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别对我撒娇 > 第47章 第 47 章

第47章 第 47 章


喝醉的人胆子也变大了, 这要换做清醒的时候,给苏陌凛一百个胆子她也不敢做这种强吻的事。

虽说只是吻在了下巴上,但唇瓣是切切实实贴上去了。

顾承晏这下是彻底愣在原地, 大脑短路,一贯冷静自持的人心里像被陨石击中,坍塌的一塌糊涂。

明知道她现在醉了,做的事说的话都是被酒意熏陶的, 醒了可能也就忘光了。

但顾承晏就是沉沦了, 惊愕了,当真了……

她对自己的喜欢其实不止一点点,顾承晏这样想着,身体不受控的慢慢靠近床上的小姑娘。

苏陌凛像是个没心没肺的渣女,咬完人,把别人的心湖搅得久久不能平静, 自己却躺在床上呼呼大睡。

也不闹腾了,也不缠着顾承晏说自己难受,生气了。

风一吹,所有的情绪都被卷走了似的。

徒留顾承晏一个人在黑夜里挣扎撕扯。

他从来都是彬彬有礼的绅士,不会做出格的事。

被小姑娘撩的溃不成军,最后也只是在她额头上贴了下, 一触即离。

算是还她刚刚咬自己的账。

漆黑的卧房, 床上鼓起的小包安安静静地睡着,时不时嘤咛一声翻个身,很快又陷入梦里。

顾承晏坐在床边一直没动,在小姑娘翻身的时候轻轻拍了拍她,柔声哄着。

指针来到凌晨三点半,再坐下去就要天亮了。

顾承晏轻叹口气, 蹭了蹭小姑娘的侧脸,轻声开口,“这可是你先招我的,那就不能怪我了。”

替苏陌凛掖了掖被子,把小姑娘前半夜喊着热抬手随意脱掉的棉服捡起来放到沙发上,关门的时候看了眼床上那个小山包,唇角轻勾,房门合上。

没喝过酒的人宿醉之后头像是要炸开,苏陌凛揉着脑袋在床上翻了个身,结果更晕了。

拉起被子遮住脑袋,躺在床上缓了十分钟,才觉得稍微好点。

她掀开被子慢慢坐起身,敲了两下脑袋,不负众望的把昨晚的事忘的一干二净。

只记得自己喝了杯味道还不错的冰红茶,然后就慢慢失忆了。

挣扎地想了会,完全想不起来后面怎么回来的,索性不再浪费脑细胞,掀开被子下床洗漱。

看她神色自然地跟自己打招呼吃早餐,顾承晏就猜到了:小姑娘果然断片失忆了。

“先把蜂蜜水喝了,头是不是疼?”顾承晏把玻璃杯推给她,看着面色红润白皙,就是眉头轻蹙,不怎么舒服的样子。

苏陌凛端起杯子抿了口蜂蜜水,甜甜的味道在味蕾蔓延,小幅度点了点头,“有点。”

“下次不准再喝酒了。”顾承晏想起昨晚的情形,小姑娘喝醉了杀伤力太大,一次就够了,再来一次他怕自己真的顶不住。

苏陌凛面露茫然,完全不知道自己最后喝的那杯冰红茶是假冒伪劣的,“我昨天喝酒了?”

“你还好意思说,一大杯的长岛冰茶都让你一人给干了,那是给你的么?”苏靖尘冷嗤一声,没好气地回答她的问题。

苏陌凛:“我哪知道那是酒啊,长得跟饮料似的,我还以为冰红茶呢。”

“去酒吧点冰红茶?你以为都跟你似的未成年只能吸溜橙汁,哦,对,”苏靖尘顿了顿,故意阴阳怪气,“人家未成年都不让进酒吧的。”

提起这个苏陌凛就想起被秦淮西抛弃的事,气不打一处来,“又不是我要去的,你凶什么凶。”

苏靖尘:“你还敢跟我横?爷爷奶奶要是知道了,指不定怎么抽你。”

“他们只会抽你,”苏陌凛撇了撇嘴,耸肩摊手,把责任都推苏靖尘身上,“你没尽到当叔叔的责任,误喝酒你要负全责。”

“……”

苏靖尘被她的倒打一耙惊呆了,挑眉看着她两三秒,撞了撞顾承晏的肩膀,跟他吐槽,调侃道:“你说就这样的,谁以后娶了她谁倒霉。不然,你收了?”

苏陌凛一口牛奶没咽下去,差点呛死,抬起头大骂亲叔叔,“苏靖尘,你有病啊!”

