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被白切黑的死对头盯上了 > 第41章 第 41 章

第41章 第 41 章


“靠, 终于及格了。”许星重拿着新鲜出炉的半期考试成绩单,靠在椅背上长舒一口气。

他在竞赛里获得数学组第一的成绩,王出山和校方都很高兴, 唯一看上去不太高兴的就只有英语老师。

她专门把许星重叫道办公室谈了会儿,问他到底是对英语这门科目有意见还是对她有意见, 怎么其他科目都有不小的进步, 就英语还在原地打转拿个倒数的成绩?

许星重在她面前站直了说:“叶老师, 我英语从初中开始就不及格了, 进步不了那么快, 你有点耐心。”

许星重可能是第一个跟老师说你应该有点耐心的学生,叶老师当时就气笑了:“行,我给你点时间,不过我先跟你说了啊,我耐心可不多, 你看着办。”

一场劝学搞得跟黑帮交易似的, 其实叶老师不说许星重也知道自己该努力了。

他把一片空白的英语听力书和练习册全翻了出来, 从高一的开始做, 每天洗衣服都拿手机放英语听力。

也亏明木枝没嫌他烦,要是换成汪小灿, 不出一个星期就得跟他闹。

经过两个月的努力, 他的英语终于有了点小小的进步,九十五分, 他上一次考九十什么时候都不记得了。

汪小灿转过头来,幽怨地看着他:“老大, 你现在可是学霸了,正面教材,全年级传颂, 咱们这对难兄难弟转眼就剩我一个,世态炎凉啊——”

说着,他捏着嗓子模仿各班班主任:“你们看看七班的许星重……”

许星重把书卷成筒,在他头上来了一下:“滚,别人不知道你还不清楚?看看我眼睛下面的黑眼圈。”

“嗨,知道你这段时间过得生不如死,”汪小灿双目无神道,“可我也差不多啊……”

许星重收了些笑容,一进高三,大家都铆足了劲学习,汪小灿也不例外。

他也想考个好大学。

许星重安慰地拍拍他的肩膀:“放宽心,你进步也不小,这次总分不上四百了吗?像我们这种从后面赶上来的,前期是比较辛苦,后来慢慢就好了。”

汪小灿看了眼站在讲台上,因为总分上六百而兴高采烈的章小恬,怅然道:“四百分哪儿够啊。”

许星重没说话,汪小灿的心思,别人看不出来,他再看不出就说不过去了。

况且,他现在做的事,不是和汪小灿差不多吗?

“在想什么?”明木枝从办公室回来,见许星重在发呆,提醒了他一声。

许星重回神,他趴在桌子上,从侧下方观察明木枝:“你想去哪个学校?”

秋日的微风送进教室,阳光在明木枝的下颌打上一圈金色的线条。

他说:“没想好,你呢?”

许星重心思一动:“你这次又是年级第一,我当然是——”

“跟着最厉害的走。”

他埋头在臂弯里蹭了几下,露出一只眼睛:“我这么聪明,当然不能把目标定得太低,什么第二第三都太没挑战性了,你说是吧?”

“不错,”明木枝靠近他说,“我会尽量保持在这个成绩,毕竟如果你跟着的人不是我,我会很不高兴。”

许星重蜷起手指,幅度极小地缩了缩肩膀,他不屑地哼了声:“等你能保持住再说吧。”

嘴上这么说,他当然还是相信明木枝的话,因为从高一第一次考试开始,明木枝科科第一的记录就没人打破过。

许星重暗下决心,就算未来有一天有人破了明木枝的记录,那也只能是自己。

“咚”的一声,孟德开门的声音打断许星重的思绪:“各位!我知道国庆节放假安排了!”

“放几天?我听说隔壁二中就放两天!草,简直不是人过的日子!”

孟德卖关子道:“那我们还是要多放一点。”

“多放几天?”

旁人催促道:“你快说呀!”

孟德竖起一根手指:“多放一天,我们总共三天假!”

“我屮艸芔茻——”

教室里此起彼伏一片国骂,大家连课都听不下去了。

果然,下午最后一节课时,王出山宣布道:“这次国庆节我们放五到七号,同学们,现在是关键时刻,别一天到晚就想着玩,你看别人放得多,指不定人家在家弯道超车自己学习——好了,话不多说,你们也听厌了,我们来看这次考试的卷子……”

补课期间只有高三一个年级,秋风扫落叶,学校里格外寂静。

许星重站在校门口,校服外套敞开着,周静看到说:“你把拉链拉起来,这样看着像什么样子?”

