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被白切黑的死对头盯上了 > 第30章 第 30 章

第30章 第 30 章


明木枝这句承诺有着十足的诚意, 许星重缓缓掀开眼皮看了他一眼,像是自言自语一样说:“算了,你和许良才不一样。”

明木枝不禁失笑:“所以你现在放心了吗?”

许星重也不知道听没听进去, 打开牛奶慢慢喝了一口,失神地点点头。

快放学的时候, 王出山拿了一叠传单到教室, 叫他们拿回去给家长签字, 明天再交上来。

一般许星重晚上回家周静就已经睡了, 早上他起床的时候周静又已经离开。

他想了想, 拿出手机给雷鸣请了半个小时假,打算去店里让周静签完字后再去上班。

明木枝仿佛预知了他的想法,问道:“你要去店里吗?”

许星重背起书包:“要去,怎么了?”

“我跟你一起,”明木枝跟在他身后, “上次吃了你家的双皮奶, 味道很不错, 今天有做吗?”

“有, 你来吧,”许星重瞥见他的手, “不要钱, 请你。”

或许是精神紧绷了一晚上的原因,许星重路上话有些多, 主动跟他说起了那位奇怪的虎哥。

“……他又不要钱,又不吃东西, 就一天到晚守在街上,说他没有正经工作吧,看他的样子好像又不缺钱。”

“确实挺奇怪的。”明木枝思忖, 转过最后一个拐角,他扬了扬下巴,问,“那个人就是虎哥吗?”

许星重顺着方向看过去,看到虎哥又在他们店门外那颗树下。

不过他这次不是蹲着了,而是坐着,坐的是他们店里擦得干干净净的蓝色塑料凳。

许星重正准备说“就是他”,眼前发生的一幕却让他失了声音。

周静端着一碗刨冰,上面放了许多水果,少说也有三勺,而他们平时卖出去的,最多放一勺半。

她把刨冰端给虎哥,却并没有马上离开,而是站在那里说了些什么。

虎哥吃了一口刨冰,抬起头,右手拿着勺子比划着一些动作,周静被他逗得笑弯了腰。

许星重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他们,生怕错过了一丁点儿细节。

他的心忽然被莫名的酸涩所填满,他一直和周静相依为命,眼前的景象让他想第一时间冲上去分开他们。

可是他生生忍住了,即使只看得到周静的背影,他依旧可以感受到周静的轻松和愉快。

那是她已经十多年没有拥有过的东西。

恍惚间,许星重想起了之前周静莫名跟他说过的那句“虎哥挺不错的”的话。

像是感受到他们的目光,虎哥朝他们这边看了眼,还小幅度挥了挥手。

许星重立马抓着明木枝的衣服在水泥墙后躲了起来。

周静看到虎哥的动作,朝身后看了一眼,目之所及只有烈日炎炎下空无一人的街道。

她转过身来问:“谁啊?”

虎哥笑了声:“没谁。”

说完他就呼噜呼噜几口吃完刨冰,把碗还给周静:“谢谢,多少钱?”

周静连连摆手:“不用,不值钱。”

“这可不行,”虎哥硬塞了十块钱到周静围裙的包包里,“我家的麻辣烫马上就要开业了,到时候欢迎来品尝。”

周静又笑着跟他客套了两句才进店,水泥墙后,两个高高瘦瘦的男孩子叠在一块儿。

许星重刚才放射性地要躲起来,一闪身就靠在了墙上,被他拉住的明木枝一个没站稳,倒在他身上。

两人同时发出一声闷哼,顾忌着明木枝的伤,许星重一手稳住他的左手,一手抱住他的腰,好歹没造成二次伤害。

熟悉的味道直往许星重鼻子里钻,好像有明木枝家洗衣液的味道,又好像有他用的洗护用品的味道。

许星重慢慢闭上眼睛,他的脸和明木枝的脸几乎快贴到一起,两人的气息、温度相互交换,在穿过树叶的、破碎的阳光下显得异常亲密。

松开明木枝的手后,许星重并没有马上把他推开,而是渐渐地、渐渐地抓住他的衣服,动作又轻又小心地抱了一下。

许星重吸了吸鼻子,瓮声瓮气地说:“双皮奶卖完了,你改天再来吧。”

明木枝侧过脸,许星重的头发蹭在他脸上,有些发痒,他像什么都没发生似的说:“好。”

早上四点,周静像往常一样去店里做准备,她刚刚打开房间门,隔壁许星重的门也打开了。

“妈。”

周静先是吓了一跳,然后惊讶道:“你这么早就起来了?”

“嗯,睡不着。”许星重仔仔细细看过她的脸,发现她的眉毛好像比平常浓了一点,头发也不像以前只是随便扎个马尾,而是精心扎了个样式好看的辫子。

许星重心沉下去,不动声色地打听道:“那个虎哥也来了一段时间了吧,你有没有听他说过他干什么的?”