慌乱想去找纸巾,一只骨节分明的手递过来,没给到她手里,直接按在她唇边,帮她擦了擦牛奶渍。

动作太顺手,顾承晏看起来坦荡又自然,苏陌凛却从脸颊红到耳朵根,白皙的脖子也红了,但她穿的高领毛衣,遮住了。

“你不会说话就闭嘴,吃完滚去公司。”顾承晏收回手,把纸巾叠起来压在餐桌上,眼神凉凉地瞥了眼对面的人。

苏靖尘接收到信息,抬手认输,先一步撤了。

他一走,餐桌上顿时陷入一种无言的尴尬。

主要是苏陌凛尴尬,毕竟刚刚那个动作有点亲密,她还没反应过来。

但心里还是高兴多于尴尬的,对于顾承晏的亲近,苏陌凛觉得很开心,被他宠着,更开心。

“笑什么呢?”看到小姑娘唇角轻弯,顾承晏也情不自禁勾了勾唇角。

苏陌凛恍然回神,掩饰性地喝了口牛奶,“嗯?没什么啊。”

“很开心?”顾承晏明知故问,知道小姑娘也喜欢自己,这话说起来都充满自信的味道了,却还装模作样演淡然。

苏陌凛愣了愣,不知道自己表现的那么明显,她就是发自内心想笑的,“有吗?我看起来很开心?”

“拿个镜子给你照一照?”顾承晏笑了笑,逗她,“我怕我说了你不信。”

“怎么会,你说什么……我都信。”苏陌凛抿了抿唇,后面三个字咬的极轻。

“这样,”顾承晏低头看了眼腕表,再逗下去要耽误事了,“那我说,你快要迟到了。”

“……”

期末考试即将来临,学生们都投入到紧张的复习中。

苏陌凛这些天下了晚自习跟顾承晏回3302,有不会的正好能开个小灶。

今天晚饭没吃多少,苏陌凛现在饿得肚子抽疼。中午秦淮西给她买了一大堆零食奶茶当做赔罪。

苏陌凛挑了几袋自己爱吃的巧克力和薯片,剩下的都分给同学了。

此时坐在客厅的地毯上,一边看电视一边等顾承晏做饭。

薯片咬的嘎嘣脆,吃的开心极了,连顾承晏走过来都没察觉。

这些油炸膨化食品在苏家和邱愈礼那都是严令禁止的,也就在顾承晏这苏陌凛才能偷偷吃一点。

顾承晏看她像只小松鼠似的,塞的腮帮子鼓鼓的。

他也不想让苏陌凛吃太多垃圾食品,但是看小姑娘吃的眉开眼笑,他没拦着不让吃,偶尔吃一次也是可以的。

但是看她这状态,貌似完全没有停下来的打算。

顾承晏走过去抽了张湿纸巾,拉过小姑娘的手,一点点给她把捏过薯片的手指头擦干净,“吃那么多零食,是不想吃我做的饭了?腻了?”

苏陌凛注意力被他这句话分散,完美没意识到此时两人的动作有多亲昵。

拨浪鼓似的摇头,“怎么会不想,我就是太久没吃薯片,有点没控制住。”

苏陌凛抿了抿唇,抬起左手蹭了蹭鼻尖,有些不好意思。

一根一根擦完手指,顾承晏把湿纸巾扔到垃圾桶里。把剩下的薯片折起来放到茶几下面。

“去吃饭,待会还有肚子把剩下的吃了,”顾承晏说道,“但是这个月都不能再吃零食了。”

苏陌凛对薯片热情没特别高,想戒随时都能戒,听话地点点头,“嗯嗯。”

