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公主病 > 第1章 chapter01

第1章 chapter01


《公主病》晋江独家发表——文/小舟遥遥

[chapter01]

裴景烟这人,说是拖延症也好,说是犟脾气也成,总之,不拖到最后一刻,不撞到南墙,她绝不回头。

当然,这样的性格也叫她吃了不少亏,譬如眼下——

她人在日内瓦的苏富比拍卖行,看中了一颗2675克拉的梨型粉色钻石,五次举牌之后,她以809万美金成功拍下这枚钻石,当作送给自己的21岁生日礼物,合同都签好了,却因为卡被冻结,无法成功付款。

买了东西,却没钱付,这样丢人的事真是裴景烟活了二十年来头一遭!

然而,社死并未结束。

就在裴景烟让拍卖行的人稍等片刻,容她打个电话咨询银行,一道贱兮兮的笑声在身后响起。

“哎哟不得了,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裴家小公主也有买东西付不起账的一天啊。”

这炮灰反派般的笑声叫裴景烟额心突突跳了两下,缓缓扭过头。

一身浅灰高定风衣,配着个锡纸烫发型,脖子上挂着一块浮夸的貔貅和田玉坠。

不伦不类,奇奇怪怪,正是追求裴景烟未果,因爱生怨的房地产唐家的小儿子,唐马克。

裴景烟嘴角微抽,在这都能碰上这货,可见自己真是倒霉他妈给到倒霉开门,倒霉到家了。

“我付不付得起,关你什么事。”

她懒得搭理他。

准备绕着走,可唐马克好不容易撞见裴景烟出丑,哪肯放过她。

他伸手一拦,笑嘻嘻道,“别介呀,怎么说也是熟人,异国他乡能相聚也是缘分。没钱的话,我借你嘛。”

裴景烟面无表情,“不必,不熟。”

唐马克也不生气,直勾勾盯着裴景烟那张极力掩饰却依旧泄出一丝郁色的漂亮脸蛋,心神荡漾。

还别说,裴景烟越不爱搭理他,他就越爱她这副冷冰冰的样子。

美人嘛,就是生气发火,也别有一番风韵味道,何况裴家这位捧在手心,矫情又娇气的小公主,一举一动间总有种说不出的矜贵,叫人心甘情愿在她跟前臣服跪舔。

唐马克也不例外,他知道这多少有点贱,但就是克制不住。

从风衣斜开口袋里摸出一张黑卡,他递到裴景烟面前,“你跟我客气什么,卡在这,拿去刷了。”

“不用。”

“唉我说你,这没钱付,不是叫外国人看咱们笑话?注意点国际形象嘛。”

他煞有介事地往后挤挤眼睛。

尽管拍卖行的工作人员们都保持着专业道德素养,并未流露出半分令客人不适的神色。

付不了钱本就烦躁,现下又碰上死皮赖脸的癞□□,裴景烟耐心没剩多少。

清澈漆黑的杏眸斜乜,冰冷又傲气,“我数三下,你再挡我的路,我就叫保安了。一二三,保安——”

唐马克脸色一变,“得得得,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就算了。”

裴景烟柳眉皱起,“你说谁是狗?”

唐马克瞥过她倏地捏紧的拳头,忽然想起眼前这娇娇小小的女孩练过泰拳,曾经险些一脚踢废他的下三路,立马举起手认怂,“我我我,我是,我是!我口无遮拦,裴小姐别跟计较。”

边说边让道一旁,不敢再拦。

裴景烟连白眼都懒得给他,直接往外去。

走廊内的灯光恰到好处的明亮柔和,细细的鞋跟踩在暗红色土耳其羊毛地毯上,她走到彩绘琉璃窗前,从上个月新购入的限量款手提包里掏出手机。

国际长途,拨去沪市。

电话嘟了五下,那头才接通。

先是一阵喧砸杂的搓麻将声,而后才是一道心不在焉的女声,“怎么啦?”

面对亲妈,裴景烟再不是方才那般清冷矜傲的态度,而是垮下小脸,嗓音软软的透着些嗲,“妈妈,我在日内瓦,没钱付账了。”

“你在外面玩野了,还记得有个妈啊?没钱付账了就快些回国。”

“我的卡真的被爸爸给停了?”

“不然呢,我前天就在电话里跟你打了预防针,再不回来你爸爸就会停了你的卡,你非不信……欸,六筒,碰。”

裴景烟握紧手机,浅红色嘴唇微撇,“可我现在拍了个钻石,没钱付账很丢人的呀。妈妈,要不你先给我打点?”

裴母毫不犹豫拒绝,“那可不行,你爸爸三令五申,叫我不许再惯着你。哎哟,小囡你就听话,回来跟那个谢纶见一面吧。”

裴景烟百无聊赖地打量着自己新做的玫瑰色美甲,闷声说:“我都还没到二十一岁,那谢纶都三十了,爸爸就算要挑女婿,怎么也挑个年轻点的吧,挑个老男人给他当女婿,还是给他当兄弟呀?”

