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北宋风云 > 第五十六章 闯燕京 14

第五十六章 闯燕京 14


李唐忘记了自己身处何处,甚至从来都想不到自己是一个穿越千年而来之人,什么挽天倾的雄心壮志,在这一刻都丢到了九霄云外去!

见识过冷兵器时代惨烈的拼杀后,凌云壮志也蒙上了血雾。

这些健儿是他亲自带着北上,又孤军深入,是在他的决断和意志之下,他们死战不退。现在这些健儿,正在为了坚持到最后一刻,用血肉堵住女真人这最后,同样也是最凶悍的一次扑击,自己周遭,全部都在进行着最为惨烈的厮杀。

自己仿佛就是这个时代的人,和这些战士一起在北地生活了二十六年,每个人都是自己的骨肉同胞,而他们就在为自己死战!

李唐瞋目大呼:“让我上前,他娘的,你们凭什么拉住老子?都给老子滚开!刘麻子,李四,你们还要命不要?”

李四郎已经急得满头大汗,双目通红。刘汉已经彻底说不出话来了,这个时候李唐气力大得出奇,他们两员战将扶持,都拉扯李唐不住!

李四郎同样大呼:“大哥,你不能上前,你就是不能上前,杀了俺们,也不能上前!”

李唐狠狠的踢着他们,李四郎刘汉只是不撒手,这个时候,一直在李唐大旗之下闭目休息,争取多一点时间回气的李逢,突然睁眼站起。四顾左右,两军所有能动的战士,步下马上,已经全部都在战团当中。

李逢深吸一口气,大步从李唐李四郎刘汉他们身边经过,冲着狂怒的李唐一笑:“姐夫,…………俺来为你断后…………李四郎刘汉,你们扶着我姐夫撤下去,找几匹备马,带他离开这里!天色就要黑了,只要俺们还有命在,总会回来寻着!”

就在这个时候,前面战团女真人已经深深的杀了进来,几名女真大汉举着大盾硬顶,在最前面还有几名女真甲士开路,眼见得已经杀透了黑甲军已经单薄到了极处的阵列!

从后面跟上的女真甲士,和从两翼涌来,想拼命堵住缺口的黑甲军甲士纠缠在一起,兵刃互相交击,谁都没有后退一步的意思,但是伤亡累累的黑甲军中央战列,却再也支撑不住!

在几面巨盾的护持下,银可术的身形已经出现在李唐不远处,他在战团当中长声大呼:“前面可是李将军?这一战过来,得见你麾下风采不少!

今天此战,委实痛快,你要逃,就快点逃罢!某不追你!这些伤卒,某都给你放回去,在将来战阵上,某还要无数次的击败你!没有人,可以拦住女真铁骑前进的道路!”

这呼喊声从面甲底下传出,就带有金铁交鸣之声,嗡嗡的回荡在战阵四周,听到自己统帅的大喊,所有已经厮杀得疯狂的女真甲士更是振奋到了极处,这个难缠的对手,崩溃就在眼前,他们就要取得最后的胜利,每个厮杀的女真甲士,在这一刻,忍不住都发出了近似于野兽的呐喊之声!

在这些女真甲士疯狂的呐喊声中,李逢已经深吸一口气,挺起大枪之上。他伤疲如此,这杆大枪,在他手中也还是犹如一条活龙,微微播动,就是碗大的枪花,他已经越过前面寥寥犹自在拼死拒敌的黑甲军甲士,直扑冲在最前面的女真甲士。大枪枪头,每一戳刺,都不离那些扑过来的黑甲女真战士的咽喉和面门,稍一接触,就是血光迸溅!

冲在最前面的两名女真甲士,转眼之间就已经咽喉开口,巨斧重锤,才挥出一半,咽喉就冒出了一团团的血泡,发出格格的呻吟软倒。

这个时候,才能看出哪怕强悍如李逢,在经历了那么多场血战之后,已经是强弩之末了。放在平日里,他这杆大枪,伤了人之后,绝对是一沾就走。其他对手想趁着他在击刺别人之际趁虚扑过来,就会发现李逢的大枪,已经转向了对付他们,他用大枪扫出的圈子,绝对是对手无法抢进来的!

这种灵动,在此刻却变得滞拙了起来,李逢苍白着一张脸咬牙再度播动白蜡杆子的枪杆,想让自己大枪再如龙一般飞腾起来,但是战场如此之狭小,每个人都红了眼睛,哪里有容他稍稍缓上这么一刻的机会?

两名从后面怒吼着抢上的女真甲士,已经丢下手中兵刃,一把抢住了李逢手中的枪杆!

这些女真甲士,在银可术和完颜达温身边,并未曾投入战场,此时仍然精力充沛,反应极快,冲杀极猛!

他们都是宗翰身边的亲卫出身,是历次女真兴兵大战当中,宗翰在女真军中拣选的最为勇猛之士充当,不少还是比女真还要落后凶蛮的部落出身,在女真贵族向北例行的向北捕猎这些凶悍之士充当生口当中加入了女真部落。

在这最后一次的冲击当中,这些精锐披甲战士,做为替他们统帅银可术开路前锋,当真是锐不可挡!而在此刻,他们也第一次抢住了李逢手中那杆已经不知道夺取了多少女真勇士性命的大枪!

