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别对我撒娇 > 第23章 第 23 章

第23章 第 23 章


跑完步苏陌凛回家洗了个澡, 虽说只有一圈也把她累得够呛。公园的一圈顶得上华新操场的两圈了。

还好顾承晏及时出现救了她,不然还不知道今天能不能全须全尾地回来。

苏靖尘这个魔鬼一天不折磨她浑身难受。

长发披在身后,苏陌凛也懒得吹了, 天气热很快就能自然晾干。

还不到八点,本想躺床上再睡个回笼觉,但是头发湿着睡觉不舒服。苏陌凛索性拿过书本写作业。

刚开学各科还没正式进入轨道,作业都不多。

写完语文想再预习下新课的, 楼下颜华蓉喊她吃饭, 苏陌凛合上书本起身下楼。

爷爷奶奶锻炼回来了,这会正坐在餐厅不知道说什么,两人脸上洋溢着笑容。

苏陌凛看自家两个老人那么恩爱,觉得开心。她好像从来没见过爷爷奶奶吵架,即使有,也都是拌嘴氏的吵, 夹杂着浓浓秀恩爱的气息。

而且每回还没等两人吵起来,爷爷就先一步投降好言好语地哄着奶奶了。

苏陌凛有时候被两人肉麻到,庆幸自己还好不在两人身边长大,不然一天天得吃多少狗粮。

倒是苏家另外两个男人,从小到大吃狗粮,已经形成免疫力了。

后来苏尧也加入了虐狗大军, 这个家的单身狗只剩下苏靖尘和苏陌凛。

苏陌凛扒着墙边, 探头探脑地往餐厅里看。

苏延钦看到拐角处的小脑袋,招了招手,“站那干什么,过来。”

“我等你们秀完啊,不然我那么大一个电灯泡杵那,多没眼力见。”苏陌凛摇了摇头, 笑嘻嘻地就是不过去。

脑袋被人按着往前走,苏陌凛抬手拍开,有些恼怒地瞪过去。

苏靖尘也不在意,“人家压根没顾忌过你,少自作多情。”

“你一天不欺负小孩是不是浑身难受?”苏陌凛被他推着,不情不愿地坐在爷爷左手边。

苏靖尘眉毛一挑,装听不懂,“小孩?哪里有小孩?”

“……”

苏延钦递给苏陌凛一杯牛奶,拍了拍她的手安慰道:“别理他,一天不犯病浑身不舒服。”

苏靖尘被骂被嫌弃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二十几年早就习惯了。

苏陌凛点点头,“好,我也懒得理他。”

察觉到对面的视线,苏陌凛装看不见。

反正还有一天快乐日子,她就要尽情作。等回了清图再装乖服软也……没用了。

但是管他呢,被欺压五天,一朝能起义,她可得好好把握这个难得的机会。

“你们刚刚聊什么呢那么开心?”说不当电灯泡,这倒好,直接打探人家夫妻俩秘密了。

“中午几个老朋友约着出去吃饭,我正跟爷爷聊起上学时候的事呢。”颜华蓉把抹好果酱的面包片递给苏陌凛。

苏延钦和颜华蓉是青梅竹马,两家门当户对。从小牵着手长大的关系,到了适婚年龄直接步入婚姻殿堂,没有什么落花有意流水无情,顺顺当当的谈恋爱结婚。

对于爷爷奶奶神仙般的爱情故事苏陌凛小时候没少听,别人家的孩子睡前故事是灰姑娘白雪公主,苏陌凛的是六十年代爱情恋歌。

按理说从小熏陶孩子这方面该开窍更早一点,但不知道苏陌凛的脑子是怎么个构造。

对情情爱爱这些完全没有一点概念,别说开窍了,就连基本的情窦初开都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整天除了吃就是跟小姐妹一起逛街瞎玩,但就算这样,顾染涵却比她懂得多得多。

烤过的面包脆脆的,苏陌凛咬了口,眼眸亮晶晶,问爷爷奶奶:“苏先生颜女士,去哪里吃饭呀?考虑带上一个小尾巴不?”

