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北宋风云 > 第五十八章 闯燕京 16

第五十八章 闯燕京 16


那些和女真轻骑死斗中的黑甲军骑军,也鼓起了最后气力,死死的将他们纠缠住,让他们不能离开半步,去援应他们陷入黑甲军阵列当中的女真人马。

战场上的沉默已经完全被打破,充斥于这里的,只有惨叫,兵刃撞击,马匹嘶鸣声!

~~~~~~~~~~~~~~~~~~~~~~~~~~~~~~~~~~~~~~~~~~~~~银可术已经死死的被李唐压住,李四郎和刘汉都在和周遭女真甲士纠缠。几名女真甲士从激斗当中,也顾不得自己的阵列了,朝着银可术抢过来。

李唐用尽平生气力,死死的用还能发力的右手扼住银可术咽喉。左手拖在那里,他也没感觉到自己左手已经脱臼,正是剧痛当中,只是奇怪怎么使不上气力,想在地上乱摸一把兵刃在手,结果了这个叫银可术的家伙,都办不到!

银可术虽然被李唐制住,但是却并不慌乱,重重两拳,就打在李唐肋下。他带着包铁手套,如此女真猛将,怎么是李唐能承得住的。饶是他是现代人,骨架结实,这两记重击,就打得他内脏振荡,眼前发黑,右手忍不住就松开。

银可术已经一脚撑在李唐胸口。李唐发了性子,死死的拽住银可术的脚,让他不能借力站起来!

电光火石之间,在李唐身后,李逢已经滚了过来,他一把扯住银可术的脚,另一手将一把长刀塞在李唐手中,大声呼喝:“从面甲缝隙中刺下去,俺擒着他!快!”

银可术拼力挣扎,想要翻身起来,李逢却死死的用自己身体坠住他。李唐脑子里面已经什么样的念头都没有了,只剩下杀死面前这个女真统帅银可术!

去你大爷的!

李唐根本不看那几个已经扑近,拼死来援银可术的女真甲士,合身扑上。长刀高高举起,狠狠就朝银可术的面甲缝隙处扎下去!

银可术在垂死之际,却还能冷静的看到李唐左手拖着,半边身子被李逢坠住,能动的只有左手,却来不及去架住李唐举刀刺下来的右手了,危急时候,他狠狠的挥动左拳,重重的击打在李唐吊着的左胳膊肩窝处,一阵剧痛袭来,李唐刺下去的右手也没了准头,长刀在面甲上重重划过,发出金属交鸣的声音,火花四溅,面甲已经被这一划劈成两截,还入肉寸许,横着切过了银可术的鼻梁,鲜血狂涌而出,银可术吃痛,只是发出了狼一般的惨叫!

就在李唐定定神准备再一刀刺下的时候,李逢已经松开了银可术,一把扯住李唐,也不知道他哪里来的力气,拉着李唐就朝后倒!

李唐轰的一声倒地,头顶风声厉响,却是一把重斧横着从他头顶扫过。扑过来的女真甲士已经到了,怕伤了银可术,横着扫出一斧,要不是李逢这一拉,李唐就要变成两半截!

李唐躺在地上,气息犹未平复,呆呆的看着后面刘汉和李四郎恰恰在这个时候收拾完了最后一个刚才冲向他的女真甲士,正在这个时候赶过来,两人举着兵刃,狠狠的迎向扑来援护银可术的女真亲卫,转眼间就厮杀在一起!

而银可术已经痛得失去了知觉,幸好还有一名女真甲士,顾不得再和李四郎刘汉他们厮杀了,一把就将银可术扯起来,银可术已经痛得不能站立。

这脸上一刀切断鼻梁,入肉寸许,和肩上身上,中枪挨箭的感觉,可完全不一样,饶是银可术身经百战,伤痕累累,现在也已经再无战力!甚至就快痛晕过去!

几名女真甲士惊惶,甚至都不愿意再和李四郎刘汉厮杀了,扯着银可术就朝后退。在他们心目当中,再晚一步,他们都得赔在黑甲军阵当中。这些南人,竟然如此能战,还伤了他们的无敌统帅银可术!

今天这一阵,打不赢了,现在要做的事情,就是带着银可术逃出生天!

李唐呆呆的看着眼前一切,突然所有正常的感觉,都回到了自己身上,他躺在地上,周遭全是浓重的血腥气,到处都是折断的兵刃,累累的尸首。李逢就在自己身边。自己浑身上下,无一不痛,尤其左臂,痛得简直要让自己晕了过去!

自己杀伤了女真统帅,那个银可术?他们竟然退了?

李唐脑海中电闪一般的掠过了这个念头,下一刻他就反应了过来,顿时大喊出声:“老子杀了银可术!鞑子退了!咱们赢了!”

李四郎刘汉在女真甲士拖着银可术退却之后,也没有进逼,只是留在这里遮护李唐李逢。他们正准备去搀扶李唐起来,听到李唐这声大呼,李四郎脑子快一点,顿时反应过来,跟着大呼:“将军杀了鞑子统帅银可术!将军杀了鞑子统帅银可术!鞑子退了!俺们赢了!”

在李唐身后大旗之下,满地伤卒同样看见了刚才惊心动魄的一幕,他们看到了银可术面甲之上溅起的火花,看到了女真亲卫拖着他们统帅仓惶而退。不管银可术是生是死,都是他们的统帅重创了他,现在鞑子统帅,已经退了!

