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北宋风云 > 第一章 今夕是何年

第一章 今夕是何年


李唐悠悠的醒了过来,头还很疼,有点断片了,他隐约记得好像是昨天晚上出去应酬来着,喝醉了那是肯定的,至于后面发生什么了完全不记得了。

  这是个什么地方?

  睁开眼睛一片荒芜,这帮混蛋玩意,谁他么把老子扔这么个地方,全身上下被扒拉的就剩条四角裤,其他并无异常,终于是松了口气!

  局面……还是可控的。都懂吧!

  宿醉无疑是很难受的,李唐依旧感到天旋地转,早知如此,何必学啥营销专业,每月提成是不少。但是每次看到公司一些人羡慕嫉妒恨溢于言表的时候,他就恨不得揪着他的衣领骂道:“这都是老子拿命喝出来的!”

  天道勤酬,几年努力终究是有回报的,车贷房贷还清了,女友终于答应嫁给他了,这是要走上人生巅峰的赶脚啊!

  李唐自我陶醉了一会,摇摇晃晃爬了起来,走到一处略高的位置环顾四周,哪里有人烟,房子都不见一栋,暗自骂了一句“真他么霉!”,也许是因为时间还早,看样子也才六点来钟,天阴沉沉。

  很明显,这不是一个好天气,还好不是冬天啊,要不然不被冻死也要被冻伤,李唐又饿又渴,真是好运连连,前面不远处有条河。

  李唐趴在河边上饱饮了一顿河水,直喝得肚子摇一摇就能哐哐响,忽的又想到这年头河水还能喝么?

  吧唧了一下嘴巴子,好像还不错,嗯,这里环境保护的挺好,大不了回家再去医院开点杀虫药。

  吃饱了水的李唐心满意足的前面的林子走去,因为隐隐约约那边像是有条路,有路的地方自然就有人了,走了好久,反正李唐感觉挺久了,其实也就半个小时,太虚了,李唐已经感觉自己好久没有这么累了。

  上了正道的李唐瘫坐在路边,抬起来双脚瞅了瞅,龇牙咧嘴的叹道:“这帮孙子连双鞋都不给我留,回去非得找他们好好算算这账。”

  一泡尿就把一肚子的河水已经消耗的差不多了,捡了一根棍子,李唐颤颤巍巍的走着,感觉自己快要死了,脑子都转不动了,已经麻木了。

  “哥!哥!前面好像有人来了?”小六兴奋的摇摇旁边呼呼大睡的壮汉,胡子拉碴,敞开胸膛,一撮撮黑色的毛发很是发达。

  “哪里有人?哪呢?”大熊睁着铜铃大的双眼咋咋呼呼问道。

  “粮的,这么老远,瞎喊啥,近了再叫老子!”大熊一翻身又闭上了眼睛,小六这小子果然是千里眼,这么老远都能被他发现,嗯,待会大不了再让他半成,不能再多了。

  人是走近了,可是小六和大熊却抑郁了,那是真狠啊,浑身上下就剩一条裤衩子,这是谁的手艺,真是我辈楷模!

  “哥,还抢吗?”小六失望的看着熊大问道。

  “抢,熬了一天一夜就只看到这么个落单的,开张了再说!”熊大发狠道。

  小六是第一次跟着人过来劫道,要是不开张回去的确也说不过去,会被族人笑死,士可杀不可辱,这是族长天天挂在嘴边的。

  李唐看着突然从山坡上连滚带爬跳下来的两个人有点懵!这是什么路数?这么大早上就玩COSPLAY,这两货找这么身衣服也是不容易啊!

  顾不上拍身上的泥土,熊大菜刀一横喊道:“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财。”

  说完熊大踢了旁边发愣哆嗦的小六一脚。小六尖叫了一声:“对!”

  刚说完,熊大一脚把他踢翻在地,“对你粮个头,让你说对!让你说对!老子是怎么教你的!”

  小六反应过来了,忙站起来喊道:“你要胆敢说个不,上前揪脑袋。死在荒郊外,管宰不管埋。送上望乡台,永远不回来。”

  终于走完流程的两人松了一口气,一人拿菜刀,一人拿着把只剩半片并且还锈迹斑斑的柴刀凶神恶煞的盯着穿着裤衩的李唐。

  李唐看着这二货演了这么一段,是在忍不住的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还没来得及说话。那两位急了。

  “严肃点,笑啥玩意,头给你砍咯!”大熊感觉有点丢人,刚才心里计较的那半成他决定不给了,这混蛋玩意太次了。

  大熊刷刷的比划了两下,小六有样学样也抖落了两下柴刀,差点没脱手,大熊差点又自闭了,说什么下次也不能带小六了,大熊痛苦的做出了决定。

  李唐感觉有点糟糕,这路数不对啊,看着两人一步一步逼近自己,连忙说道:“两位兄弟这是落难了,兄弟我也落难了,实在帮不上忙,要不两位兄弟借个手机用一下,我叫人送点过来?”

