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别对我撒娇 > 第2章 第 2 章

第2章 第 2 章


凉城人人都知道顾家大少爷最是清冷自持,冷漠疏离的气质万年不变。但又因家世背景长相各方面卓绝群伦,凉城有不少名媛世家千金想要顾家长孙媳妇的位置。

即使高攀不上那个位置,能和顾少爷有一场风花雪月的浪漫一夜也不错。

奈何顾承晏这人太过清冷孤傲,从没见过有哪个女人出现在他身边,即使不得不应邀参加酒会,不是孤身一人,就是男助理陪同。

根本没给过那些觊觎他的名媛哪怕一点点的机会。

这么多年来,能入得了顾家大少眼的估计也就苏家那个太子爷了。

这一段还真有往事。两家是世交,苏靖尘和顾承晏年龄又相仿,从小便混在一起吃喝玩乐调皮捣蛋。

苏家小太爷是什么人,好事没有他,坏事一定出自他手。顾承晏就算再洁身自好不愿与他同流合污,时间一长,也被策反了。

两人没少在大院惹过事,哪回不是闹得大院鸡飞狗跳,人在前面跑,各自的爷爷拿着擀面杖在后面追。

当然,每回被打的人也就苏靖尘一个,腹黑如顾承晏,回回都能独善其身。坏事两人一起干的,挨打的只有苏靖尘。

两人关系倒也没因此渐渐疏远,反倒越发亲密无间。到了高中,因着苏陌凛的原因,苏靖尘陪着一起到意大利读书。

本以为两人的关系会淡了,谁知不然。每逢寒暑假或者节假日,顾承晏都会飞到意大利。过年过节苏靖尘也会回到国内,两个大魔王又能在一起厮混了。

那段时间,凉城暗传——顾家大少不喜欢女人,只喜欢苏家小少爷。

捕风捉影的传闻一出,闹得两家长辈哭笑不得。两个当事人差点被气的憋出一口老血。

这些报社狗仔,想象力还能再脱缰点。

就是这样一个淡漠自持的人,今晚因为一声“承晏哥哥”失了神,丢了魂。

回神之际,顾承晏自嘲低笑。二十五年的自制力,差点在这一刻破功。

苏陌凛莫名其妙地看着顾承晏,不知道他在笑什么。自己跟他打招呼就那么好笑。

旁边自顾自喝着酒的苏靖尘一眼便看穿了某人的心思,别人不了解顾承晏,他可是门儿清。

恐怕这四个字要成为某人往后日夜的锥心毒药,辗转反侧睡不着泄露于齿间。

“你喊他哥,占谁便宜呢?”苏靖尘搁下手里的酒杯,眉梢轻佻存着分坏心眼,打破某人的百转千回。

又来了,每次都要鸡蛋里挑骨头。不过相处久了,苏陌凛也不是个任他拿捏的软柿子,偶尔也能回呛几句。

“不然我怎么称呼啊,喊你哥?”苏陌凛顿了顿,望向苏靖尘的杏眸里浮现一丝苦恼,“这样不好吧,差辈了。”

苏靖尘哪会不知道她是故意的,孩子不打,开始上房揭瓦了。

以前在意大利有外公罩着,回来了又有爷爷奶奶宠着,苏陌凛显然有点想起飞的架势。

“苏陌凛。”一声低低的声音响起,带着警告。

一听这语气,苏陌凛开始害怕了。有次苏靖尘这样叫她的时候,她手就骨折了。

在训练房待了三个钟头,全身大汗淋漓,身上筋疲力尽使不出一点力气。苏陌凛开始耍赖,怎么都不愿意继续下去。

苏靖尘没办法,过来拉着她的手,强行把人从地上拽起来。本来以为她累到极致没什么力气,哪知这臭丫头跟他使苦肉计。

结果假苦肉计变成真的了,石膏打了半个月。

从那以后,苏陌凛但凡听到苏靖尘阴恻恻的语气喊她全名就开始应激害怕。

苏靖尘好不容易抓到她软肋,屡试不爽。

苏陌凛瘪了瘪嘴,没敢继续跟他对呛。

顾承晏长身玉立站在一旁看着两人,打从一进门就没说过话。这会回过神来,难得开了口,“苏靖尘,适可而止,不要欺负小姑娘。”

“”

合着一物降一物。

苏靖尘嘴角抽动,无奈失笑。人还没嫁过去呢,护短要不要如此明显。

有人给自己撑腰,苏陌凛喜笑颜开,连带着刚刚自己跟他打招呼被笑的莫名情绪都被冲走了。

中途苏延钦过来领走苏陌凛,对着顾承晏笑了笑,看也没看旁边的苏靖尘,昂首阔步离开了。

“”

苏靖尘看着老爷子骄傲挺拔的背影不免失笑,“同样都是苏家人,你说这待遇怎么差那么多呢?”

