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重生买它几百斤房产证 > 第一千零三十二章 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

第一千零三十二章 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


  赵明阳看向苏子孟说道:“一开始,我以为您是有故人在此,才会来这里定居,我甚至想过,可能有人得罪您老,您老来这边准备刨人家祖坟呢。憁

  但现在我觉得,您来这边,大概率是看中了这边的地,这地下应该是有某些东西,这东西可以再次让您成为焦点,也能证明您依然的牛批。

  您是在想告诉所有人,您在做大事,您老给人留下的记忆就是个牛人,您要一直牛下去。

  不过感觉您挺孤独的,孤独到没有朋友,因为你已经和差不多岁数的没话题了。

  我有过您这样的状态,比如和一群人在一起,尤其是多年好友那类的,会发现对方聊得东西索然无味,对方说的东西你全部都明白,可是你说的东西对方是压根不了解。

  久而久之,就会和一群人渐渐地没了联系,因为没了共同话题了啊,又会去寻找新的朋友,有话题的,我也在寻找,寻找到了一些年纪比我大,成就比我大,阅历比我多的。

  您老的问题是您找不到这类人了,您压根不想和别人尬聊,也不想去做那些无异议的社交,更不想听一些阿谀奉承的话,您是焦躁和痛苦的。

  这世界最怕和人聊不上话题,您不想妥协去让自己放低思维去和人聊,因为您知道那是无异议的,身边如果有一个和您能聊的,或许您可能也不会在这里了。憁

  天才都是痛苦的,因为这世界天才本来就不多,而天才中的天才更是百年一遇的,如果是音乐天才,绘画天才这些还好,毕竟其他方面都不是很懂,都有话题。

  我听说您老属于全才那类了,尤其您的思想太高了,这个也让您老找不到什么共鸣,因为您对这世界看的太透了,反而让您变得无比孤独。

  所以您晚年就寻找一个有效打发孤独的事来做了,比如做科研,您的科研方向,目前看来,应该是和地质有关的吧。

  我猜的没错的话,您老可能真的在挖地道,只不过是一直向下开挖,现在有多少米了?十米?二十米?三十米?

  这地下一定有非常珍贵的东西吧?您在这里是做地质探测吗?”

