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别对我撒娇 > 第55章 第 55 章

第55章 第 55 章


顾承晏厨艺太好, 苏陌凛每次都控制不住吃到撑。这会瘫在沙发上看电视,一动也不想动。

感觉肚子里都是饭,稍微动一下都能溢出来的饱胀感让她难受。

苏陌凛向来不是个自控力很好的人, 又是个十足的吃货,遇到美食走不动道管不住嘴。

要不是苏靖尘强逼着她每晚训练两小时,苏陌凛这会该是个大胖子。

顾承晏把洗碗机里的碗一一拿出来放到壁橱里,擦着手上的水渍走到客厅,手腕轻扬,把纸巾扔到垃圾桶顺势坐在苏陌凛身边。

旁边的沙发凹陷一块, 苏陌凛偏着身子靠在顾承晏怀里。

“承晏哥哥, 吃多了, 好撑。”苏陌凛侧脸蹭着顾承晏的肩膀, 手摸了摸肚子,鼓起来好多。

顾承晏侧首亲了亲她的发旋,提议道:“出去消消食?”

“不想去,走不动了。”苏陌凛笑眯眯的开始撒娇耍赖, “不然你背我,那我去。”

顾承晏笑了笑,服了她的脑回路, “背你不是不可以,但你确定这样能达到消食的目的?”

不能,所以不去。

苏陌凛轻叹一声,把责任推给顾承晏, “你做的饭太好吃了, 我没忍住多吃了点,你也不提醒我。”

“嗯,我的错, 下次会提醒你……”顾承晏声线压低,戏谑道:“少吃点。”

“你在嫌我胖吗?”苏陌凛抬头看他,鼓着腮帮子眼神含着质问。

有时候女生的脑回路不是常人能跟上的,尤其是恋爱中的女生。

往往前一刻喜笑颜开,后一秒就表演大变脸。

当然苏陌凛是故意这样说,想逗一逗顾承晏。

顾承晏虽说没谈过恋爱,但是这方面的知识可是一点都不缺乏,毕竟有个身经百战的好兄弟,不说能学到十成十但七八成还是有的。

“不是你说要提醒你注意不要过量,怎么成我嫌你胖了?讲不讲理?”顾承晏抬手蹭了蹭她的发丝,把一缕不听话的头发别到她的耳后,手没立刻撤离,捏了捏她的耳朵尖。

“不讲,女生跟男朋友在一起还讲什么理啊。”苏陌凛唇角勾着笑,往顾承晏怀里钻,鸢尾雪松的味道清冷又好闻,“这叫恃宠而骄。承晏哥哥,你会不会觉得我这样很作很烦人啊?”

苏陌凛白嫩的手指把玩着顾承晏衣服上的一粒纽扣,杏眸圆溜溜看着顾承晏。

“不会,你再恃宠而骄一点,这样就只有我一个人敢要你。求之不得。”顾承晏在说情话方面向来造诣颇高,不愧是mit的高材生,情意绵绵的旖旎话可谓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境界。

这样一对比,恐怕也不会比苏靖尘差到哪去。

苏陌凛满意了,微微扬起头亲了亲他的下巴,想起在超市看到的屏保,“承晏哥哥,你的手机壁纸……我看到了。”

“嗯,知道,我还怕你看不到。”顾承晏就是故意的,让小姑娘拿手机付款,却不告诉她密码。

故意让她看到手机屏保。

苏陌凛抿了抿唇,从他怀里起身,“就那么喜欢我啊?”

顾承晏眉梢轻抬,“一定要问答案这么明显的问题?”

“……”

我的错,我不该明知故问。

“那我再问一个,你的手机密码是什么意思啊。”苏陌凛其实心里隐约有答案,但是不确定,直觉是跟她有关的,她的生日是五月二十号。

这个日期太特殊,可以有两层含义。

“我还以为这串数字会很明显,”这个密码是他所有电子设备和银行卡以及需要加密的密码,不是为了好记,就是因为太喜欢,“前面三个是你的生日,但它可以有别的意思。”

顾承晏顿了顿,微凉的指腹贴在苏陌凛的脖颈处,低沉磁性的嗓音压低,字字句句都透着缱绻和珍视,“我爱你,苏陌凛。”

