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别对我撒娇 > 第22章 第 22 章

第22章 第 22 章


周六总是过得很快, 一转眼就到了周末。

好不容易休息了不用早起,苏陌凛原本打算一觉睡到日上三竿,然后下楼吃个午饭, 下午看看书刷刷手机,就这样蹉跎又舒服的度过周末。

结果计划还没实施,就被打破。

一大早房门被敲响,苏靖尘恶魔般的声音从门口传来, “苏陌凛五分钟我要在楼下看到你。”

烦死了, 一大早抽什么风,还有没有人能管管了。

苏陌凛拉过被子蒙在头顶,选择无视。

“不要装听不见,现在还有四分五十秒。待会我在楼下看不到你,想想下周你该怎么过”

话还没说完,房门刷的一下打开了。

浓浓的起床气从室内蔓延出来, 苏陌凛长发凌乱,瓷白的小脸满是怒意。

“你烦不烦啊,周末啊大哥,你能不能放过我?”苏陌凛怒瞪着眼前的人,眼皮耸拉,困得睁不开眼, 嘴上却滔滔不绝, “国家领导人都有过周末的权利,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我就想安安静静开开心心度过这两天周末都不行么?您就不能高抬贵手哪怕一天不要让我听到你的声音可以么?”

苏靖尘抱臂靠在门边,安静听她吐槽,“说完了?”

对牛弹琴。

苏陌凛叹了口气,实在不想跟他多讲一个标点符号。

“说完了就去洗漱换运动服,天气好, 不跑步浪费了。”苏靖尘笑着,手指屈起敲在门上,制造点声音赶走苏陌凛的瞌睡虫。

“”

苏陌凛发誓她真的很想把这个魔鬼发射到外星球,越远越好。

“爷爷,您能不能管管他,虐待未成年少女是犯法的啊——”苏陌凛扬声喊了声,最后一个字拖得尤其长。

这下是彻底不困了。

苏靖尘揉了揉她的长发,推着肩膀把人送进房间,“爷爷奶奶早就去锻炼了,全家你最晚起,说你是猪你还真名副其实。”

撑腰的人都不在,苏陌凛毫无办法,只能再一次屈从苏靖尘的淫威之下。

生活好苦,她想打人。

清晨的公园人还不少,基本上都是老头老太太出来晨练。

路边的花香扑鼻,温度也不像白天那么闷热,反而有点丝丝凉意。

阳光还没冒出来,但能看出今天是个好天气。

“跑三圈,我计时,十分钟。”苏靖尘看了眼腕表,像是体育老师在测成绩。

苏陌凛腿搭在河边的栏杆上做拉伸活动,听到这话转身一脸莫名其妙看着苏靖尘,“计什么时?你疯了吧,没吃药吧。公园那么大,你别说十分钟,三十分钟我都跑不完三圈。”

苏靖尘双手插兜看了她一眼,眉梢轻扬,看起来不像是在开玩笑,“三十分钟乌龟都爬完了。高中体育要测八百米,你觉得自己长跑挺好?”

“!”

“什么八百米?什么测试,体育还要测试?”苏陌凛是真的惊了,她从来不知道体育还需要考试的,她以为就是给学生放松打打羽毛球游戏玩耍放松的一门课。

她虽说身体素质很好,但是跑步向来是她的短板,别说八百米,就是折一半她也跑不动。

苏陌凛宁愿打拳三十分钟都不想花三分钟跑步。

“所以现在开始练,你还要废话是么?”苏靖尘放下手臂,转身走上塑胶跑道,抛出一个极具诱惑的条件,“跟在我后面,不被我绕圈今天就算你过了,下周训练也可以酌情取消。如果你能追上我,那下下周的也取消。”

听到这个条件,苏陌凛杏眸闪过一丝兴奋,只一瞬便又被失落溢满。开什么玩笑,她看上去是能追上苏靖尘的样子?

不过转念想想,下周的训练能取消就可以了,她也不是个多贪心的人。

“好耶,我绝对不会被你绕圈,但你不能故意加快速度。”苏陌凛小跑着跟上苏靖尘,以防他耍赖,先来个君子协定。

苏靖尘笑了笑,偏头瞥她一眼,模棱两可道:“看心情。”

苏陌凛才不上当,拽过他的手跟他印了个章,“说好喽小叔叔,不能耍赖。大人要言而有信。”

说完加快了点速度,超过苏靖尘。

看着她欢呼雀跃的背影,苏靖尘笑着轻嗤一声,“天真。”