  赵明阳首先排除了用狗挖地道这事,因为这院子里有个小门,这些狗可以从这门去农田里方便,大概率是只要方便就去那里,这是训练出来的。

  而赵明阳还确定了一点,院内的角落里有个矿工帽,这类基本用于地下,加上苏子孟的手指有明显长久和泥土打交道留下的灰痕,还有指甲盖上的污渍。憁

  赵明阳觉得这老爷子大概率是在这边做地质探测之类的,这玩意是需要蛮久时间的,他在打洞,应该不止这院子里的一个洞。

  木屋旁还有个柴油机,但是柴油机的街头是一个钻头,这类钻头多用于打洞用的。

  打洞打的深,无非是为了放一些探测装备,大概率不止这一个点。

  赵明阳跪下来就是为了仔细观察,不急着走,院子里才是苏子孟的生活。

  他的院子里还有皮手套和长皮靴,这类的要么是摸鱼抓瞎下河用的,要么是在一些地下有水的区域穿戴的,比如地下河之类的。

  苏子孟看着赵明阳,歪着头抽着烟盯着赵明阳。

  没有说话,就盯着赵明阳看。憁

  赵明阳也没有眼神躲避,两人四目相对,苏子孟摇了摇头说道:“可惜了,可惜了啊,你这眼神不对,太浑浊了,经历的太多了,人变得太复杂了,要不然还真是个好苗子。

  你的观察力不错,你猜的有点四六,但有一点错了,错在误以为我想证明什么,我不想证明给谁看我有多牛,那不需要证明,我一直就很牛。

  我们这代华夏人,什么看的最重?你可能不知道,我告诉你,为国家做贡献对于我们这代人是最光荣的事。

  这里,我是根据地形图研究很久,来了这里确定不下十次,才决定留下来的,这方圆十公里内我都转了个遍,只有这里,我观察到有些许不同。

  知道这里有什么吗?这地下可是有大宝藏的啊,我不敢张扬,因为只要走路点风声,这周围的人就会引来更多的人。

  而且我也不确定这地下到底有没有我想要的东西,所以也不想浪费人家的钱投入进来。

  我苏子孟从娘胎里出生到现在,只有一个宗旨,没有百分百的把握,绝不会去告诉别人和麻烦别人。”憁

  “这下面有石油?”赵明阳看向苏子孟问道,因为石油是能源物资,也是战备物资,也是咱们稀缺的东西。

  可是石油,可能一大片区域就那么一丢丢中的一丢丢,也可能开采十年八载都找不到,这玩意到目前为止还有人在开采和寻找。

  这确实是能源物资,也是战备物资,很多能源国不缺这个,但这对于咱们是十分稀缺的。

  “你小子还挺能猜啊,鲁省确实是石油开采的大省,过去三十几年时间,除了黑省外,就是鲁省了,这俩地区占石油开采量的一二名。

  不过你猜错了哦,我给你涨涨知识,就当解解闷了。

  这藏在地下的宝贝分很多,但也有区域划分的宝贝,比如西Z的地下有冬虫夏草,陕X下面那都是古墓,修一条路就能挖出个帝王墓出来。

  新J下面那就是大家比较熟悉的和田玉这类的了,像吉L地下就是比较知名的野山参了,甘S地下的是肉苁蓉,辽N地下是镁矿,山X那下面就是大家都熟知的煤炭了。憁

  宁X地下是枸杞的根地骨皮,内蒙那边地下就是用于工业的稀土了。

  云N地下就有金疮药的主材料田七,河N地下那就是珍贵的古文物较多了,比如青铜器啥的,还有更早的。

  至于这鲁省地下多的是什么?是金矿,地球如果什么东西最保值最让人喜欢的,不是钻石而是黄金,黄金的价值是在发生战乱的时候那就排有大用场了,和平年代那更是有价值了。

  现在的黄金运用的范围很广,比如电子科技行业,比如航天行业,比如医疗行业等等,黄金再也不是过去代表货币的硬通货了,它已经变成推动现代科技必要的一环了,比如它的稳定性,它的韧性,可以做成导体,像手机制造这些产业基本是离不开它了。”

  赵明阳一脸的我草,这下面不会真有金矿吧?那确实不能对外说啊,如果在不确定的前提下,你告诉大家这地下有石油,不一定有人会真的当真或者去做一些疯狂的事。

  但要是告诉这地下有金矿,那危险可就大了,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啊。

  怪不得苏子孟要小心翼翼的,赵明阳看向苏子孟问道:“那么这下面您找到了什么吗?”憁

  “没有找到金矿,但有收获,有的区域发现了几粒金沙,应该在这个区域没错,只不过这个区域有几百亩地,我不确定在哪个区域,只能一点一点的去试,也不确定这个区域是否有,我只是推断和根据一些典故查询到的资料,这些资料都是从地方志里查的。

  我只是从多个地方志里查到很久以前传说这边有人挖到过金子,加上地形和周边曾经出现过的地方,所以我不敢打包票说这里有。

  只能在这四周用专业探测仪探测,目前都是区域性的探测,这需要一些时间来验证。”

  赵明阳听后大为震惊,这苏子孟真的不按常理出牌,即使自己家宅基地下有金矿也不属于个人的,他这是完全无私的在做一件事了啊。

  或许这事对于他而言,是比较有意义的吧,也正如他所说的,他这一代人认为为国做贡献才是最光荣的。

  他本可以过的更好的,但物质生活已经一文不值了,苏子孟追求的是精神追求了。

  至于有没有探测到什么,估计只有苏子孟清楚,很可能有眉目了,他才会和赵明阳说了,也不怕赵明阳惦记和传出去。憁

  赵明阳跪在那里没再继续问了,苏子孟闭着眼也好似睡着了,赵明阳第一次觉得跪这么久真的有点累了,而且开始疼了,膝盖明显的开始疼了,他用手撑着地。

  电视剧里那些一跪就跪一天一夜的完全违背了科学和逻辑了,跪久了就知道了,超过十分钟就非常难受了,只能手撑着地才保持一个跪姿。

  赵明阳感觉说多了,早知道说跪一小时了,开始消耗体力了,赵明阳真的感觉到了体力快速的下降,双腿开市麻了,手也开始麻了。

  等到三小时后,赵明阳已经显得非常吃力了,他没去刻意看时间,而是看天色。

  在多跪一会,赵明阳害怕时间不准确,等到计算的时间差不多了,赵明阳没有起身,现在起身一定会出现眩晕,他用手撑着换了个坐姿坐了一会。

  缓了缓,双腿酸痛,休息了一会后,赵明阳起身准备离开,真的什么也没再问没在说。

  当赵明阳要走出去的时候,苏子孟突然开口说道:“你打算找我做什么的?说来听听。”憁

  赵明阳一听,内心一阵窃喜,人果然都有好奇心,也有好为人师的一面,最主要,苏子孟还是想证明自己,这就是赵明阳对人性的拿捏,唯有真诚可以打动人,所以他过来态度诚恳,说跪就跪。

