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公主病 > 第12章 chapter12

第12章 chapter12


裴景烟一愣,这餐厅服务员是背后灵属性?

眼角余光闪过黑色西装衣摆,下一刻,男人挺拔的背影如墙壁挡在她跟前,西装裤勾勒出他窄腰长腿的身体线条,她能嗅到他身上淡雅的乌木沉香。

心里咯噔一下,还不等她反应,就听男人用透着冷意的平淡语气道,“再不走,我就报警,告你骚扰我未婚妻。”

唐马克惊愕看着眼前这个气势凌厉,冷眼俯视着他的男人。

谢纶怎么来了?

真人瞧着比照片上还要高许多,那无形中袭来的层层压力叫人无端心颤。

见他不动,谢纶从口袋掏出手机。

唐马克立刻反应过来,“别,别报警!我走,我这就走——”

他仓促起身,踉踉跄跄往外跑去,很是狼狈。

烦人精总算赶走,可当下的情况,对裴景烟好似并没有更友好。

有谁能告诉她,谢纶什么时候来的?

她为了怼唐马克,张口就来的那一段肉麻台词,他又听到了多少?

裴景烟尬的抬手遮住半边脸,另半边脸疯狂给对面的秦霏使眼色。

——他什么时候来的?你怎么都不提醒我!

——我提醒你了啊,你说你可以应付!

秦霏一脸无辜,无辜中又带着八卦的小兴奋。

裴景烟很想死。

她觉得她肯定是跟谢纶八字不合,不然怎么每次这种社死场合,总有他!

谢纶并不急着出声,等俩女孩的眉眼官司结束,才打招呼,“小景,秦小姐。”

秦霏抬手笑道,“谢总好。”

裴景烟,“……”

并不是很想问好。

谢纶也不在意,只问,“你们吃好了?我会不会来的太早。”

裴景烟腹诽,是的,你就是来的太早了,哪怕你再晚个三分钟呢。

秦霏摇头道:“不早不早,我们也吃得差不多了。”

再看自家闺蜜一脸生无可恋的表情,秦霏忽然一拍额头:“啊对了,我忽然想起我公司还有些事,小景,谢总,那我就先走了。”

谢纶道:“账单我已经付过了。”

“哎,谢总真是客气了,那我就沾沾小景的光,蹭你一顿饭了。”秦霏说着,转脸给裴景烟递了个“姐妹你男人真上道”的暧昧眼神,便拿起包包开溜了。

“霏霏——”

看着一会儿就跑没影的秦霏,裴景烟很是无语,这个没义气的!

将她脸上变幻的小表情收入眼底,谢纶眸底略过一抹浅笑,问她,“再坐一会儿,还是现在走?”

裴景烟抬手将剩下的小半杯凤梨霜汁喝完,拿纸巾按了下嘴角,闷闷道,“走吧。”

谢纶往旁退了两步,给她让出行动的空间。

裴景烟提包起身,视线刚好与男人那一丝不苟系着的白色衬衫扣子持平,再稍稍抬眼,就是男人性感的喉结和棱角分明的下颌。

一刹那,脑海中克制不住的想起她刚才说的那些话,什么他长得帅,身材好,老男人会疼人之类的。

救命,她刚才是怎么说出口的。

这男人听到这些话,估计心里美死了吧!他会不会觉得她裴景烟对他情根深种,爱他爱到无法自拔?

不行,绝对不行!

一走出餐厅,她骤然停下脚步,仰起一张瓷白的小脸望着他,“那个…刚才我说的那些话,你听听就好了,我主要是为了气那个唐马克。”

谢纶无声地勾了勾嘴角,“哪些话?”

裴景烟微愣。

他没听到?不会吧……

柳眉轻蹙了下,她试探地问,“你是什么时候来的?”

谢纶似是认真回想了两秒,一本正经道,“大概是在你说,谁说我不喜欢他的时候。”

裴景烟,“……”

吗的,这狗男人在跟她演呢!

她的脸颊瞬间滚烫,却强撑着镇定,杏眸轻闪,“呃,那些话都是我乱说的,假的,不作数,你别往心里去。”

谢纶眯起黑眸,低头看她,“所以,你觉着我其实长得并不帅?”

裴景烟的目光飘过男人俊美清隽的脸庞,有点心虚,“……”

他继续问,“身材也不算好?”

裴景烟的目光又往下飘过男人的宽肩窄腰大长腿,更虚了,“……”

谢纶玩味一笑,“至于会疼人,这一点得日后多多相处才能证明。”

停顿一秒,黑眸扫过女孩染上淡淡粉色的嫩白耳尖,语气轻缓,“但我会努力叫你满意的。”

不知何为,满意这两个字,不轻不重,却无端有些缱绻暧昧的滋味。

裴景烟觉得呼吸莫名变得稀薄,指尖掐了掐掌心。

她低下头,匆匆往前走,“快走吧,挡着别人做生意。”

谢纶微笑说了声“好”,跟上她的步伐。

-

俩人并肩走下楼,裴景烟不好意思看他,只得东拉西扯找话题,尽量盖过刚才的尴尬。

“我的司机在霏霏他们公司停车场里等着。”

“嗯,我也开车来了。”

安静三秒,她又问,“那你突然过来找我,是有什么事?”

