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被白切黑的死对头盯上了 > 第46章 第 46 章

第46章 第 46 章


明木枝沉默半晌:“抱歉。”

许星重脸色苍白, 只有眼睛是红的:“好玩儿吗?”

他把高冷御姐当作一个永远不会见面的朋友,所以才什么事情都跟她说,那些苦恼, 那些无法言说的心意,即使自己没有具体说是谁, 作为当事人之一的明木枝,也一定会知道, 时刻左右着自己情绪的人——

就是他。

一想到隐藏得没有一丝端倪的秘密在明木枝面前无所遁形,而对方却在暗地里得心应手地玩弄他的感情, 许星重就怒不可遏。

他干脆破罐子破摔:“对!我就是喜欢你!你他妈每说一句话都够我琢磨半天, 随便纵容我点儿我就高兴得跟个傻子一样, 对我稍微比别人特别半分我就自作多情怀疑你是不是也对我有意思!哈, 以前看不惯你找你麻烦的家伙居然被你迷得神魂颠倒, 你他妈满意了吧!”

许星重使劲把手机丢到明木枝身上, 发出一声沉闷的声响。

夺门而出的那一刻, 许星重眼睛通红地瞪着他,愤怒,委屈,难过……一贯明亮的眼睛盛不下那么多种情绪, 化作一抹湿痕划过脸庞。

寝室里,明木枝无声地叹了口气。

他步步为营, 一路算计到今天, 没想到, 还是出了意外。

“咚咚咚。”三下有规律的敲门声。

明木枝打开门, 外面站着汪小灿。

汪小灿端着一碗水果:“给你的谢礼。”

“谢谢,举手之劳而已,你拿回去吧。”说着明木枝就要关门, 汪小灿一把抓住门的边缘,硬生生挤了进来。

汪小灿也不管那碗水果是不是送人的了,径自剥了个放进嘴里:“刚刚我都听到了。”

他别过脸,有些不好开口,孟德这人虽然叽叽喳喳又爱八卦,但人情方面一向做得很好,明木枝帮他们修了床,他就催汪小灿送了碗吃的过来。

没想到,这一来就听到了不该听的话,如果不是亲耳听到,汪小灿打死都不会相信和他六岁就认识的好兄弟居然喜欢跟他生理构造一样的男人。

“我和老大认识十二年了。”汪小灿抹了把脸,六岁他父母来到江城工作,那时候穷,一家子挤在小破楼的屋子里,当时他也长得瘦小,经常被别的孩子欺负,是许星重把他拉到自己那边,说认他做老大,保证这片没人敢再跟他动手。

汪小灿当时傻傻地喊了,也确实没人再欺负他,后来家里有钱了,他们搬离了那片贫民窟,可这个称呼却没再变过。

想到这里,汪小灿目露凶光:“你跟我说实话,你是不是故意骗他?故意……故意诱导他喜欢你?”

他越说越气愤:“他以前是跟你不对付,但你他妈要报复就光明正大地报复回去,背地里用这种阴沟里的下三滥手段算什么男人!”

爱而不得的痛苦汪小灿是知道的,许星重不仅承受了这些痛苦,还顶着天大的风险。

汪小灿上前揪住明木枝的衣领,咬牙切齿道:“你要是敢把这件事情说出去,你就死定了!”

“威胁对我有用吗?”明木枝脸色变得有些可怕,“总有一天所有人会知道的。”

汪小灿眼睛怒睁,对着明木枝的右脸就是一拳。

天台上,刺骨的寒风直往脸上吹,许星重抹干净脸上的眼泪,把衣服裹紧了些。

他这辈子就没掉过几次泪,小时候许良打他他没哭过,要债的半夜来敲门他也没哭过,没想到他现在居然因为明木枝,哭了。

老天爷好像对他开了个天大的玩笑。

背后响起一阵脚步声,许星重警惕地转身,看到明木枝时满身戒备:“你来干什么?”

“接你回寝室。”明木枝说。

“滚!”许星重像一只张牙舞爪的小兽,“我现在跟你待在一起就觉得恶心,只要你在我就绝对不会进寝室一步!”

他以为这样就能赶走明木枝,谁知道明木枝居然直接坐下来:“好,我不进寝室,你回去吧。”

他大有“要么你回去,要么就和我一起待在天台上”的意思,许星重磨了磨牙:“行,你可以,你有本事就在这儿坐一晚上!”

