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被白切黑的死对头盯上了 > 第26章 第 26 章

第26章 第 26 章


说是帮许星重补数学, 在这一方面,明木枝能帮上的确实不太多。

放眼全校,许星重绝对称得上一句聪明, 其他人日夜苦读,大多数最好也止步于一百三一百四, 而许星重考试的时候如果不混, 那绝对是往满分逼近。

基础题已经没什么可练习的了, 明木枝一连找了二十道压轴题, 让许星重在两个小时以内把思路写出来。

一道题六分钟, 时间实在是短,但许星重不仅做到了,还保证了百分之百的正确率。

在最后一道题上也画了勾后,明木枝抬起头,看到许星重不加掩饰的笑脸:“怎么样?我厉不厉害?”

“很厉害。”明木枝实话实说。

来自死对头的肯定是对自身实力最大的赞扬, 许星重转了几圈笔:“也就是我读书没什么意义, 不然你这个年级第一真不一定能保得住……”

忽然觉得这个话题没什么意思, 许星重放下笔:“算了, 不说了,今天就到这儿吧, 明天考试, 你早点回去休息。”

明木枝心照不宣地避开那个敏感的话题,起身收拾东西。

跟佳佳打了招呼后, 许星重把明木枝送到楼下,转身背对着他挥了挥手:“你小心点, 我上去了。”

“许星重,”明木枝叫住他,“明天加油。”

许星重回过头, 一眼就看到站在路灯下的明木枝正默默注视着他。

一片安静中,许星重恍然生出一种错觉,在这个无可依靠的世界里,是有人在无声地支持他的。

“知道了,”许星重抓着栏杆的手紧了又紧,“别光是提醒我,也提醒提醒你自己,你科科第一保持这么久了,别被我给打破了,最起码得来个数学并列第一吧?”

不擅长接受善意的人又在拐弯抹角表达关心,听完这句把他堵得只剩一条路的话,明木枝笑着说:“嗯,我会尽力的。”

期中考试按时到来,许星重早上灌了一杯咖啡,驱散了身体里的困劲。

努力学习这么多天,一进考室感受到后进生们的懒散还有些不习惯,许星重找到自己的位置坐下,在心里默背重点诗句。

没一会儿监考老师也到了,说来也巧,这次监考最后一考室的二人之一就是前些天才批评过许星重的李老师。

李老师也注意到了许星重,两人视线交汇了下,许星重有些尴尬地移开目光。

“马上就要考试了,把你们的包全都放到外面去,电子产品一旦发现统统当作弊处理,手表也不能留,黑板上面有挂钟给你们参考时间。”

语文总体来说没有特别需要注意的地方,默写全是明木枝勾过的,作文只要不偏题得太离谱也能得个四十来分。

许星重做完后时间还剩半个小时,他给自己估了下分,心想上个九十应该不成问题。

下午考数学时许星重明显要更重视一些,基础题他每道都算了两遍,确保答案没有错误,拉分的难题他也做得十分细心,最后草稿纸不够,他还又要了两张。

这番举动在这个考场里可谓十分异常,不仅是其他学生,连监考老师都频频向他侧目。

考完以后,许星重以最快的速度跑回教室,一看到明木枝,他就兴高采烈地说:“现在说好像有点太早,不过我觉得百分之九十九的概率稳了,你呢?”

“你稳了?”明木枝有些遗憾地摇头,“我有点发挥失常。”

许星重的笑慢慢淡去:“不是,最后一道题也不难啊,你怎么回事?”

明木枝一直没说话,许星重的心渐渐提起来,他现在该怎么做?

要是安慰的话,会不会让明木枝觉得被小看了?但要是什么都不说,好像又显得他有点儿冷血。

纠结之际,许星重突然听到一声轻笑,他顿时血压飙升:“你居然骗我!”

明木枝连着笑了好几声:“我错了。”

等笑过了,他又说:“能看到你想方设法照顾我心情的样子,偶尔骗一次也挺值。”

“想太多了吧你!我刚刚是在想说什么话才能狠狠扎你的心!还照顾你心情……呵!”

许星重不遗余力地嘲讽,他斜了一眼明木枝:“你真的没发挥失常吧?”

“没有,和往常差不多。”明木枝为了证明,拿出试卷给他看。

许星重从头到尾对了一遍,发现和他平时的水平差不多,顿时放下心来。

毫无疑问,明木枝是个十分厉害的对手,许星重要得第一,最难过的一关就是他,可即便如此,许星重也没动过让他故意考差来让自己的心思。

他要堂堂正正光明正大地赢吴德,如果明木枝不跟他商量私自做主的话,他绝对会不高兴的。

想到这里,许星重偷偷用余光看了眼明木枝。

不得不承认,这家伙在某些方面的想法,和他还挺一致的。

两天的考试很快过去,考完英语后孟德扭扭捏捏跑来许星重他们这边:“怎么办,我感觉我英语没考好,刚刚对理综也错了好几道选择题。”

章小恬说:“我这次考得还行,反正比上次好。”

汪小灿:“你上次发挥失常,考得比上次好多正常。”

说完,他把卷子往面前一扔:“我大概也比上次考得好吧。”

孟德惊讶了:“你居然在偷偷学习?”

