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从斗罗开始的自我奋斗 > 第386章 书院

第386章 书院


连赢三把,十两银子变成一百六十两后,清欢用玩腻了的态度,结束了这次赌场之行。

回去的路上,桑桑不满的道:“明明可以继续赢下去,干嘛不多赢点?”

清欢含笑,道:“反正赌场就在这,什么时候缺银子了,再来拿就是,赢太多,人家让不让你走还是个问题呢!”

宁缺一直沉默者,直到此刻才问道:“你好像早就知道自己会赢?”

清欢得意的道:“如果不能确保赢,我干嘛要赌?”

宁缺好奇道:“怎么做到的?”

清欢指了指自己的眼睛,道:“我都看到骰子的点数了,这还不赢?”

宁缺一惊:“看到点数了?”

清欢拍拍宁缺的肩膀,道:“肉眼看不到,不代表心看不到,等你到了感知,就知道了。”

说话间,清欢身上尘土飞扬,头上的头发,身上的长衫,都如同被风吹走了尘土,露出了真容。

一个翩翩公子哥,又变成了披着百衲袈裟的光头和尚。

不理会宁缺惊诧的眼神,清欢朝桑桑摊手,道:“一百六十两,还你二十两,还有一百四十两,给佛爷吧!”

又从“贫僧”变成“佛爷”了。

桑桑小脸上满是不舍的表情,眼珠子一转,道:“佛爷,你的银子就当是伙食费吧!”

清欢诧异的道:“你们家的伙食费,这么贵的吗?”

桑桑小声的道:“要不我再给佛爷笑一个,唱个小曲?”

清欢眨眨眼,有点心动。

正要答应,突然,清欢整个人朝地面栽去。

不是跌倒,也不是趴下,而是整个人打着旋,就好像一个被拨转的风车一样,一头砸在地上,然后身体,双脚,才依次落地。

青石板路面被清欢一头砸出了个凹坑,碎石子飞溅。

宁缺跟桑桑都傻了,看着光秃秃的脑袋几乎嵌进石板里的和尚,好一会都没回神:平地摔还能摔成这样?

这动静,普通人怕是要脑浆迸出!

谁知,清欢直接蹦了起来,光秃秃的脑门除了有点红印外,毫发无损,张口就骂道:“哪个王八蛋敢偷袭佛爷……”

话还没说完,又一头扎进石板地面了。

这次清欢老实了,乖乖的爬起来,双手合十,道:“阿弥陀佛,贫僧知错了!”

宁缺跟桑桑都看直了眼。

清欢等了片刻,这才松了口气,道:“你们走,我晚点早回去。”

宁缺张口结舌,道:“刚才……刚才发生了什么?”

桑桑幽幽的道:“该不会是遭报应了吧?少爷,佛爷将来肯定时要下地狱的。”

宁缺想了想,认同的点点头,眼神怜悯的看着清欢。

这样的和尚,不遭报应,不下地狱才见鬼了呢!

清欢一脸大义凌然,道:“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佛爷这就去地狱走一遭!”

说完,转身就走。

走出几步又停下来,转身道:“桑桑,佛爷交过伙食费了,晚上要吃肉!”

桑桑摸了摸怀里包袱兜着的银子,笑眯眯的道:“我给佛爷切半只烤鸭。”

“上道!”

清欢竖了个大拇指。

看着清欢远去的背影,宁缺摸着下巴,道:“桑桑,你觉不觉得这和尚有种慷慨赴死的样子?”

桑桑嘿嘿笑道:“他回不来才好呢,这银子就是我们的了。”

宁缺正色道:“不行,这和尚一去不回,咱们还怎么赚他银子?”

桑桑一愣,恍然道:“少爷说得对。”

……

长安城南外,有座山。

普通人看不清这座山有多高,因为它被大雾遮住了,但山脚下有什么,整个长安,不,是整个昊天世界都知道。

因为书院,就在这!

长安之南,大山之下,便是书院!

正是那座经历千年风雨,始终没有名字,比大唐帝国历史更为悠久,为大唐和天下诸地培养了无数前贤名臣,并不神秘但近乎神明的书院。

清欢一路步行来到山脚,入眼就是一片面积极大,由青青草甸丘陵组成的缓坡,起伏不定有若凝固的海浪,青草茵茵如画。

数十道交错的车道旁,隔一段距离便栽着几株花树,草甸中央更是花树成群。

好一副美不胜收的画作,如人间仙境一般。

书院大门口宽敞石坪,有一个扫地的老夫人,不等清欢说话,就直接指了个方向,便继续扫着自己的地。

清欢面带微笑,一副圣洁抚慰人心的宝象,不急不缓的顺着方向前进。

沿途遇到了不少人,有的是书院学生,有的是书院教习,但看到清欢后,特别是清欢这副道貌岸然的模样,都不由自主的合十打着招呼。

清欢双手合十,一一微笑回应。

一路来到一个叫“旧书楼”的旧书楼,门口站着一位女子,身材娇小,面色清冷,看似年轻,但任谁看到她都能感觉到,她不年轻,至少心态如此!

清欢诧异的看着女子,就好像再看一座随时都会爆发的火山!

而且是一座很别扭的火山,很不协调的火山!

就好像蝉蜕壳,蜕到一半卡住了的那种别扭,那种不协调。

女子也在看清欢,眼神清冷却带着一丝亲近,道:“我叫余帘,行三。”

清欢恍然,合十行礼道:“见过三师姐!”

余帘点点头,道:“师弟,很早就听说你了。”

清欢一本正经的道:“师姐,外界以讹传讹,一些不好的传闻,大都信不得!”

余帘看了清欢片刻后,道:“不好的传闻信不得,那好的呢?”

清欢叹了口气,感慨的道:“贫僧只是做了一些应该做的事。”

余帘点头,道:“嗯,这下我信了。”

清欢眨眨眼,很想问信什么?是信好的,还是信不好的?

余帘没有给他说话的机会,示意他跟上,道:“老师跟师兄弟们都在山上等你。”

清欢跟上,落后余帘半步,道:“夫子想见贫僧,找人递个话便是,何必搞这么大阵仗,贫僧受之有愧啊!”

余帘古怪的看着清欢,道:“又是青楼又是赌场的,你还能想起来书院?”

清欢张张口。

余帘道:“老师说了,你从小一堆道理,无须与我争辩,有什么话,去跟老师说吧。”

清欢想了想,还是辩解了一句道:“我已经很久不跟人辩论道理了。”

余帘不说话,只是将清欢一路带上山。

在一片白雾前,余帘才停住脚步,指着面前的两条分叉小径中的一条,道:“老师让你从这里走。”

清欢面色微苦,道:“三师姐,贫僧还是跟您一起走吧,贫僧胆小,怕迷路。”

余帘道:“这条路一直走下去,中间没有分叉。”

清欢拉着余帘的衣袖摇晃,道:“好哥哥……好姐姐,弟弟年纪还小,姐姐就不心疼……”

余帘一把抓住清欢的脖子,小小的身体,却轻松地拎起清欢这个精壮大汉,随手一丢,好像丢小猫小狗一样,直接丢进白雾里。

“啊——救命——”伴随着凄惨的声音,清欢被白雾吞没。

余帘拍了怕手,低声道:“老师说的果然没错,这和尚很有意思。”

……

书院二层楼,在外人眼中,是神秘而神圣的存在,是昊天世界四大不可知之地的其中之一。

但在书院,特别是书院二层楼眼中,书院二层楼,就是个教人知识的地方,没什么神秘的。

二层楼有两种办法能够抵达,一是登山,一路爬上山。

二是二层楼,旧书楼的二层楼。(本章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