苏陌凛不爱跟爷爷奶奶辈的人一起,但是听到吃饭,她便自动忽略了这些。

有吃有喝,还有比这更好的事么。

而且她装乖巧向来得心应手,到时候过去跟爷爷奶奶的老同学打声招呼,剩下的时间就擎等着吃吃喝喝了。

苏靖尘指尖轻点杯壁,抬眸看了她一眼,轻嗤一声,“你倒是不放过任何一点吃吃喝喝的机会,属老鼠的,会溜缝?”

“要你管啊,又不是让你带我出去吃吃喝喝,”苏陌凛撇了撇嘴,嫌弃苏靖尘话多烦人,“你想带我出去,我还不去呢。”

“还没醒困?做什么梦呢。”苏靖尘拿出手机划拉两下,嘲笑她白日做梦。

确实,苏靖尘不怎么带苏陌凛出去吃饭。在意大利都是林思淼下厨,即使出去吃饭也都是跟外公或者林思淼一起的。

苏靖尘不爱带她,主要是他要泡妞,带个小孩算怎么回事。

除非邱愈礼和林思淼都有事挪不开时间,苏靖尘才会大发慈悲带着苏陌凛出去吃饭。

有次还被苏靖尘的不知道第多少任女朋友误认为是新欢,在餐厅大闹一场。

苏陌凛觉得那人指定是眼神不好,她跟苏靖尘差了十岁,哪点像女朋友。

“都是老家伙,爷爷怕你无聊,”苏延钦知道苏陌凛也不是真的想去,都是一群六七十岁的老人,苏陌凛一个小姑娘杵在那也无聊的,“中午想吃什么让李嫂做,不想在家吃就去找小伙伴出去吃,爷爷让张叔送你们。”

“张叔不送你们过去么?”张叔是苏延钦的勤务兵,在军中那会就跟着苏延钦。

随着苏延钦退休,张叔就跟着来到了苏宅继续给苏延钦当司机。

两人在一起很多年,离了谁都不习惯。

“有车接,就不让他送了。”颜华蓉抽了张纸巾掖了掖嘴角,看了眼小孙女,开玩笑道:“你要出去的话让张叔跟着,别到时候被拐了去。”

“”

苏陌凛弯了弯眼眸,知道她是骗人,“奶奶我都多大了,谁拐我那么大的孩子,肩不能提手不能扛的,拐去能干啥。”

“当童养媳。”苏靖尘点着手机,抽空抬眸看了眼对面的人,故意吓孩子,“大山里娶不到媳妇的单身汉多得是,专拐你这样五谷不分四体不勤的,逃跑的力气都没有,铁链子一栓,插翅难飞。”

“”

“五谷不分的是你。”苏陌凛喝着牛奶,没好气地回呛。

就算她不会做饭,好歹家常菜还是能分得清好么。那土豆和大白菜能一样么。

看不起谁呢。

苏靖尘收到来自父亲威严的眼神,意识到在饭桌上不能玩手机,神情懒散,手机却规规矩矩地收了起来,“嗯,你四体不勤。”

苏陌凛说不过人,鼓着腮帮子告状,“爷爷你看他好烦啊,儿子不打上房接瓦,爷爷你要不要鸡毛掸子,我给你拿。”

“爷爷懒得管了,吃完饭要出门给奶奶发个微信,我们先走了。”苏延钦有时候也不管两人的斗嘴,总归打不起来,让他们斗去吧。

看着夫妻俩相携离开的背影,苏靖尘回头扬了扬下巴,“撑腰的人走了,你还要狂么?鸡毛掸子要不要我帮你拿下来?”

