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别对我撒娇 > 第18章 第 18 章

第18章 第 18 章


饭刚刚做好, 苏靖尘掐着点按着指纹回来了。看到桌面上的面条,眼睛亮了亮。

顾承晏这人空有一手绝佳的厨艺,却并不轻易下厨。

难得这次给他赶上了。

苏陌凛看他这饿狼扑食的架势, 慌忙用双臂圈住面碗,不给苏靖尘一点可乘之机。

“女孩子晚上吃什么饭,发胖了没人要。”苏靖尘拉开椅子坐在苏陌凛旁边,眼神示意, “拿过来。”

苏陌凛把面条护得更紧, 还往后挪了挪身子,“不要,你浪到那么晚才回来,把我丢下不闻不问,回来就要跟我抢食吃,你觉得像话么?”

“你这不是过得挺滋润, 还能吃到承晏哥哥的手艺,多有口福,少装可怜。”苏靖尘故意打趣她,一声承晏哥哥叫得那叫一个欠打。

苏陌凛嫌弃地皱了皱眉,脸上多少有点不自然,“你滚, 恶不恶心。”

“我哪里恶心了, 你不是一口一个承晏哥哥的叫的?”

“你好烦。”苏陌凛全身上下每丝毛孔都写满了对苏靖尘的厌烦,还有点咬牙切齿的意味。

越尴尬他越要提,一点眼力见都没有。

苏靖尘不以为意,反正两人拌嘴那么多年,苏陌凛烦他也不是一天两天,“我烦你也得给我受着, 让我嗦两口。”

“想得美,要吃自己去做啊,”苏陌凛刺他,非常不齿这种跟小辈抢东西吃的无赖行径,“你有手有脚干嘛跟亲侄女抢吃的。”

“这碗面还不是承晏哥哥做的,你怎么不自己做?”苏靖尘恍然点了点头,戏谑得揭开苏陌凛捂得严严实实的伤疤,“哦,怕炸了厨房。”

顾承晏在一旁喝了口水,想起苏靖尘当年告诉他这件事的幸灾乐祸,不自觉唇角轻勾。

不会做饭挺好的,家里有一个擅长的就可以了。

囧事被毫不遮掩地摊开在桌面,苏陌凛下意识看向顾承晏,耳朵尖漫上点点红意,恼怒地瞪着苏靖尘,恨不得在他脑袋上挥拳,“你你胡说什么啊,谁、谁炸厨房了。面也是我做的好吧。”

“你支支吾吾什么,炸了厨房又不是什么秘密,在座的谁不知道。”苏靖尘自认为相当了解亲侄女,她做饭开玩笑,“我看你也就洗了个青菜。”

“”

苏陌凛向来说不过苏靖尘,比起气人,苏靖尘绝对一把好手。

好半天不知道怎么反驳,干脆端着碗背过身,色香味俱全的面在这一刻也黯然失色。

“苏靖尘,要吃饭就闭嘴,不吃滚回去。”顾承晏把玻璃杯放到桌面上,眼神下压,沉了脸色。

二对一,苏靖尘认输,两手一摊,起身往厨房走,自己盛面去了。

路过苏陌凛的时候还不忘在她脑袋上揉一把。

“苏靖尘你惹到我了,”苏陌凛理了理被他弄乱的长发,冲着苏靖尘的背影吼了句,“如果你把下个月的零花钱翻倍我就原谅你。”

“”

合着在这等着他。

顾承晏背靠椅背,看着小姑娘认真谈条件的侧脸,兀自失笑。

他怎么那么喜欢她,喜欢到想立刻拐回家。

苏靖尘端着面走出来,眉梢轻佻,意思是你在做梦。

叔侄俩吃完饭打道回府,把一桌狼藉留给顾承晏。

苏陌凛本来是想把碗洗了再走的,但苏靖尘没给她这个机会,直接拉着衣领像拎小猫一样把人拎回了家。

晚上的活动无非是先训练再洗澡最后学习,充实又疲惫。

苏陌凛洗完澡出来,路过客厅苏靖尘正在看电视。

她觉得有必要跟苏靖尘商量一下下周能不能停掉训练,不然白天军训晚上回来还要被他凌虐,日子实在太折磨了。

她这个小身板迟早要散架。

“小叔叔,商量个事儿呗。”苏陌凛擦着头发一屁股坐在他身边,脸上堆起乖巧的笑容。

苏靖尘一看她这样就知道她的小九九,丝毫不给机会,“不商量,滚去学习。”

“”

“学习不急,这件事比较急。”苏陌凛忍,心平气和地坚持不懈,“下周要军训了你知道的吧?”