苏陌凛体力不怎么好,公园又特别大,跑完一圈就已经喘得上气不接下气。

突然就后悔跟苏靖尘的约定了,这还不如训练呢。

她搞不懂跑步为什么如此让人痛苦,感觉两条腿像是灌了铅,一点都抬不起来。

而且她小腿好酸。

看着苏靖尘越来越远的背影,苏陌凛有种想不管不顾躺在原地的冲动。

其实她知道苏靖尘没特意加快速度,但她到底高估了自己。

别说他没加快速度,就算苏靖尘放慢速度,她也觉得自己铁定要被绕圈。

算了,训练就训练吧,大不了训废了,爷爷替她教训苏靖尘。

“苏”苏陌凛喉咙难受,刚开口喊了声,一股清冷的雪松香钻入鼻息,让她后面的话直接咽了回去。

偏头一看,顾承晏穿着一身黑色的运动装在她旁边跑着。

“早。”顾承晏侧头看了她一眼,嗓音低沉好听,比百灵鸟的叫声还好听。

乌黑的头发垂在额头,几缕碎发遮盖了点漆黑的瞳仁,这样的发型让他整个人看上去特别年轻,像是刚走出高中校园的青葱少年。

顾承晏本来也不大,二十五岁的年纪,还没到男人最成熟最富有魅力的时候。

或许是平时冷淡的性格,总给别人一种很沉稳的年纪感。

这个年纪的男人还能犯错,依然桀骜,敢闯敢拼,也会冲动,伤害自己喜欢的女孩。

但顾承晏不会,他似乎从来都是沉稳可靠的。给人一种很安心的感觉。

刚还喘的不行,觉得自己可以原地去世的女孩,这会像是刚充满了电的发动机,还能笑着跟人家打招呼。

甜甜地喊声承晏哥哥,气息勉强稳住,但多少还是泄露了一点紊乱。

顾承晏看着她泛红的小脸,额头上细密的汗在早晨的眼光下熠熠生辉,脸颊上的小绒毛也透着可爱。

明明累得不行,却还要继续跑着。声线都不稳了。

“累了就停下歇一会。”顾承晏的嗓音带着不易察觉的温柔,只属于苏陌凛的温柔。

“不用了,我还能跑。”苏陌凛咬牙切齿,她也想休息,但是看着前面那道白色的身影,恨不得把他一脚踢进人工湖里。

眼神中的怨念太深,顾承晏忽视不了。

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苏靖尘修长的身形正慢悠悠地往前跑着。

瞬间明白过来原因的顾承晏唇角微弯,“他又以什么条件威胁你了?”

苏陌凛大多时候很听苏靖尘的话,但是跑步是她为数不多很讨厌很讨厌的运动。

宁愿在训练房打拳半个小时都不愿意跑步的人能乖乖在不到七点绕着公园跑圈,一定是某人开出了极具诱惑性的条件作为交换。

否则以苏陌凛的性格,不可能会乖乖出来跑圈的。

说起这个苏陌凛就更生气了,稍微稳住气息,鼓着腮帮子控诉道:“不被他绕圈就取消下周的训练,追上他就取消下下周的训练。承晏哥哥”

苏陌凛缓了缓气,断断续续道:“他真的又丑又坏。”

“”

跑在前面的苏靖尘连打了三个喷嚏。

慢悠悠停下来往后看了眼,看到隔了很远距离的一高一矮两个身影正说着话,懒散地笑了下,也不跑了,往人工湖的栏杆上一靠,稍微歇歇等等人。

若他知道苏陌凛骂他的话,恐怕这会笑不出来。

“这样,”顾承晏余光落在远处停下来的男人身上,伸手拉着苏陌凛停下,“不跑了,休息一会。”

“可他”苏陌凛手指了指苏靖尘的方向,有点犹豫。

下周温度更热,在学校训练一天回来还要被苏靖尘折磨,这样一想她好惨。

“他绕不了你的圈,”顾承晏拿出手机点了几下,沉静的眉眼隐匿着阴谋的味道,“还会被你追上。”

“啊?真的假的,承晏哥哥你别太高看我,我体力很差的,追不上苏魔鬼。”苏陌凛抿了抿唇,有点苦恼。实在有愧于顾承晏的信任。

她很废,豁出小命跑都不一定能保证看得见苏靖尘的背影,更别提追上他了。

顾承晏扬了扬手机,神情笃定,“我说能,你就能。”

说着拨了通电话给苏靖尘,隔了一段距离的人看着屏幕上闪动的名字,眉梢轻挑。

滑动接听的同时侧头看了过去。

“总共不到两百米,你打个锤子电话,嫌话费太多用不完?”

顾承晏往人工湖靠近点,抵在栏杆的位置,目光落在面前的女孩身上,“公司有点事情要跟你说,往回跑。”

“电话里不能说?”苏靖尘轻笑,立刻察觉到他在瞎忽悠。

好巧不巧,公司就在这个时候有事。再说了,公司能有什么天大的事是需要他们两个最大股东出面商议的。

顾承晏:“电话说不清。”

“哦,公司有什么天大的事非要现在说?”苏靖尘轻嗤一声,“你当我是苏陌凛呢,傻了吧唧被你忽悠过去?”

他当然不是苏陌凛,在顾承晏心里,苏陌凛可比苏靖尘可爱千倍。

虽然同出一脉,但天差地别。他倒是很敢比。

顾承晏深谙对付苏靖尘最有效的办法,喜好太好拿捏了,“你不是还没有助理,人事部那边说你看上了一个美女,要调过去给你当助理么?”