苏陌凛最会察言观色见风使舵,现在拿鸡毛掸子,落在谁身上就不言而喻了。

她又不傻,伸着手给人打。

“不了吧,我吃饭。”苏陌凛垂下头老老实实吸溜南瓜粥。

模样别提多乖巧,好像十秒钟前那个扬言要拿鸡毛掸子的人不是她一样。

中午苏陌凛还是没出去,顾染涵这周要练舞没回老宅,逛吃逛喝没人陪,她自己也懒得出门了。

李嫂手艺很不错的,难得回来一次,中午就在家吃好了。

她把想吃的菜报给李嫂,打算待会跟她一起出门买菜。

微信消息疯狂推送,手机响个不停。一看这架势苏陌凛就猜到肯定是秦淮西,没有人会像他一样丧心病狂,连发那么多条消息。

苏陌凛烦不胜烦,正好学习学累了,拿过手机仰躺到床上打开微信,她倒要看看丧心病狂秦淮西发了些什么。

【秦淮西:苏陌凛你卫生巾买了没?】

【秦淮西:苏陌凛你卫生巾买了没?】

【秦淮西:苏陌凛你卫生巾买了没?】

“”

苏陌凛看着屏幕上亮闪闪的卫生巾三个字,觉得秦淮西指定有什么大病。

他发就发了,竟然还发在大群里。

这个群里有

果然,一石惊起千层浪,平时忙得见不到人影的人都像是商量好了似的,一个一个排着队形看热闹。

【顾时律:好家伙,你们的关系都已经亲密到这份上了?什么时候的事?哥哥怎么都不知道的。】

【陆修衍:好家伙,你们的关系都已经亲密到这份上了?什么时候的事?哥哥怎么都不知道的。】

【苏靖尘:好家伙,你们的关系都已经亲密到这份上了?什么时候的事?叔叔怎么都不知道的。】

【徐娅图:好家伙,你们的关系都已经亲密到这份上了?什么时候的事?阿姨怎么都不知道的。】

【沐枫零:好家伙,你们的关系都已经亲密到这份上了?什么时候的事?阿姨怎么都不知道的。】

【伊川:……保密工作可以的。】

……

一瞬间群里消息炸出十几条,模式都没怎么改。

跟队形就算了,这些人还挺严谨,知道把称呼改了。

【秦淮西:艹啊!!!手滑点错群了!各位大佬当我不存在,我什么也没说!我和苏陌凛是清清白白的姐妹花!】

【陆修衍:你现在跑还来得及,某人这会正忙着,没空看群,等看到了……】

后面的话陆修衍没再继续说,打了几个省略表示你懂得。

其实群里懂得人不多,秦淮西以为陆修衍说的是苏靖尘,毕竟苏家小太爷桀骜不驯,谁都不放在眼里,但是对自个亲侄女那可是极其护短。

而苏陌凛却自动自发把某人代入顾承晏。

这个某人指的是谁,几个人心知肚明。当然还有一脑袋雾水,完全不知道其中“感情纠葛”的。

【徐娅图:某人是谁?】

【沐枫零:某人是谁?】

【苏靖尘:小孩子娱乐时间,建议大人不要参与。】

【徐娅图:……你算哪家的小孩子?有奔三的小孩子?那是巨婴。】

【苏靖尘:……微笑jpg。陆修衍,你妈妈人身攻击我,管不管?】

【陆修衍:管不了,我就是这么长大的。(微笑)】

……

群里话题很快被插科打诨蒙混过关,几人开始了新一轮的拌嘴日常。

苏陌凛紧紧盯着屏幕,虽然从头到尾一句话没说,但是眼神却没离开过群聊界面。

十分钟过去后,群里热聊的气氛渐渐停下来,秦淮西那三条消息也被刷下去了。

苏陌凛松了一口气,还好还好。

某人很忙,没看到。

不然她真想挖个洞钻进地缝里去,钻之前顺便把秦淮西拉着一起毁灭。

苏陌凛打开秦淮西的聊天框,火药味浓重,按着键盘的手指又重又愤怒,像是灌注了全身的力气,只想跟对面的人同归于尽。

【苏陌凛:秦淮西你在哪,见一面吧,我想当面灭口。微笑jpg】

秦淮西八成是守在微信前,消息刚发出去,那边就回过来了。

【秦淮西:我这不是手抖点错了,没看见我在群里的有力澄清?】

【苏陌凛:没看见,出来受死。】

【秦淮西:姐,姐,我真的错了,下次发之前一定先检查三遍群名。为了表示歉意,你的卫生巾我买单了,走着,门口集合。】

搞了这出,苏陌凛现在看到“卫生巾”三个字都有点ptsd了。再次庆幸某人没看见,不然以后见面她还活不活了。

【苏陌凛:滚啊,不要让我看见你,也不要再说那三、个、字。】

【秦淮西:走啊,一个人在家多无聊。苏爷爷苏奶奶不是去聚会了么?你出来哥哥请你吃冰淇淋,最贵的。还有前街那家超级好吃的提拉米苏,哥哥也请你。机会难得,一定珍惜,过了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了。】

换做以前苏陌凛肯定会被诱惑得马不停蹄跑出去,但现在甜品还不是手到擒来。

想吃随时都有人带她去吃,她稀罕秦淮西请的?