汪小灿“呸”他一脸:“什么叫偷偷学习?不是说要考年级第一?我不拖后腿你还不高兴了是吧?”

孟德摆摆手:“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本来想表达的是‘连你都在背地里学习’。”

后进门的黎薇薇翻了个白眼:“你还是闭嘴吧,许星重你考得怎么样?你可是获得班长独宠的男人。”

忽略了糟糕的用词,许星重和明木枝对视一眼,神秘地说:“应该不错吧。”

不知道是不是许星重的蜜汁自信感染了他们,迷迷糊糊间,七班的人感觉他们真的要赶超六班,坐上年级第一的宝座了!

江城一中出成绩一向很快,老师们连夜改卷统计分数,第二天中午,分数就全部出来了。

每个班班主任都在大办公室里集合,人手一份成绩单。

吴德首先看的就是数学,他一瞟发现这次居然有两个148,其中有一个肯定是明木枝,吴德心下一乐,这次六班居然能有人能跟明木枝平起平坐!

他看了一下这两人所在的班级,却看到这两个148都在七班。

吴德眉头一皱,心中警铃大作,他额头上顿时冒出一层冷汗,旁边有人问:“吴老师你还觉得热啊?这空调温度不低啊。”

吴德已经听不进去别人说的话了,因为他看清楚了两个年级第一的名字——

明木枝、许星重。

他把成绩单往桌上一扔:“这不可能!”

大家纷纷看向他:“什么不可能?”

吴德大口大口地喘气:“许星重居然考了148!他怎么可能考148?!”

所有老师低头寻找许星重的名字:“不可能吧,你是不是看错了?”

“咦?真的是148。”

“进步神速啊,王老师他是不是出去补课了?”

连王出山都觉得不可置信:“我……不知道啊。”

“会不会是分数打错了?”

吴德一下子冲到电脑面前:“绝对是分数打错了!”

他调出电子档成绩,仔仔细细地看了一遍,却悲哀的发现,许星重的分数,始终没有变过。

“作弊!肯定是作弊!”吴德揪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个月的时间!各位老师你们想想,就算他是神童,也不可能一个月把成绩提这么高!”

一直伏案写教案的李老师突然抬起头来:“吴老师,你是在怀疑我吗?”

“我怀疑你干什么?”

“许星重那个考试我监考的,几十年了从来没有一个作弊的能从我眼皮子底下逃过去,我年纪大了,老眼昏花,但不至于连学生作弊都看不出来,你刚刚那样说,难道不是在怀疑我包庇?”

李老师一参与进来,原本还觉得许星重有可能作弊的老师又不确定了。

李老师年资高,严厉,正直,任何学生犯了品德上的错误都不会轻易原谅。

曾经她当班主任的时候,有个成绩优秀的学生一时走岔了路作弊,当场被她给揪了出来,半点面子没留。

对待自己班上的学生都是这样,更别说只是任教班的学生了。

“是啊是啊,监考的时候我看了一阵,许星重确实做得不错,每道题都算两遍,草稿纸不够还跟我要。”

另一个监考老师也站出来,他刚好的数学老师,只不过不是班主任,跟学生关系也不是特别热络,所以不太清楚许星重这号人,听到李老师说话才反应过来他们说的是谁。

“其实看许星重这个成绩也没有特别不科学的地方嘛,看他英语还不是只有六十多分。”一个老师笑着说。

“他原来数学成绩好像就有七八十,这一下子开了窍考这么高也不是不可能。”

“对对对,我原来班上有个学生是读文科的,读到一半觉得没意思,硬是要转来理科,才半学期就成了年级第一!”

“我也记得,当时他物理还是我教的……”

话题逐渐歪到老师们以前教过的厉害学生身上,王出山看着那份成绩单,脑海里慢慢浮现出一种猜想。

下午第一节就是数学课,王出山夹着课本进了教室,看着大家希冀的目光,他忍不住笑了下。

“知道大家都很期待半期考试的成绩。”

讲台下鸦雀无声,王出山索性不再卖关子:“恭喜大家,这次我们的班级平均分是年级第一。”

“耶!”

“太好了!没辜负我最近半个月掉的头发!”

“我瘦了三斤啊!整整三斤!我在梦里都在瞎编物理公式!醒来生怕自己记得!”

孟德表现得最为夸张,捶着桌子说:“第一啊第一!这是不是意味着老王能拿那一万块钱了?”

全班霎那间仿佛静音一般,一个个全都向孟德投去了死亡凝视。

王出山愣了一瞬间,他想到了七班在话剧比赛上的积极,还有最近班上突然刮起来的好学之风。

“你们最近这么刻苦,难道都是因为……”

他说着说着就没声了,眼镜上起了一层雾。

最近家里出了事,他一直在努力调整状态,没想到还是被这群鬼灵精的孩子们看出来了,不仅看出来,他们还另辟蹊径、想方设法从其他地方帮他。

汪小灿起哄道:“不是吧老王,这点小事就值得你落泪了?男儿有泪不轻弹啊。”

黎薇薇也跟了句:“是啊,六班一直按着我们打,我们总不可能一直不反击吧?”

