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梅梅太娇娇 > 第158章

第158章


“额...”刘梅“你们都不探究的吗?都不想办法解决?”
戚珺把把她往自己身上一揽“我这不是在解决吗”
刘梅皱眉,再皱眉,道“你的解决办法就是我啊?”
戚珺‘噗呲’一声,然后又哈哈大笑,好一会儿才收住笑“对,我的解决办法就是娇娇”
听着爽朗的笑声,刘梅抬起头看他的脸,他是笑得开心,或许是被他感染了,她感觉心中郁气散了不少。
“戚珺,你们什么时候回来?”
戚珺的笑声消失了,刘梅见他脸色变得犹豫和不舍,等一会儿,他才道“我尽量快些回来,一定在孩子出生前回来”
刘梅靠在他肩上,低下头,轻轻得应了个‘好’。她不知道还能不能活到他回来,没有他在身边,这是世间就是恐惧的,没有一丝的安心。心中的恐惧每日在吞噬她,从听说他要离开她了,她几乎每日都在恐惧中,每日都想回家,若是能回家,她已经离开了。
车内的气氛变得沉闷了,一个摇晃,刘梅心中翻涌得凶,是怎么压都压不下去,她伏在车窗上干呕。
戚珺扶着她,狠厉喊道“停车”
马车立马停了下来。
戚珺轻拍着她的背,看着她吐得狠,他焦急又担心“娇娇,娇娇”
刘梅身上乏力,头更晕了,眼前更加模糊了。听见戚珺担忧的声音,她擦了擦嘴角,挑起点点微笑“不要担心,我就是晕车了,以前去旅游时,我也是常常晕车的,几天都不吃东西,只喝水,等到了地方就,下了车就好了”
刘梅记忆有点模糊,她想起一家人坐在车里,爸爸妈妈都坐在后排,而她坐在副驾驶,那主驾驶开车的人是谁,眼前只有一个模糊的影子,看不清楚人。她愣愣的发呆,为什么会看不清主驾驶的人。
“娇娇”戚珺唤着她,见她未应,眼神又是空洞,他一把抓着摇晃“刘梅”
刘梅一下缓神回来,问他“怎么了?喊这么大声,你想吓死我吗?”
戚珺一下把人搂进怀里,很是紧张道“娇娇,你刚刚看到了什么了?”
“我??”刘梅道“就是想起一些事情来,怎么了?你紧张什么?把我弄紧张了”
“就是看你吐得厉害,很是担心”戚珺撒谎了,他没有说出自己的恐惧,他生死无惧,就是怕他的娇娇离开他。
“不用担心”刘梅拍着他背“吐了就好多了”
“那我们就不坐马车了”戚珺牵着她往外走“快要到后山了,我抱着娇娇去,还可看看这一路的山花浪漫”
“好”
刘梅窝在他的怀里,耳边就是他咚咚的心跳,听着安心。
路旁有什么景色,刘梅看不清,不过倒是能闻到丝丝花香“花好香啊,是什么花这么香?”
“魔族的花多数是没有花香的,能散发香味的花,很少很少,不过,这山上到是有很多”戚珺说“我也不知道它是什么花,开在路边,很小的一朵一朵的,呈现黄颜色,看着还不错”
“好摘吗?”刘梅起了心思,她想看看魔族有香味的花是什么样子的。
“好摘”戚珺放下刘梅,点着她鼻子逗着她“娇娇等我一会儿,我马上摘回来”
“好”他抵着身,脸凑到刘梅眼前,他眼前带着宠溺,还有沉入眼底的担心。
刘梅身体有些无力,所以她不敢动,怕一动自己就站不稳,哪怕是一个踉跄,他也会担心。
这悬崖边上,全都是这种小黄花,散发着好闻的香味,想到刘梅在河边的编织的花环,他便多摘了些,这样大的一束,莫说一个花环了,就是两个花环也是足够了。
他捧着花,转身向刘梅挥手,可她的娇娇未看他,还是跟刚刚的站姿一样,看着很是僵硬,他心中异样,有种说不出来的不好的感觉,他面色疑重的看着刘梅,唤着“娇娇,你看我手上的花,编织两个花环够了吗?”
