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末世女在六零 > 第57章 第 57 章

第57章 第 57 章


“大虎小虎, 大丫二丫,娘告诉你们一声,从今天开始, 你们四个不准出门, 知道了没有?就算是有人来家里面喊,你们也不准出去, 更不能给人家开门,除非是爹娘,明白了没有?”陈聘一脸严肃的叮嘱道。

“娘,那不去学校了吗?”大虎不解的问道。

四个孩子都是一脸不解, 怎么好端端的, 就不让他们出门了呢?

难道出事了?小鬼子们打过来了?

“娘, 不去学校,不上课了吗?”大丫问道。

“娘在家教你们就行了, 记住了娘的话,明白了没有?不准在家玩火。”看着四个孩子点点头,陈聘拿起桌子上面的布袋子,对着洪浦和, “走吧!”

洪浦和看着脸色微微有些蜡黄的陈聘, 一脸都是无语之色, “媳妇,有那个必要吗?白白嫩嫩的不好?非要弄成这样出来?”

陈聘将院子的门锁了起来,白了一眼洪浦和, 以为她想呢?还不是不想要惹别人注意了, 就算是现在公社里面挨家挨户,都分发平菇,可是又能够如何呢?平菇这东西根本就不顶饿, 这一个个感觉一阵风就能够吹到一样。

她要是整天都是皮肤白皙面色红润,让别人怎么看她家?还以为她家粮食很多,整天都在家大鱼大肉呢。

洪浦和本来就黑,尤其是这一整个夏天一天到晚都在外边暴晒,那么黑,能看得出来什么呢?

不伪装一下,别人来你家借粮食,你说怎么办?

都是乡里乡亲的,你说这借还是不借呢?

而且还不是一家,就算她家的粮食能够吃一年多的时间。

可是公社里面这么多的人,她能够借得起吗?

像是这样年代,还是各顾各家的了,想要顾别人,也没有那个能力了。

现在就是你借给了一个人,另外一个人你要是不借的话,到时候得罪就不是一个两个人了。

倘若往后要是不住在村子里面,那也就算了。

可是住在村子里面的话,这一年到头下来,抬头不见低头见的,难免会尴尬。

其实对于公社里面的人,她还倒是放心的很。

可是对于其他村子的来人,陈聘还真是有些不太放心。

“有人找你们说话,你们也别说话,就待在屋子里面玩,知道了没有?”

“知道了娘。”

将钥匙放到裤子口袋里面,陈聘瞪了一眼洪浦和,“你要是没事的话,就多回来看看。”

“没那么严重的。”洪浦和无奈的说道。

“注意下还是好点,这几天在公社里面都能够看到其他公社的人,咱们家要就是几间破茅草房也无所谓,可是瓦房难免引入注意了。”

“我知道的。”

“你知道什么呢?”

“我等一下和民兵队说一声,让他们在这里巡逻一下。我也不是笨蛋,还用得着你提醒吗?现在这种时期,肯定要注意一些,我的意思是你用不着弄成这样出来,没有必要,你这一弄,真和乡下村妇一样。”

“本来就是乡下村妇,不是乡下村妇,是什么?”陈聘没好气的说道,“反正最近都要注意一点,要是有人找你开口借粮食,你也别借。”

洪浦和点点头,“我知道,家里面本来粮食就不多。不过前两天大哥就向我借粮食了,我没有理会他。”

“他怎么好意思开这个口呢?”陈聘也是彻底无语的问道,上一次举报的事情,还没有找他算账,也就是让周新安给他家安排重的事情。

现在还想着借粮食,见过无耻的人,还真是没有见过这样无耻的人。

难道他心里面就没有数吗?还真以为她两口子不知道?

“他就那样的人,没有办法。不过大虎她外家,要不要送一些过去?前些日子听说他外婆快要不行了。”洪浦和眼睛快速的从陈聘脸上扫了几眼,淡淡的问道。

不管怎么说那也是他去世妻子的家人。

他知道陈聘也不是那种计较的人,但是有些时候这一方面的事情,多多少少会让人心里面产生一些疙瘩存在。

可是他能够怎么办呢?

就算是他对于大虎他娘再怎么不满。

可是毕竟给他生了两个孩子,人都去世了,再说那些也没有那个必要了。

只要她爹娘还在一天,看在大虎小虎的面子上面,肯定要稍微照顾一些。

“把家里面那些糙米,混合一点碎米给送过去。”

“媳妇,不生气吧?”

