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被白切黑的死对头盯上了 > 第34章 第 34 章

第34章 第 34 章


问明木枝有没有女朋友, 难道是……对他有兴趣?

许星重嘴唇抿成一条直线,回复道:没有,怎么了?

江城外国语-江月仪:没, 没什么,我就随便问问。

江城外国语-江月仪:那个, 不好意思, 打扰了。

奇奇怪怪的, 许星重熄灭手机, 关灯睡觉。

两周补课时间过去, 许星重连家都没来得及回,又打包东西去了江城外国语。

江城外国语不愧是私立学校,校园内部绿化做得很好,所有设施都没有任何损坏的痕迹,不像一中, 坏了就坏了, 要等很久很久才会派人来修。

他们宿舍是四人间, 上床下桌, 许星重和明木枝先到寝室,占了左边两张床。

过了一会儿, 另外两个室友也来了, 一个微胖白净,另一个则身形修长, 全身上下一股浓浓的书卷气,倒是和明木枝有几分相似。

微胖的男生主动打招呼:“大家好, 我叫蒋奇峰。”

另一个用食指指节抵了下眼镜:“我叫玉坤。”

许星重:“……”巧了这不是。

明木枝往许星重那边靠了点:“我叫明木枝,他是许星重,我们一个班。”

蒋奇峰张大了嘴巴:“原来你就是明木枝!真是……”

他将明木枝从头看到尾, 好一会儿才感叹道:“和你的长相太不符合了!”

玉坤听到明木枝自我介绍时稍稍惊讶了一下,听到许星重的名字后他又朝许星重那儿看了一眼。

当他收回目光时,视线和明木枝交汇,他莫名感到心里一寒。

对情绪的敏锐感知是玉坤与生俱来的能力,尽管明木枝看上去很温柔,他敢肯定,对方对他抱有不小的敌意。

于是,玉坤略过明木枝,跟许星重说道:“我加了你,你的成绩不是很理想。”

空气一时有些寂静,蒋奇峰尴尬地扯了扯嘴角。

“不是,”许星重背靠在柜子上,“你们十中的人都这么耿直吗?”

网上也就算了,线下居然拿还要点出来,很难不让人觉得是在找茬。

玉坤皱了下眉,蒋奇峰出来打圆场说:“哈哈,不说这个了,我们住一个寝室,应该都是数学的吧?”

许星重手肘靠在明木枝肩膀上:“他数学和物理。”

蒋奇峰说:“学霸嘛,多参加一点正常。”

玉坤将他们的动作尽收眼底:“我也是数学和物理。”

空气再次陷入沉默,蒋奇峰简直觉得进退两难,幸好这时候大家的手机响起,解脱了他的困境。

由于大家在群里发言太过活跃,管理员担心他发的消息有同学看不见,便开了禁言,所以只要有群消息,肯定是有什么重要的事。

“管理员:全体成员,下午六点在大礼堂集合,请同学们相互转告。”

蒋奇峰心中直呼得救了:“六点集合?现在都五点半了,我们都不知道大礼堂在哪儿,还是快出发吧。”

玉坤嗯了一声,明木枝和许星重对视一眼,许星重说:“我们再收拾一会儿,你们先走。”

“那好。”蒋奇峰现在只想逃离这个是非之地,见玉坤开门后和他一起走了。

江城外国语宿舍的走廊回声很好,许星重和明木枝在寝室里把他们的话听得一清二楚。

“玉坤啊玉坤,你说话也太直了,这样很容易得罪人的。”

玉坤语气淡淡:“没什么,我不和成绩不好的人来往。”

许星重无语:“这人真讨厌。”

明木枝倒是没看出多少不满来:“那以后就不要理他了。”

“还用你提醒?”许星重掏出手机,“我马上就把他微信删了。”

明木枝眼神微动:“好。”

两人收拾完东西已经五点五十了,幸好明木枝对江城外国语很熟悉,恰好在六点踏进礼堂大门。

偌大的礼堂坐满了人,许星重和明木枝好不容易找到挨在一起的两个位置,刚刚坐下,许星重旁边那个女生就惊呼道:“许星重!”

“认识?”明木枝问道。

许星重摇摇头,女生激动道:“我是车宁宁啊!”

“原来是你。”许星重见她眼睛一直在自己和明木枝身上打转,脸上忽然泛起热来。

车宁宁看他俩很熟络的样子,想偷笑又生生忍住了:“你就是明木枝吧?我可以加你微信吗?”

明木枝回答:“可以。”

车宁宁心满意足:“太好了,拿到学霸微信,我这次肯定超常发挥!对了,你们好像都是数学吧?”

许星重指了下明木枝:“他还有物理。”

车宁宁一拍扶手:“我就是物理的!哎呀,现在都有两个劲敌了。”

许星重好奇:“哪两个?”

“一个当然是他咯,”车宁宁朝明木枝那边示意道,“还有一个是十中的玉坤。”

怎么又是他,许星重问:“他很厉害?”

车宁宁一脸八卦:“那当然!他是全能型人才,科科全校第一,要不是怕他太累,还有给其他学生留机会,这次竞赛估计他门门都要参加。”

许星重想那不是和明木枝一样,他靠在椅子上懒散地说:“可全市第一每次都不是他。”而是明木枝。

车宁宁笑得更灿烂了:“竞赛嘛,跟普通考试不一样啦。”

许星重忽然感觉心里很不痛快,他抓着明木枝问:“喂,我问你,你肯定比那个玉坤厉害吧?”