“胡说些什么!男人三十一枝花,而且你得相信你爸的眼光,你哥和你嫂子不就是相亲认识的,现在多好呀,刚才我还刷到他们在斐济度蜜月的朋友圈呢。”

裴景烟不以为意啧了声,“看到了,我还给他们点了个赞。没想到我哥那种人,竟然也会在朋友圈秀恩爱杀狗。看来婚姻真的容易让人失去自我啊,那我就更不想结婚了……”

“别贫了你。你现在没钱付单,就乖乖给你爸爸打个电话认错,然后订好机票回来见那谢纶一面,你爸爸这边自然会给你打钱。”

“妈妈,我不想回去。”

“欸,先不跟你说了,我要听牌了……”

电话那头在催牌,裴母果断挂了电话。

看着发亮的手机屏幕,裴景烟郁闷叹气。

虽说商业联姻是他们这圈子常有的事,可她个青春无敌美少女,为什么要嫁个三十油腻老男人,是小鲜肉不香,还是小奶狗不乖?

难道真的要给爸爸打电话妥协么?

点开通讯录,裴景烟迟迟没按下。

唐马克还没走,从门内探出个脑袋,小眼睛里满是幸灾乐祸的笑,“是卡被冻结了?哎,烟烟,要不你就拿我的卡用呗。咱也不收你利息,刷完卡,提了钻石,你请我吃顿饭就好了。”

裴景烟被他一句烟烟叫的头皮发麻,冷下脸,“你怎么阴魂不散?”

唐马克谄笑,“这不是见你遇着麻烦了嘛。”

裴景烟面无表情哦了声,然后果断打给了自家老爸。

相比于年纪轻轻就油成这样的唐马克,裴景烟觉着那谢纶没准还清爽些?

与父亲的对话总是简明扼要——

“爸爸,我卡停了。”

“好吧,我买明天的机票回国。”

“行,十五号我绝对会赴约,跟那谢纶见面。”

三句话,就叫一个男人为她花了809万美金。

不过让裴景烟困惑的是,爸爸没有立刻转钱过来,而是叫她在贵宾休息室等着,自会有人过来替她结账。

坐在贵宾厅里,喝着冷萃芝士拿铁,裴景烟忍不住脑补,难道像电视里演的那样,爸爸为了抓她回家相亲,特地在她身边安插了特工下岗再就业的万能黑衣保镖?

五分钟后,敞开的大门走进一个身形高大的男人。

裴景烟抬眼看去,视线由下及上,不染尘埃的黑色皮鞋,笔直的长腿,剪裁和宜的黑色风衣,纯白色衬衣,性感的喉结……

长得也很电影男主嘛,深邃的眉眼,高挺的鼻梁,还有那淡漠寡欲的眼神。

嗯,有那味了!

裴景烟心里给出肯定评价,面上不动声色。

将瓷白咖啡杯放在玻璃桌上,她朝那人招了招手,“这边。”

男人循声看去,暖色调的光线下,一袭雾粉色吊带长裙的少女慵懒地靠在深棕色皮质沙发上,微卷蓬松的黑发自然垂下,越发衬的肌肤莹白如玉。

细碎的钻石项链斜斜坠腻白的脖间,精致的锁骨线条分明,单薄的布料包裹着曼妙纤细的身躯,靡丽恬静,宛若古典油画。

他缓步朝她走去。

不等他言语,就听少女很是自然地指使道,“我爸把钱给你了?喏,就是那枚钻石,合同我签好了,你付钱就行。”

男人眼波微动,也没解释,只说了声:“好。”

嗓音质地偏冷,低沉,也很好听。

裴景烟不由多看他一眼,心里嘀咕起来。

这男人到底什么来路?总不可能真是什么保镖啥的。

所以是爸爸雇的人?还是爸爸的朋友?

思忖间,男人已与拍卖行的工作人员沟通起来。

说的是法语,发音标准,低醇圆润。

裴景烟对法语掌握不多,她交流一律用英语,或者直接叫拍卖行的翻译沟通,根本不用担心语言问题。

从前她一直get不到法语所谓的优雅韵味,然而此时此刻,望着男人不紧不慢的谈吐,举手投足间的从容,再配上他这张俊美清隽的脸。

还真是赏心悦目。

恍惚出神间,男人已刷卡付钱,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他提着那枚包装妥当的钻石,走到裴景烟面前,“裴小姐,你的拍品。”

雾粉色裙摆下两条交叠在一起的细白小腿分开,裴景烟站起身,才将将到男人的胸口。

这起码有185以上吧?她暗自估摸。

伸出手接过那礼袋,她语调散漫,“谢谢了。”

男人淡淡道,“不客气。”

裴景烟检查了下那枚闪亮亮的粉色钻石,心情愉悦地扬了扬嘴角,又妥善收好。

见男人还站在跟前,她抬头看向他,“对了,你是我爸爸的朋友?下属?还是什么关系?”

男人眉梢轻挑。

默了两秒,垂下黑眸,说出他觉着合适的词,“亲戚。”

裴景烟一听,皱起眉,“哈?”

她怎么不知道自己家还有这样一门亲戚。

就在她诧异打量时,男人拿出saffiano皮革卡包,修长的指尖搭在珐琅三角形金属徽标,取出一张黑灰色名片。

“这是我的名片。”

裴景烟有一瞬的犹豫,在触及男人平静深邃的眼眸后,还是伸手接过。

恰好门外有人找来,男人朝她轻点了下头,“裴小姐,回见”。

说罢,稍理领口,抬步离去。

裴景烟的视线跟随着他,只见门口西装革履一副秘书打扮的人态度恭敬地朝那男人汇报着什么,随后两人一起离去。

这个气场,这个打扮,还有他刷卡的熟练程度,怎么看都不是一般人吧。

难道,真是自家什么远房亲戚?

裴景烟敛眸,低头看向那张带着清浅木质香气的名片。

稳重方劲的隶书,暗金色调镌印着——

“xl新励科技董事长,谢纶。”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