“行,把你家地址发我,明天几点?”

明木枝把地址发给他:“九点,你多睡会儿。”

晚上睡觉前,许星重查看路线,估计去明木枝家得四十分钟后,他定了个八点的闹钟。

第二天早晨,许星重睁开眼睛看到外面天光大亮,他“腾”一下坐起来,忙不迭抓起手机看时间。

“靠1手机上显示的是八点四十,再一看,他昨天晚上定的居然是工作日闹钟!

恰好有人打电话过来,许星重开了免提把手机丢床上,一边穿衣服一边说:“喂?谁啊?”

“是我。”

“哦,你啊,我没存你手机号,那个我今天早上起来迟了,到你家估计得十点了。”

“没事,你别慌,”明木枝在电话那头说,“我在你家楼下等你。”

许星重飞快地洗漱:“哦哦那好,我马上就下来。”

往常需要二十分钟收拾今天十分钟就搞定,许星重抓起书包就往外冲,“咚咚咚”的声音回荡在楼梯间。

好不容易跑到一楼,拐弯的时候突然一盆水迎面泼来,幸好许星重闪得够快,但还是被泼湿了一大片衣角。

这是老式楼房,在一楼修了两个水池,时常会有人来这儿洗菜。

泼水的人是个中年妇女,看到许星重身上湿了连句道歉都没有,反而骂骂咧咧道:“什么东西!一天到晚游手好闲不知道在外面做什么,天天半夜三更才回来,吵得我孙子睡不好觉……”

她没有骂得很大声,咕咕哝哝的,恰好能让许星重听到,毕竟许星重身高还是挺能唬人的,她怕吃亏。

看到许星重半天没反应,她赶紧收拾好菜篮子,撞开许星重进了屋。

许星重在原地站了几分钟,默默把衣服拧干,又掏出几张纸吸了下水。

简单处理一番后,他才继续往外走。

出了楼房,许星重没看到明木枝的身影,他掏出手机发微信,这才发现明木枝八点就给他发了好几条消息。

“我去买早饭了。”明木枝突然站在许星重面前。

许星重吓了一跳,手机差点拿不稳:“你买了什么?”

他顺着往下看,看到明木枝手里提的包子和豆浆:“我们先走吧,等会儿在公交车上吃。”

“等等。”他刚刚跨出一步就被明木枝拉祝

明木枝弯下腰,从他衣服褶皱里拿出一小片菜叶。

许星重看着那一小块绿色,突然感到脸上发烫,他迅速理了理衣服:“我们快走吧。”

明木枝没说什么,他扔掉那片菜叶,目光在那片湿衣角上停留了一会儿,跟了上去。

明木枝家住在江城最好的别墅区里,许星重曾在学校里听别人说过,这里的房子甚至没来得及卖,就被内部人员给消化完了。

从下了出租踏上这片土地,许星重就体会到了人生的参差。

进门以后,明木枝递给许星重一双拖鞋:“新的,没穿过。”

“哦,谢谢。”许星重接下拖鞋,束手束脚地换上。

上楼的过程中,许星重看到一扇门上贴的名字:“明繁是谁?你弟弟?”

“我妹妹,”明木枝拧开门把手,“家里人出差,把她一起带走了。”

“哦——”许星重摸摸后脑勺,又回头看了眼。

“怎么了?”

“没,我在想你爸妈还挺负责的,我一直以为像他们那样的人会把孩子留在家里给保姆带。”许星重进了房间,关上门。

明木枝语气平淡道:“以前是这样。”

这话给人的想象空间很大,许星重没有多问的习惯,转头拉开书包:“我们快复习吧,本来就迟了一个小时。”

明木枝盯着他侧脸看了会儿,收回目光:“嗯,开始吧。”

今天主要复习化学,许星重对数字比较敏感,所以物理复习得比较快,像化学这种科目就不行了,尤其是它跟高一学过的内容联系紧密,要讲要背的东西多。

他俩一坐就坐到十二点,等许星重觉得饿了,才发现时间已经过了两个小时。

明木枝放下笔问:“你想吃什么?可以点外卖。”

离发工资还有一段时间,许星重手上没多少钱,而且他想这附近的吃的肯定很贵。

于是,他说:“你家应该有菜吧?要不我来做?”

明木枝点头:“好,我记得昨天阿姨买了很多菜回来。”

厨房里,两个人站在冰箱前,许星重问:“吃什么?”

明木枝拿了一个番茄两个鸡蛋,还有一块鸡胸肉。

“番茄鸡蛋可以做番茄炒蛋,鸡胸肉单独怎么做?”

明木枝摇头:“不知道,但猪肉牛肉都没解冻,只有它能马上做。”

许星重手在下巴上蹭了蹭:“我想想……”

他的视线落到角落那把青椒上,脑海里浮现出上次在饭店,明木枝被辣得嘴唇通红的模样。

“那用这个,”许星重拿起一颗甜椒,“甜椒炒鸡胸肉丁,没试过,不过大概不难吃,你看怎么样?”

