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别对我撒娇 > 第5章 第 5 章

第5章 第 5 章


“这样不符合规定,任何公共交通工具都明确表明了要对号入座,除非是公交车。”苏靖尘看着自己的机票座位,对于这种临时换座位的行为实在不能同意。

更遑论某人千方百计换座位还是为了泡妞,这个妞还是自己的亲侄女,那自己就更不能同意了。

顾承晏作为跟他同穿一条裤子长大,从小狼狈为奸的小伙伴,怎会不知道苏靖尘此时此刻此行此举是何意思。

无非是不想乖乖同意换座,非要拿自己找乐子,等乐够了,座位也就换了。

“你搞清自己的定位,助攻,不是阻碍。”顾承晏弹了弹机票,诱惑道:“我座位旁边是个异国美女。”

“你觉得我是那种把美貌如花的小侄女拱手送入狼口以此换得跟美女搭讪的人么?座位在哪?”苏靖尘一听美女来劲了,迅速拿走顾承晏的机票,还不忘嘴贫,“祝你早日成为我的侄女婿。”

“”

打蛇打七寸,顾承晏太知道苏靖尘的七寸在哪了。

至于他的座位旁边是不是美女,目前无从得知。毕竟顾承晏从不会注意除苏陌凛以外的女生,更遑论刚刚登机,他都没去到自己的座位呢。

苏陌凛的位置靠窗,在位子上坐下来后往后看了看,登机有一会了,苏靖尘却迟迟没出现。

不过那么大的人了也不会丢,苏陌凛懒得管他,拿出耳机正打算听歌。

旁边的位置有了点动静,淡淡的雪松香钻入鼻息。苏陌凛一时好奇,她记得苏靖尘身上是乌木沉香的味道,他从来没用过雪松香的。

转头看去的时候,正巧和顾承晏四目相对。男人漆黑的瞳仁似点漆,看到她疑惑的目光后盛了点笑意,“他跟我换座位了,旁边是美女。”

“”

苏陌凛在心里轻哼了声,果真是见了美女就走不动路,妥妥的渣男一枚。

“哦。”苏陌凛低低应了声,没什么多大的情绪。

顾承晏偏头看她,“不想跟我坐一起?”

“没有埃”苏陌凛摇了摇头,眉眼弯了弯。

她只是不习惯跟他单独相处,会不知所措。连手放哪都不知道,就像学生害怕见到教导主任,她害怕见到顾承晏。

至于这种不知名的害怕情绪从何而来,苏陌凛犹未可知。

明明顾承晏每次见她都很友好,也很温柔,不像外界传言那般冷漠。

但苏陌凛就是紧张局促,做不到和苏靖尘相处时的自然大方。

她的笑容多少有点勉强的意思,顾承晏活了二十五年,即使和女人接触不多,但是阅历丰富,商场往来,察言观色看透人心是最基本的技能。

苏陌凛一个十七岁的女孩子,单纯无邪,加上被苏家和外公保护的很好,自然不会伪装真实情绪那一套。

情绪全都写在脸上了。

顾承晏知道她面对自己时很紧张无措,但就算她再紧张,自己也不会从此消失在她面前。

他现在要做的,就是在苏陌凛面前刷存在感。让苏陌凛渐渐习惯他的存在。

苏陌凛塞着耳机在听歌,声音开的特别小,她怕顾承晏跟她说话自己听不见没回应,那会很没礼貌。

但又不想干瞪眼,那样不说话会更尴尬。

终于,困意袭来,苏陌凛头点来点去,顾承晏敲击键盘的手指微顿,偏头看过去,女孩浓密的睫毛像打开的小扇子,挺翘的鼻头白净圆润,唇色很浅,是好看的淡粉色。

这个年纪的女孩都还没开始化妆,自然的也是最美的。

苏陌凛本来肤色就偏白,今天穿着一件纯白色的短袖,一时间晃了顾承晏的眼,分不清是她更白,还是衣服更白。

顾承晏抬手合上电脑,微微往她的方向偏了偏身子,反手把苏陌凛小鸡啄米似的脑袋轻轻揽在自己肩头,为了让她睡得舒服点,顾承晏调整了下坐姿,把肩膀往下放了放。

飞机掠过云层,女孩睡相甜美,像是做了一个很美很美的梦。

看着她翘起的唇角,顾承晏的唇角不自觉跟着弯了弯。

飞机快要落地的时候苏陌凛堪堪醒过来,发觉自己靠在顾承晏的肩头,宛如惊弓之鸟一样猛地弹开。

这一动作太过快速且幅度较大,自然落进顾承晏的余光中。眸子里的零星笑意消失不见,面色沉了沉,显得有些不虞。

“抱歉,我不小心睡着了,没有影响到你工作吧。”苏陌凛记得他一开始是用电脑在处理事情的,现在电脑被合上,估计是自己睡着靠在他肩上他不方便打字。

顾承晏唇线抿直,过了会才缓慢回道:“嗯,有点影响。”