“我说你这人忒实在了,非要我拿出甜品蛊惑才愿意出来,哥哥就那么没人格魅力么?”秦淮西推着购物车,一边选卫生巾一边吐槽苏陌凛。

这会苏陌凛倒是不觉得难为情了,认认真真跟在秦淮西身后看他挑选卫生巾。

主要她就没拿秦淮西当男的,从来都以好姐妹自居,苏陌凛有啥好害羞的。

而且秦淮西看起来比她懂得多,苏陌凛不禁在心里给他鼓了鼓掌。

秦淮西真有几分做妇女协会会长的潜质。

连带翅膀的和不带翅膀的都知道。

苏陌凛一脸无语地看着他,“你是要垫在脚底的,不是”后面的话有点露骨,苏陌凛自动自发咽回去了。

“抱歉太投入,目的搞错了。”秦淮西大手一挥,拿了一堆卫生巾放进购物车里。

苏陌凛低垂眼帘看了眼车里十来包卫生巾,又缓缓把视线移到秦淮西身上,欲言又止,难以启齿,不太确定地问道:“你不会真的用得到吧?”

他该不会真的是姐妹吧。

“”

“你大爷。”秦淮西怒骂了一声,看起来有点哭笑不得,“老子纯爷们。”

纯爷们?不像。

看她满脸不相信的模样,秦淮西把购物车往前一推,作势就要去解衣服,“要不要当场给你证明一下?”

“这倒也不用,你自己留着慢慢欣赏吧,我怕辣眼睛。”苏陌凛连连摆手,看样子还挺嫌弃的。

秦淮西手肘搭在购物车扶手上慢慢推着往前走,“苏陌凛,我发现你真的变了,变得好毒舌。你是不是跟苏靖尘在一起太久,被他传染了?咱不能这样,坏的品质坚决不能沾染。”

秦淮西害怕苏靖尘已经到了老鼠见到猫的程度,但这会苏靖尘不在,秦淮西可有胆子吐槽了,他也只敢在背后说说苏靖尘的坏话。

苏陌凛倒是真没觉得自己变毒舌了,她站在原地抿着唇反思了两秒。

难道真的是和苏靖尘在一起久了,近墨者黑了?

两秒后就否定了这个可能性,不可能,她才没变,她意志力不知道多坚定,才不会被苏靖尘那个渣男传染上不好的恶习。

毒舌秦淮西,那本来就是与生俱来的技能。

“哦,”苏陌凛点了点头,笑着看向秦淮西,扬了扬手机,“我回家就告诉苏靖尘你在背后骂他。”

“!!!”

“苏陌凛!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秦淮西慌了,怕得要命。

他一点也不怀疑苏陌凛肯定能干出这种缺德事,小时候两人一起挖泥巴,秦淮西使坏糊了苏陌凛一脸,结果小屁孩跑回家把这事添油加醋告诉了苏靖尘。

后果可想而知,他被苏靖尘威胁恐吓要把他头摁进苏家老宅的池塘里喂金鱼。

最后虽说没真的喂金鱼,但是苏靖尘趁他不注意捏着只毛毛虫扔进了他衣领里,还是一碰就刺疼的那种毛辣子。

秦淮西又疼又害怕,哭的一把鼻涕一把眼泪,晚上睡觉做噩梦直接在床上画了幅地图。

当年他都八岁了,八岁还尿床可太丢人了。

谁能想到第二天这事被传的沸沸扬扬,整个大院的小伙伴都知道了。

苏靖尘这个恶魔见到他还笑眯眯地盯着他的□□瞅,故意嘲讽他,“怎么那么不禁吓呢?以后还敢不敢了?”