话落,苏陌凛先一步吻住他。力道没控制住,太猛了,唇上顿时传来一阵痛意。

苏陌凛轻哼一声往后退,嗔怪地看向顾承晏。

都怪他力道那么重还咬人,嘴上的小伤口疼得要命。

“要不要喷点药,看起来很疼。”顾承晏拇指蹭了蹭她的唇角,没敢往伤口上碰。

“喷药短时间内痕迹也消不下去,”苏陌凛刚想习惯性抿唇,想起刚才的痛意,又忍住了,指尖想摸一摸伤口,被顾承晏拉开手制止,“明天要回老宅,被爷爷奶奶看到我要怎么解释啊。”

“不如实话实说?”顾承晏看着她,一脸真诚地提建议。

“原来你在这等着呢,承晏哥哥你不会是故意的吧?”那你心机可太深了,为了见家长“不择手段”。

“真不是,情难自禁而已。”顾承晏笑了笑,指腹蹭着苏陌凛的下巴,“就说是蚊子咬的。”

苏陌凛笑出声,“好大一只蚊子,还是个公蚊子。”

“我是公蚊子,你就是母蚊子。母蚊子吸血的,要不要报仇?”说着顾承晏拽了下衣服,把脖子露出来送到苏陌凛面前。

意思是随便吸,他不反抗。

苏陌凛第一次发现这人脸皮那么厚。自己送上来的,她若是不接招,显得她多怂一样。

苏陌凛亮出小白牙贴近顾承晏的脖子,最后没舍得真咬,就是响亮的嘬了下。

亲完才觉得自己有点大胆直白了,指腹蹭了蹭顾承晏的脖子,没一会那边的皮肤浮起小红点。

她没想到轻轻的一下就会弄出那么明显的痕迹,看着小红点顿时有点心虚。

一脸无措地抬头看向顾承晏,“怎么办?有印子了。”

“创可贴贴上,就说是蚊子咬的。”

“……”

翌日两人回老宅,顾承晏脖子上贴了个可可爱爱的创可贴,一看就不是他的风格。

创可贴还是苏陌凛翻箱倒柜找到的,就剩最后一个了,顾承晏本来不想贴,但是被苏陌凛缠的只能妥协。

平时高冷淡漠的一个人贴上个可爱的创可贴,别说竟然有一种可爱的违和感。

苏陌凛看着他的脖子笑了会,被顾承晏按在怀里警告地亲了亲,这才收敛起笑容。

脖子上贴这么个小玩意肯定会被问,顾甫善一脸嫌弃地看着他,问他是不是有毛病。

顾承晏脸不红心不跳说是被蚊子咬的。

坐在一边的苏陌凛眼观鼻鼻观心,专注地吃着葡萄,实则注意力都在这边。

在场的估计除了当事人和苏靖尘,其他几人都不知道到底什么情况。

苏靖尘视线在顾承晏身上转了圈又来到苏陌凛身上,瞬间了然于胸。

冷笑一声,表达嫌弃,故意问苏陌凛:“你嘴怎么了?”

此话一出,在座的各位瞬间把目光转移到苏陌凛的唇角。

当事人心虚爆表,下意识就想抿唇摸鼻尖。碍于这个动作太明显,爷爷奶奶又十分了解她,一旦做了,那肯定自己说什么都是在掩饰。

苏陌凛为了让他们打消怀疑,硬生生把抬起一半的手压了回去。

“夏季干燥起皮撕裂了。”她当然不可能也说是被蚊子咬的,不然就太明显了。

合着蚊子别人不咬,专逮着你俩咬。

苏靖尘眉梢一挑,知道事情不是那么简单,继续挑事,“看着也不……”

“你看电视吧好吗?”苏陌凛烦死他了,赶紧打断,把遥控器扔他怀里。

明知道原因还在这故意问问问,讨人嫌得很。

苏延钦看了眼苏陌凛,作为还算了解自个亲孙女的人之一,自然看出了她的心虚和转移话题。

他没说什么,意有所指地把目光落在顾承晏脸上,顿了两三秒挪开,然后美滋滋地哼起了小曲儿。

“顾老头,咱俩下盘棋去。”心情好,一定能赢。

顾甫善摸着大儿子的大脑袋,摆摆手不想陪他下棋,“等小凛的分数呢,下什么棋。”

今天是高考出分的日子,顾甫善也很关心苏陌凛考得如何,早早跑到苏家等着了。

一群人坐在客厅边看电视边等时间,弄得苏陌凛反倒有点紧张。

“这不还有半个多小时,够咱俩来一盘了。”苏延钦看了眼挂钟,还没到时间。

顾甫善:“要来你自己来,我不来。”

“我自己怎么下?”