  李唐果断的扔了自己手里唯一的武器,摊摊手表示自己不准备反抗。

  “手机是什么玩意?”小六偏头问道。

  “我知道个袅,可能是鸡的一种吧。”

  年轻人不学好,……就知道吃鸡

  李唐无语了,这是装傻吗?好想是真傻,总感觉哪里不对劲。

  “敢问此地是何处?兄弟我迷路了。”

  “这里是易州,少废话!”

  易州,尼玛,什么鬼地方?不懂就要问,老师说的话李唐深以为然,于是不耻下问道:“这易州是哪里的地界,今夕是何年啊?”

  这人说话还文绉绉的,看来是条大鱼啊,大熊大概知道今夕是何年的意思,毕竟自己听的书已经不少了,按理说也算半个文化人吧。大熊转了转眼珠子说道:“这易州还能是哪里的地界,当然是大辽,难不成还能是那赵佶老儿的?”

  大熊卖弄了一番,斜眼看着小六抬了抬头,意思是说,看老子多有文化,学着点。

  大熊这翻卖弄直接如晴天霹雳把李唐劈了一个屁墩直接坐在了地上,这尼玛上哪说理去?这是穿越了不成?

  我的房子?我的车子?我的婆娘?怎么办,贼老天!感觉头上一片草原在跑马的李唐顿时泣不成声了,耳朵了想起了:

  草原的汉子,你威武雄壮……

  嗯哼?大熊有点莫名其妙的看着这个穿着小裤子的男人,晦气,难不成劫了个光身子的傻子?

  小六崇拜的看着大熊眼睛直冒星星,哥哥就是哥哥,真是厉害,三言两语把这个小白脸说的痛哭流涕,就是没讨到什么好处有点郁闷,实在不行弄回去种田也是可以的。

  大熊被李唐哭的心烦意燥吼道:“别他娘的嚎了,信不信老子一刀剁了你!”

  李唐被这一声吼惊醒了过来,这可是杀人如杀鸡的大辽土匪,下意识的趴着转身想跑,大熊一看这还了得,三步两步追上去。

  李唐本来就体力不支,又大悲之下踉跄了两步摔了,大熊眼看就到了跟前,可是,右脚被石头绊了一下,控制不住倒了下去。

  大熊这一摔直接面朝下贴在了李唐这个肉盾上,李唐被这整个拍在了地面,一阵眼晕,毕竟是个壮汉。

  李唐瞬间的眼晕很快就过去了,清醒过来后挣扎着想起来,这一挣扎让正想爬起的大熊又失去平衡贴在了他身上,这一下贴的更紧了............

  李唐心如死灰,这是要劫色啊!

  这该死的贼老天为何要给我这盛世美颜,让人觊觎!

  “啊,不要啊!”李唐悲号一声晕过去了。大熊终于能好好的腾出手来解开两人交织在一起的手脚,好一阵忙活。

  眼前的场景让小六已经看呆了,张开嘴巴愣住了,特别是看见大熊由于不小心被那小白脸扯烂了衣服,整个身躯都露出来了。

  原来哥哥竟然是一个这样的哥哥!

  出于不想长针眼的原因,小六转过了身子,等听到小白脸的悲号的时候,身子一身哆嗦,竟自嘀咕,“这么猛烈吗?”

  大熊的裤子被李唐的一只手拽住了,死活解不开,又不能脱掉裤子,急的吼道:“啊!我。。。。。。!”

  “这么快吗?”小六又觉得结论有点草率。

  “死小六,快过来!”

  果然是哥哥,这事还想着我,可是寡人不想啊!

  “磨蹭什么呢,老子被他绊住了,赶紧过来帮把手!”

  小六不情愿的转过身,眼睛往那地方搂了一眼,看见自家哥哥清白还在,原来是被绊住了。

  原来哥哥还是那个哥哥!

  高兴的小六手舞足蹈,自责自己怎么能这么想自家哥哥!

  废了好大劲才把大熊解救出来,这一顿折腾让大熊直接气的直飚火,他么的真是出师不利,劫了这么个光猪还搭上了自己的一身好衣裳,真是流年不利!

  嗯,还差点。。。。。。!鸡皮疙瘩起来一身,大熊狠狠的唾了一口!

  

作家的话

第一次写小说,各位大爷大娘,兄弟姐妹们,跪求推荐,收藏...............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