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被白切黑的死对头盯上了 > 第53章 第 53 章

第53章 第 53 章


许星重心中警铃大作, 支起脑袋虎着脸问:“你瞒着我什么?”

明木枝一笑:“你这样问,我忽然有点不敢说了。”

“敢不说!”许星重手伸进他衣服里拧了一下,“快点, 晚一分钟你不被原谅的可能性就越大。”

明木枝摸了摸他的后脑勺:“话剧比赛,是我算准了黎薇薇会找你, 所以才同意去演的。”

许星重呵呵笑了两声:“那个人工呼吸也是你算计的对吧?”

明木枝没说话,默认了。

许星重眉尾一挑, 拉长了声音问道:“还有呢?”

“虎哥。”

“什么?”

明木枝喉结动了动:“虎哥也是我找来的。”

“第一次去你家店里,得罪了那两个混混, 我知道他们不会善罢甘休, 所以让虎哥去守着, 至于后面的事情, 我就不知道了。”

许星重磨牙:“怪不得……”

他盯着明木枝的眼睛:“说是不知道, 其实你也盘算过虎哥跟我妈的事情是吧?”

明木枝知道以许星重的头脑, 绝不会想不通其中的关窍, 他承认道:“嗯。”

许星重意味不明地扫了他一眼,拍了下他的胸膛:“继续。”

明木枝手虚握了一下,他做事情从来是有十成的把握才会动手,可是面对着许星重, 他所有的自信都消失无踪。

“章小恬和汪小灿……”

“哦,我知道了, 汪小灿那事, 也应该是你跟章小恬说了什么, 她才下定决心跟汪小灿试试对吧?”

明木枝点点头, 许星重险些被气笑:“你还真敢承认啊?”

他直起身,半坐在明木枝的腹部,居高临下地看着他:“你为了追我, 还真是不择手段啊。”

不择手段从来不是什么好词,明木枝后背渗出一层汗水,听到许星重说:“你这是追人,还是给大家做红娘?”

明木枝一愣,许星重食指戳着他胸口:“汪小灿就算了,我妈……怎么,我周围的人都有伴了,就剩我一个孤家寡人,就方便下手了是不是?”

“不是……”

许星重抄着手看他,明木枝抿了下唇;“有一点是。”

“还有一点是,你完了明木枝,你心机太深了,我觉得我玩不过你,想和你分手怎么办?”

一听他语气明木枝就知道没事了,他坐起来,搂着许星重的腰,和许星重面对面,抵着他鼻子说道:“那就再追一遍。”

两人呼吸交错,热气弥漫,天空中还有没有燃尽的烟花,气氛十足,他们先是浅浅碰了几下嘴唇,而后紧紧拥吻在一起。

一吻过后,许星重气喘吁吁,他趴在明木枝肩膀上,气息不匀道:“我知道好歹的。”

他俩躺一张床上睡那么久,话剧比赛那点小阴谋早就不值一提,汪小灿和章小恬也挺配,明木枝出于对他的占有欲缩短了他们的暧昧期也不是什么大事。

至于虎哥,不得不承认,明木枝真的找了一个很好的人选,有足够的威慑力能赶走那些找麻烦的人,有足够的经济实力解决他们家的债务,有足够的条件让他妈动心到再次组建一个家庭。

明木枝算计的远不是几个人,他把自己的心理状态都掌握得一清二楚。

由一开始的横挑鼻子竖挑眼,到后来足够信任,此时周静和虎哥的事给了他一个不小的打击,明木枝再不动声色地趁虚而入。

简直是,心黑得令人发指。

许星重无奈地叹口气,罢了罢了,谁叫已经栽到他身上去了呢?

他们把剩下的一点烟花放完,驱车回到市区。

把许星重送回去,明木枝又伸手替他解开了安全带,看着人二话不说就要下车,明木枝一下锁住车门。

许星重转过来:“你干嘛?”

明木枝也解开自己的安全带,把许星重按在副驾上亲了一会儿:“晚安吻。”

“还晚安呢,”许星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偷袭了下他的腿间,笑嘻嘻地意有所指道,“回去慢慢解决吧。”

他一骨碌下车,挥挥手目送明木枝离开,等到车彻底看不见,他用手背冰了冰烫人的脸颊。

看样子他也得好好回去解决一番了。

踩着感应灯的灯光上了楼,许星重敲开门,周静说:“回来啦,跟谁玩儿去了?”