刘梅有些迟疑的转头,眼前重影一晃一晃的,几个影子重叠在一起,又往一旁撕拉着,看着有些让人心生怕意。刘梅紧捏拳头,咽着口水,笑道“够啊,凭我的手艺,两个还用不完呢”
戚珺心中一喜,那点异样消失,快步走到刘梅身边,把花递给她,又把脸凑她眼前“娇娇满意吗?”
“满意”刘梅点头,低头闻着花香。
戚珺嘻嘻笑,讨好道“既然娇娇满意,那我有没有什么奖赏了?”
刘梅在他脸上亲了一口“这个奖赏可满意?”
“满意”戚珺牵着刘梅慢走“还是娇娇懂我,奖赏都赏到我心坎里了”
刘梅道“你两眼都写满了快亲我,快亲我,我又不傻”
戚珺呵呵笑。
刘梅没有力气走路,就这么几步,她已经是很累了,停下步子,对着戚珺撒娇“我既然让你满意了,那你为什么还要让我自己走路”
戚珺笑颜如花,一把抱刘梅“娇娇,你还真是懒”
“懒人有福气”刘梅咯咯笑。
山顶风凉大,吹着花香到处都是,刘梅嗅着花香,看不清远处的景色,却是能看清眼前的景色。

花在风中颤,像是被吓着了一般,散梅本来想摘下它的,摸了摸又没摘。
“娇娇不喜欢吗?”这朵小野花,也闪着淡淡的香气。
“喜欢”毕竟她只看得清眼前这一朵。
“喜欢为何不摘”戚珺弯下腰,想看看这花有什么特别的,这山顶上有这么的花,比它好看的多了去了,何为他的娇娇会喜欢这么一朵小野花。
“别摘”刘梅忙唤他“把摘下来时,它就已经死了,我既然喜欢它,那就让她活着,等我想看它时,又来便是”
戚珺伸出去的手又缩回来“好”
刘梅挽着他,在这花香里散步“孩子的名字想好了吗?”
这个问题打得戚珺措手不及,他脸色一愣,然后笑道“还没想好”
刘梅道“念归,你觉得怎么样?”
“好”戚珺那会对小孽种的名字上心“还是娇娇会取,我本来想唤他麻球的”
刘梅唰的看着他,不可思议,想了这么久的名字就想到个麻球,这哪是名字,像是在骂人。
戚珺被她的眼神逗笑了,可他现在不敢笑,会被娇娇揍,忍了又忍,压下翘起的嘴角“魔族取名字就是这样的,你看乌苏这个名字,是也不是”
那也比麻球好哇,刘梅叹气“还好我这两天想到一个,你取的名儿,我确实是喊不出口”
戚珺终于是忍不住了,哈哈大笑。
刘梅看着他,嘴角也不自觉的泛起笑。
小桃始终不近不远的跟着刘梅。乌苏跟在她身后。
天空盘悬着一只黑色的大鸟,乌苏抬起手臂,他落到手臂上,‘嘎嘎’几声叫声后,向着高空飞走了。
乌苏的脸色沉了下来,有些疑重,扩开神识与戚珺说“魔王,黑骑中计了,也被姚元诩打伤,退出了峡之谷”
戚珺脸色未变,依然对着刘梅笑,回了乌苏一个‘嗯’字。
刘梅精神极差,能支撑到现在也是极限了,她眼花得厉害,扯着戚珺的衣袖“我累了,想休息了,咱们回吧”
“好”战事有异样,戚珺心里藏着事儿,他也怕刘梅察觉出来,便抱着她上了马车。
几乎是上了马车,刘梅便昏睡了过去。
乌苏驾马在车旁“魔王黑骑法力高强,又有紫金在,怎么会被姚元诩打伤,再说,姚元诩不是在深渊之颠,怎会出现在峡之谷?”
戚珺沉默的了一会儿,咬牙切齿道“打伤雾伐的人不是姚元诩,应该是天族其他神君,他们都饮了娇娇的血,伤势都好了”
既然已经取血,这事意料之内也是意料之外的事,乌苏道“属下以为王后的血,他们只会给那头兽饮,他们还是喝了,对那头兽也不是全心全意的”
“当然不是”戚珺冷哼“是怕那头兽完全好了,他们控制不住”
“又要靠人家,又要防着人家”乌苏‘啧啧’道“这天、妖两族莫不是还想着一个姚元诩再加一个阵法就能困住我们”
“怕是留有后手”戚珺道“就是不知道这后手是什么?”