许星重说:“大家都是这么穿的。”

周静拿他没办法:“你记得添衣服,自己在学校要好好照顾自己,想吃点什么就买来吃。”

她把手里的袋子递给许星重:“我给你买了两件衣服,你去换了看看合不合适,不合适我去给你换个尺码。”

“你给我买什么?我自己知道买,你拿去退了给自己买。”许星重不接。

周静硬生生把衣服塞到许星重手里:“你真是,当妈的给自己儿子买点儿衣服怎么了?快去换上给我看看。”

许星重只得去换了,周静的眼光一直很不错,只是以前没钱,展示她眼光的机会不多。

她给许星重买的都是卫衣,一件有帽子一件没帽子,许星重把没帽子的那件换上。

周静一看笑了:“我就说合适,那个店员一直说我买大了叫我换小一码,她看得哪儿有我准?”

说着说着她擦了下眼角:“一转眼你都长这么大了,十八岁,是个大人了。”

听她一说,许星重才想起来,今天是十月三号。

他的生日。

周静从包包里拿出一个红包塞给许星重:“知道你不喜欢吃甜的,没给你买蛋糕,你拿着钱,跟你同学过生日去。”

许星重捏着那个红包,估计有一千多的样子。

“我听王老师说这次考试你又进步了,照你这个速度,考一个重点大学没问题。”

周静也没说太多,怕许星重烦了起逆反心理:“你别嫌我啰嗦,这是为了你的未来奋斗,你想想,你要是没个好文凭好工作,以后怎么找得着对象?总不可能让人家姑娘跟你受苦吧?”

许星重不由自主地想象了一下,在他们住的那个小破楼,他和明木枝精打细算过日子的景象。

他不由得打了个寒噤,那样的环境里,明木枝站在里面简直格格不入。

他笃定道:“妈你放心,我会加油考个好大学的。”

周静看着忽然燃起斗志的许星重,愣了一下说:“好,好,你知道就好。”

等许星重走了,周静兀自琢磨,怎么一说到找对象的事星重就那么积极?

难不成,她儿子有喜欢的人了?!

经过中午那一遭,许星重学习得更加认真,背单词的速度快了一倍不止。

晚自习下课后,汪小灿和孟德一左一右拖着许星重走。

“老大,我心情不好,走陪我去跑两圈。”

“我也是我也是,最近学习压力太大了,来来来我们一起。”

许星重压根没说得出拒绝的话,就被他们带到操场。

操场上打着两个大大的灯,把附近的天空照得亮如白昼,平时这个时候有很多学生回来运动,这会儿高一高二放假了,就只有寥寥几个人。

许星重看到李薇薇和章小恬坐在操场中间等他们,地上放了一个还没打开的蛋糕。

“surprise!”黎薇薇和章小恬说,“生日快乐!”

许星重反应过来,指着汪小灿和孟德说:“你们敢骗我!”

他看了一圈说:“明木枝呢?他没来?”

他心里不免有些失落,正暗暗抱怨着,身后一个熟悉的声音说:“来了。”

许星重立刻转身,看到明木枝手里提了两大袋子零食。

他的心情像坐过山车一样,跌落谷底后马上飞到顶峰:“你们怎么知道我生日的?”

“班长说的啊,”黎薇薇打开蛋糕盒子,“先别管那些了,来来来先点蜡烛。”

操场上风大,几人围着那一点火才把蜡烛点燃。

这是许星重第一次跟别人过生日,也是第一次重要的人在他身边给他唱生日歌。

明木枝的声音又低又磁,轻轻地勾绕着人的心弦,传到耳朵里,清晰地和别人区别开来。

唱完以后,黎薇薇从书包里拿出拍立得:“我们来照张相。”

她去找了一个跑步的女生过来,六人挨在一起,许星重和明木枝坐中间,黎薇薇和孟德在左,章小恬和汪小灿在右。

成像以后,孟德拿着照片哈哈大笑:“汪小灿你离人家小恬也太近了吧?是不是占人家便宜?”

汪小灿反驳说:“放屁!不是那个女生一直说靠近点靠近点?”

黎薇薇蹙着眉看了阵:“靠得最近的明明不是汪小灿他们,你们看班长和许星重。”

她比了一下距离:“这近得,连根头发丝都卡不进去了吧?”