听到美女,苏陌凛瞬间觉得这事成了。

苏靖尘那厮,看到美女就像狼看到了小兔子,双眼都会放光的那种。

“你这样说显得我很禽兽。”苏靖尘笑骂了声,纠正他话里的意思,“注意用词,不是看上,是看中。而且我看中的是她的工作能力,不是脸。”

顾承晏觉得都一样,反正在苏靖尘那,从来都是先看脸再看工作能力。

当然不是说他只看脸,在工作能力很强的前提下人漂亮就是再完美不过了。

虽说苏靖尘身边的女人换得很快,但从没跟公司员工有过不清不楚的暧昧关系。

之所以想要好看的员工,也只是看起来赏心悦目罢了。

毕竟工作无聊,美人能让他心情好,工作起来都有动力。

“嗯,工作能力强长得漂亮,两者兼备,你应该会很欣赏。我是这个意思。”顾承晏顺着他的话,更委婉地解释了下自己刚才话里所要表达的意思。

“”

“顾承晏,我知道你想干吗。你这招忽悠忽悠旁边的小丫头还行,对付我浅了点。”

都是商场上经历过尔虞我诈的人精,心里那点小算盘瞒得过谁。

再说了顾承晏压根没想瞒,苏靖尘也知道他打电话的目的。无非是两个城府极深的老男人逗逗小姑娘罢了。

当真的估计也就站在旁边眨巴着杏眸一脸期待的小丫头。

“谁让我是你未来的小叔叔呢,咱都是一家人,侄女婿的忙肯定要帮的。”苏靖尘笑着往回走,听到嘟声后把手机揣回兜里,慢慢跑回来。

跑到跟前了还装模作样一脸着急地问顾承晏:“公司怎么了?是不是出事了,我们”

“抓到你了。”苏陌凛踮起脚尖拍了下苏靖尘的肩膀,小脸上满是雀跃,一双葡萄似的大眼睛溢满兴奋的光芒。

顾承晏挑了挑眉,意思是继续演,不要停。

苏靖尘轻笑一声,低垂眼帘看向苏陌凛,“你觉得这样算么?跟我使诈。”

“当然算啦,”苏陌凛一点没有使诈被抓包的不好意思,还颇义正言辞,“你没听过兵不厌诈这个成语么?没文化。”

“可以,成语有进步。”苏靖尘没说算不算,无关痛痒地夸赞了句,看起来极其敷衍。

眼含深意地看了眼顾承晏,往前走去。

苏陌凛一看这架势赶紧跟上,喋喋不休地说道:“小叔叔说话要算话的,我们可是盖过章了,你不能反悔,下周下下周的训练要取消的。”

苏靖尘自顾自往前走,不理她。

苏陌凛着急了,小跑几步绕到他前面去,“苏靖尘你听没听到我说话,我追上你了,你自己说的追上你就取消训练。你现在是想反悔么?做人不能言而无信哦。”

她像只小麻雀叽叽喳喳说个不停。

顾承晏跟在两人身后看着他们打闹拌嘴,唇角轻扬,心情很好。

苏靖尘烦不胜烦,被她聒噪的实在受不了,沉声说了句:“吵死了,你再缠着我没完没了地叽叽喳喳,这训练就取消不了了。”

得到肯定的回答,苏陌凛也没计较苏靖尘说她烦,欢呼雀跃地敷衍了句“小叔叔你真帅”,往回跑到顾承晏身边跟他击了个掌。

“承晏哥哥你最帅了。”

此话一出,引得前面的人停下脚步回头看过来,“我跟他谁比较帅?”

突然抛过来的死亡问题让苏陌凛一时找不到语言功能。

如果她没记错,自己刚刚不是已经给出答案了,为什么他还要多此一问。

当然,这些话她不可能现在说的,绝对不可能。

毕竟掌握着她的生杀大权的人是苏靖尘,万一他心情不好死皮赖脸耍无赖不履行承诺了,那她不是很惨。

顾承晏对谁比较帅这种无聊的问题没什么兴趣,但是对象换成苏陌凛,他也想知道。

他跟苏靖尘都挺无聊的。

气氛有点窒息,苏陌凛觉得此时此刻溜之大吉比较稳妥。

“哎呀,我突然想起一道数学题,昨晚没思路,这怎么一下子豁然开朗了呢”苏陌凛边念念有词边发挥自己拙劣的演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转身就跑。

苏靖尘看着她逃跑的背影,好心提醒道:“跑反了,家在这边。”

“我再去跑两圈,思路更开阔。”苏陌凛转身跟他们挥了挥手,绕远路跑回家了。

苏靖尘走过来搭着顾承晏的肩膀,不解地问道:“她这样的,你到底喜欢她什么?不然我给你介绍几个风情摇曳的美女,保准比这种乳臭未干的小丫头好。”

“不用,无福消受,留着自己慢慢欣赏吧。”顾承晏拿掉苏靖尘的手,迈步离开。

“哎,哥们今天这助攻怎么样?在那臭丫头心里你都是最帅的了,力压我一头啊。”

顾承晏淡淡的声音响起,“不错,再接再厉。”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支持。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