谢纶视线一动,低低嗯了声,“算是有事。”

果然是有事才找她的。

裴景烟偏头看他一眼。

谢纶也看向她,“这周末你有空么?”

裴景烟觉着奇怪,他们这才见面没十分钟呢,他就开始约下次见面了?

似是看出她的疑惑,谢纶慢声解释,“虽然是商业联姻,但双方父母也该见一见。你的父母我已经见过了,所以这个周末,我想带你回苏城见我父母,你觉着怎样?”

裴景烟呆住。

见父母?!

他要是不提,她都忘记还有这一茬了。

谢纶见她凝滞的神色,似笑非笑,“你该不会以为我是石头里蹦出来的,无父无母吧?”

裴景烟面露讪然,“没有没有……只是突然听你说要见父母,我心里也没个准备。”

谢纶:“丑媳妇总得见公婆——”

还不等裴景烟的眉头皱起,男人立刻接下句话,“何况你长得这么漂亮,我爸妈见了,会很高兴的。”

裴景烟的眉头才舒展开来,娇娇的瞥了男人一眼,还算他会说话。

不过,“我也不了解你爸妈,这么快见面,会不会太仓促了?”

谢纶道:“你很了解我么?”

裴景烟诚实摇头。

谢纶:“那你还不是要与我结婚了。”

裴景烟:“……”

她竟一时间无法反驳。

不过她还是有些迟疑,“见父母这种事,我实在没什么经验……”

谢纶宽慰她:“别担心,我爸妈很好相处的,不会为难你。”

话说到这份上,裴景烟也不好再拒绝,毕竟他提出的要求合情合理。

握着手包的指尖轻轻捏紧,她沉下心,点头答应:“好吧。”

谢纶说了声“多谢”。

他这样客气,倒叫裴景烟有些难为情。

到底还是停下了步子,她望向他,大大方方道,“说起来,刚才在餐厅的事,我得谢谢你,替我解围。”

谢纶似有些诧异,饶有兴致盯了裴景烟两秒,随后淡淡道,“不用客气。你是我的未婚妻,那种情况是个男人都会站出来。”

稍作沉吟,又问她,“刚才那个人是?”

裴景烟冷冰冰道,“厚颜无耻的烦人精。”

见她气呼呼的模样,谢纶垂了垂眸,放柔嗓音,“嗯,看来美女也不是那么好当的。”

裴景烟一愣,对上他认真的神情,终是绷不住笑出声来。

笑了两下,她又矜持地收起笑容,白嫩的颊边染上浅浅的绯色,很是不屑地说,“像他这种男人,面对女人总是无所畏惧的,哪怕那个女人比他强,有能力打倒他,他也有自信觉得可以制服她。可一旦面对男人,哪怕只是身形比他高大一些,表情比他凶狠一些,但同为男性,他就会畏惧,会退缩逃跑。”

男人在女人面前,总是有种过于盲目的自信,仿佛骨髓深处都带着对女性力量的鄙夷与轻蔑。

这还是谢纶头一次听裴景烟在他面前表达着观点。

他的目光包容而平和,隐隐还透着欣赏与鼓励。

就像是古板敬业的班主任在看优秀学生上台朗读作文。

这不那么恰当的比喻叫裴景烟皱了下眉,但见他是赞同她的,心底又像是刮过一阵轻轻软软的暖风。

有一种难以言喻的奇怪感觉。

不知不觉中,俩人走到一楼广场。

谢纶唤住她,问道,“我们一起去选些见父母的礼物?”

裴景烟下午本来就空着,寻思着趁买礼物的时候,正好谢纶打听些他父母的事,起码心里有个底,真见面了也不至于太手足无措。

于是点头答应下来,“好。”

-

这日下午,裴景烟跟谢纶逛了两个小时商场,每每要结账,谢纶总是很熟练拿出卡。

裴景烟虽然挺享受有人刷卡的快乐,但总占他便宜不太好,“按理说我去见你父母,应该是我付账才是。”

谢纶道,“虽说如此,但这些礼物是送我父母的,当然该我付钱。”

裴景烟,“……”

在这跟他整绕口令呢?

不过他既然愿意刷卡,裴景烟也懒得再说,反正这些东西也没多少钱,下回她给他买个什么袖口、手表之类的,就当补上了。

谢纶大概是忙完了京市的事,有了空闲,买好礼物,和裴景烟吃了晚饭,才送她回裴家别墅。

裴父裴母见到谢纶送女儿回来,笑容那叫一个灿烂——

年轻人私下里能约着一起玩,说明互相还是很看得上的。

得知裴景烟这周末要跟谢纶回苏城,裴父裴母很是赞同,顺便抓着她叮嘱了一大堆礼仪事项。

裴景烟自是一一应下。

眨眼又过了两天,迎来了周末。

这日一早,谢纶的车就停在裴家别墅。

见到一楼客厅好整以暇的男人,裴景烟有些忐忑地扯了下为了见父母特地搭配的柔雾淡黄连衣裙配米白色毛衣开衫,一步步走下楼梯。

高跟鞋踩在木质地板上发出蹬蹬声响,楼下的人掀起眸,缓缓看来。

清晨空气里,四目相对。

裴景烟莫名有点局促,干巴巴抬起手,打了声招呼,“早上好。”

男人眼角微扬,轻笑起来,“嗯,早上好。”

从很早,他就幻想着这么一日,能与她互道早安。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