“所以你就老老实实坐着看电视等着。”

“……”

两个老头又开始了,苏陌凛不再是话题中心,暗暗松了口气。

快到时间了,苏靖尘把电脑打开进到官网,输入苏陌凛的准考证号和身份证号,网页转了会圈卡住了。

同一时间查分的学生太多,网页崩了也正常。

苏陌凛坐在一边吃着葡萄,看起来挺淡然。

“你倒是一点不紧张。”苏靖尘瞥了她一眼,说道。

苏陌凛咽下一颗葡萄,甜的眼眸眯了眯,“没什么好紧张的。”

她是真的不紧张,考试的时候她能感觉到试卷的难易程度以及自己大概的分数。

正常发挥,不会太差。

唯一值得担心的是语文的作文,她怕自己跑题。但是考完后她把题目和自己写的内容告诉了顾承晏,确定没跑,这才放下心来。

苏靖尘轻笑一声,耸了耸肩,“成绩差就是无所畏惧。”

“你……”

顾承晏倾身过去拿过电脑,一边输入数字一边漫不经心问苏靖尘,“你当年的act考了多少分?”

“35。”这个成绩已经是相当优秀了,差一分满分,苏靖尘说出来都有点骄傲。

还没骄傲一秒钟,下一刻就被好兄弟狠狠打击到了。

“满分在这,成绩差就是无所畏惧。”顾承晏指尖轻点,等着网页反应。

“你他妈……”

顾承晏没给他反击的机会,直接追加一击,“而且,act每年可以考七次。”

“它能考17次老子也是一次性过的。”苏靖尘已经被气到暴躁了,这人心眼偏到姥姥家了。

顾承晏耸了耸肩,看都没看他,“谁不是呢?”

不能再聊了,再聊下去会被气炸。

苏陌凛坐在顾承晏身边笑眯眯地扮鬼脸,意思是你活该。

鉴于在苏家老宅,虽说俩老头去棋盘上大战三百回合了,客厅现在就他们三个人加一条傻狗,但是苏靖尘也不能拿苏陌凛怎么样。

到底是有人护着,可以耀武扬威了。

早知道自己打从一开始就不应该助攻,该棒打鸳鸯才对。

气得不轻,苏靖尘甩手掌柜上身,拎着车钥匙去找安慰了。

网页终于不转圈了,顺利进去查到分数——425。

比苏陌凛自己预估的分数高了一点。

“不错,榆林稳了。”顾承晏合上电脑看着她,余光瞥了眼楼梯那里,确认没人来,倾身过去亲了下苏陌凛的下巴。

苏陌凛唇角轻弯,靠在顾承晏怀里蹭了蹭脸,几秒后分开,没敢多停留。

填报志愿要等几天,苏陌凛打算给外公打个电话,告诉他自己的分数。

等志愿填完一切尘埃落定,该来的暴风雨就随它来吧,反正躲也躲不掉。

快要填志愿的时候邱画难得给苏陌凛打了个电话,苏陌凛当时正在画画,听到铃声把画笔搁下,看到来电显示还有点惊讶。

想不到消失已久的亲妈还知道关心下孩子的成绩。

苏陌凛滑动接听,邱画好听轻快的声音透过电流传过来,“宝贝,妈妈好想你。”

苏陌凛转身回到阳台,在椅子上坐下,才不信亲妈嘴里的想是真的。

“哦,是吗。”苏陌凛语调略微冷漠,跟邱画的语气形成鲜明的对比,唇角却勾着一抹浅笑。

“宝贝,你怎么对妈妈那么冷漠,你这样妈妈会伤心的。”

“你少来,有老公陪着,你才不会伤心。”苏陌凛说道,“越洋电话挺贵的,啥事,说。”

“没事我就不能给你打电话吗!”邱画音量提高,有点暴跳如雷的前兆。

“别吼,耳膜要炸。”苏陌凛把手机拿远一点,等那边平静下心情了才拿回来,低声问邱画,“妈妈,我跟你说个事呗。”

邱画先一步说道:“你要报榆林大学的临床医学。”

“你知道?你怎么……苏靖尘。”苏陌凛就知道苏靖尘的嘴保不住什么秘密。

虽说苏靖尘和苏尧年纪相差挺大的,但是小时候苏延钦要打他,都是苏尧护着的。

苏尧对这个弟弟没得说,好的像是对亲儿子似的。

就是后来娶了媳妇忘了弟。

“怎么?你还想瞒着我跟你爸爸啊?”