“知道,怎么?”

“你看我白天要军训,多辛苦啊,晚上肯定没得力气再训练啦。不然咱下周就把训练停一停呗。”苏陌凛眼眸弯着像月牙,讨好似的给他敲敲打打按摩肩背,乖顺又懂事。

是个人都不可能拒绝这样温顺的侄女。

但苏靖尘不是人。

“不停,不可能,别想了,”苏靖尘上下打量了一下侄女,赞许道:“你的身体状如牛,没问题的。”

“”

谈判失败,苏陌凛宛如变脸达人,几乎在一瞬间,脸上的笑意荡然无存。

“你把我的面还给我!”苏陌凛轻轻捶背的动作立刻转化为无敌铁拳,猛地锤了下苏靖尘,真应了“壮如牛”三个字。

苏靖尘常年训练,肌肉紧实,属于那种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的体型,饶是如此也被苏陌凛这一拳锤的皱了皱眉,小丫头看着纤瘦,力气真的不容小觑。

“什么你的面?那面是你做的么?”苏靖尘揉了揉微微发疼的肩膀,觑了眼一旁气鼓鼓的女孩。

苏陌凛:“青菜是我洗的,把青菜还我。”

“手伸出来。”苏靖尘扬了扬下巴,对她说道。

看他这样,苏陌凛不禁慌从心来,往后挪了挪身子,远离苏靖尘,一脸警惕地看着他,万一他要报复性打她,自己还能以最快的速度逃跑,“干嘛?”

“把青菜吐出来还给你啊。”苏靖尘笑了笑。

“恶心。”苏陌凛非常嫌弃的给了他一个白眼,开始胡言乱语地攻击,“你就是个十恶不赦的大混蛋。在古代就是强抢民女丝毫不讲道理的恶棍,要被浸猪笼的。”

苏靖尘了解苏陌凛的文化底蕴,向来跟文盲没区别,不知道这么多年学怎么上的。“没文化,我看你是嫌训练时间太短了,不然加训一小时?”

“妄想!”一听加训,苏陌凛瞬间不敢造次了,气势汹汹地吼了句,起身往卧室跑,“我去学习。”

“治不了你。”苏靖尘按看着她落荒而逃的背影,低低笑了声。

美好的日子即将远离自己一周,周五这天苏陌凛整个人像泄了气的皮球,做什么都无精打采的。

但只要一想到还有周末两天的欢乐时光,那点阴郁的心情瞬间被欢欣雀跃取而代之。

心性单纯直白,什么情绪都写在脸上。

周末她肯定要回老宅的,说不定到时候声泪俱下地跟爷爷奶奶控诉苏靖尘这一周的累累罪行,爷爷就会给她撑腰做主了。

虽然再过两天自己又会落到苏靖尘手里,但能享受一时是一时。

人生苦短,就是要及时行乐苦中作乐。

“军训用品买了没?没买哥哥给你一份。”今天顾染涵去隔壁是参加一个跳舞比赛,秦淮西过来找她吃饭。

苏陌凛有些茫然地抬起头,“什么军训用品?”还需要什么么?防晒霜不就够了。

“卫生巾啊。”秦淮西多少沾点大病,大庭广众之下,食堂里都是学生,他说出这三个字竟然脸不红气不喘,相当自然。

女生都没他那么坦荡荡。

离他们比较近的几桌学生闻言笑着往他们这边看了眼,还有些腼腆的,只低头压抑着笑。

苏陌凛尴尬又无措,头都要埋进碗里了。

她撩起眼皮瞪了眼秦淮西,“你有什么毛病?我求求你不要一脸淡定地语出惊人好不好,我现在用不到那个。”

她大姨妈刚过去没多久,暂时用不到卫生巾。

“怎么用不到,都用得到。”秦淮西挑着碗里的香菜,嫌弃地把那盘菜往旁边推了推,不打算再吃。

“”

“您也用得到?你确定么?”

