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被白切黑的死对头盯上了 > 第23章 第 23 章

第23章 第 23 章


来的时候许星重就注意过了,从这儿走到公交站起码要半个小时,他就算是跑过去,公交车也停运了。

“那我叫车。”

明木枝没拦着他,低头和他一起看着手机屏幕。

好几分钟过去,连一个响应的都没有,许星重手心出汗,他该不会真要在这儿过夜吧?

终于,有辆车接了他的单,许星重眼睛一亮,一个陌生号码打进来。

他按下接通,那边司机正在按喇叭,很是嘈杂:“喂?麻烦取消一下订单,我不小心按错了。”

许星重问:“那你不能过来一趟吗?”

司机说:“你那边太远了,我跑一趟不划算,除非你多加钱。”

听到加钱两个字,许星重犹豫了,在他犹豫之时,明木枝替他挂断了电话。

“你看,就住这儿吧,我又不会吃人。”

说着,他整个人往后面靠,正好隔着被子靠在许星重大腿上。

许星重腿忍不住动了动,在他的目光中点点头:“好。”

得到肯定的回答,明木枝慢慢站起来:“饭已经做好了,快下来吃吧。”

“做好了?谁做的?你?”许星重朝他手上看去,发现没有新添伤口。

“我打电话叫阿姨来做的,人已经走了。”

许星重头一回享受这种待遇,不甚习惯地抓抓头发:“哦,我就说你总不可能一下午就学会做饭。”

不得不说,能成为明木枝家的阿姨还是需要点本事,一锅牛肉汤炖得香气扑鼻,炒时蔬又脆又嫩,蘸料也调得适宜,不咸不淡。

许星重和明木枝都吃了不少,最后还各盛了一碗汤。

许星重一面把汤吹凉一面问:“我晚上睡哪儿。”

明木枝抬眸:“我房间。”

和明木枝……睡同一张床……

许星重愣住,端着汤的手都忘了烫。

本能让他想拒绝,理智让他忍住了,在别人家过夜已经是添麻烦,要是还要求人家铺一间客房,那就显得有点不识好歹了。

留宿唯一的好处就是让许星重有更多时间来复习,明木枝把他错了的题挨着讲了一遍,然后翻回下午那道,点拨了两句。

许星重一听,茅塞顿开:“原来这么简单。”

明木枝把关键字给他勾了出来:“有些题就是这样,思路一打开马上就能做出来,不打开就永远卡在哪儿,所以不会做的题一定要先放下,你下午太心急了。”

说得好听点叫心急,说得不好听就叫死心眼、钻牛角尖,许星重往桌上一趴:“知道了。”

“你再看一下知识点,我先去洗澡。”明木枝从衣柜里拿出两身衣服,递了一套给许星重。

“这件穿过几次,你介意吗?”

许星重当然不介意,明木枝的衣服洗得很干净,闻着有股很清爽的味道,与他给人的感受如出一辙。

浴室里传出哗哗的水声,暖光透过磨砂玻璃门打在墙上,偶尔还有晃动的人影。

本来打算好好看书的许星重看不下去了,一旦他打算集中注意力,浴室里的动静就会把他拉回现实,多次静心失败后,他拿起手机刷起了朋友圈。

他微信里加的人很少,寥寥几条朋友圈一下就刷完了,正打算退出时,他想起了那个高冷御姐。

这段时间事情太多,忙得许星重晕头转向,从第一次聊天算起,他和高冷御姐已经差不多二十天没说过话了。

他果断地切了小号,一点开就发现对方昨天发了条朋友圈。

“终于把狗狗拐回家了,可是怕他再跑出去,该用什么办法让他留下来呢?”

本来许星重还想该用什么理由去找人,这下倒是让他找着了话题。

星光:你养了条流浪狗?

水声突然停下,浴室内,明木枝擦干手,雾气缭绕中,水珠不断自发梢滴落,自锁骨往下淌。

高冷御姐:嗯,一开始挺凶的,现在慢慢软下来了。

星光:记得给它打预防针,小动物身上细菌和寄生虫挺多的,对了,七班话剧你看了吗?

高冷御姐:看了,还不错。

星光:那你觉得许星重和明木枝他们两个怎么样?

一想到在贴吧里看到的照片许星重还有点脑袋冒烟,拿自己当诱饵钓信息,他颇有点豁出去的意思,就算是同性,看到喜欢的人被其他男生亲多少也应该有点意见吧?

高冷御姐:他们啊,挺配的。

许星重瞪大眼睛,这次他彻底傻眼了,到底是他搞不懂女生的想法还是这个高冷御姐的脑回路和其他人格外不同?

他居然被喜欢他的女生说他和另一个男的很配?

还是和明木枝?!

许星重好半天没缓过来,高冷御姐还在给他发消息。

高冷御姐:怎么了?你歧视同性恋?

星光:没有,就是有点惊讶。

高冷御姐:哦,我还说如果你歧视同性恋的话我就要骂你了。

高冷御姐:因为我就是同性恋。

许星重迎来了今晚的第二次暴击,不会吧?他异性缘居然这么不堪一击?一个个移情别恋就算了,现在直接性取向都改变了。

难道他就是男生中的弯仔码头?

星光:冒昧问一句,你是什么时候……

高冷御姐:?我一直就是。

一直是!

许星重终于意识到不对劲,他翻前面的聊天记录,发现高冷御姐之前说的是“‘他’无可替代”,而她发的关于狗的朋友圈也用的“他”,说明很可能她习惯性只用男生的“他”。

所以,高冷御姐以前说的无可替代的人,是个女生。

原来,自己从一开始就加错了人。

那张写微信号的便利贴他早就丢了,到底是主人写错还是他看错已经无从考证。

许星重魂不守舍地发道:抱歉,我好像加错人了。

高冷御姐:没事。

一段对话就此终止,这时明木枝也出来了,他擦着头发往这边走。

“浴室里有点热,你等会儿再进去。”

他穿着宽松纯白长袖圆领卫衣,下装是宽松黑色短裤,因为刚刚洗完澡,明木枝的皮肤都泛着一层薄红,整个人呈现出一种慵懒的美感。

看着他这副样子,许星重满脑子里都是那句“他们啊,挺配的”。

忽然,明木枝拿下脑袋上的毛巾,朝他看来:“怎么了?一直盯着我?”

湿发的明木枝少了几分少年气,多了些成年人的侵略感,许星重视线像被烫了一下,抓起衣服就跑:“没,没事,我先去洗澡1

他的背影很是仓促,有点落荒而逃的味道,明木枝一直盯着他关上玻璃门,才缓缓收回目光。

他在床头坐下低落,摸出手机发了条朋友圈。

“他去洗澡了,等会儿一起睡。”

另一边,许星重靠在墙上,即便没和明木枝待在一个空间,他的状态也不太好。

浴室才被使用过,到处都是水汽,人在里面待一小会儿就能被蒸出一层薄汗。

许星重把脸埋在手心里,大口大口地喘气,崩溃地想他为什么要跑进来,明木枝刚刚才在这里全裸地待过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