许星重越过他,十分用力地关上铁门。

第二天一起床,许星重就感到一阵寒意,老王说的强降温果然不假,他在被子上盖了两件羽绒服一晚上都没暖和过。

他起来往上铺一看,发现明木枝的床还维持着昨天的样子,叠得方方正正的被子一点都没变形。

许星重冷笑一声,肯定是跟谁拼床去了。

脑海里一出现这个念头,许星重就感觉心好像被刺了一样,泛着一股酸酸麻麻的疼。

他装作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洗漱完后背起书包去了教室。

“老大。”许星重刚出宿舍楼没几步,汪小灿就从后面追上来。

许星重看着他一笑:“稀奇啊,你今天居然不是最后五分钟出门。”

汪小灿仔细观察了下,发现许星重的眼皮有点肿,这令他难受起来:“老大,我都知道了。”

许星重笑容一垮,他昨天出寝室时,好像是看到有一个身影。

汪小灿义愤填膺道:“老大你别伤心,他就是个混蛋!亏我以前还觉得他人不错,呸!这眼睛不知道怎么长的,他昨天还说……还说……”

汪小灿闭了嘴,明木枝那混账话还是不说出来脏耳朵了,免得许星重担心。

许星重看他欲言又止的样子,更是心寒几分,算了,以后有关明木枝的任何话,他都不想听到了。

到了教室,许星重特意把位置往旁边移了点,跟明木枝隔出一段距离,本来还想看看明木枝看到他这样做的表情,没想到,一整个早自习,他都没来上课。

不止是早自习,第一节课、第二节第三节……一整个上午,他都没有看到明木枝的踪影。

许星重有点坐不住了,直到走到办公室门口,他才给了自己一巴掌。

才下定了决心,又来犯什么贱。

他推开办公室的门,王出山正在打电话:“……高三压力大很正常,像明木枝这种成绩越好的越是这样……”

“这样,你们先把他接回去休息几天,等病养好再回学校,这期间可以跟他谈谈心,看看能不能减轻一点压力。”

“……不用不用,这都是我应该做的。”

王出山挂断电话才看到许星重:“啊你来了,正说去找你。”

许星重回想着刚刚王出山打电话的内容:“明木枝……怎么了?”

王出山取下眼睛,疲惫地长出一口气:“不知道怎么回事,昨天明木枝居然在天台上坐了一晚上!还是宿管阿姨早上去收昨天忘记收的床单发现的,那么冷的天气,吹了一晚上风!发现的时候人都晕了,额头烫得能煎鸡蛋!”

许星重眼睛微微睁大,他居然真的没回寝室。

王出山问道:“我记得你们一个寝室的对吧?你知道他最近发生了什么事吗?”

许星重当然不可能把真相告诉他:“不知道。”

“也是,班长一直比较稳重,轻易不显露脾气的。”他给许星重开了张请假条,“你们两个关系最好,等会儿吃完饭去看看他,以班级的名义,去跟生活委员支一百块钱班费,买点牛奶水果的。”

许星重拿着那张请假条,不自觉捏紧了:“行。”

站在住院部楼底,许星重才感到后悔,可来都来了,他也只好硬着头皮上。

明木枝早上刚送到医院,还没来得及换单人间,此时病房里还躺着另外两个人,看样子都在睡午觉。

许星重挑开拉得严严实实的帘子,看到靠在床头,垂眸不知道在想什么的明木枝。

他脸色比平时红不少,不过不是正常的红,而是发热的红,额头上贴着一块退烧贴,病号服解开一颗扣子,露出一半形状好看的锁骨。

他左手还打着吊针,见到许星重,他的眼睛骤然亮起来。

许星重撇过脸,假装没看到他的视线:“老王叫我代表全班同学来看你。”

明木枝垫了垫枕头,坐得更高一些:“那也很好。”

怕打扰别人,两个人的声音都放得很低,明木枝问:“你还生气吗?”

许星重面色一凛,语气冰凉道:“你说呢?骗子。”

明木枝又沉默下去,低着头的样子显得有些落寞。

许星重嘴唇抿成一条直线,同样垂下眼睛。

他四处看了看,明木枝床周围没有凳子,他犹豫了一会儿,选择了站着。

明木枝见状,拍拍身侧:“坐这里。”

他用输液的那只手抓住许星重:“坐吧。”

许星重怕针移位,不敢大力挣脱开,只好顺着明木枝坐下。

谁知,他坐下以后,明木枝非但没有放开,反而更加大力地把他搂进怀里。

许星重低声道:“你放开!”

“对不起。”明木枝把脸埋进许星重颈窝,他身上的温度很烫,呼吸也很灼热。

许星重后颈发麻,他捏紧拳头,狠狠道:“明木枝,你再不放开,我真的要误会你喜欢我了!你骗我骗那么惨,我这辈子都不会放过……”

“我喜欢你。”

明木枝一句话直接冲击到许星重的心脏,许星重声音发颤道:“你说什么?”

明木枝用亲吻回应着他,他先是吻着许星重的额头,然后是眼睛,鼻子……

病房内围起来的小小一片天地,两人呼吸交缠,明木枝先是浅浅触碰了下许星重的嘴唇,随后一点点加深,暧昧的氛围在二人之间升腾而起。

许星重脑子里已经是一团乱麻,只能抓住明木枝胳膊上的衣服,十分生疏地承受明木枝的动作。

“对不起,”明木枝又轻轻碰了下他的嘴唇,“我那样做不是为了戏弄你。”

“而是因为——”

“喜欢你。”

作者有话要说:  啊~~~~

作者菌真的一滴也没有了~~~

感谢在2021-08-17 20:50:29~2021-08-18 23:58:1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static 4个;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