“可以,试试吧。”

许星重立刻开始忙活,他打算先处理一下鸡胸肉,去去腥气。

明木枝自告奋勇要切番茄,想着这么大个人应该也出不了什么差错,许星重放心地交给他,谁知他刚拍了块姜放锅里,那边就传来一阵动静。

“怎么了?”许星重洗干净手探过脑袋。

菜刀很明显被人慌乱丢下,一半落在台面一半落在菜板,番茄刚被切成四瓣,汁水不停地溢出来。

明木枝靠在处理台边缘,嘴里含着中指指节,番茄汁糊了他一手,正沿着小臂不断往下滴落。

淡红色液体在白皙的皮肤上流动,许星重看到这副场景,心跳突然落了一拍。

察觉到他这边的异样,明木枝向他投来目光。

许星重欲盖弥彰地眨了两下眼睛,上前道:“算了你还是出去吧,先把手洗干净。”

帮明木枝处理好伤口,许星重把人按在客厅沙发上:“你坐着别动,厨房里的事情交给我,你等着吃就好了。”

过了二十来分钟,两盘菜被端上桌,许星重问:“你能吃葱吗?”

明木枝回答:“能。”

许星重转身进了厨房,切了根葱洒在番茄炒蛋上。

电饭煲煮饭需要很长时间,许星重干脆煮了沥米饭,这时也差不多蒸熟了。

两人各盛了一碗饭,明木枝先舀了一小勺鸡胸肉叮

“味道怎么样?”许星重捏紧筷子,不自觉期待着。

明木枝把饭咽下去:“很好吃。”

许星重无意识地松口气,两个人都正是能吃的年纪,两盘菜很快就被瓜分得干干净净,因为明木枝手受伤,最后碗也是许星重洗的。

下午,明木枝继续帮许星重梳理知识点,这一梳理就梳理到了三点。

许星重打了个哈切,眼角渗出眼泪。

明木枝提议:“要不要休息一下?”

“不用,”许星重翻开练习册,“我把题做了先。”

他脑袋昏昏沉沉,做基础题还好,一做到需要配化学式的就弄不清了。

草稿纸上数字写了一堆,没一个是对的,偏偏涉及到的几个元素化学价又多,许星重配了整整十分钟都没配平,渐渐变得焦躁。

明木枝把他的表现看在眼里:“可以先做后面的,把这道放一放。”

“闭嘴,”许星重字迹越发潦草,“我就不信了,一个化学式我还配不对?”

明木枝没说话了,默默等待着,又过了十分钟,许星重仍没有解出来。

草稿纸写得满满当当,明木枝抽走他的笔:“你现在整个人都是乱的,先冷静一下。”

许星重一拍桌子:“还给我。”

明木枝不动:“你现在必须休息。”

“我现在还不是为了你1

许星重“噌”地站起来,两人一时沉默,陷入无声的对峙。

明木枝敛了眉眼,最先做出退让,他把笔放回桌上:“我下去给你拿点水果。”

他走的时候留了条门缝,等他拿了两个苹果悄声无息地回来后,没直接推门而入,而是从门缝里暗中观察。

许星重还站在桌前,明木枝耐心等待着,果然,没过一会儿,许星重就伸出手,把滚到桌边岌岌可危的笔给捞了回来,继续往下面做题。

明木枝勾起嘴角,转身离开,他打算等许星重做完练习册再回去。

太阳渐渐西沉,明木枝在客厅里的影子越拉越长,估计时间差不多,他开始朝楼上走。

推开门,明木枝发现许星重已经趴在桌子上睡着了,他小心翼翼地从膝弯下将人抱起,轻手轻脚把人放在床上。

给人盖好被子,明木枝检查了一遍练习册。

对得多错得也多,不过,那道引发他俩争执的题许星重倒是做对了。

许星重这一觉直接睡到八点,他醒来第一反应就是要迟到了,手忙脚乱地打开微信想给雷鸣道歉请假,却发现雷鸣在群里发了消息,说今晚有点事网吧不开门,工资照发,大家不用上班了。

群里自然是一片欢呼,许星重把手机扔在床上长出一口气。

“咔嗒”一声,门被打开,许星重对进来的人说:“时间晚了,我得回去了。”

明木枝在床沿坐下,左手撑在许星重身体右边。

整个房间就开了一盏床头灯,灯光昏暗,两人上半身若即若离,说不清道不明的氛围逐渐升起。

“这里离公交站很远,也不好打车。”

明木枝伸手,打开了位于许星重左耳上方的开关,房间顿时大亮,许星重被强光刺了下眼睛,有点看不清东西。

视觉的减退令听觉更加敏感,他听到明木枝在他耳边说:“今晚就住这儿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