秦淮西吓得连连摇头,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打那以后的一段时间秦淮西都不敢捉弄苏陌凛,甚至本来玩的好好的,见到苏靖尘扔了手里的玩具撒腿就跑,像是见到恶鬼索命。

实则跟恶鬼索命也差不多。

买完卫生巾两人又去逛了逛生鲜部,苏陌凛中午想吃糖醋鱼和红烧排骨,本来说好跟李嫂一起来买菜的,结果秦淮西硬拉她来超市,那就顺便把菜买回去。

苏陌凛不会买菜,更不知道肉要怎么选。不过超市里每块肉都大差不差,随便挑就好了。

也不需要她讲价。

买好东西两人一起走出超市,秦淮西提着一大袋卫生巾,手一勾把苏陌凛手里的一袋肉提了过来。

苏陌凛拎着几颗小蔬菜乐得轻松。

付钱的时候秦淮西顺手拿了盒哈根达斯,看他没有要履行出门前说好的承诺,苏陌凛拿着哈根达斯往他胳膊上点了点。

“说好的前街提拉米苏呢?一盒哈根达斯就把我打发了?”

“做人不要太贪心,”秦淮西颠了颠手里的一个大袋子,“卫生巾不是我买的单么。”

看来这人是打算食言,苏陌凛点开微信把两人的聊天记录怼到他眼前,“看清楚,你说卫生巾你来买单,还要请我吃最贵的冰淇淋和前街的提拉米苏,这是我答应出来的条件,你现在是不想承认么?”

“我说你一个女孩子嘴哪那么馋,一盒冰淇淋还堵不住你的嘴?”秦淮西语重心长地给她科普糖分对皮肤的危害,想尽办法躲掉前街的提拉米苏,“再说了女生吃太多甜食对皮肤不好,你还年轻不懂,等到老了后悔都晚了。”

苏陌凛点了点头,她算是看出来了,秦淮西真的打算说话不算话来着,“哦,你真的死不承认了。那下次别叫我出来,你喊破天我也不会跟你一起出来了,就这样吧。”

“不是,什么就这样吧。”秦淮西笑了笑,拎着两大袋东西追上苏陌凛。

苏陌凛瞥了他一眼,装的还挺冷酷,“咱俩的友谊,就这样吧。”

“别呀,”秦淮西知道她在开玩笑,也没当真,嬉皮笑脸跟她打感情牌,“咱俩穿着开裆裤一起长大,你能舍得割舍十几年的感情?”

“别提有多舍得了。”苏陌凛一本正经,完全看不出哪点有不舍,巴不得赶紧跟眼前食言的臭小子划清界限。

“苏陌凛,你走慢点。我又没说不请,”秦淮西看着她的背影喊了声,腿不长,倒腾的倒挺快,“这不是提着大包小包的不方便么,先欠着,下周回来请,一定请,请两份。”

“三份。”苏陌凛转身竖了三个手指头。

开玩笑,现在不得寸进尺更待何时,朋友就是用来坑的。

“那么多你吃的完么?”

“开玩笑,”苏陌凛冷笑一声,嘲笑秦淮西见识浅薄,敢质疑吃货少女的胃,“你是在看不起我的胃么,吃不完我不会分餐吃?”

两人边走边打闹,经过公园人工湖的时候秦淮西突然停住脚步,下一刻直接把手里的袋子一股脑塞到苏陌凛手里。

“我突然有事要赶紧回家一趟,下次见下次见。”

事情发生的太快,苏陌凛都还没得及反应,手里已经堆满了袋子。

由于秦淮西过于匆忙,塞到苏陌凛手里的袋子突然像是天女散花,哗啦啦撒了满地。

好死不死,撒的还是装着卫生巾的那袋。

“秦淮西这个禽兽不如的狗。”苏陌凛看着面前的东西,认命般蹲下身把东西捡起来。

“你在这干嘛呢?”苏靖尘的声音在头上响起,苏陌凛手指微顿,正开心救星来了,瞳眸含笑转头看过去。

然后……顾承晏一张帅脸先一步映入眼帘。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支持。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