在场中人,全部都发出了一声巨大的呼喊。对于黑甲军来说,是不敢置信。对于女真战士来说,却是绝对的士气大振!

但是此刻,这个杀神一般的汉子也如这支黑甲军一般,到了最后的绝境!

~~~~~~~~~~~~~~~~~~~~~~~~~~~~~~~~~~~~~~~~~~~~~~~~~~~李逢吐气扬声,想从他们手中抽回大枪枪杆。但是他的确已经到了最后的关头。靠着一股血气,他已经累的喘气都费劲了。

前面几番迎击女真甲士冲阵,李逢也加入了队列血战。最后一点力量,都彻底消耗干净,更多添了几处伤,尤其左边胳膊被重兵刃敲中,只怕骨头都已经断了。刚才李唐强令他休息,才恢复了那么一点微薄气力,在击杀了两名女真甲士之后,差不多就消耗殆尽!

他发力一抽,除了让全身大大小小的伤口都加倍剧痛起来之外,往常如自己身体的一部分,得心应手的大枪,竟然夺之不动!

更多的女真亲卫,从后面涌了过来,黑甲军阵列已经被突破,两翼合拢过来试图援应中央的黑甲军,也被这些剽悍的女真甲士牢牢挡住,黑甲军阵型已经在破裂,已经在坍塌,似乎再难将女真人这次最后的突击反击出去!

银可术的身形已经在亲卫之后闪现,头盔之下,面甲之后,他的两眼也精光四射。虽然面上做出并不在乎的样子,其实他内心也深深忌惮李逢这等无敌的勇士。

在任何一支军队当中,这样的勇士,都是旗帜,是士卒们仿效仰慕的对象。是一军之胆!南人与途抵抗如此之顽强,很难说到底有多大程度,是因为看到了李逢矫捷身姿,看到了任何女真勇士都不是他的对手,而激发出了加倍的勇气和斗志,能在在阵列当中,死战不退!

而现在看来,这个南人勇士,也已经到了绝境!

在这个南人勇士身后,他同样看到了那个南人李唐,在两名亲将的扶持下,拼力将他扯离战团。

在他身后,和完颜达温所领轻骑混战的骑军,也有人看到了李唐这里的动向,不少骑军和李四郎刘汉两人的意思不谋而合,艰难的脱离了战场,朝着李唐这里驰来,要掩护李唐上马,至少要护卫着他们的统帅,能够逃出这生天!

在李唐身前,李逢虽然已经无力,但是仍然反应极快。大枪夺不动,他就就势一送,那两名女真甲士都再用平生气力将大枪朝后硬拉,一送之际,两尊披甲铁塔顿时就朝后疾倒,后面涌上的几名女真甲士被他们撞得就是一滞。

但是两边还有女真甲士涌上,一个将手中狼牙铁棒已经抡过了头顶,朝着李逢头上就狠狠砸来!

李逢眼前已经金星乱冒,可他仍然丝毫不乱,抢身就撞进了内圈当中,攀着那女真甲士的胳膊,借着他下挥之力,用尽最后剩下的气力横着一带,那女真甲士挥下的狼牙铁棒已经横在划出,李逢死死的夹着那女真甲士的胳膊,带着他披甲沉重的身子,转了一个半圈,那狼牙铁棒,就朝后平平划过,反而将涌上来的女真甲士挡在了外头!

一个冲得靠前一些的,胸口吃了一记,当的一声巨响,辽人上好的镔铁铠甲前当顿时就凹陷下去一块,一口腥臭鲜血顿时就喷了出来!

乱军当中,只有李逢才能如此进退自如,以伤疲之身,还能死战挡住对手!

李逢此刻,也只觉得喉头一甜,一口鲜血同时喷出。浑身似乎就像要散掉一样。他也知道,自己已经再难支撑下去,这个时候,他再也不顾身前还在涌来的敌人,也不顾自己死死夹着的那个女真甲士拼力的挣扎,还一拳一拳的捶在他的胸甲之上,每一次振荡,就让他已经有内伤的身子,朝外喷出一小口血来。

李逢转头,朝着刘汉李四郎死死拉着朝后退的李唐大喊:“来生再会!再如今日这般杀鞑子!”

~~~~~~~~~~~~~~~~~~~~~~~~~~~~~~~~~~~~~~~~~~~~~~~~~~~~就在此刻,李唐也爆发出一声大喊,他从来没有想到过,自己的嗓门,会有如此的大!

“滚开!刘汉,李四郎,老子砍了你们!老子砍了你们!今日一退,你们是不是要我李唐死?我李唐,如何有面目再对麾下健儿?要死,就死在一处!贼老天,老子谢谢你,谢谢你,让老子知道,男儿一生,轰轰烈烈,到底是一个什么滋味!”

在这一刻,李唐的气力也变得出奇的大,用尽平生气力挣扎,喀喇一声,左边胳膊,竟然就从肩窝当中脱臼!

他左边胳膊,以奇怪的角度向后扭曲着,他却恍若不觉,借着左边李四郎再也架不住他脱臼的胳膊,顿时就从两人的架持下,大步冲了出来!

这一脱臼声音,让李四郎刘汉吓住,他们没有想到。李唐的飞扬激烈,竟然到了如此地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