照片在他们手里传了一圈,最后才落到许星重手里,他一看,果然如黎薇薇所说。

他和明木枝几乎是头碰头,而且明木枝右手放在后面,看上去就像是他靠在明木枝怀里、明木枝抱着他似的。

“照得不错。”明木枝不知不觉出现在许星重身后。

许星重背上登时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他手一收,将那张小照片握在手心里:“你是照得不错。”

“但是,”他头一昂,转折道,“没照出我十分之一的帅气。”

“哎呀呀我听不下去了,”孟德嫌弃地捂住耳朵,“你们两个一中顶流就不要发表这种言论了好不好?我要聋了!”

吹掉蜡烛以后,黎薇薇提议玩游戏,她准备了一盒真心话大冒险。

六个人围成一个圈,第一个中招的是汪小灿,他选了大冒险,黎薇薇抬了一叠牌给他抽。

“请对一个同性充满深情地说‘我喜欢你’,草,这什么破卡!”

黎薇薇坏笑道:“就是要这样才好玩嘛,快,选谁?”

汪小灿惦记着孟德说他照相离章小恬很近的事,他手一指:“孟德,滚出来。”

原本准备看好戏的孟德薯片都惊掉了:“你抽的卡,为什么是我倒霉!”

“看你不顺眼。”

汪小灿把孟德拉起来,酝酿了半天憋出一句语速极快的“我喜欢你。”

黎薇薇评价道:“算了算了,看在你俩有种别样的娇羞的份上,算你们过吧。”

章小恬笑得脸都红了,汪小灿看到她的样子,不好意思地别过脸。

第二轮是许星重中招,他心里有秘密,同样选择了大冒险。

黎薇薇托着牌送到他面前,许星重抽了一张,上面写的是“请选择一位同性喝交杯酒。”

孟德和汪小灿“喔喔”地起哄,许星重一脸“你们完了”地看着他们。

他犹豫几秒钟,说:“明木枝,你敢不敢来?”

明木枝起身:“奉陪到底。”

两个人站在中间,他们用苏打水代酒,手臂交叉,眼睛看着彼此。

黎薇薇啧道:“品品,这才叫深情。”

许星重听到她的话,抿了下唇,明木枝的目光不含蓄也不过分大胆,保持在一个十分得当的尺度,饶是如此,也让他感觉自己心律都变得紊乱了。

他慌慌乱乱地喝了几大口水,失魂一样坐回草地上,可幸运之神再一次光顾他,第三轮又是他中招。

“还是大冒险。”

许星重千挑万选选了一张牌,牌上是“对你左边的人说一句最违心的话。”

许星重瞟了一眼坐在他左边的明木枝,那人嘴角含笑地看着他,似乎也在好奇他会说出什么话来。

许星重突然有个很疯狂的想法,疯狂到他甚至不敢承认想出这个主意的人是他。

他闭上眼睛,指甲深深嵌进手心里,咬着牙说道:“我喜欢你。”

四周寂静无声,大家先是懵了一瞬,紧接着“喔喔”起哄,比刚才汪小灿孟德起哄得更大声。

许星重避开明木枝的目光,可明木枝却不打算放过他。

他的手撑在许星重手边,身体挨得极近,近到许星重心中警铃大作。

他回应道:“是吗?我也喜欢你。”

“叮——”的一声,许星重脑内那根名为理智的弦崩断了。

今晚的气氛被炒到了最高峰,两个人之前关系不好到全校皆知,再加上一开始汪小灿也对孟德来了一句深情款款的喜欢,所以他们都以为许星重是在玩梗,没人当真。

只有许星重自己知道,他在借着游戏剖露真心,破坏了规则,也破坏了一瞬间内心的桎梏。

而且,他似乎能感觉到,明木枝,应该是明白他意思的。

又玩了几轮游戏,操场的灯一下子熄灭了。

没了灯光,大家就只能吃东西聊天,许星重不喜欢甜食,但今晚仍然吃了一块蛋糕。

蛋糕黎薇薇他们买大了,还剩了一半,不知道是谁起的头,一个个开始在别人脸上抹奶油。

章小恬作为攻击力底层,被抹得最多,汪小灿帮她挡了好几次都没挡得住,明木枝脸上也挨了几道,三条白线斜在侧脸,意外的好看。

六人顶着花脸回到宿舍,许星重鼻子上顶着一小块奶油,痒得很,他用手背蹭着擦了下。

明木枝抽了几张卫生纸,说:“你别动,我来帮你。”

他擦着擦着,忽然笑了一声。

许星重瞪着他,威胁道:“真的有那么好笑吗?”

明木枝凑在他耳边,说了一句话,那一刻,许星重感觉世界都安静了,好似整个人的灵魂都从身体抽离开,他说的是——

“你现在的样子好可爱。”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粗长了!请表扬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