陈聘微微摇了摇头,要说一点疙瘩都没有,那是不存在的事情,可是能怎么办呢?谁让穿越的时机不对,而且也穿越成为小寡妇,“没有。”

“往后这种事情我尽量不说,再等两年大虎小虎大了一些,让他们自己跑。”

陈聘点点头。

“对了,靠山屯那边,我前两天也过去转了一下,今年那边收成恐怕也不怎么样了。小宝继续养在周长青家里面,恐怕有些不好,要不要孩子接过来?”看着陈聘看着他,洪浦和连忙笑着道,“没有其他的意思,媳妇,你可千万别多想。”

陈聘微微皱着眉头,摇了摇头,靠山屯公社全年的粮食差不多都已经分掉了,小宝跟着周长青家过日子,他家不会克扣孩子的一点口粮。

而且周树根这个人,她还是知道的,性格那是非常的耿直,要不然她也不会将小宝寄养在他家。

再说了小宝这些日子在他家,她也看到了,每一次被狗蛋送过来的时候,穿的都是干干净净的,一点都没有瘦,起码在他家的日子,不比他爷奶过得好得很。

要真是将小宝接过来住的话,看着吧,估计用不了多久的时间,老周家的人绝对会找上门来无理取闹。

现在这样很好,小宝偶尔过来住几天的时间,老周家的人就是想要闹腾,他们也没有闹腾的理由,毕竟娘想儿子,将他接过来住几天的时间,不管说到那里,她也占着理。

老周家要真是无理取闹的话,那也别怪她不客气了。

“嫂子,洪书记。”

陈聘点点头,“怎么到现在还没有上工?”

谢红梅面带笑意的回道,“早上和孩子他爹去山里面把衣服给洗了。反正也现在也没有什么事情,去那边也是唠嗑。”

“我先走了。”洪浦和低声说道。

陈聘点点头,“你和王家栋同志,就这样了?”

“那不这样还那样呢?”说完谢红梅伸手就捂住嘴,恶心了几下,对着陈聘尴尬的笑了几声。

“你这是怀上了?”陈聘微微有些诧异的问道,看着谢红梅点点头,微微有些羡慕的道,这算一算谢红梅和王家栋在一起也三个月都还没有,这就怀上了,她和洪浦和这在一起再等等都快要有半年时间了,到现在一点反应都没有,“你这速度还真是快。”

“嗯!对了,嫂子,你和洪书记在一起这么久,怎么到现在都没有反应?”

“我也不知道。”

谢红梅皱着眉头,“按理说不应该啊!这都这么长时间了。”

“不管了,有就有,没有就没有,反正都有孩子了。”

“那能行?还是有个自己的孩子强一点。”转过头一想,好像真是无所谓,陈聘又不是没有儿子,就算是将来大虎小虎不给她养老,她还是有儿子给她养老的,谢红梅张了张嘴,最后还是将话给咽了下去,有些时候这话说得多了,不知不觉当中就能够将人给得罪了,还是少说一点比较好。

“你现在怀着孩子,而且你年级也这么大了,可是一定要注意,营养方面一定要跟得上。”

虽说谢红梅今年也不过才二十九岁,可是放在如今这营养严重不良的年代,算是大龄孕妇了。

谢红梅点点头,“我知道,家里面种了不少的花生和黄豆,还养着鸡呢。现在每天我都吃一个鸡蛋。”

“嗯!你家粮食够吗?”

谢红梅点点头,“粮食差不多够了。”她家之前四个人,三个孩子呢,孩子也都不大,吃不了多少的粮食,所以节省下不少的粮食来,“这些日子他也进山找点,家里面再稍微添加一点,勉强也足够了。”

陈聘“嗯”了一声,谢红梅是一个勤快的女人,她家,上一次路过的时候,被她喊进去看了看,后院和前院子都种满了菜,土豆这些东西。

“我家有点奶粉,等到傍晚的时候你让你男人来我家一趟,把奶粉拿回去吧!早晚一杯,对身体比较好,尤其是怀着孩子前三个月的时间,营养一定要跟得上。”

“不用了,乡下人,那吃那么金贵的东西,不都是这么过来的,你留着给你家孩子们吃吧。”

“让你过来拿就过来拿!王家栋同志年级都这么大了,对于这个孩子肯定很期待,你还是注意一点比较好,尤其是这灾年,更加要注意。”

谢红梅一脸不好意思的点点头,“那行,嫂子,我就不和你客气了。”

“用不着客气。”陈聘淡淡的回道。

反正空间里面奶粉一堆,放在那里也是放着。

陈聘也从来都没有喝过,也就是最近拿出来给孩子们喝。

都是过期的奶粉,不过过期的时间不算是太长了,放在空间里面一切都是禁止的。

喝肯定是能喝了,过期食品也不代表就不能吃。

多多少少还是有一些营养的,总比喝粥和咸菜有营养多了吧!