苏陌凛抠着椅子的边角,视线落在画了一半的油画上,有点失神,“没想瞒,就是想等填完志愿再跟你们说的。”

“那倒不至于,我跟你daddy又不会阻止你的。”邱画问道:“外公不知道吧,过几天去意大利要怎么跟他说呢?”

“没想好,不知道,不敢说。”苏陌凛一键三连,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告诉外公这件事。

“宝贝,妈妈作为过来人教你一招,”邱画在这方面绝对是相当有经验,苏陌凛的情况跟她当年可谓是一模一样,丝毫不吝啬传授经验,就是听起来不太靠谱,“先不要告诉他,等你正式开学了,再说。”

“……”

“啊,这样他知道了会更生气吧,你能不能给点靠谱的建议。”苏陌凛真不该对亲妈抱有什么希望,指望她给出有建设性还不会惹恼外公的建议,简直是天方夜谭。

邱画在那边自信地说:“相信我,这就是最靠谱最保险的,不然我怕你到时候真的入不了学。”

这一点苏陌凛倒是相信的,凭外公跟陆爷爷的关系,也不是不可能。

但是继续瞒着……苏陌凛捏着手机惆怅地叹了口气。

“宝贝,别叹气,会老的。”邱画的声音听起来很温柔很舒服,跟她这个人有点不太像,她的性格过分叛逆了,“其实啊妈妈也挺纠结,作为女儿不想让父亲难过,作为母亲也不想女儿难过。站在谁的那边我都不好受。不过还是作为过来人的经验,如果当初我选择了油画,可能不会像今天那么开心。有时候可以自私一点。”

挂断电话,苏陌凛陷在椅子里托腮看着夕阳的余晖,很久都没动。

她不知道是该自私还是该听话。自私会伤害到外公,听话会不甘心,或许会在未来每一天都后悔,后悔没选择自己喜欢的专业,想想就会遗憾。

两种情绪交缠撕扯,最终还是喜欢占了上风。

就当她自私吧,当了十几年乖乖听话的好孩子,她想在人生的第一个选择上遵从本心,自我一回。

而且外公也不是不讲理的人,自己把心里的想法告诉他,苏陌凛相信外公会理解的。

七月初邱愈礼还没回意大利,期间打过一次电话问苏陌凛的成绩,苏陌凛告诉他了,也把自己想留在国内读大学的事一并说了,并且保证自己不会懈怠油画的。

但还是把选择临床医学的事瞒了下来,邱画或许在很多事情上都不靠谱,但是这次,苏陌凛决定还是听她的意见,为了确保万无一失,等到了入学之后再告诉外公吧。

邱愈礼话里话外的意思是希望苏陌凛去意大利念书的,但是看孙女那么想留在国内,他也就没再说什么。

毕竟自己霸占了她十几年,苏老头肯定也是想念孙女的。

这才回去不到两年,自己再把人带回身边,多少有点霸道了。

反正现在交通发达,想见面随时都行,距离也不再是问题。

七月中旬的时候苏家一家子收拾行李打算去意大利旅行顺便看看邱愈礼。

当然,“顺便”是苏延钦好面子,故意说的。

实则就是特意去看邱愈礼顺便旅行。

订机票的事交给苏靖尘,苏陌凛想跟顾承晏坐在一起,偷偷跑去找小叔叔打个商量。

为了不被无情拒绝,苏陌凛还特地去酒窖拿了瓶苏靖尘特别爱喝的红酒贿赂他。

“你拿我的红酒贿赂我?”苏靖尘点着屏幕的手指顿住,撩起眼皮扫了眼苏陌凛手里的红酒,不吃这招,“你觉得合适么?”

“这不是想投其所好但我又没两把刷子嘛,我辛辛苦苦从酒窖选的,废了好半天的劲,您赏脸,喝口?”苏陌凛笑眯眯的把酒杯往前送了送,模样做小伏低,别说多殷勤了。

苏靖尘:“我自己是没腿还是没手,不能自己去拿了?”