“1

苏陌凛就知道。但是困了睡着也不是她能控制的,一不小心靠在他肩上也不是她能左右的。

明明自己在困意袭来的时候还记着要往窗边靠,哪成想一觉醒来,把人家当了抱枕。

她睡觉有个习惯,怀里不抱点东西就睡不着。估计是在睡着的时候把顾承晏当成抱枕了。虽说没有八爪鱼似的缠上去,但也绝对没好到哪里去。

见她被自己骗到迟迟不知道该作何回应,脸上的表情精彩纷呈,顾承晏又故意逗她,“你睡觉流口水。”

顾承晏看着她的嘴角,神情认真,不像是开玩笑。

苏陌凛瞳孔微缩,迅速抬起手擦了擦唇角,干干净净,清清爽爽,哪里像流过口水的样子。

人逗得差不多了,心情也变好了。顾承晏终于大发慈悲放过小姑娘,“骗你的。”

“”

顾承晏不愧和苏靖尘是狼狈为奸的好兄弟。

苏陌凛气不打一处来,偏偏又不能冲着顾承晏发泄。

下飞机的时候看到苏靖尘,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弄得苏靖尘莫名其妙。

“你有事?”苏靖尘眉梢轻佻,闲闲地问道。

苏陌凛笑了笑,摇着头说道:“没有啊,怎么了么?”

“没有你那个白眼几个意思?”苏靖尘问道。

苏陌凛:“没什么意思啊,我开心。”

“”

笑容甜甜如蜜糖,在苏靖尘看来却像顾左右而言他,故意想气他。

“几天不训你就想上房揭瓦了?苏陌凛我警告你别给自己的以后生活找不自在,等清图装”苏靖尘推着两人的行李箱往前走,抬手想把她的脑袋扭过来看着他,结果手还没碰到,苏陌凛往前跑了两步躲过去了。

“外公。”苏陌凛看到接机处的人,边招手边小跑着,像只百灵鸟欢天喜地地投入了外公的怀抱。

苏靖尘放下僵在半空的手,偏头问顾承晏,“你是不是在飞机上对她动手动脚了,所以才把气撒我身上的。”

“”

不得不说苏靖尘虽然看起来吊儿郎当没正行,但看人读心这种技能还是有的,猜的八九不离十。

“没动手,”顾承晏瞥了他一眼,含糊其辞道:“动嘴了。”

这还得了。

虽说苏陌凛以后肯定是要给顾家做孙媳妇的,但这事八字还没一撇,顾承晏倒好,先把一捺化了。

“禽兽。你俩现在还没关系呢,悠着点,别给我整提前那一套,否则我大义灭亲。”苏靖尘和苏陌凛再怎么吵闹,那都是他亲侄女,虽说和顾承晏穿一条裤子长大,但在大是大非面前,他无比正义。

顾承晏轻微叹了口气,难得耐心一回给文盲好友纠正道:“大义灭亲不是这么用的。如果你非要用这个成语,那也是你不徇私她,”顾承晏指了指前方笑眯眯跟外公聊天的女孩,“毕竟她是你的亲人,我跟你毫无关系。”

“兄弟这个词真脆弱。”苏靖尘轻嗤一声,没因为自己的文盲行为而感到一丝丝的羞愧。

两人走近,跟邱愈礼打了声招呼。

以前住意大利,苏靖尘成天在他面前晃,邱愈礼跟他的关系早就像亲爷孙一样,相处模式倒有几分复制黏贴了苏延钦——见到苏靖尘就没好脸色。

好在苏靖尘习惯了,可能自己就是没有长辈缘吧。压根没思考过从自身找原因。

邱愈礼自然也知道顾承晏,见过几次面,对他的印象特别好。

“外公思淼哥是不是在车上等我们啊,他最近没开画展么?”苏陌凛揽着邱愈礼的手臂,边走边问道。

苏靖尘和顾承晏推着行李箱走在后面,听见苏陌凛的这句话,两人反应各不相同。

顾承晏本就没什么表情的脸愈发暗沉,周身散发着“生人勿近”的冷漠气常

与之相反,苏靖尘就开心多了。推着行李箱没什么正行地靠近顾承晏,眼角眉梢噙着笑,看似解释,实则刺激,“思淼哥是老爷子的徒弟,大名鼎鼎的画家,你应该听说过。”

思淼哥三个字被他喊得暧昧又亲昵。俨然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局外人模样。

顾承晏怎么会听不出他是故意的。如苏靖尘了解他,顾承晏也同样很了解苏靖尘。这个时候不给眼神不给回应才是最明智的做法。

他向来是个喜怒不行于色的人,商场上谁不知道顾家大少爷顾承晏是个冷淡的主儿,不管遇到多大的事,仍然能做到八风不动。

但那多大的事里从来就不包括苏陌凛,有关她的事,顾承晏就是做不到冷静淡然。

好像是机器人在被设置程序的时候特地种了根与之相关的情丝,开关在谁手里都无所谓,只要是关于她的,任何人都能轻易拿捏。

或许这就是所谓的软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