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被白切黑的死对头盯上了 > 第51章 第 51 章

第51章 第 51 章


玉坤回头看到明木枝, 跟他直视道:“他眼睛进了辣椒,我想帮他弄出来。”

“不用你麻烦,”趁着许星重看不见, 明木枝眼神冰冷道,“也不知道你想顺便做什么。”

玉坤周身的气息一下子凌厉起来:“你什么意思?”

“明木枝你来了?”许星重顺着声音来源拉了下明木枝的袖子, “你帮我倒杯水来。”

明木枝没理会他的请求,直接拉着他往外走:“我们回去。”

玉坤不可置信地看着他们消失在视野之中, 心脏紧紧揪成一团。

回到寝室里,明木枝把许星重拉到水池边, 这一路上流了不少泪, 眼睛舒服不少, 明木枝依旧接了一捧水帮他冲洗眼睛。

冰凉的自来水接触到眼球, 许星重冷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好了!好了!”

他慢慢睁开眼睛, 被溅到汤汁的那只眼红通通的, 跟大哭过一场似的。

明木枝看到他这副样子, 喉头猛地一紧,按着许星重的后脑勺就亲了下去。

许星重被突然的靠近惊得睁大眼睛,一只手扶着腰后的洗漱台,一只手推着明木枝的肩膀, 含糊不清地说道:“别!这是在外面!”

宿舍的阳台可没什么遮拦,下面还有吃饭回来的学生, 只要他们稍微一抬头, 就能看清楼上的情形!

可明木枝跟没听到似的, 不管不顾, 继续吞噬着许星重没说出来的、破碎的话语。

许星重还从未见过他如此□□的模样,平常明木枝总是谦和有礼,一切都顺着他的意思来, 突如其来的变故令他无所适从,只能断断续续发出反对的声音。

明木枝睁开眼睛和他对视一眼,浅色的瞳孔散发着一丝危险,令许星重心跳漏了一拍。

他推拒的动作放轻了些,退而求其次地拉着明木枝的衣服,示意道:到里面去。

明木枝终于没再折磨他,搂着他的腰,一边亲,一边把人带到屋里。

扑倒在床上的瞬间,两人短暂性地分开,许星重抓住这点空隙,扯出身下的枕头用力扔到明木枝脸上。

枕头落到被子上,明木枝定定地看着他,许星重胸口剧烈起伏着:“你疯了吗?外面那么多人!”

明木枝没有辩驳,只是说道:“对,外面那么多人,谁都比我重要。”

许星重一愣神,明木枝接着说:“你永远在无条件地帮助任何人,章小恬、汪小灿,甚至是江月仪,惹你生气的人,稍微有点不得已的苦衷,或者你们又发生了一点点其他的事,你就会原谅他们。”

“什么帮助原谅的,你……”许星重想碰碰明木枝的手,却被明木枝躲开。

“小时候被你救下,长大了又被你厌恶,好不容易和你更近一步,又眼睁睁地看别人对你图谋不轨,你还一点都不设防。”

“真不知道是不是该庆幸,只有我有这样的殊荣。”

许星重脑袋如遭闷棍一击:“小可怜真的是你?”

明木枝侧过脸,不去看他。

许星重一时语塞:“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忘记你的,我真的没想起来。”

良久,明木枝闭了闭眼:“抱歉,我太激动了,我也没有立场来怪你,毕竟,除了‘喜欢你的人’这个身份以外,我和别人没什么不同。”

“怎么就没有不同了?”许星重掰着明木枝的肩膀说,“我也喜欢你啊,我……”

许星重不知道说什么,鼓起勇气,闭上眼睛吻了上去。

双唇碰到的一瞬间,明木枝立刻发起了攻势,他扣住许星重的腰,不断加深。

不知不觉间,许星重便被压到了床上,暧昧的声音不断在耳边回响,或许是因为呼吸太过灼热,许星重的脸上泛起一层红晕。

明木枝慢慢放开他,被圈起来的狭小空间里,明木枝一字一句地问道:“我真的和别人不一样?”

许星重睁开眼就和明木枝对视,要说的话十分难为情,他不好意思地将眼睛斜到一边:“当然。”

“对别人,顶多是成为朋友的重视,但是对你——”

“是想成为家人的重视啊。”

明木枝脸上闪过一抹空白,下一秒,他声音发紧地问道:“你,再说一遍。”

“你这个人真是……”许星重一把抱住他,下巴放在他肩膀上,“我想和你成为家人啊。”

明木枝就那样压着他,过了好久才说道:“我太高兴了。”

“别高兴得太早,”许星重紧张道,“我什么东西都没有,爹是个人渣,妈马上就要变成别人的妈了。”

他补充一句:“但是以后我会很能干的,你等我几年,别人有的东西,我也一样不会少。”

“我等不及了,”明木枝从他身上下来,摸着他的脸说,“组建家庭,有你一个人就够了。”

许星重被他看得耳朵发烫:“那你以后别后悔。”

明木枝笑着抵了下他的额头:“绝不。”

高三补课一直补到腊月二十七,收拾完回家的东西,明木枝问:“你去你妈妈那里过年吗?”