“走路多累啊,从这到酒窖好多路呢。”苏陌凛笑笑,学着电视里别人喝红酒之前的样子,手腕轻晃,杯中液体撞上杯壁,留下猩红的残液。

这瓶酒可是苏靖尘最喜欢的珍藏,一直放在酒窖不舍得碰。

苏靖尘把手机锁屏按在桌面上抵着边角转了转,轻笑道:“一分钟的事,也叫累?”

苏陌凛瘪了瘪嘴,主动认错,态度诚恳,“小叔叔,您就行行好,别跟不懂事的侄女一般见识行不?”

“不行,你狐假虎威躲在顾承晏身后扮鬼脸的时候可挺开心的。有骨气一点,别怂。”

“我错了,我下次再也不敢了,您就放过我这一回吧。”苏陌凛梨花带雨,装模作样抹了抹不存在的眼泪,“作为惩罚,您就别给我买票了,我自己买。”

“……”

倒是会来事,自己目的就是这,还来给他假惺惺的演戏。

苏靖尘觉得自己不配合她都有点说不过去了,“苏陌凛,你见风使舵的本事真不小,但我作为叔叔,要好好照顾侄女,怎么可能不给你买票把你一人扔下,那可太禽兽了,我不能那么干,被你爷爷奶奶知道了要打断我的腿的。”

“不会的,他们不会知道的,你的腿也会好好的。”

“我说了不行,你今天就算是说破天我也是两个字——不行。”

苏靖尘伸手端过酒杯,被苏陌凛躲了过去,直起腰冷下脸,一改温柔听话懂事乖巧的模样,“不行还喝什么,自己去拿啊,反正也没多少路。”

苏靖尘被她气笑了,这是知道此法行不通立刻露出本来面目了,很可以,“你脸变得挺快,老川剧变脸人了吧。”

“谢谢夸奖,你逼的。”苏陌凛拎着红酒动作散漫,往门口走。

苏靖尘看她故意松松垮垮的样子,一看就知道她在打什么坏主意,“苏陌凛,你今天敢把这瓶酒给我‘不小心’碎了,我明天就好好跟外公聊聊你私自改志愿的事。”

威胁奏效,苏陌凛转过身瞪他,面上的表情凶得很,手上的力度却加重了些,“你敢。”

“你敢我就敢。”

“卑鄙小人。”

“彼此彼此。”

吵架归吵架斗嘴归斗嘴,苏靖尘最后还是没真的给苏陌凛买票。

为了能坐在一起,顾承晏买机票的时候特地选了经济舱,这样跟头等舱隔得更远。

要知道从来没做过经济舱的人这个牺牲可是很大的。

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被带去见家长。

上次两人一起坐飞机飞意大利的时候还没在一起,每个动作眼神都带着局促和小心翼翼。

这次完全不一样了,苏陌凛可以光明正大靠进顾承晏怀里,也不会感觉尴尬,动作那叫一个自然惬意。

“承晏哥哥,我上次跟你坐在一起特别不好意思,”苏陌凛视线落在顾承晏打开的电脑屏幕上,从那上面看着他清隽的脸,“你问我是不是不想跟你坐在一起,其实不是的,我就是害羞。”

“害羞什么?”顾承晏单手点开电脑,想输入密码。

苏陌凛指尖轻按键盘,飞快帮他输入六个数字,想起顾承晏在她耳边说的那三个字,脸颊一阵通红,“你长得那么好看,当然会害羞啊。女生见到长得帅的男生都会不好意思看他的。顾染涵除外。”

“现在呢,还害羞么?”顾承晏打开助理发来的邮件,点开扫了眼。

苏陌凛从他怀里直起身,抬眸看他,低声道:“不,我亲你都不害羞了,看你怎么会害羞呢?”

顾承晏打字的手指微顿,好一会才恢复如初,继续按着键盘。

“那你知不知道,后来你靠在我肩膀上睡着,是我故意的。”

苏陌凛一脸惊讶,这个她是真没想到,压根也不会往这个方向去想,“啊?你好……闷骚啊。”

顾承晏笑了笑,偏头亲了下她的额头,“怕太直接吓到你。”

别说,那个时候若顾承晏真的太直接的话,自己确实会被吓到。毕竟当时还不喜欢他,只是把他当成大自己很多的哥哥。

作者有话要说:  双更合一补昨天的一章。

感谢支持。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