周静有些奇怪他为什么会问到这,不过她还是把她知道的说了出来。

“他原来好像是道上混的,还没结过婚,帮人顶罪进去过几年,貌似去年才出来,要他顶罪的人给了他一大笔钱,他打算拿一部分出来开麻辣烫。”

许星重微微皱起眉头,照周静的话来看,虎哥也是个复杂的人。

他第一反应是虎哥不够好,可是转念一想,他们家又能有多好呢?

看着周静不乏期待的背影,许星重最终还是把劝说的话咽进了肚子里。

他这番举动相当于采取了不插手的态度,他想着周静和虎哥应该一时不会有太大的进展,他过一段时间再表达意见应该也来得及。

想是这样想,可是许星重没料到,需要做出选择的时机居然来得这么快。

这天下午刚刚考完期末考试,学校给准高三的学生放了三天假,并提醒他们三天后带好宿舍用品,从现在开始他们要住校了。

许星重正想着怎么弄一个不住校的证明,一个陌生的电话就打进来。

接通电话后,许星重发现对面竟然是虎哥。

虎哥的话十分简短:“你妈在第一人民医院住院部,你快点过来。”

挂断电话许星重就直奔医院而去,一路上他都在想周静为什么会去医院,明明上次检查过什么问题都没有。

到了住院部楼下,电梯偏偏正在维修,许星重只能走楼梯,周静的病房在八楼,等走上去他衣服都快湿完了。

虎哥就站在病房外,看到许星重来了说:“你妈现在睡着了,谈谈?”

许星重朝里面看了眼,发现周静的头上和手上都缠了纱布。

他回答:“走吧。”

两个人去了楼梯间,虎哥把事情的全过程复述了一遍。

原来许良趁着要债的不在的间隙,又跑来向周静要钱,那群要债的也是犯懒,一开始还天天蹲守,后来一天里半天都不见得有人在,这才让许良有了可趁之机。

他要钱,周静不肯给钱,许良就开始打人,一开始还用的拳头,后来桌子凳子什么都朝周静身上招呼。

幸好虎哥及时赶到,他长得高大,许良不敢跟他正面刚,就是嘴里不干净。

虎哥逮着他教训了一顿,许良这才脚底抹油地跑了,临走之前还不忘抓两把收钱盒子里的零钱。

许星重听完以后低骂了一句,然后才说:“今天多谢你了。”

虎哥一伸手:“不说这些,我应该做的,我今天呢,主要是想问你的就是你对我和你妈这段关系怎么看?”

许星重沉默不语,虎哥靠着墙说:“你早就知道了吧?那天我看到你了,我也知道你旁敲侧击地打听过我。”

许星重看着他,眼神锐利:“你说的那些是实话吗?”

“当然是,”虎哥摸出烟想抽一根,想到这里是医院又忍住了,“你可以去查,我相信以你的能力可以查到。”

他绕着许星重走了两圈,背对着他说:“许星重,你不觉得你过得很辛苦吗?我没钱的时候什么都干,都没有你现在辛苦。”

许星重反问他:“你知道我家的情况,应该清楚许良那个人渣给我们留下多大的拖累,你不怕我和我妈把你一起拖下水?”

虎哥在楼梯上蹲下:“不怕,我有门路,我可以跟你保证,只要我跟你妈在一起,那七八十万的债我可以完全给你们抹平。”

这无疑是最诱人的条件,许星重一时半会儿没说话,他们家现在所有的困境,可以说都是由于这笔债务产生的。

“还有,”虎哥的手落在许星重肩膀上,“只靠你们两个,是甩不掉许良的,有你在的时候 你妈还算安全,可你能一天二十四小时守在她身边吗?”

“许星重,如果不能接受我和你妈的关系,我可以马上消失在你们面前,但是之后你们还要过几年、甚至十几年这样的生活,你以后也找不到好的工作,你妈也要孤苦伶仃地过一辈子。”

“相反,如果你能接受,你和你妈都可以过上比现在好一百倍的日子,你可以专心读书,考一个好的大学,你妈也可以有个伴,再也不用像以前一样操心。”

虎哥意味深长地说:“你慢慢考虑吧。”

许星重在楼梯间待了很久,回到病房时周静已经醒了,她一看到许星重就说:“星重,今天多亏了虎哥帮我们,不然店都估计被许良砸了。”

许星重给她倒了杯水:“你还顾着店,怎怎么不说说你被许良打出来的伤?”

周静悻悻地笑了下,余光看向虎哥。

许星重当然注意到她的小动作,他装作没看到的样子,跟她讲起了住校的事。

周静还要留院观察一晚上,许星重在医院里陪床。

半夜十二点,许星重翻来覆去睡不着,他看了眼已经熟睡的周静,轻手轻脚来了病房外。

虎哥的话在他脑海里循环,两个选择,直接通向了两条道路。

许星重抹了把脸,思来想去还是给明木枝发了消息。

许星重:在吗?

作者有话要说:  明木枝:老婆需要我!连夜扛着火箭出发!感谢在2021-07-30 19:26:34~2021-07-31 19:19:0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我有嘉宾 2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