明明一起回国的,结果欢迎会不能出现他姓名就算了,还要被老爷子无视。心理落差不可谓不大。

顾承晏对此深表同情的同时也能感同身受,毕竟自家那位也没多待见他。

比起苏靖尘的毫无自知之明,顾承晏心里清楚得很。这都是小时候造成的恶果,擀面杖下结的仇。

“因为你不讨喜。”顾承晏轻飘飘扔下几个字,迈步离开。

苏靖尘大步追上去揽住他的肩,一点也没被伤着心,打趣道:“是是是,我不讨喜。就她讨喜,讨喜也不是你家的。”

“早晚的事。”顾承晏拍开缠上来的爪子,淡淡回道。

已至深夜,宴会却半点没有散场的意思。

一向排斥参加这种晚会的人,今晚却破天荒地待到现在,没有打算离场的意思。

中途有不少名媛千金过来跟他打招呼,表现出好感,顾承晏通通疏离回绝。

苏靖尘不知道跑哪去了,没他在这挡着,顾承晏应付起来颇感头疼。

以往这种情况都是助理出马,现在孤身一人,只能自己浪费时间,一个又一个应付过去。

所以说宴会真的挺无聊又烦人的。若不是

顾承晏眉眼轻抬,视线落在不远处正跟朋友欢天喜地聊天的纤瘦身影上。

不知道聊到了什么有趣的话题,女孩言笑晏晏地推了下身边的男孩。

刚还浮现一丝笑意的漆黑瞳仁里冷光乍现,捏着酒杯的手指紧了几分,关节处略显苍白,周身气质顿显冰冷。

旁边的男人还在侃侃而谈,察觉到周围异样的气场,停住了话头顺着顾承晏的视线看过去。

那个男孩顾承晏认识,秦家的小少爷秦淮西,从小被苏靖尘和自己捉弄的小屁孩。

刚刚他们一进门就灰溜溜跑走了,想来是害怕苏靖尘。

毕竟苏家小太爷名声在外,小时候没少作弄他。

倒是挺亲密,看来还是作弄的少了。

顾承晏轻抬酒杯,一饮而尽,拿出手机给苏靖尘发了条消息。

再抬眸的时候,恰好看到那道粉白身影转身往后院走。

顾承晏收起手机,放下酒杯跟身边的人打了个招呼,迈步离开。

后院静悄悄的,和宴会厅热火朝天的氛围形成对比。

盛夏的夜晚还是有点闷热,不过安静坐在长椅上闻着花香欣赏星空,心情平静了也就不那么闷了。

苏陌凛的奶奶颜华蓉最是喜欢拾花弄草,院子里种了不少花花草草的,到了春夏天,还能引来不少蝴蝶翩翩起舞。

池塘里的睡莲在这个季节开的最为旺盛。

苏陌凛手肘搭在池塘栏杆上,碧绿的荷叶根部偶遇成群的小金鱼游来游去,她蹲下身子,刚想伸手去逗一逗这些小家伙,忽然出现的脚步声吓得她一抖,连忙缩回手。

“我吓到你了?抱歉。”顾承晏看到女孩身子微微抖动,察觉自己跟过来的举动过于越界了。

放在社会新闻上,就是一个不怀好意的男子尾随漂亮的花季少女。怎么看怎么变态。

苏陌凛缩了缩手指,揩掉刚刚沾到的水渍,“没有没有。”其实这话有点心虚,自己确实是被脚步声吓到了。

但是看清来人的面孔,那点害怕转化成了紧张。

苏陌凛虽说从小就和顾承晏认识,在意大利这些年时不时就能见到他,逢年过节两家也是在一起的。

按理说见面的次数不少,但是交谈的次数屈指可数。加上两人年龄差八岁,显然隔着好几个沟,别说没有共同话题了。

在苏陌凛心里,顾承晏是长辈一样的存在。

这个长辈跟苏靖尘还略有不同,她和苏靖尘没大没小惯了,对于长辈的概念颇为模糊。

而对顾承晏,顶多就是一个长得特别好看的邻家哥哥而已。

有了长得特别好看的这个前提,害怕里又添了点那么不清不楚的羞赧。

毕竟她也不是那种特别大大咧咧的性格,只有和熟人才外放的起来。

归根到底就是太不熟了,有苏靖尘在场她还能皮一皮,苏陌凛现在跟他单独相处,浑身透露着不自在。

顾承晏似是看出了她的不自在,竭力压制住情绪。

“起风了,当心着凉。”话落,顾承晏眼眸低垂,转身离开。

苏陌凛定在原地看着逐渐远去的背影,一时陷在突如其来的关心里久久没回神。

不知为何,想到宴会上那句小姑娘,维护和关心的话语让她心头一凛。

顾承晏好像也不像外界传言的那样冷漠。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