“嗯,”许星重拉好行李箱的拉链,“去虎哥家住一晚,初一就回去。”

他说的“回去”,自然是指那个小破楼里的房子。

“好了,走吧,我还得回家打扫打扫卫生。”许星重打开门说。

明木枝紧随其后:“我先把你送回去。”

“这么舍不得我啊,”许星重坐在行李箱上滑着走,前后看了看没人,压低声音说了句,“我也舍不得你。”

明木枝摸了摸他的头:“我比你舍不得我的程度还要舍不得你。”

“你居然套娃!”许星重愤慨道,“既然这么舍不得我,那干脆留下来和我打扫完卫生再走。”

走到楼梯口,许星重左手提着行李箱,明木枝右手提着行李箱,两个人挨得极近。

提着重物,明木枝也没有丝毫喘息,他说道:“遵命。”

打扫卫生并没有花多久,许星重原本就爱干净,半个月没回来只不过积了一层薄薄的灰,两个人联手擦完桌子拖完地,天色已渐渐擦黑。

许星重活动了下肩膀:“可以了,你回去吧。”

明木枝坐在凳子上没动,许星重问:“你不走?”

“不走,”明木枝抬头望着他,“想蹭饭。”

满腹涵养如明木枝,从来没说过“蹭饭”之类的字眼。

许星重差点笑出声:“起来吧你。”

明木枝问:“你要赶我走?”

“买菜啊!”许星重拉着他的手,“家里就剩一把挂面,吃什么?”

明木枝顺着他的力气起来,往前一栽,栽到许星重身上:“抱歉,没站稳。”

热息扑在颈间,许星重起了一小片鸡皮疙瘩:“谁信你,你是不是想占我便宜?”

明木枝佯作遗憾地承认:“啊,被发现了。”

作为报复,许星重拿头发使劲在他脸上蹭了几下。

这个时间点菜市场已经关门了,他们去了离得最近的一个超市。

许星重推着小推车,浏览着标好价格的蔬菜:“你想吃什么?”

明木枝跟在他身后:“不太辣的都可以。”

许星重想了想:“那就做甜椒肉丝和豆腐汤?”

“好。”

明木枝去扯了两个塑料袋,递给许星重,许星重装了两个甜椒和一颗白菜,排队称重时,看着前面的男男女女,恍惚中,许星重有种已经和明木枝组建家庭的错觉。

超市到处都贴着新年快乐的字样,暖色灯光照在人的身上,结完账后,两人相互依偎着回去。

吃完饭以后,明木枝主动说洗碗,许星重十分坦然地把这个任务交给他。

“你还不回家?八点了已经。”许星重晃了晃手机说。

明木枝手湿哒哒的,他一边用纸擦一边问:“可以收留我一晚吗?”

许星重笑了声:“怎么?蹭吃还想蹭住啊。”

“嗯,”明木枝指了下放在门口的行李箱,“我已经准备好衣服了。”

“……”许星重心想,还真是没有拒绝的理由。

在学校里两个人一直是一起睡,因为床小,他们总是紧紧挤在一起,为此许星重没少抱怨,可乍一换到能够随意滚动的床上,他却不习惯了。

没了贴在背后的温暖胸膛和总是搭在他腰上、担心他半夜掉下去的手,许星重翻来覆去就是睡不着。

“还醒着?”

许星重轻轻答应道:“嗯。”

一阵窸窣,明木枝朝许星重这边靠近,他像平常那样从后背抱住身前的人:“现在呢?”

“……还行。”

一夜无梦,读书的时候早自习都下课了天还没亮完,这一觉两个人都睡到十点。

许星重要醒得早一些,他低头看了眼放在他肚子上的手,屏住呼吸想拿开。

谁知他刚动了动,那只手就在他腹部摩挲几圈,随后埋在他脖子上的人就发出几声还没睡醒的吸气声。

他昨天晚上只穿了件薄薄的打底衫,隔着衣服随便摸摸就泛起一阵钻心的痒意。

许星重本来就处于难以自控的年纪,被明木枝这么一弄,直接起了一些令人尴尬的反应。

“怎么了?”明木枝带着睡意问道。

许星重哑着嗓子说:“没事,我下去找点吃的,饿死了。”

“再过一会儿就要吃午饭了,”明木枝趴在他肩上问,“现在应该有更着急解决的事情,不是吗?”

他暗示性地在许星重腰侧掐了一把,许星重一个激灵:“闭嘴!别胡说!”

明木枝低低笑了声:“这很正常,需要我帮忙吗?”

这种生理反应再怎么正常也是难以启齿的话题,许星重反击道:“我是正常了,你呢?”

明木枝叹口气,充满了对猎物自投罗网的无可奈何,他贴上去:“正常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