她从装书的箱子里拿出一面锦旗,这还是上次话剧比赛做道具的时候顺便做的:“本来想等评奖结束再送给你的,既然你都知道了,就提前送吧。”

王出山接过锦旗打开看,没忍住笑出声,锦旗上写的是——

“庆老王出山获‘优秀教师’,实至名归——全体七班学子。 ”

上面的“老”字还被人用双面胶给贴了,大概是因为觉得写老王不太尊敬,所以又打了名字,却忘记把前面的“老”字杠掉。

饶是这样也不愿意多花钱重做一面,七班抠门可见一般。

王出山把锦旗裹起来:“谢谢大家的心意,这面锦旗我会好好珍藏的。”

“藏什么藏!”汪小灿劈手夺过,“挂起来!让所有人都看见!对了,一定得让吴德看见!”

大家纷纷附和:“对!挂外面去!”

一场热闹持续了半节课才结束,这直接导致了老王只讲了几道选择题,下课后,他把成绩单贴到墙上,等他一走,七班的人一窝蜂拥上去。

最后一排,明木枝问许星重:“你不去看?”

“板上钉钉的事,有什么值得看的?”

说是这么说,可他手上的动作,还有时不时往前面瞟一眼的眼神出卖了他本人的想法。

大多数人都先关注的自己的成绩,突然,有人喊了一句“卧槽!许星重数学148!”

“你是不是看错了?”

“草,还真是!”

他们一面看,一面朝许星重投去佩服的目光,孟德更是眼巴巴地说:“许星重,以后班长再给你补课一定要叫上我!这可是148啊!”

许星重还没说什么,明木枝倒是搂住许星重,下巴靠在他肩膀上:“这是同桌才有的待遇。”

明木枝的头发擦过许星重的耳朵和侧脸,泛起一阵阵挠人心尖的痒意。

这种突然的靠近不是一次两次,许星重猛然发现,他现在,居然没有任何要推开的想法,他甚至还想侧头闻一闻,看明木枝身上的味道,是不是跟他家的沐浴露一样。

孟德继续死缠烂打,极力劝说明木枝放宽一个名额,可明木枝始终都微笑着摇头。

一片笑闹中,不知是谁说了句:“害,许星重,不是我说,你刚跟班长坐一起的时候我还担心你揍他,现在看还是我格局太小了。”

“你跟明木枝这同桌当得,都快跟双修没什么区别了!”

作者有话要说:  入v啦~谢谢大家的支持~明天粗长~

各位格局打开,想看明崽和小许双修的宝贝举爪~(反正我是不会写的,狗头jpg)

推一推作者菌的新预收《真少爷是玄学大佬》

路遇舟是十八线小糊团的成员之一,没钱没名气没粉丝,直到十九岁生日这天,他才知道原来自己是流落在外的豪门真少爷。

他被亲生父母带回家,本来以为迎接他的会是令人潸然落泪的感动场面,可路遇舟发现,事情好像跟他想的不一样。

家里掌权的老太爷不待见他,杵着拐杖掷地有声地说:“除了阳阳,其他的孙子我一概不认!”

假少爷叶阳对他颐气指使,眼里充满轻蔑:“现在的你对叶家完全没有价值,叶家未来的继承人只能是我。”

就连他的亲生父母也只是为了利用他:“大师说过我们家会有血光之灾,把他叫回来顶包正好。”

路遇舟:?溜了溜了,命更重要。

拒绝回到叶家的路遇舟继续在小糊团混日子,时不时画个符算个卦补贴家用。

一开始他只是帮队员解决一些离奇之事,谁知他只是小露了一两手,事情就变得一发不可收拾。

屡次被对家挖坑的顶流:“小路,给我画一张防小人的符,这次综艺哥带你炒热度。”

路遇舟:“可以,没问题。”

绯闻缠身的影后:“小路,帮我甩掉那些烂桃花,姐姐带你一起演电影。”

路遇舟:“可以,没问题。”

年轻有为的司氏掌权人:“小路,帮我结一下姻缘,结姻缘的对象是你。”

路遇舟:“可以,没……”

等等!这个问题可太大了!

近来圈子里有两件大事,一件是人人都想讨好的司氏掌权人司昭终于带人回家见父母,对象好像是个刚火起来不久的小明星。

另一件事是叶家近来接连亏损,摇摇欲坠不堪重负。

好在有好心人指点他们去找那位年轻的玄学大师,看看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

叶家怀着最后一点希望登上大师家门,却发现大家口中那位“一符难求、无事不知”的大师,就是被他们赶出家门的路遇舟!

所以现在认回孩子还来得及吗

不好意思你们哪位我不认识

感谢在2021-07-25 23:57:34~2021-07-26 23:29:4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蒲蒲蒲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英伦风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