最后那包薯片到底没吃完,不是没肚子,是苏陌凛压根忘记了,全部心思都在刷题上了。

期末考试在一月中旬来临,学生们埋头复习良久,终于到了见真章的时候。

三天的考试很快结束,考完了学生们欢呼雀跃,都在商量着寒假要去哪里玩。

凉城不下雪,秦淮西准备寒假去瑞士滑雪,问苏陌凛去不去,苏陌凛严词拒绝。

寒假她应该是要去意大利的,那边不过春节,但邱愈礼到底是北京人,每年除夕都是要一起吃团圆饭的。

往年苏陌凛是除夕跟外公过,春节回来跟爷爷奶奶过几天。

今年颠倒了顺序。

去意大利那几天苏陌凛三缄其口,坚决没敢提竞赛和选科的事。

还好邱愈礼也没问,一家人开开心心过了个团圆年。

许久没见的亲爸妈也回来了,过完年又开始了下一段旅行。

下学期的分班是按照期末考试的成绩排的,苏陌凛选了物理生物,分到一班。

林舟也在这个班,还有很多上学期的同学。

说来也是缘分,许悠然也在这个班,还和苏陌凛是同桌。

有熟悉的人苏陌凛自然高兴,两个人坐在一起说了半天小话,关系也比以前好多了。

顾染涵分在艺术班,隔三差五就要到别的地方考试。艺术班下课也比其他班要早,和苏陌凛能见面的机会也不多了。

除了周末能碰到,就连中午吃饭都没法碰到一起。

为此,顾染涵抱怨了好久,缠着苏陌凛让她不要忘了自己。

苏陌凛被她烦的不行,推开她靠过来的脑袋,让她去找林舟哭唧唧。

被顾染涵骂没良心。

其实苏陌凛不是没良心,是笃定两人就算见面时间再少感情也不会生分,否则早在她去意大利的这十几年就断了联系。

事实证明距离有时候也不会稀释感情的,当然,前提是感情比真金还真。

虚假的感情或许都不需要时间和距离来证明,每天在一起该疏离还是疏离了。

中午苏陌凛跟许悠然去食堂吃饭,两人去得晚,其他学生都快吃完回来了。

不过去得晚也有晚的好处,打饭的人少,一路畅通无阻。

本来开开心心的,但是中途来了不速之客。

女生经过两人身边的时候停了下,视线扫了眼苏陌凛很快收回,看向许悠然的时候很轻的笑了下。

不是友善的笑,如果非要说,那可以理解为嘲讽的笑。

苏陌凛不明所以,被突然出现的女生搞得一头雾水。

她看出来女生不是针对她,而是她对面的许悠然。

“想不到啊,你竟然还能交到朋友,”女生偏头跟同伴说了声,走到苏陌凛旁边坐下来,暂时没有要离开的打算,“我看看是哪个大傻瓜,还能被你高超的演技骗到。”

女生长得挺漂亮的,就是不怎么友好。打量苏陌凛的时候眼里的笑意多少带了点说不清道不明的同情。

同情?她?为什么?

苏陌凛不解,但莫名其妙被一个不认识的人这样打量,她也不舒服,眉头轻蹙,刚要说话,对面的许悠然先一步开口了。

“林微,我们的事私下说,不要把我朋友牵扯进来。”许悠然放下筷子看着对面的女生,脸色微沉,看起来很不开心,但是没多大情绪起伏,语调虽冷,脸上的表情控制的很好。

“朋友?你这种人会有朋友么?这个你打算什么撕破脸呢?”被唤作林微的女生双手抱臂环在胸前,话是对苏陌凛说的,目光却一直落在对面的人身上,“姑娘,你有男朋友么?有的话可要小心了,某些人啊,就爱干偷鸡摸狗的肮脏事,见不得自己的朋友比她好。”

听了两三句话,苏陌凛大概猜到了,应该是许悠然以前的朋友,但是因为某些事情闹翻了。

至于是什么事,苏陌凛不关心。

“谢谢提醒,不过我的朋友我还是了解的,”苏陌凛觉得自己不适合再待下去,她也正好吃完了,打算先走一步,“你们应该有话说,悠然,我先走了。”

苏陌凛刚想起身,就被一旁的林微打断,她轻嗤一声,凌厉的视线扫过许悠然,眼里的情绪堪称是厌恶,“了解?如果一个人戴着面具不以真面目示人,把所有的不堪隐藏在阴暗的角落,你觉得你还能了解她么?你敢确定你了解的不是她想让你了解到的么?”

“林微,请你适可而止。”一直没说话的许悠然扬声开口,眉眼间满是不耐,“我们之间有误会,但这不是你无故泼脏水的理由。”

林微觉得好笑,第一次发现一个人能无耻到这种地步,索性不再打哑谜,把许悠然的破事一一列举,“误会?我误会你什么?抢了我男朋友的人不是你?把我早恋举报给学校害得我差点被开除的人不是你?一开始热情亲密要跟我做好朋友好闺蜜,结果背后插刀的人不是你?我的成绩从名列前茅掉到惨不忍睹,如今连本科都要保不住了,这一切不是拜你所赐?”

“你倒是过得心安理得,成绩优异,还得了竞赛二等奖,”林微太知道许悠然的死穴在哪里,故意咬重二等奖,言语间不是羡慕,反而嘲弄多一点,火上浇油道:“你的这个朋友超过你了,你心里好受么?是不是在想着怎么把她拉下来啊?不过她的背景好像比我厉害一点,你敢用对付我的方式对付她么?”