台上主办方开始讲话,场内有些嘈杂,两人只好离得近一些,明木枝贴在许星重耳边说:“大概。”

“什么大概?”许星重的鼻子快和明木枝的鼻子撞到一起,“我要的是一定!”

明木枝看到他眼睛里的认真,笑着说:“好,你说一定就一定。”

他们来礼堂其实没做其他事,就相当于参加了个开幕式,然后听了一堆很厉害的人物的名字,第二天,集训才正式开始。

集训的时间比上课要自由得多,参加项目比较多的学生可以自行安排时间,明木枝上午在数学的教室,下午去物理的教室。

许星重可算是明白集训和普通上课的区别了,普通上课开一会小差回来还尚且听得懂,集训只要稍微一分神,回来就不知道老师在讲什么了。

而且老师不仅讲得难,还讲得少,大部分时间都在让他们做题,教室的大屏幕上投影着倒计时,一道题五分钟,时间到了就“嘀”一声。

十分令人心惊胆战。

经过一天的高强度练习,许星重早已腹中空空,他摸出手机想问问明木枝什么时候去吃饭,却看到车宁宁的消息。

车宁宁:我草草草草草——

车宁宁:明木枝太帅了!!!

车宁宁:你不知道,今天那个老师出了一道贼难贼难的题,说点两个人上去pk,结果刚好点到明木枝和玉坤!!!

车宁宁:半分钟啊,明木枝就花了半分钟就把思路写出来了!!!当时玉坤才做了一半!!!

许星重看着满屏的感叹号,笑了一声,跟明木枝发消息说:听说你今天杀疯了?

明木枝瞬间回复:嗯。

“给你报仇。”

这句话是切切实实听到的,许星重抬起头,明木枝正走到他面前。

许星重收起手机,活动活动肩膀说:“你虐得也太狠了,好歹给人家留点面子。”

他头顶飘下来一片树叶,明木枝给他接住:“以后不这样了。”

许星重活动完了说:“饿死了,快去吃饭吧,你对这儿熟,这里什么东西好吃?”

明木枝和他一起去食堂:“我听说这儿的水煮鱼不错。”

“就这个吧。”

江城外国语的食堂很大,足足有三层,外加楼顶的咖啡厅。

许星重要的麻辣水煮鱼,明木枝则是藤椒,两个人在窗边坐下。

玉坤一进门就看到他们两个,旁边随行的男生说:“诶,那个不是明木枝吗?坐他对面的人谁啊?”

玉坤没回答他的问题,只是看着许星重那张富有神采的脸,若有所思。

他来到水煮鱼的窗口,里面的阿姨大嗓门地热情道:“同学,要麻辣的还是藤椒的?”

玉坤迟疑了会儿:“麻辣。”

同伴惊奇地说:“你不是不能吃辣吗?”

玉坤接过餐盘,盛了一碗汤:“忽然想吃了。”

晚上原本是自由活动时间,但给明木枝和玉坤出题的那位老师对他们很感兴趣,把他们叫走了。

寝室里只剩下许星重和蒋奇峰两个人,白天饱受摧残,晚上两人都不想再碰和学习有关的事情了,便聊起了天。

蒋奇峰一边喝奶茶一边问:“许星重,你和明木枝关系是不是很好啊?”

许星重顿了下:“还可以。你呢?看样子你和玉坤也认识。”

蒋奇峰咽下几颗珍珠:“我们是初中同学,他以前成绩就很好了。”

许星重看他一眼,蒋奇峰马上说:“当然还是比不上明木枝,他太强了。”

许星重在椅子上摇来摇去:“别人怎么没他这臭毛病?”

蒋奇峰说:“他就是比较傲,也没什么太大的缺点。”

许星重心说怕是也没其他的优点,他起身往外走:“饿了,去买点宵夜。”

江城外国语放假期间没有宵夜,许星重就去了学校外面买。

他在一个粥铺点了一碗粥和一笼生煎,提着往学校走的时候突然听见哭声。

“你们放我回去吧,我真的没钱了……”

“放屁!说好拿两千的,你他妈两百都没拿到!剩下的赶紧拿出来!”

勒索?

许星重朝声音来源走去,看到几个赤膊流氓围着一个女生要钱。

“你们在干什么?”

流氓看到一个高个男生站在巷口,驱赶道:“滚远点儿!见义勇为不是那么好干的!趁老子还有点儿耐心赶紧滚开!”

“如果我说不呢?”许星重举起右手,只听“刺啦”一声,刚买的汽水罐便爆开,汽水渗出裂隙四处飞溅。

流氓愣了瞬,他们只是想要钱,不想多生事端,一个不好动静闹大了,说不定会引来学校的保安,那些保安可不是吃素的。

流氓啐了一口:“算你今天走运。”

说完,一个个撞开许星重走了。

许星重走到被勒索的女生面前,问:“你住哪儿?我送你回去。”

那个女生扶着墙站起来,带着哭腔说:“谢谢你,我叫江月仪……”

作者有话要说:  八点计划岌岌可危,不行,我得支棱起来。

感谢在2021-08-03 21:36:37~2021-08-04 23:10:4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mois 18瓶;以邺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