  赵明阳回头看着闭目养神的苏子孟,又转身走了过去把问题简单的说了一遍。

  苏子孟睁开眼说道:“你这也算做贡献了啊。”

  “算不上,没那么高尚,无非是想海外对华夏认可度更高,以后方便自己做生意赚钱罢了。”赵明阳说道。

  “可以,很坦诚,而且说话算话,说跪三小时就三小时,也没休息,你这个问题其实很简单。

  没那么复杂,不需要制定什么太多规则,那些都没用,因为你要面临的这批人,不管是华人,华裔还是华侨,他们这批人能和商会接触合作的,大多都是财富自由的,这批人本身有能力跳脱条条框框,但是他们不会轻易放弃利益的。

  所以你只要告诉让你帮忙的人,做一个小改变就行了,就是去投资一个未来几十年都绕不开的产业,未来首先确定一点,衣食住行这个是永远绕不开的,除非人进化到无欲无求了。憁

  但衣食住行没有唯一性,谁都能去做,那么除了这个,只有两样东西未来三五十年都是绝对垄断的,医学,这个想做大很难,医疗相关的产业想做大也难。

  另外就是科技了,科技公司最容易出现垄断性,你们全资投入到科技这个版块,但别去做科技,这个成本大且很容易打水漂,可以投资几家,但不能全部压在这上面。

  你们要找个综合店,科技包含了医疗器械这一块,所以从科技来兼并医疗市场。

  而科技这一块,你们可以梭哈到几个点,首先是芯片,这个是绕不开的一个点,但你们去做芯片,太难了,只能说带着做,你们要做的是制造芯片的相关产业布局,做大做强,比如光刻机的必要组件,你们做一个版块元器件做到垄断,那么你们的产业就可以有稳定保障了。

  就像一部手机,你们只要能把电池做到极致,物美价廉的地步,那么你们就是垄断,就是行业龙头,还有显卡内存这些的,服务商必定要用的啊,这个东西你们可以入股相关产业的公司。

  可以入股所有相关产业的,慢慢地吞噬股份,然后整合成一家公司,然后再把这些华商召集到一起,大的股份在你们那里,话语权在你们那里,分红给他们,带着他们赚钱,如果他们不听话,能做到随时把他们踢出局,那么所有人看着这棵摇钱树,没人想离开的,怎么办?听话啊。

  这里的分红不是让他们入股你们的公司,而是你们去投资这些产业,做大做强了,代表着这些行业会有更多人加入进来做。憁

  这时候你们是大鱼,而那些华裔华人就是小虾米了,他们也会做这些产业,只要把他们做成下游,你们成为他们的甲方,他们就得听你们的,按照你们说的做,不听话就没钱赚了,这比任何规则都管用。

  你们还可以搜集一份名单,把比较有话语权的华裔华人的产业链摸清楚,想法子成为他们的甲方,以后在商会里,你们就是有绝对话语权了。”

  赵明阳瞬间明白苏子孟的意思了,果然是高手啊,苏子孟的意思是让赵明阳去垄断相关产业的必要一环,还是拿手机举例,手机是多个零部件组成的,从螺丝到充电口等,这些都是一部手机需要的。

  赵明阳只要去把手机里这些元器件中的一两个做到垄断产业,那么就可以持续盈利,通过持续盈利赚到的钱再去进行下一个领域的垄断,一旦这个产业链出现可持续盈利了,那么在这个产业链上的人没有人想离开。

  不想离开怎么办?那么一定要有服从意识,通过利益来制衡他们,怎么制衡他们?给予他们非常小的市场份额,可以让他们成为下游公司,依靠上游盈利,简单说成为他们的甲方爸爸,这不就成了吗?这可比什么规则要强多了。

  久而久之,他们就会习惯性的服从和听从,最后就直接同化掉了。

  “谢谢您苏先生,您的话小的我受益匪浅。”赵明阳给苏子孟鞠了个躬说道。憁

  与其制定不稳定的规则,不如让规则变成利益,用绝对的利益来把这一盘散沙给整合起来。

  这真的是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了,因为大部分华裔华人对华夏的归属感很淡,但对利益就看的很重。

  那么先用利益把他们给整听话了,再给他们上上课,那样他们就必须听,久而久之就会发生改变。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