学校里没几个人不认识苏陌凛的,前段时间的贴吧事件偶尔还在首页飘红,学生们也都知道了苏陌凛的身份。

至此,苏陌凛完全了解了两人的过往恩怨。

她没表现的多惊讶,只是若真如这个女生所说,那她可能还不算了解许悠然。

当然各执一词的片面之词不可取,作为朋友,苏陌凛觉得自己还是要说点什么。

因为她眼中的许悠然不是这样的。

“悠然,中午好像有数学小练习,我们赶紧回去吧,晚了老师要骂人的。”苏陌凛起身拉着许悠然就要离开。

林微坐在位子上看着两人的背影,多少对苏陌凛的蠢有点无语。

“苏陌凛,你可不要不信我说的话,到时候被耍了别后悔啊。”

食堂安静如斯,女生的话清晰传来,苏陌凛置若罔闻,拉着许悠然快步离开。

一路上两人都没说话,苏陌凛是不知道怎么说,许悠然是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直到快到了教室,许悠然才轻声开口问道:“小凛,你还愿意跟我做朋友么?”

苏陌凛没想到她会这样问,转身看着许悠然点了点头,“会啊,为什么不会?”

“我以为她那样说,你会……”

“她怎么说是她的事,我看到的你不是她口中的你。我也不会通过别人的嘴来了解自己的朋友的。”

苏陌凛不会被别人的三言两语影响,况且那个女生说的话也不一定真实。

可能就是朋友闹翻把一些事夸张了,人在气头上的话不能相信。

苏陌凛有自己交朋友的原则,自然不会因为别人的三言两语就怀疑自己的朋友。

许悠然笑了笑,拉过苏陌凛的手晃了晃,“谢谢你,小凛。”

苏陌凛也笑,摇摇头没说什么转身往一班走。

许悠然看着她的背影,脸上的笑容淡去,嫉妒翻涌而来。

“所以我才讨厌你啊。”她轻轻说道,安静的楼道里无人听到这声发自内心的厌恶。

家世好长得漂亮学习成绩优异,性格也讨喜,真是样样都压自己一头,她怎么可能对这种人喜欢的起来。

苏陌凛被当公主宠了十几年,所有不好的事都被家人挡在外面,她置身于温暖善良的玻璃罩内,健康快乐的长大。

身边的朋友都知根知底,不曾见识过人心的复杂,更不会知道十几岁的年纪,心思有时候会深到不可预估的可怕。

说白了,就是被保护的太好,像株温室里的花朵,未曾经历过风雨的摧残。

人生第一次无条件地相信一个人,却换来沉重的打击。

事情的起因是苏陌凛忘记带手机,没办法告诉顾承晏今晚要加晚自习,为了避免他跑空多等,苏陌凛问许悠然借了手机。

许悠然没多想,把自己的手机递过去,苏陌凛看手机是锁上的,刚想递回去,许悠然一边写着数学试卷,一边随口报出一串数字。

苏陌凛犹豫了下,还是一一输进去解锁了。

前不久浏览过的界面忘记关上了,手机解锁映入眼帘的是一条帖子——那条前不久突然出现在首页飘红了许久,污蔑苏陌凛是靠不入流手段转进华新的帖子。

苏陌凛眼眸微睁,有些微的愣怔,还没看仔细,手机突然被伸过来的一只手夺了回去。

苏陌凛两手一空,没立刻抬头去看许悠然。

“我突然想起来,手机好像没话费了。”许悠然把手机锁屏扔到桌洞里,看着苏陌凛,不确定她有没有看见那条帖子,“不然我陪你去学校的公用电话亭打吧?”

华新的公用电话亭特别英伦风,主要目的不在于打电话,而是为华新校内美化做贡献。

苏陌凛自然看清了那条帖子,她视力挺好,就算许悠然动作快,她也还是看到了那则标题,充满恶意揣测的标题。

想想自己中午还信誓旦旦地维护,结果晚上就打脸了。反转要不要来的那么快。

开学那天,许悠然漂亮热情的模样她还记得,这才没过多久,这张脸苏陌凛竟觉得很陌生了。

她其实不难过,只是感慨,一个十几岁的高中生,心思竟如此深,那条帖子里的字字句句像是脱离屏幕一点点以丑陋的形态暴露在她的眼前,连同发这条帖子的人都开始变得扭曲不堪。

那个女生让她不要后悔,苏陌凛没有后悔,不为自己做过的事后悔这是邱愈礼教她的,她一直记得,所以她从不后悔自己做的每个决定。

比如开学的时候选择和许悠然成为同桌,继而成为朋友。

比如她犹豫许久,选择参加生物竞赛。

比如她选择了理科。

她只是有点想顾承晏了,思念如潮水,她控制不住地想顾承晏,非常想。

想快点放学,扑进他怀里。

顾承晏的怀抱肯定很温暖,苏陌凛知道。

作者有话要说:  下章进度条就自己长大啦。

感谢支持。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