乌苏没有那样担心,他道“管他什么后手,能打败天族一次,也能打败天族二次”
戚珺不应话,他看着睡得沉的刘梅。他现在有软肋了,有在乎的人了,他不再是以前的那个无谓生死的人了,对于敌人一举一动,他都要留意,不能像以前那样冲动了。以前,他死了便死,似若一阵风,消散便是,而现在,他不能死,他有需要保护的人。
好一会儿道“乌苏,今晚就走,轻装简行”
“是”原定是明日早晨,可战事有异,耽搁不起。
回到魔宫,戚珺便一直在寝殿陪着刘梅,看着她熟睡的样子,他是怎么样都看不够,想到要有许久看不到他的娇娇了,他心中便有了思恋,握着她的手,不想放开。
今日时辰过得特别快,从回来开始,好像没一会儿,天就暗了下来,要离开的时辰就到了。
戚珺抚着刘梅的脸,他很想把她叫醒,很想与她告别,可他又不敢把她唤醒,他怕看到她的泪,她的不舍,让他不愿意离开。
乌苏在外面敲门“魔王,时辰到了”
戚珺没应,他牵起她的手放在脸上,蹭了蹭,喃语道“娇娇,我走了,你要好好吃饭,养好身体,想我时候就给送竹简,等我回来时,我们就可以无忧无虑的在一起,没有任何敢来取你的血了,我们可以到任何地方去游玩,娇娇,你要记得想我,我...我走了”
黑夜弥漫,屋子里点着许多灯,把整个屋子照得透亮。他再捏好被子,亲了亲,快步转身离开了。
外面,不只有乌苏,还有小桃跟娟儿,后面还有瑟瑟发抖的棉礼。
戚珺道“不管是夜里还是白日,寝殿里的灯都不准熄灭”
“是”小桃娟儿欠欠身。
戚珺看着面礼,面色冷厉“你,不准离开王后半步”
“是”绵礼更是抖得厉害了。
天空昏暗,前面浓雾滚滚来,刘梅赤脚走着,这荒无人烟的地方,她眼睛转得很快,一点风吹的声音都能让她发颤。

脚下的路更是不好走,凹凸不平还有碎石,抵得脚很疼,她高声唤“有人吗?有人吗?”
浓雾飘散过来了,阻挡了视线,看得很不清,甚至模糊中还有重影,看着更吓人了。刘梅不敢往前走,也不敢往后退,她矗立不敢动,已经是怕得无措了,她声音颤抖“请问有人吗?这是哪儿呀?”
就算没有人回答,可她还是不停的问,不停的说话,好似这样可以减轻一些恐惧,但也不是自己安慰自己的心罢了。
喊着喊着,她突然听见微弱的声音,喜悦一下大过恐惧,她忙声道“谁?是在哪里?”
浓雾的另一边,微弱的声音又传过来了,悠长带着急切“娇娇,娇娇”
是人声,刘梅更是一喜,寻着声音往前走,一边走一边说话“你是叫娇娇吗?我叫刘梅,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你是怎么来到这儿的吗?”
听见几声费力的咳嗽,还有疼痛虚弱的哼叹声。
刘梅脚步更轻了,她道“你生病了吗?”
对方未有回答,等了一会儿,那微弱的声音才来“娇娇,娇娇”
‘娇娇,怎么又是这个名字’刘梅虽然奇怪,可这样的环境下,她思考不了别的,只想找到那个人,弄清楚现在是什么状况“你在哪儿?”
又听见咳嗽声,这次咳嗽听着比上次轻松了些,但有了急促的呼吸声音,唤人的声音小了。
刘梅担心,她怕她还没有找到人时,那人便死了,在这诡异的世界又只有自己一个人了。她步子跨大了些,不断的说话问道“你怎么样了?一定要撑住, 我马上送你去医院”
那人未应她,一直喊着‘娇娇’。
刘梅不知道这娇娇是谁,但他这样在意,一定是他重要的人,便道“你要撑住,我马上带你去找娇娇”
刘梅一直向前走,这人的声音明明听着就在不远处,可走了好一会儿,这声音还感觉在远处,她顿时心中又生恐惧了,可她又不想放弃去找那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