每个伤卒,都跟着大声呼喊起来,用尽了全身的气力,每个能动的人都在涌向李唐:“鞑子退了,鞑子退了!将军杀了鞑子统帅!李将军,常胜!”

这些呼喊传到了全部仍然在激战的两军将士当中,每个黑甲军士卒,振奋到了极处,他们呐喊着,拼杀着,已经忘了顾惜自己的安全,只是想拼力上前,冲杀到他们的统帅萧李将军的身前!

有这样的强悍统帅,有这样的李将军,他们将不惧任何敌人!

女真战士们所有的士气,在这一刻都已经完全崩溃了,在阵中厮杀的女真战士,看到了亲卫们背着生死不知的银可术仓惶从他们中间退下,每个人都没了继续再战斗下去的勇气,以女真战士的素质,也只能勉强互相掩护着退下,稍稍退不及的人,就被黑甲军呼啸而来的洪流完全淹没,这些女真甲士,撑持到银可术被亲卫们护送出了战团,差不多同时全部放弃了战斗,掉头就朝北跑!

这一次后退,再没有了以前十余次扑击退下时候的缓慢持重,甚至还带着一点骄横,完全是不顾一切,只想快点离开这个死地!

两翼激斗当中的双方轻骑战团,同样看到了这女真步战甲士崩溃的一幕。

完颜达温就在阵中,十几名银可术可以留给他的骁勇亲卫护持之下,完颜达温左冲右突,锐不可当。亲手斩落了七八骑黑甲军。正在大呼酣战当中。

银可术不让他亲身陷阵,在完颜达温看来,银可术就是想独霸这场大功,瞧不起他!这一肚子怨气,他都撒在黑甲军轻骑头上,恨不得一口气将他们全部杀光!

要是抢在银可术面前,击溃这些挡在面前的黑甲军轻骑,抄击到黑甲军阵列的后方。

南人已经将他们全部的力量都投入到了前头去,后面已经空虚无备,那么斩杀南人统帅,砍翻他们的大旗,这场头功,还是他完颜达温的!

但是黑甲军轻骑,和他们的步战袍泽一样,同样舍死忘生的死死缠住他们,完颜达温不论怎样冲突,都不能将他们击退,怎么也抄击不到黑甲军阵列的后头去!

完颜达温给黑甲军的顽强抵抗完全激怒了,再也顾不得掌握全军,只是带着他的亲卫拼死朝前突击,黑甲军从正面,从两翼,向着孤军突入的他们反而抄击而来。女真轻骑因此也不顾了阵列,纷纷朝完颜达温来援,双方也如步战之军一样,形成了惨烈的乱战,谁都不能抢得绝对的上风!

银可术率领的步战陷阵之军,被李唐击退,银可术重伤。战场上的变化,同样传递到了骑军对战的这里。黑甲军骑军也如他们的步军一般,士气大涨,拼死进击。连战马嘶鸣之声,仿佛都比刚才高昂了几倍!

女真轻骑看着自家下马步战的袍泽仓惶退去,听着黑甲军响彻云霄的呐喊之声。他们同样开始混乱动摇,完颜达温在,他们却也不敢先退,但是每个人的目光,都朝完颜达温看过来!

女真轻骑,给士气大振的黑甲军骑军压得步步而退,渐渐聚拢在完颜达温旁边。黑甲军的甲士,在击退了女真陷阵甲士之后,也转向骑军方向,用长矛马槊和弓弩来支援他们,战事打到这里,已经进行不下去了,唯今之计,只有护卫着完颜达温退下去!

一个女真谋克,早就杀得浑身是血,策马来到完颜达温身边。他是银可术亲领的谋克,也是完颜家的子弟,说话就没有顾忌一些。他一扯杀红了眼睛,犹自不肯后退的完颜达温的缰绳,大声道:“达温,打不下去了!俺们退下去!南人和俺们杀伤各半,不过是个平手!”

完颜达温狠狠的瞪了他一眼,现在心中全是恼怒。宗翰遣他前来,就是立下功绩的,结果却因为银可术,落到如此地步!

早知道,就从一开始,不要听他调遣,银可术早就没有当年锐气了!要是这支大军是他统带,恐怕已经将南人粉碎干净!

他一磕马镫,举起长刀:“儿郎们,跟俺朝着南人大旗冲去!俺们女真儿郎,一个顶南人十个,都是银可术不争气!俺们再加把劲,将南人统帅的脑袋拿下来!”

他呼喊得激烈,但是身边士卒,却没有一个跟着他动作,就连他身边宗翰派来的亲卫,也跟着那个谋克从两边死死的扯住了他的缰绳:“达温,俺们在宗翰面前领了军令,要保住你的安危!

这场战事,已经打不下去了,除非将俺们性命都赔在这里!女真儿郎不怕死,但是却不能百死,你更不能有事,不然俺们没法向宗翰交代!”

不等完颜达温说话,他们就扯着他的坐骑缰绳,硬生生的带着他后退。完颜达温高呼怒骂,这些亲卫就当充耳不闻。

完颜达温一退,其他女真骑士也稍稍应付一下,掉转马头就逃,那些马力已经完全耗尽的女真骑士,甚至连逃走的机会也没有了,同样被黑甲军轻骑的洪流所淹没!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