而且奶粉本来就是罐子密封起来的,所以那怕就是过期一段时间,吃下去一点事情也都没有。

她不喝,完全也是因为闻不习惯牛奶的味道。

尤其是纯牛奶,更加不喜欢喝。

孩子们喝到现在,同样不也是一点问题都没有,这些日子喝了牛奶,感觉他们都脸色更加健康了起来。

再说了现在那国营商店里面的东西,尤其是罐头之内的,好多都是过期的。

那红糖,冰糖,放在如今这年代有保质期的说法吗?

不管是谁家的红糖,放在糖罐子里面,那个不是放到融化了?

陆文博第一次来家里面的时候,拿着那个酥糖糕,估计是受潮了,都结在一起了,陈聘准备扔掉,洪浦和说没事,孩子们吃下去不也是没事。

抵达学校的时候,孩子们已经开始上课了。

陈聘去了两个教室看了看,看着一个垂头丧气,无精打采的孩子们,微微皱着眉头。

现在一天就吃两顿,孩子们本来就容易饿,经过了一夜的时间,那能受得了呢?

看了两眼,陈聘向办公室走了过去。

“嫂子。”

陈聘“嗯”了一声,坐了下来,将布袋子放到桌子上面,笑着看着娟子,“怎么了?找我有事?”

娟子爬在桌子上面,“嫂子,我好饿。”

“你饿跟我说有用吗?”

“嫂子,我想要吃肉。”

“馋了?”

娟子点点头。

“馋了中午就去我家吃饭。”

“嘿嘿!嫂子,那咱们可说好了。”

“好,对了,娟子,上一次你说和王宏伟的事情,到底怎么了?都这么长时间了,我也没有问你。”

“我跟他说了,我现在还小,他要是等不及就算了,要是能等得话,等他退伍回来,再说咱们的事情。”

“哦!他怎么说?”

“还没有回来呢,说了今年就退伍了,反正他在部队也没有前途了。他娘身体也不好,就准备回来了。”

“那你这是同意了?”

娟子红着脸点了点头。

“行了,走吧!我没时间招待你了。”

“嫂子,我过来不是找你这个的,我过来找你,最近这些日子学生们根本就听不下去课。”

陈聘皱着眉头,“因为肚子饿?”

“嗯!别说学生们了,就是我们也没有力气教书。我还好一点,我爹然我娘早上给我弄点米汤什么的。燕子她们一天就两顿,两顿也就是两碗菜糊糊,你说有那个力气教书吗?燕子她们现在连走路都没有力气。”

陈聘闻言低声叹了一口气,小姑娘们都才十四五岁,正是长身体的时候,这一天就吃两碗菜糊糊,确实不行。

“现在课教到什么地方了?”

“已经教了一大半了,估计再有一个月的时间,就能够全部教完了,到时候测试一下,就可以教下半年的课程了。”

陈聘微微点点头,“这样吧,我和公社里面说一声,让公社里面给学校一天支援一百来斤的平菇。到时候你们每天来早一点,做一下,一人吃一碗,碗筷你们自己从家里面带。”

学校建造的时候,就弄了一个食堂,不过一直也没用而已。

陈聘当初的想法是,等到公社发展了起来,到时候公社里面的孩子,学费和伙食费都免除。而且学校食堂这个必须要有的,要是上面领导来了,中午的时候难免要请人吃一顿便饭。

娟子“嗯”了一声,“那我和她们说去。”

“另外告诉学生们一声,让他们带一些稻草和柴火过来。”陈聘说道,一百多个学生,一人带一点,就足够烧得了,要是单独准备的话,那就费劲了。

娟子“嗯”了一声,“嫂子,今天还有课程吗?”

“今天没有了,今天考试,考二年级的试卷。”

“这么快就考?”

“还快吗?”

“不快吗?”