“确定啊,人人都要用的,”秦淮西完全没觉得自己的话哪里有毛病,神情尤其笃定,“不然站一天军姿,脚要废了。”

苏陌凛黑人问号脸。

卫生巾?站军姿?脚?这都什么跟什么,三者之间有一毛钱关系么。

“哎,我说你这孩子真是在国外呆傻了,”秦淮西把筷子放在餐盘里,看着苏陌凛一脸茫然的表情摇头叹息,“我说的是把卫生巾垫在鞋里,这样会比较舒服一点。”

原来是这个意思。

苏陌凛瞬间了然,对于秦淮西这种大喘气似的言行她实在有点咬牙切齿,故意揶揄他,“这样,我还以为你跟我们女孩子一样,每个月都有那么几天呢。”

“你妹的苏陌凛,老子纯爷们。”秦淮西一怒,拍了下桌子。

“哦——?”苏陌凛拖长语调,表示怀疑,“是么。”

“”

秦淮西眯着眼笑了笑,“是啊,要不要哥哥宽衣解带给你当场证明一下?”

“可以啊,你敢脱,”苏陌凛指了指周围的一圈学生,“他们就敢看。”

“你真是能耐了,把小爷气够呛。请我吃冰淇淋,不然小爷这颗脆弱的少年之心就要娇滴滴地碎了。”秦淮西装模作样地捂着心口,看起来像只脆弱的花骨朵。

苏陌凛看他矫揉造作的矫情模样,只想在他头上暴扣。

这种毫无技术含量的讹诈行为,苏陌凛觉得相当低劣。

但她人美心善,还是决定请他吃冰淇淋。

到了超市,秦淮西选了个自己喜欢的口味。

苏陌凛站在冰箱前,刚想拿奶油味道的冰淇淋,脑海中突然回溯昨晚顾承晏的话,让她不要吃冰淇淋。

不知道是真的觉得他说得有道理,还是别的什么原因。

伸出去的手又收了回来,把冰箱门重新关上。

“你不吃?”秦淮西看她手里空空如也,有点奇怪。

苏陌凛摇了摇头,“不怎么想吃。”

“那把你的那份给我,我替你吃,”秦淮新相当自然,一点也没觉得自己厚颜无耻,“哦,还有染涵的,我也替她吃了。”

苏陌凛从没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脸皮厚的能做城墙。

“你手里的也不要吃了,我不请了。”苏陌凛作势冲上去抢秦淮西手里的冰淇淋。

秦淮西侧着身子躲了躲,“我舔过了,没人会吃的。”

“没关系,我扔了。”

秦淮西表示很不赞同她这种糟蹋粮食的不道德行为,需得好好指责一番,“浪费食物。”

“吃到你肚子里也是浪费,没比垃圾桶好多少。”苏陌凛发自内心觉得自己的善良就是个错误,不该请他吃冰淇淋,该让他尝尝社会的毒打。

秦淮西睁着眼睛说瞎话,搬出昨天篮球赛的事,“你昨天答应我去看篮球赛,结果中途就跑了,这是你言而无信的赎罪。”

“我从来没答应过你去看什么篮球赛,是你硬拉我过去的。”他还好意思提这事,看得她差点在观众席睡着,苏陌凛发誓再也不会看什么篮球赛,简直就是折磨,还不如跟苏靖尘训练呢,好歹还能强身健体。

“昨天提前回去干什么了?”秦淮西把冰淇淋吃完,路过垃圾桶的时候手一扬把纸壳扔了进去,不得不说稳准狠,一下就进去了,回头骚包地指了指垃圾桶,“有什么事比你看淮哥打篮球更有吸引力的?”

苏陌凛切了声,打击他,“那可太多了,看蚂蚁搬家都比看你打篮球有意思。”

“放屁,少爷我那么帅,在篮球场上英姿飒爽的,不知道迷倒多少花季少女。懂不懂欣赏。”

“不懂,也不想懂。”

两人一路拌嘴,快要走到教学楼的时候,迎面走过来几个穿着渝川校服的学生。

渝川和华新一家亲,两所学校的学生可以互相串门。校服也是一样的,唯一的区别是校服左胸口上方的字不一样。

一个绣着华新,一个绣着渝川。

苏陌凛第一次见到渝川的校服,不得不吐槽校长够懒的,连款式都不稍微改一下。

此时被吐槽的人正和某顾姓好兄弟在喝酒。

“好巧啊秦淮西。”来人是个高高瘦瘦长相帅气的男生,笑起来特别有亲和力,看起来人畜无害的模样。

只是话是对秦淮西说的,眼神却落在旁边的苏陌凛身上。

“我们又见面了。”男生笑着对苏陌凛说道。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支持。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