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被白切黑的死对头盯上了 > 第38章 第 38 章

第38章 第 38 章


最敏感的手腕处传来温热的触感, 许星重甚至能感觉到明木枝的舌头在舔舐着他的伤口。

许星重没受伤的那只手去推明木枝的头:“别,不要。”

明木枝抬起眼眸,拇指擦了下唇角:“要的。”

因为是送病人, 司机最大限度地加快速度,而且他们运气好, 一路都是绿灯, 不过十来分钟就开到了医院。

急诊科的标志在夜晚发出显眼的红光, 两个护士看到一行人急匆匆地进来, 快步上前问:“怎么了?谁是病人?”

帮他们把许星重送进来的司机擦了擦脸上的汗:“护士小姐, 你们快看看,他被蛇咬了。”

护士从他们手里接走许星重,把人送到诊室,叮嘱他们去挂号。

医生先给许星重的伤口消毒,问:“蛇长什么样?”

许星重给他描述那条蛇的特征, 医生确定以后说要注射血清, 叫护士来给他做过敏试验。

打完针后, 许星重手上被罩了一层薄薄的纱布, 他问道:“送我来的人呢?”

医生隔着口罩说:“你朋友帮你吸了阵蛇毒,我叫他漱口去了, 那个女同学在外面椅子上等你。”

许星重颔首:“谢谢。”

医生走后, 治疗室就只剩下他一人,外面偶尔有治疗车推过的声音, 更加显得里面寂静。

许星重有些焦灼,时不时朝门外看一眼。

其实医生说错了, 江月仪没有在外面,她悄悄来到洗手间外面,看到明木枝出来, 她按捺不住叫住他。

“明木枝。”

明木枝转过身:“什么事?”

江月仪低着头,从明木枝的角度只能看见她的头顶:“我……我真的很喜欢你,你真的不能和我在一起吗?哪怕一个月,半个月也可以啊。”

明木枝静静看着她:“你晚上把许星重约出来,还让他受伤,他现在还在包扎,你说这种话,合适吗?”

江月仪一噎:“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想让他帮个忙。”

明木枝神色冰冷:“你也知道柿子挑软的捏。”

“这……这都是因为我喜欢你啊!”一些连她都没察觉的小心思被明木枝点出来,江月仪涨红了脸说,“我想跟你说话,想加你微信了解你,可是你连一次都没理过我!”

“你很想了解我吗?”明木枝脸色忽然变得难以捉摸,他向江月仪逼近一步,“我在我妹妹两岁的时候折断过她的手,当时她一直在大哭大喊,可是我连一点其他的感受都没有。”

“我爸出过一次意外事故,生命垂危,全家人都在手术室外面哭,而我只问了一句话:‘遗嘱立好没有?’”

“所有人都对我避之不及,他们觉得我心理有问题,没有正常人应该有的感情,连对至亲都能下手,给我找了无数个心理医生,最后他们都觉得我——”

明木枝完全没有温度地笑了下:“有病。”

他突然抓住江月仪的右手,不停地施加力量,江月仪挣扎着,另一只手一根根掰着明木枝的手指,却发现完全掰不动。

光看外表,根本想象不到明木枝的力气居然这么大。

手上疼痛不停传来,江月仪脸色苍白,明木枝放低声音说道:“怎么样?要不要试试当初明繁的感受?”

江月仪也是倔,到这个地步还不死心:“不要!不要!你以为这样就能吓到我?我是不会放过你的!”

“不放过个屁!”许星重冲出来分开他们两个。

他勾住明木枝的脖子:“你给我看清楚了!他是我的!”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心脏有点不舒服,只能短短一更,看来我必须得调作息了orz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