“行了,别贫嘴了,要是没事的话,去挑两担水回来,将厨房收拾一下。”

下午的时候,等到学校放学过后。

陈聘才从空间里面拿出一大桶的油出来,不能做汤的时候,一点油都不放。

又从空间里面拿出最后两大袋子的面粉出来,一袋子是五十斤,一百斤的面粉足够吃很长一段时间了。

做蘑菇汤的时候,放一些面粉进去,也能够增加汤的粘稠度。要是有淀粉就更好了,不过淀粉在现在也是一个罕见的玩意。

今年她家也不过种了三笼地的山芋,手了差不多有三百斤多的山芋。

一直忙到,到现在陈聘也没有将山芋磨成山芋粉来,还得留下等到冬季的时候熬成山芋糖浆出来,山芋糖浆等到要过年的时候,做成板糖。

又将洪浦和买的粗盐,直接丢了出来,反正这粗盐除掉腌菜之外,吃还是算了吧!太粗了,炒菜放到菜里面根本就化不掉。

从空间里面拿出一包大葱的籽出来,陈聘伸手放在上面,瞬间地上就出现了一大堆散乱的大葱出来。

拿着钥匙将厨房门的直接锁了起来。

大嫂蔡淑芬看着陈聘走了进来,连忙站了起来,走到大门口,一脸讨好的笑着问候着,“弟妹,回来了。”

陈聘看了看,“怎么了这事?一家子都跑到我家里面来了?”

“娘,大伯找爹要粮食。”大虎连忙说道。

“要粮食?”陈聘将布袋子递给大丫,“洪浦和,你向你大哥家借粮食了?”

“你感觉可能吗?”洪浦和白了一眼回道,站了起来,“大哥,大嫂,你们都回去吧!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们,今年开春的时候,我给你家送了两三百斤的粮食,那已经是对得起你了。就是你所作所为,我问你,你有资格现在来我家里面,仗着你是兄长的身份,想要让我借粮食给你吗?别说没有,就算是有,我也一粒米都不会借给你。你家没有米了?你家大米呢?分粮食的时候,是不是家家户户都一样?为什么你家就没有大米呢?”

“洪浦和,我是你大哥,你亲大哥,今儿我这一大家子都来你家了,向你借点大米,你这都不肯借?你想要怎么样?要不然我给你打个欠条?你看怎么样?”洪家友阴沉着一张脸说道。

“你找我借米,我找谁借呢?你不是再跟我说笑话吗?”洪浦和冷声说道。

“有没有米,你把你家米仓打开给我看一下,要是没有的话,我立马转身离开。”

陈聘听了洪家友的话,顿时笑了,这人还真是够无耻的,“你这向别人借东西,还有这样借的?”

“我是别人吗?”洪家友厚着脸皮问道。

“你不是别人,是什么?是个人都知道,这兄弟长大分家过后,就是两家人了,能借给你,是情分,不借给别人也没话可说。再说现在是什么年月,别说亲兄弟了,就是你爹娘,你这个时候你去找你爹娘,看看你能不能借点粮食出来。”

“老子向老子兄弟借粮食,你一个半路上面来的女人,有你插嘴的地方吗?”洪家友站了起来,伸手狠狠地拍了一下桌子,指着陈聘怒声说道,跟着对着洪浦和,“洪浦和,老子就问你,今天这粮食,你到底是借还是不借?你要是不借?”

“他叔,家里面真是没有粮食了,你要是有粮食的话,你暂时先借一点。你放心好了,这粮食既然是我们开口借的,肯定会还的。”蔡淑芬哭着说道,“不管怎么说咱们也是一家人,你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咱们家全家老小都饿死吧!”

洪浦和听了洪家友的话,站了起来,脸色彻底冰冷了下来,盯着洪家友看着,“将你刚刚的话,给我重复一遍?”

“干什么?你还想要打老子?洪浦和你要是有种,你今天动老子一个试一试?”

洪家友的家里面人一看到他们小叔彻底火了起来,一个个缩起了脖子,对于这个小叔,他们可都是怕得很。

尤其是他们奶奶去世的时候,他小叔可是将他们爹打的一个月都没有下床。

“碰”的一声。

洪浦和一脚就将洪家友给踹倒在地上,冷声道,“兄弟,你也好意思是说兄弟?当初娘去世的时候,这笔账我都没有跟你算过,当初我是怎么跟你说的?”

“在家你只要照顾好娘就行了,其他的一切我来,最后你是怎么做的?”

“我把你当兄弟,你把我当什么了?”

“你以为你做的事情神不知鬼不觉,就没有人知道了吗?”

“你怎么不想一想为什么小叔给你家安排的都是重活?”

洪浦和指着大门口,对着洪家友大儿子洪保国,“带着你爹滚,从今天开始你们家的人要是敢踏入我家半步,看老子不打断你们的狗腿,滚!”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