许星重呵口热气搓搓手:“跟同学。”

“哦……”周静神色复杂地看他进了房间。

她看许星重半天没回来,便到小区门口等他,人倒是等到了,但也看到了令她大受震撼的一幕。

她忙不迭赶回来,脑海里循环播放自己儿子另一个同性按着亲的画面,她看着明木枝妈妈发过来的新年快乐的消息,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回了。

要睡觉时,周静实在忍不住了:“你说这个年纪的孩子谈恋爱……要不要劝一下?”

“有什么可劝的,我看许星重也没因为谈恋爱落了学习之类的,他主意大,随他吧。”虎哥一边回消息一边说。

“可要是谈恋爱的对象,要是不是普通的对象该怎么办?”

虎哥调整了下姿势:“不都是和人谈恋爱?有什么不普通的?我一哥们儿前几天还带了个小他八岁的小男孩儿回去见家长。”

周静睁大了眼睛:“同性恋啊?”

“是啊,给你看看。”虎哥把照片翻出来,周静看了安心许多,看样子虎哥没有偏见,那她就放心多了。

拢共十天的寒假一闪而过,再一次回到学校,离高考就只剩下一百天的时间了。

学校组织了一个百日誓师大会,由高三年级组组长带着大家宣誓增长士气,宣完誓后,学校还拿出早就准备好的横幅和记号笔,每个班级挨着挨着上去签名。

签完之后,学校就马上把横幅挂在了高三教学楼的入口,一共三条,一眼就能看见。

挂好之后不少人过去围观,许星重个子高,站在最外围插着兜说:“这些人太明目张胆了吧,写成这样不怕李主任棒打鸳鸯?”

横幅上的字密密麻麻,仔细看很是能看出点东西,比如有些小情侣在两个人的名字之间画了个心,又或者写了句肉麻的表白。

明木枝也看着,若有所思地“嗯”了一声。

晚上,晚自习下课,许星重一面收拾东西一面催促:“快点啊,十一点半熄灯,等会儿洗完头又吹不干了。”

明木枝却八风不动:“再等等。”

他一直在草稿本上计算,许星重以为他正想出来了解题方法,也就不急着打扰他,坐在旁边静静地等。

差不多整栋教学楼的人都走光了、就只剩下他们教室还亮着灯时,明木枝提起书包:“走吧。”

“哦,好。”许星重关了灯,跟着走了上去。

下到一楼时,明木枝突然从书包旁边抽出一支记号笔。

许星重看着那支笔,脑海里一个念头闪过:“你不会……”

明木枝肯定地说:“嗯。”

许星重笑了两声:“你怎么这么幼稚!别人做过的事你也要做?”

明木枝一动不动地盯着他,大有“这件事我做定了你就说和不和我一起”的意思。

许星重伸手夺过了他手中的笔:“算了,又不是一次两次了,再和你犯一次傻。”

他们躲过巡逻的保安,偷偷摸摸来到教学楼门口,写着他们名字的横幅被挂在了最上面,许星重说:“够不着,要不要搬张桌子出来?”

“不用,”明木枝蹲下,抱着许星重的腿把他抱起来,“写吧。”

陡然被送得这么高,许星重小小惊呼了声,回过神后,他打开手机手电筒:“我们名字没在这儿,往左一点。”

他右手揽着明木枝的脖子:“重吗?要不要我下来,找到了再抱我上来?”

“不重,你就这样找吧。”明木枝这话完全不做假,他手稳稳托着许星重大腿,完全没有吃力的迹象。

“可以了可以了,就这儿,”许星重按着写着他们名字的地方,“你想写什么?”

明木枝在下面说:“都可以。”

许星重下笔的时候才觉得有些羞耻,在所有人都能看见的横幅上写那种话,跟大庭广众之下表白有什么区别?

他咽了口唾沫:“那我随便写咯。”

许星重飞快地在横幅上画了两笔,挣扎着下来:“好了,快点回去,马上十一点了。”

他走了两步,又回头望了眼:“你说,要是有人发现了怎么办?”

明木枝问他:“你想怎么处理?”

许星重看着被他握住的手,温热的触感自手心传来,一路蔓延到心上。

他深呼吸一口气,笑道:“管他呢!让他们猜去吧!”

作者有话要说:  回来惹~感谢在2021-09-01 00:00:05~2021-09-04 01:12:5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允许存在 13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